(此圖為轉貼圖)

 

能讓你哭泣的,只有我。

所以,在我面前毫無遮掩的,盡情的哭吧……

 

 

沒有理會他的抗拒,骸伸手抬起他的臀瓣,再用力的下沉……

「嗯啊……!」體內的慾望因身體下墜的重量直挺而入,「嗚嗯……住、住手……」

「再多叫幾聲給我聽吧,恭彌……」骸探舌舔弄著他的臉頰,被溫熱的壁肉緊擒住的下身激烈抽送了起……

「哈啊……不……唔嗯……不要……」緊擁住了男人的肩,他克制不住的低吟著……

「恭彌……」被他悸顫著的話語所煽動,下身擺動的弧度越發猛烈……

「不……」他伸手想阻止男人的侵犯,卻被他有力的大手給扣弄了起……

骸俯身將他壓在了身下,「你是我的……」

將他的手指交扣了起,慾望的每一次搗入都深撞擊著穴心……

「哈啊……嗯……」男人的炙熱在體內反覆的進出著,充血的肉身將緊窄的甬道給撕扯了開……

突然伸手將他的身子翻轉了過,他扶起了他的臀瓣自身後深搗了入……

「唔嗯……!」雲雀伸手緊抓住了身下的被褥,「住手……哈嗯……」

「我愛你……恭彌……」他俯身舔著他的後頸低語道。

眼眶倏地泛起了一層迷濛。

為什麼……

為什麼在如此羞辱他後,還要說出這種話……?

為什麼聽到他這麼說,會有想哭的感覺……?

明明自那時起,就不再哭泣的……

「哭出來吧,恭彌……」察覺到了他的異狀,骸在他耳畔低魅道,「沒關係的……」

能讓你哭泣的,只有我。

所以,在我面前毫無遮掩的,盡情的哭吧……

淚水不自覺的滑落了下。

「恭彌……」他伸手將他拉坐了他自己腿上,「叫我的名字……」

想知道。

現在的他,會怎麼叫自己。

是庫洛,還是骸?

「骸……」沒有絲毫遲疑的,他在他耳畔以細微的聲音喚道。「骸……呃嗯……」

下身聞言向上一頂弄,「恭彌……」

不想放開他。

不想讓他被那個黑手黨人傷害。

就算是以自己的方式束縛著他……

大手撫向了他的腰際,他將他的向下一個沉淪……

「哈嗯……骸……」雲雀緊擁上了他的肩,「不要……唔嗯……」

他覆上了他的脣,下身開始在他體內狂嘯了起……

「唔……唔嗯……」悸顫著的低吟沒入了男人口中,溫潤的淚珠因大幅的擺動不停的滴落……

「恭彌……」雙脣離開了他的,兩人的脣際以一縷銀絲相牽著……

「我不想失去你……」語落,骸將他推壓在了床上,下身深埋入了他的體內……

「哈啊……骸……嗯啊……」克制不住的低吟不停自他口中溢出,來不及吞嚥的唾液就這麼自脣際滑落了下……

沒有辦法思考了。

即使僅存的意識清楚自己正在被人侵犯,但體內不斷揚起的燥熱卻在渴求著男人……

「不必隱藏你的渴望……」大手覆上了他腿間的昂揚,他握起了他的上下套弄著……

「呃嗯……不要……」雲雀顫聲喚著,下身襲上的快意令他難受的蹙著眉。

但男人聞言卻刻意伴著抽送的速度套弄著掌中的分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