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我愛你……恭彌……」那句在耳畔迴蕩不已的話語,聽來格外的諷刺……

 

 

「骸……哈啊……」難以承受的快意不停襲上了腦門,「不……呃嗯……!」

雲雀的上身倏地如弓般地揚起,骸的掌心頓時被陣陣的白液給濡溼……

將滿手的灼白塗抹在了兩人的交合之處,他將他的雙腿架至了肩上,下身順著溼潤的甬道沉擊而入……

「唔嗯……!骸……不、不要……哈啊……」

止不住的炙熱令甬道不停的收顫著,緊包覆住了男人的慾望……

「呃嗯……好緊……」被溫熱的肉壁緊擒住的下身越發勃然,「恭彌……」

昂首悶哼了聲,陣陣激揚的灼熱伴著抽送的幅度濺灑在了他的體內……

「呼呃……」男人失重的身軀沉壓在了他的身上,「恭彌……」

隨著男人慾望的撤移,伴著嫣紅的灼白自張合著的穴口淌流而出……

「真美呢,恭彌。」骸伸指將其勾勒了起,「這個樣子的你……」

「只能被我看見。」

理智在這一刻回歸了。

雲雀聞言感到恥辱的別過了臉。

正當他以為男人對他的羞辱終於結束時,炙熱的慾望再度滑入了他體內……

「再多讓我品嚐,這個樣子的你吧……」他說著,下身隨即躁動了起……

「呃啊……骸……住、住手……哈嗯……」

在昏厥過去前,他已數不清自己被男人侵犯了多少次。

「我愛你……恭彌……」那句在耳畔迴蕩不已的話語,聽來格外的諷刺……

 

 

(雨之戰,晨)

 

手腕傳來的刺痛感令雲雀難受的睜開了眼。

他起身看著那傳來痛意的雙腕,上頭被纏捆上了繃帶。

是那傢伙用的嗎……

他伸手拉開了身上的涼被一看,腿間並沒有殘留任何的痕跡。

被他拭去了吧,昨晚侵犯他的證據。

他起身本想拾起散落在床下的衣物,但脖際隨即傳來了一陣勒束感……

在他白皙的脖頸上,繫著一條黑色的皮革項圈。

項圈上綁著一條鐵鏈,另一端被繫綁在了床架上……

被束縛住了,他確切的明白。

伸手拾起了男人隨意丟置在床櫃上的拐子,他使勁的捶擊著,但那條鐵鏈卻依然不為所動……

粗喘著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他改為伸手拉扯著頸上的項圈……

扯不下來,項圈上有鎖孔。

他撫弄著那條項圈,手指隨即觸到了一陣冰涼……

他摸了摸那吊牌上所刻寫的字,毫無疑問的是MUKURO’s。

就和他腳上的那條鏈子一樣。

那個傢伙……到底想做什麼?

如此的羞辱他後,又將他束綁在了這裡。

就這麼想要傷害他嗎……

那又為什麼,要在他耳邊不斷重覆那句話……

「該死的……」

沒有放棄離開的念頭,他顧不得全身如骨散般地疼痛,揚起了拐子持續敲擊著鐵鏈……

 

恭彌不見了。

在望見空無一人的並中接待室後,迪諾意會到了這件事。

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