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恭彌你……不會離開我嗎?」

不要用那樣的表情,說這樣的話語……

我會信以為真的。

 

 

「我回來了,恭彌。」房間的門倏地開啟,骸手裡拎著個袋子走了進來。

伸手打開了電源開關,床上嬌小的人影隨即映入了眼簾。

雲雀沒有逃走。

不,是逃不了。

「嗯?有沒有乖乖的呢?」骸輕笑著拎起了那條佈有許多凹陷的鐵鏈問道。

沒用的喔,恭彌。

這是為了束縛你這隻倔強的鳥兒,而特製的鎖鏈呢。

但雲雀卻沒有給予回答,而是逕自緊咬住了脣瓣。

「嗯?是肚子餓了嗎?還是……」大手探入了他蔽體的薄被中,刻意在他的腿間來回的游移著……

「想要上廁所嗎?嗯?」將涼被自他手中扯落了下,他一把擒上了他的……

「呃嗯……」雲雀敏感的輕顫著,「放手……」

「嗯?為什麼呢?」指間刻意在圓端上逗弄著,「你的這裡在顫動著呢……」

「放開我,六道骸……」雲雀怒視著他說。

「不行。」骸一口回絕他道,「放開的話,你會從我手中飛走。」他說著,語氣泛著些許的悲愴。

他聞言微斂了下眸。

的確,他一旦解開了項圈,他會馬上咬殺掉他的。

但是現在……

「放開我。」雲雀抬眸望著他說道,「我不會逃的。」

現在無論如何都要讓他解開項圈才行……

「真的嗎……?」骸輕撫著他頸上的項圈問,「恭彌你……不會離開我嗎?」

他的表情,就像和大人討糖的孩子般,期待與怕受傷害的情緒複雜的交織著……

他別過了臉刻意乎略他此時臉上的表情,「……不會。」

真過份啊……

如此的傷害了他後,還要他答應不會離開……

他到底在想些什麼,他真的不懂。

「那我們約好了,恭彌。」骸燦笑著牽起了他的手說,「不要離開我……」

「嗯。」雲雀輕應了聲,「不會的。」

不要用那樣的表情,說這樣的話語……

我會信以為真的。

「嗯,那我就相信囉。」骸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替他解開了項圈,「可是呢……」

「我怕恭彌你會咬殺我呢。」

喀!的一聲,他在他纏上了繃帶的雙腕上銬上了銀製的手銬。

這傢伙……

本想用暗藏在枕下的拐子攻擊他的。

不過沒關係,他還有機會……

「那我們去浴室吧。」骸伸手橫抱起了他說。

「放開我!」突如其來的舉動令雲雀怒視著他道,「我自己可以走!」

浴室離床鋪也不過七公尺遠罷了。

「嗯?恭彌你連站都站不穩了吧?」骸撫著他倔強的臉龐笑道,「畢竟昨晚我們……」

「住口。」雲雀打斷了他說,「放開我,我說了不會逃的。」

「那好吧,我抱你到門口。」骸一臉無奈的嘆了口氣道,「不過如果你覺得戴著手銬不方便的話……」

「不必,我不是草食動物。」雲雀冷聲說道。

「是嗎?在我看來你是隻可愛的小雲雀呢……」輕佻的話語在被鳳眸瞪視的情況下逐漸沒了聲。

不是故意挑弄他的,會將他以鎖鏈綁在床邊的理由之一,真的是怕他會亂跑。

畢竟他也有意識到昨晚做得太過火了。

雖然預防萬一他有在黑曜樂園周圍設下了幻術讓他走不出去,但讓他整天在這到處遊走也不行……

今早在幫他的手上藥時,他的心作痛著。

當然這些,他是不會告訴他的。

因為他也不會相信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