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如果逃不了的話,就把那傢伙給咬殺掉再拿鑰匙就行了。

 

 

「恭彌,你好了嗎?」骸站在浴室外喚道。

怎麼進去了那麼久呢……

全身都被扒得精光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困難才對。

該不會是腿軟在地上了?

他急忙伸手轉開了門把……

唰!

就在門開啟的瞬間,一道銀光朝他直襲而來……

「呃……?」骸急忙以手擋住了攻擊,但他望見抵在手上的東西時卻一個愕然……

拐子?

怎麼會在這裡?昨晚不是被他扔在了床櫃上嗎?

既然鎖鏈上有凹痕,就表示恭彌他有用拐子敲打過才對……

那麼,這個又是打哪來的呢?

「咬殺。」即使雙手被束縛了住,雲雀依然以手中的武器直擊向了他……

「嘖……」骸伸手扣住了拐子的銀身,硬是使力將其從他的手中扳奪了下……

喀噹的一聲,拐子掉落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為什麼這東西會在這裡呢?」細長的手指撫向了他的喉際,「我很好奇呢,恭彌……」

「與你無關。」雲雀不服輸的直望著他說,「把這個解開。」他將上了手銬的雙手舉到了他的面前道。

不會告訴他的,拐子之所以在這的原因。

在持續的敲擊鎖鏈卻毫無所獲後,他依然沒有放棄逃離的念頭。

如果逃不了的話,就把那傢伙給咬殺掉再拿鑰匙就行了。

於是他試著思考咬殺掉他的方法。

藏在枕下的拐子是其中之一,不過如預期般地毫無用處了。

既然如此,就將他引到狹小的空間,再加以攻擊。

他的目標就是浴室。

就算再怎麼傷害他,也不可能不讓他上廁所的,他是這麼推想的。

所以他把一支拐子拋進了浴室中。

只有一次的機會,而他成功的將拐子丟進來了。

接著只要引他到廁所就行了。

但,卻還是失敗了……

「嗯?不乖的孩子就要處罰吧……」他一個伸手將他推入了浴室中……

「呃……」光裸的肌膚撞擊到冰冷瓷牆的瞬間,他疼得悶哼了聲,「你做什麼……」

「好香……」他探舌輕舔著他的脖頸說,「恭彌的味道,很誘人……」

「嗯……」頸上傳來的細癢感令他輕顫了下身子,「住手……」

被綠意環繞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跟往常一樣~~那麼活潑~~

骸的口袋裡突然傳來了雲雀的手機鈴聲。

「嗯?有人找你呢……」他拿出了雲雀的手機說,「會是誰呢……」

「還給我……」

「可以啊……」骸伸指按下了接聽鍵和擴音鍵,「我也想知道是誰找你呢……」

雲雀一把奪過了手機,「喂……?」

「喂,是恭彌嗎?」迪諾的聲音透過擴音的效果在浴室中迴蕩著……

「什麼事?」雲雀冷聲問著。

為什麼他會知道他的手機號碼……?

「是那個傢伙啊。」骸在他耳畔說道,「你給了他手機號碼……?」他問著,語氣明顯的不悅。

「不……」

「恭彌,你到哪去了?」電話另一頭的迪諾問道,「怎麼不在學校呢?」

「我……唔嗯……」雲雀倏地悶哼了聲,因男人的大手覆上了他的腿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