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不是和我約定好不會離開嗎?」

「那麼為什麼,答應了他呢?」

 

 

「怎麼了,恭彌?」迪諾不解的問。

「放手……」雲雀拿開了手機朝骸低喚道,「六道骸……」

嘴角揚起了笑意,骸刻意握起了他的上下套弄著……

「呃嗯……」他急忙咬住了脣瓣不讓聲音溢出,「放手……」

「恭彌,你沒事吧?」似乎聽到了奇怪聲音的迪諾出聲問道,「你現在在哪裡?」

「快回答他吧。」骸在他耳畔低魅道,「還是……由我來回答呢?」擒住了他的手一個收緊……

「嗯……」脣瓣上尚未癒合的傷口再次流下了嫣紅……

「恭彌……?」得不到回應的迪諾再度喚道。

「我沒事……」雲雀顫聲說著,「如果你沒其他事的話……」

「等一下,恭彌。」迪諾急忙說道,「戒指爭奪戰結束後,我們再去城堡一趟吧?」

「什……呃嗯……!」

骸在聽見了迪諾的話後將他的一個緊握。

「怎麼了,恭彌?」迪諾問道,「我好像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我沒事……」他聞言急忙說道,「為什麼要去……唔嗯……」

骸刻意張口將他的沒入了口中,溫熱的舌尖在他敏感的圓端上舔弄著……

「因為上次恭彌你走得太倉促了。」迪諾說著,「有一些先前保留下來的東西,不知道你要不要取回……」

「我知道了……」他硬是從牙關擠出了字說,「下次再……嗯!」

男人硬是將兩根手指探入了他緊縮著的穴口……

「恭彌?你……」

啪!

雲雀顫動的指節一個失力,手中的物體就這麼摔落在了地面。

手機在硬瓷地板上散得四分五裂。

「真是的,恭彌……」骸自他腿間抬起了身道,「不是和我約定好不會離開嗎?」

「那麼為什麼,答應了他呢?」硬是將他的身體翻轉了過,他將他的臉壓在了冰冷的牆面上……

「放手……」雲雀伸手想推開他,卻反被他高舉起了雙手……

「我不想失去你……」自身後擁住了他,骸在他的耳畔低喃道,「不要離開我……」

「我沒有……」冰涼的瓷磚刺傷了他的臉,「冷……」

「那麼,我們來取暖吧……」骸說著,伸手轉動了水龍頭的開關……

「呃……!」溫熱的水滴灑落在了兩人身上,「放開……」

「我不會放的……」大手撫上了他的胸線,「你是我的。」他伸指揉捏著他的果核……

「唔嗯……」雲雀敏感的弓起了上身,「住手……嗯……」

在熱水的沐浴下顯得冰冷的舌尖觸上了他的脖頸,一路沿著他的後脊舔舐了下……

「呃嗯……」背上如羽毛輕拂般地細癢感令他一陣悸顫,「六道骸……」

對他生疏的稱呼感到不悅,骸伸手掰開了他的臀瓣,溼滑的舌尖在雙丘上來回的挑逗著……

「哈嗯……住手……」他轉動著身軀想掙開男人,卻被他有力的大手給扣弄了住……

待他緊合著的穴口被唾液給濡溼,他將手套丟置在了一旁,直接將手指一個沒入……

「不、不要……」雲雀顫聲說著,昨晚被男人侵犯的痛楚尚未消退……

沒有手套的隔閡,手指清楚的感受著溫熱肉壁的緊縮。

骸勾起了邪魅的笑容,另一隻手遊移至了前方,將他的分身握弄了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