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笑是將發自內心的喜歡和快樂,所反應在臉上的表情。」

 

「迪諾,那個是什麼?」剛進入園區的雲雀突然拉著迪諾的衣袖問。

他順著他手比的方向望去,「喔,那個是遊樂園的吉祥物娃娃喔。」迪諾望著眼前正手拿一把汽球發給小朋友的鴨子說。

「吉祥物?」雲雀聞言不解的張大了眼,「庫樂知道那是什麼嗎?」他朝被他抱在了懷中的庫樂問道。

「喵嗚……?」雖然明顯不懂他的問句,但因為那是隻鴨子,所以庫樂似乎也很感興趣的一直望著他。

「恭彌要跟他拍照嗎?」迪諾拉起了他的手說,「還可以拿免費的汽球呢。」

他牽著他走到了那隻吉祥物的身旁。

「來,汽球給你。」那隻鴨子吉祥物將手中的汽球拿給了雲雀說,「想要跟我拍照嗎?」

「嗯,來拍一張吧。」迪諾拿起了掛在脖上的數位相機,「恭彌跟庫樂都一起拍吧。」

「來。」鴨子將雲雀攬入了懷中說,「笑一個吧。」

笑一個?雲雀不解的抬頭望著他。

要怎麼做?

「看這邊,恭彌。」迪諾喚道,「我要拍囉!」

雲雀聞言將臉往他那看去,卻望見了一道閃光……

為什麼會有光?

「迪諾,為什麼會有光?」拍完照後雲雀拉著他問道。

「喔,這個。」迪諾將相機遞給了他說,「是一種叫作閃光燈的功能。它的作用是提高被拍攝物的亮度,讓照出來的東西可以更清楚。」

「閃光燈?」

所以剛才那道光也是人類的發明之一嗎……

「恭彌你看。」迪諾用瀏覽的模式讓他看剛才照的影像說,「你都沒有笑呢。」

「我不會。」雲雀抬頭望著他說,「要怎麼做才能笑?」

「啊?」他被他這一問明顯的駭了下,「那些所謂的醫生沒有教你嗎?」

也對,現在想想,相處的這幾天他的確是沒有見他笑過。

就連和庫樂玩耍時也是,他總是面無表情的。

「他們有把那些情感傳達給我。」他聞言低下了頭,「可是我還是不懂他們想表達的是什麼,他們的表情又是什麼意思……這就是人類所謂的愚笨嗎?」

「不是的,恭彌。不是這樣的……」他伸手將他擁入了懷中說,「這不是你的錯,是他們用錯了方式。他們不懂得要讓你去暸解,只是一昧的想將自己學來的那些知識灌入你腦中逼你自行消化,錯的人是他們。」

「真的嗎?」雲雀在他懷中輕聲問道。

「嗯,恭彌你並沒有錯。」

「『笑』是什麼感覺?要怎麼做呢?」他又問道。

「笑是將發自內心的喜歡和快樂,所反應在臉上的表情。」迪諾抬起了他的臉說,「如果恭彌感到開心的話,就可以這樣……」他用手指將他的嘴角撐揚了起。

「這樣就是笑嗎?」他望著他臉上的表情說,「迪諾現在感到開心,所以笑嗎?」

活躍在那張俊臉上的,是連朝陽都自嘆不如的燦爛爽朗笑容。

這就是笑嗎……

「嗯,我很開心喔。」迪諾笑道,「因為能跟恭彌出來玩,所以很開心呢。」

「是嗎……」

這個笑容、這個開心的情緒……

是因為他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

「我也很開心。」雲雀試著揚起了嘴角說。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將生平的第一道笑容給他也無妨。

「做得很好喔,恭彌。」迪諾見狀急忙拿起了照相機說,「你笑起來很可愛呢。」喀擦一聲,他將他的笑容給留影了下。

「可愛是什麼意思呢?」他聞言不解的問道。

「就是這樣。」他將剛拍下的影像遞給了他說,「恭彌的笑容,很可愛呢。」

相機裡那張稚嫩的臉上,帶著一抹青澀的微笑……

「可愛……」雲雀望著相機中的自己分神了片刻。

這個是他嗎……

原來他也能像這遊樂園裡的其他人一樣,擁有這樣的表情嗎?

這就是開心、笑,以及……

可愛。

「恭彌,你想先去玩什麼呢?」迪諾在他面前攤開了導覽圖說,「想玩什麼都可以喔。」

「都可以?」雲雀聞言仔細的望著,「這個是什麼?」他手指在了一個馬的圖案上問。

「這個是旋轉木馬。恭彌想要坐坐看嗎?」

「我沒有坐過……」

「那我們就去坐這個吧!」他牽起了他的手說,「今天只要是恭彌想去的,我都陪你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