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你的笑容,照亮了我的天空。

於是我決定緊跟隨在你身後。

即使你不曾回頭看我……

 

 

墨色捲髮的你在夜月下狂奔。

拜託,一定要讓我趕上……

在心裡如此反覆的默唸著,你以之前逃跑練就的一身迅捷步伐向著港口的方向奔去。

在逐漸遠離了市區後,你望見了那停靠在岸邊的私人遊艇。

太好了……

「你在這裡做什麼?」

就在你暗自鬆了口氣之際,一道熟悉的低沉男音自身後傳來。

你回頭一望,是他。

那是一名戴著紳士帽的黑髮男子。

「里包恩……」努力的抑下了急促的呼吸,你朝來人出聲喚道。

太好了,還沒有離開……

「回答我的問題。」但男人卻將槍口對準了你,「波維諾的你為什麼來彭哥列專屬的港口?」

「不是這樣的,里包恩……」你急忙解釋道,「我是聽說你今天要出國……」

「所以,你是來送行的,還是來偷襲的?」男人一雙銳利的鷹眸緊盯著你,「如果是後者的話……」

「不要走,里包恩。」你無畏他刺人的視線說道。

「這就是你要說的嗎。」他聞言拉低了帽沿說,「我沒有理由聽你的。」

「不要走,里包恩……」但你卻如此反覆的低喃著,「不要再丟下我了……」

你清楚的記得。

那個時候,小時候的自己被他丟下了。

他丟下了一直追在他身後的你,到了日本那個陌生的國度。

就只是接受了彭哥列首領的委託。

那時候,你哭著叫他不要走的。

但是他卻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後來你拚命的追到了日本,卻被他冷漠的對待。

「這種對手不值得我出手。」

他說的那句話一直深烙在你腦海中。

為什麼……

如果這麼討厭我的話,為什麼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要……

「丟下你?」但他卻冷哼了聲,「我可不記得什麼時候跟你同行了。」

「怎麼這樣……」你聞言鼻頭泛起了一股酸意,「你那時候明明就……」

「我沒空奉陪你無聊的追殺遊戲。」他打斷了你的話說。

「不是的,我不是來殺你的……」你著急的說著,「我只是……只是想待在你身邊而已……」

「我沒興趣。」他冷聲應道,「如果這些就是你想說的,我已經給你時間了。」

「不要走……」

沒有理會你哽咽著從喉際勉強擠出的話語,他逕自邁步朝遊艇走去。

不要再丟下我了……

 

 

(此圖為轉貼圖)

 

淚水在眼眶打轉著,模糊了你的視線。

在即將失去他的身影前,你不顧一切後果的上前抓住了他的衣袖。

但你卻只是哭著,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被你抓住的那剎,他微愕的睜大了細長的鷹眸。

是沒料到你居然敢這麼做吧。

但是無所謂,就算有可能被他責罵,就算有可能被他無情的甩開手……

你只知道,現在一定要緊抓住他。

「你還是一樣的愛哭啊。」

望著你被淚水浸盈的綠眸,他輕笑道。

沒關係的……

即使你說我愛哭也沒關係的……

只要你,願意回頭看我……

「不想要我離開?」

出乎你意料之外的,他伸手輕撫上了你因抽泣而抖顫著的臉龐。

好溫暖……

「不、不要離開我……」你帶著哭腔說著,「求求你……里包恩……」

「給我理由。」他伸指抹去了你的淚珠說,「給我為你留下來的理由。」

「我、我不要里包恩離開……」你抽泣道,「我不要……又自己一個人……」

「我想……待在你的身邊……」

你知道的,自己是個什麼都做不好的愛哭鬼。

除了首領之外,家族裡的人也都看不起你。

你在黑手黨界裡,是個即使被殺掉也不會有人注意到的存在。

但是,那個時候,他卻停下了腳步。

「為什麼?」他問著,「為什麼想待在我身邊?」

「那個時候……里包恩你對我笑了……」你緊握住了他的手說,「那是第一次……第一次有首領之外的人願意對我笑……」

他聞言睜大了眸。

是那個時候啊……

 

 

 

(此圖為轉貼圖)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在義大利的一間酒吧裡,有個頂著阿福羅頭的牛裝小鬼衝了進來。

「我要殺了你,里包恩!」

你那時拿著比自己的身體還要大的砲筒不知死活的這麼對他說著。

但他卻完全無視了你。

「不要不理我啊!」

你不滿的這麼對他吼叫著。

太過份了,居然敢瞧不起藍波大人……

於是你胡亂的朝他扔出了藏在髮中的手榴彈。

但他卻以迅捷的速度掏槍將它們全打了回來。

轟然巨響中伴著你的慘叫聲。

「哇啊啊……里包恩你這個大笨蛋……」

你很不爭氣的嚎啕大哭了起來。

他見狀從吧檯前站起了身。

「真是隻笨牛啊。」

走到了你的身旁後,他說道。

你原是不悅的抬眸望去,卻見他的嘴角勾起了笑意。

啊……

他對我,笑了。

那個人稱最強殺手的里包恩,對愛哭鬼藍波笑了。

那一天,你很難得的瞬間止住了淚水。

 

「所以,這就是你後來一直追著我跑的原因?」他挑眉問道。

如果知道這是自己當初無心的舉動所造成的,他一定很後悔的吧……

後悔自己居然對我這個不起眼的存在,露出了笑容……

「真的是隻笨牛呢。」

啊……

你聞言不解的抬起了眸。

直映入眼簾的,是男人那俊朗的笑容。

他……笑了。

從那時候起,就不曾見他對自己笑過的。

「里包恩……」

「知道我那時候為什麼對你笑嗎?」他伸手撫著你烏黑的髮絲問。

「不知道……」你搖了搖頭,「因為……覺得我很笨嗎……?」

「因為你是第一個敢正面挑釁我的笨蛋。」他輕笑道,「所以覺得你很有趣。」

你聞言孩子氣的噘起了嘴,「什麼嘛……」

「這可是在稱讚你呢。」他見狀笑著將你擁入了懷中說,「能讓我覺得有趣的人不多呢。」

騙人……你想這麼回答他。

但是,好高興。

自己對他來說,是特別的存在嗎?

「那麼,告訴我,你要我留下來的理由。」他在你耳畔輕喃道。

心頭一陣悸顫,你的淚水不自禁的滑落。

跟平時刺骨的冰寒不同。

他還是第一次以這樣的語氣跟你說話。

「我喜歡你,里包恩……」你以被淚水迷濛的雙眼望著他說,「所以,請你不要離開我……」

「笨牛。」

 

「里、里包恩……?」

被他一把拉到了遊艇的房間裡。

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

里包恩是想帶著我一起離開嗎?

「即使丟下了你,你也會跟來的吧?」

像似知道你心中的疑問,他這麼說道。

沒錯,那個時候即使被他丟下了,你還是獨自一人追到了日本去。

就只是為了待在他身邊而已。

「你的理由我確實的收到了。」他說著,大手同時一把將你推落在了床上。

「現在,我給你一個待在我身邊的理由……」

你還來不及思索他的意思,脣瓣就倏地被一抹溫熱抵了住。

「唔……?」

你錯愕的睜大了眸,男人那雙邪魅的黑眸就這麼闖入了你的眼簾……

逮著你驚愕之際,他靈魅的舌尖強勢的竄入你的壇中,放肆的掠奪著你的甜美……

「唔嗯……」

舌頭被男人纏吮住的瞬間,你身如弓般的收顫著。

將你羞澀的反應盡收眼底,他的嘴角勾起了魅人的笑容。

「哈嗯……」

交濡的脣舌傳來了淫靡的聲響,來不及吞嚥的銀絲就這麼自你的脣際滑落了下……

直至兩人都喘不過氣,他才離開了你的。

「里、里包恩……」你粗喘著呼喚他的名,「為什麼……」

被里包恩吻了。

衝擊性的事實令你本就單純的腦袋一片空白。

沒有回答你的話語,他伸手將你壓倒在了床上。

祖母綠色的眸圓睜,你愕然的望著他。

他見狀輕笑出了聲,探舌在你滑動著的喉際來回的舔舐著……

「啊……」脖間傳來的細癢感令你敏感的顫聲,「里包恩……」

如蛇般的舌尖向下遊移,他扯落了你胸前的衣物,在你那白皙的胸線上輕劃著圈……

「哈嗯……」你難受的悶哼了聲,「不……啊……」

男人溫熱的脣舌在你抖顫著的果核上舔弄著,「這裡……很有反應呢……」

「不……里包恩……」你搖首否認著他的話語,「這樣……好奇怪……」

「哪裡奇怪了,嗯?」他刻意笑問著,張齒輕咬著你的敏感……

「哈啊……」不自覺的自喉間溢出了誘人的聲音,你急忙伸手捂住了嘴。「我從書上看過……這個……是跟喜歡的人才能做的事……」

「你不喜歡我嗎?」他聞言笑問道。

「不是的……我很喜歡里包恩。」你慌張的說著,「可是,里包恩……」

「你說呢?」他俯首在你的脣瓣上舔舐著,「跟討厭的人做這種事……我在你看來這麼沒節操?」

「啊……」

你聞言誇張的睜大了眸。

里包恩的意思是……

「真是隻笨牛呢。」他見狀笑撫著你還帶著淚珠的眼角說。

「藍波才不笨……」

「Ti amo......」

他在你耳畔如此低喃著。

啊……

你錯愕的望著他。

里包恩……剛才說了什麼?

「你可是第一個,死心塌地的追在我身後的笨蛋呢……」

不要再說藍波笨了啦,藍波我才不笨呢。

我只是,好喜歡好喜歡你的笑容。

所以我,真的好高興吶……

「怎麼又哭了?」他伸指勾抹著你泛出的淚滴問,「你真的是個愛哭鬼呢……」

「因為……我也很喜歡里包恩……」你邊哭著邊以殘破的字句說道。

好奇怪……明明很高興的啊。

但淚水卻又止不住的滴落。

不行這樣啊,這樣里包恩會以為我討厭他的……

「笨牛。」他撫著你被淚水玷染的臉頰笑道,「叫我的名字……」

「里包恩……」你以哭啞的腔調喚著,「里包恩……」

「我喜歡你,里包恩……」

 

你伸指在他熟睡的俊臉上輕撫著。

里包恩真的長得很好看呢。

這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看他的表情。

你將手指移向了他的嘴角,試圖將它勾揚起。

吶,我最喜歡里包恩的笑容了喔。

所以,能不能常常笑給我看呢?

「笨牛,你在做什麼?」

身子突然被男人的大手拉近,他在你的脣瓣上輕吻了下。

「一個人看著我的臉傻笑……這麼喜歡我的臉嗎?」

「嗯,我喜歡里包恩的笑容喔。」你望著他笑道,「真的,很喜歡呢。」

「是嗎?我倒是喜歡你哭泣的表情呢。」他壞心眼的說著,「讓人很想欺負你呢……」

「藍波才不是愛哭鬼呢。」你聞言噘嘴說,「是里包恩太壞了。」

「嗯?是你太笨了吧。」他伸指捲弄著那兩鬢蜷曲的髮絲邪笑道,「居然就這麼被我的笑容所蠱惑了……」

「因為里包恩笑起來很好看啊。」你偏頭說著,「所以藍波很高興。」

他聞言愣望著你。

「你啊,真的是隻笨牛呢。」但隨即揚起了笑容說。

啊……

里包恩笑了呢。

是因為藍波的關係嗎?

因為藍波我……是笨牛?

「居然說這麼可愛的話……」他一個翻身將你壓倒在了身下,「你就好好的接受懲罰吧。」

唉?

藍波我……做錯了什麼嗎?

可是里包恩……笑了呢。

是那跟第一次見面時相同的,如朝陽般燦爛耀眼的笑容。

吶,里包恩……

Mi piace il tuo sorriso......

 

 

 

 

----

Mi piace il tuo sorriso...... (我喜歡你的笑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沐雪
  • 你寫的文好好看喔!
    我是你的超級粉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