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蘭花的清香滿溢房室。

那是男人特有的香味。

就如同他的名一般,他的舉手投足間總飄散著幽淡的蘭花香氣。

還以為再也聞不到了。

你倒臥在了那柔白的床鋪上。

曾經他以流淌在你體內的生命將這潔白染得豔紅的。

但那已為過往。

他已經不會再出現在你眼前了。

這是你曾期望的事情。

如今它實現了,但你心中湧起的卻是無盡的惆悵。

他死了,就在你眼前。

那個讓你唯一打從心底想毀滅的存在,消逝了。

卻不是由你手刃的。

當時他看見你在場時的表情,令你永生難忘。

他像往常一般的笑著,但那雙紫眸中卻沒有絲毫的笑意。

你知道的,在識破自己的身分之前,你是除了入江之外他唯一願意敞開心房的人。

但是那被他視為好友的入江卻是彭哥列的間諜。

而你,是來奪取他的身體的。

「真是過分啊,骸君……」

那個時候,他這麼對你說著。

本來還想跟你這麼相處下去的,所以他一直沒有識破你。

是的,要不是被入江看見了,他不會揭穿你的身分的。

但是你卻過分的笑著坦白了一切。

想要奪取他的身體,這是你接近他的目的。

但他卻對此付諸一笑。

他對沒有彭哥列戒指的你沒有興趣。

當你發現沒辦法解除實體化逃離時,你眼中清楚的映照著男人那無瑕的笑容。

那瞬間浮現在心中的並不是對於死亡的恐懼,而是更為確切的……

他的孤獨。

在你意識到這點時,眼前昏黑了。

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身躺在了由白色構築出的空間。

蘭花幽淡的清香溢入你的鼻腔。

你知道這是屬於他的味道。

即使囑咐你擺設花飾,也掩蓋不住的他的氣息。

然後他的笑容映入你的眼簾。

「不要離開我,骸君……」

當時他在你耳畔如此低喃著。

那是道魅惑人心的話語。

就連性情冷酷如你,也在當下受到牽引。

自己背叛了他,不該有的後悔情緒湧上了心頭。

他是孤獨的。

即使知道你和入江都是背叛者,他卻選擇了不揭露一切。

他想將你留在他的身邊。

直到謊言無法遮掩,完全崩毀的那一天。

你討厭這樣的自己。

只是想得到他的身體,進而奪取這個世界的。

卻被他無心的笑容粉碎了。

他或許不知道吧。

他是第一個讓你相伴在其身邊最久的人。

也是第一個能如此輕易左右你思緒的人。

吶,如果我們不是這樣的關係……

我們之間,會有交集嗎?

如果我沒有執著於你的身體,如果你沒有對我敞心……

現在的我們,又會在哪裡?

那一瞬間察覺到了自己無容身之處的事實。

在那冰冷的水牢中度過了漫長的時光,你早已對一切麻木。

直到知道他的存在。

想要得到他,那是驅使你來到此處的理由。

如果十年前的庫洛姆沒有到來的話,如果你沒有因此將古羅引到黑曜樂園的話……

如果沒有被揭穿的話,現在的你,是否還陪伴在他的身邊呢?

「如果想要我的身體,就給你吧。」

你記得他當時如此笑道。

「但是相對的,骸君不能離開我喔。」

你跟他約定好了。

但是最後卻……

沒有任何理由,你再一次的背叛了他。

以自身的自由作為代價。

你從禁錮了你十年的水牢中脫出,卻也因此違背了你們之間的約定。

如果無法實現,當初就不應該許下誓言。

你清楚這個道理的。

那個時候,你是真的認為自己不會背棄他的。

 

 

(此圖為轉貼圖)

 

但是最後,當他再度對你展露笑顏時,你知道一切都無法挽救了。

「真是過分啊,骸君……」

他笑著,以無比燦爛的笑容。

「我是真的相信你的喔……」

那是道利刃狠割般地痛楚。

不要再以那樣的笑容面對我了。

你告訴自己,如果還有機會的話……

你會放棄自己的一切,待在他身邊的。

但或許是對你失信的懲戒吧……

他就這麼消失在你的眼前。

什麼都沒有剩下,他在你面前徹底的燃燒殆盡。

你伸出手,卻握不住什麼。

不要離開我,骸君……

他的話語反覆在你腦海中迴蕩著。

你在他最需要自己的時候背棄了他。

那時許下的諾言,變成了離別的謊言。

你說了會待在他身邊。

但是最後卻只能無助的看他消失在自己眼前。

你受夠了這一切。

銘烙在你眸中的六道輪迴悲泣著淌血。

為什麼……

你,落入了輪迴之中嗎?

那麼我的呼喚,你是否聽得見?

吶,白蘭……

在輪迴的盡頭等我。

我會緊握住你的手。

 

「真是過分啊,骸君。」

啊,又是這道話語。

「真的很過分呢。」

我知道的喔,我知道自己很過分的。

因為我,違背了我們的誓言……

「真過分,又許下了不會實現的諾言呢。」

是啊,事到如今才說要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過分吧……

「如果骸君你肯說出你對我真正的看法,或許我會考慮原諒你喔。」

真的嗎?

你還願意聽我訴說嗎?

你……還願意相信我嗎?

「我想得到你的身體……」

「啊,這個我知道的喔,這是骸君接近我的目的嘛。」

「我想得到你的身體,還有你的心。我……」

「想跟你永遠在一起。」

「嗯……我可以相信骸君你嗎?你不會再背叛我了嗎?要是再一次看到骸君你出現在敵對的一方,就算是我也會躲在角落畫圈的喔……」

騙人的吧,他躲在角落畫圈的樣子……

難以想像。

但即使如此……

「不會的,我不會再背叛你了。」

「請你相信,我想與你同行的決心。」

 

「我相信你喔,骸君。」

呃……?

近在耳畔的聲音令你驚愕的睜大了眸。

直映入你眼簾的,是男人那雙深邃的紫瞳。

怎麼會……

「因為想看骸君後悔的表情呢。」他伸手撫上了你的臉頰說,「那麼無情的逃離了我的骸君,會再回到這個地方來嗎?我期待著呢。」

「你……沒有死?」觸在頰上的指尖傳來了真實的體溫,令你一陣輕顫。

「因為我在輪迴的盡頭聽見了骸君呼喚我的聲音。」他在你耳畔低喃道,「嘛,雖然我很想這樣說啦……其實那個時候出場的,跟Ghost一樣,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我喔。」

所以那個時候消失的他……

「不過透過他的眼睛,我看見了骸君難過的表情呢。」他伸指撫弄著你的脣瓣說,「骸君……是真的對我的消逝感到悲傷嗎?」

「還是跟那個時候一樣,只是騙人的呢?」

「請相信我,白蘭。」你直望著他那雙幽紫色的眸說。

「嗯……骸君還記得嗎,在你離開我的那一天,擺放在我床頭的花飾是什麼?」

你聞言思索著,腦海裡隨即浮現出了粉紫色的花瓣……

 

 

(此圖為轉貼圖)

 

「是聖誕歐石楠吧?因為形貌像日本的蛇之目,所以又被稱為蛇眼石楠花的……」

你記得的,那時候自己對於他為什麼要你擺放這種花感到不解。

「歐石楠的花語,是孤獨、背叛。」他倏地開口說道。

你聞言錯愕的睜大了眸。

孤獨指的是被你背棄了的他。

而背叛則是違背了誓言的你。

為什麼?難道你早就知道我會……

「我知道的喔,骸君總有一天會離開我的。」他撫著你的臉頰輕笑道,「即使這樣還作出了那樣的承諾,骸君你真的很過分呢。」

「不是這樣的……」

「我可以將它想成,骸君你即使會失去自由,也想要跟我在一起嗎?」

沒錯,你的確是這麼想的。

那時候應該留在他身邊的,你一直深深的懊悔著。

「沒錯。」於是你這麼回答他,「這一次,我不會離開你的。」

「那我就相信你吧。」他笑著牽起了你的手說,「但是這不表示我原諒了你喔。」

「什……」

還來不及意會他的意思,下一秒你就被他壓制在了身下。

「背信的骸君,要接受懲罰呢。」

他笑著,依然無瑕的笑容。

不同以往的是,你確切的感覺到他發自內心的笑了。

不再是虛偽的、隱藏孤寂的笑容。

你知道嗎,白蘭……

即使你不原諒我也沒關係。

因為我,說好了無論如何都要和你在一起。

 

 

(此圖為轉貼圖)

 

「哈啊……」感覺男人的炙熱埋入體內的瞬間,你吃痛的輕叫了聲。「白、白蘭……」

「很痛嗎……骸君?」他伸指撫弄著你緊鎖的眉間問,「這跟你給我的傷害相比,還遠遠不及呢……」

「對不起……」你伸手擁上了他的肩說,「將你所受的傷害烙印在我身上吧……」

讓我感受你被我傷得有多深……

「嗯?骸君真是可愛呢。」他聞言漾起了笑容,「不後悔嗎……待在我的身邊……?」

「只要你願意相信。」你將男人那如棉花糖般柔白的髮絲捧在了掌心,「我會緊握住你的手,不離不棄。」

「Ti credo, e io ti amo......」他覆上了你的脣說,「Mi ami?」

「Ti voglio bene anch'io......」你在他的吻中低喃道,「Non si arrendono mai......」

男人聞言漾起了盛放之花朵般迷人的笑容。

像是要確認那句誓言,他貪戀著你的一切。

 

 

即使你墜入無盡的輪迴,我也會飛奔到你的身邊。

以銘烙在我右眼的六道輪迴,立下永不背棄的誓言。

 

 

 

 

 

註:

「Ti credo, e io ti amo......」,我相信你,我愛你……

「Mi ami?」,你愛我嗎?

「Ti voglio bene anch'io......」,我也愛你……

「Non si arrendono mai......」,永不放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