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是誰……為什麼……離開了……?

是你……

反覆的傷害……

逼迫我離開……

 

 

男人的炙熱抵在了他的腿間,「住手……呃嗯……!」

他一個埋腰,慾望順著溼滑的甬道沒入……

「唔嗯……」他收顫著下身想將男人推出,卻反倒將他的緊擒了住……

「呃嗯……」被溫熱包覆住的慾望克制不住的在他體內狂嘯了起……

「不、不要動……」他雙手抵在了牆上支撐著失力的身體,手銬撞擊瓷磚的金屬音伴著男人抽送的頻率作響著……

「好吃嗎……恭彌……?」伴隨著男人低魅的聲音,慾望的每一次挺入都深撞擊著穴心……

「哈嗯……」雲雀大口的喘息著,來不及吞嚥的唾液伴著溫熱的水滴自脣際滑落了下……

「這個樣子真誘人啊……」他將手指塞入了他的口中攪弄著,「恭彌……」

沐浴乳的香氣與些許的腥甜在他的嘴裡翻騰,「唔嗯……」

不要……

為什麼……

庫洛……

骸……

我沒有……

殘破的話語滿斥在了心中,將他的意識蠶食著……

……要離開……?

為什麼……要離開……?

是誰……?

「不要離開我,恭彌……」男人的低語在耳畔迴蕩著,陣陣的激昂在他體內濺揚了開……

 

虛無的黑。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指間觸到眼球溼滑的觸感,證明自己是醒著的。

手指接著來到了脖際,並沒有被束縛住。

也就是,只要他願意,便能離開這裡。

顧不得下身傳來撕裂般地痛楚,他坐起了身,從應該是床的物體上走了下來。

接著,要往哪裡走?

他張望著四周,無論何處都是一片虛無的黑。

沒有任何光亮,不論是陽光,還是月光。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又為何如此的黑?

這裡……是黑曜樂園嗎?

有一瞬他懷疑自己是否真醒著,但不切實際的想法馬上就被自己否絕了。

是醒著的,只是眼前的一切就如同夢境般。

我一直,都身處在黑暗中……

男人曾說過的話語突湧上了心頭。

他所身處的黑暗,皆如此一般嗎……?

無論如何,都不能坐以待斃。

他邁步朝著那黑走了去……

 

「真不聽話啊……」

再次恢復意識時,映入眼簾的是骸那一藍一紅的眸子。

紅眸上清楚的映寫著「一」。

他記得這是……

「在我製造的世界中,遊走的開心嗎?」他笑著勾起了他頸上的項圈問。

是他的幻術。

自己並沒有一刻逃出他的拘束。

一認清這個事實,雲雀不禁握緊了拳。

「就這麼想逃離我,到那傢伙身邊嗎?」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麼認為……?

「不乖的孩子就要處罰呢……」

沒有任何的事前準備,慾望直接就搗入了他的體內……

「唔呃……!」緊窄的壁肉被硬物給撕扯了開,令他吃痛的叫出了聲,「住手……!」

又要被他那樣對待了……心裡倏湧上的痛意鞭擊著他的自尊。

「這是你想要逃離我的處罰。」男人毫不留情的說著,慾望順著鮮血的潤滑在他體內律動了起……

「哈嗯……住手……!」

不要這樣……

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裡不是緊咬著我不放嗎?」他俯身吮吻著他的脖頸,「既然逃不了,不如就好好享受吧……」

「不……哈啊……」

有什麼東西,逐漸崩壞了。

玻璃破碎般地聲響自胸口傳來……

是誰……?

其中一塊碎片墜落後迴蕩出了清晰的話語。

為什麼……?

離開了……?

自心頭剝落的羽片反覆的低語著。

是誰……為什麼……離開了……?

不自覺的,雲雀的嘴角倏揚起了一抹嘲諷的笑容。

是你……

反覆的傷害……

逼迫我離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