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我想要的,是你的心……

從這個牢籠飛出去吧……

 

 

迪諾來到了黑曜樂園。

雖然不確定那傢伙會不會突然攻擊他,他還是將羅馬利歐留在了門口。

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恭彌一定在這裡的感覺。

而這個想法,在他打開了骸的房門後,更加的確切……

 

骸不在這裡。

迪諾面露疑惑的走進了房裡,床上嬌小的人影就這麼映入了他的眼簾……

「恭彌……!」他急忙上前喚道。

雲雀聞聲微抬起了臉,茫然的視線與他對望著。

「發生了什麼事……?」他望著他問,「怎麼會變成這樣……」

雲雀的雙腕上纏著繃帶,身上穿著的學生制服及床單上都佈滿了血……

而他輕顫著的脣瓣上,有著多處啃咬的傷口。

他抬眸像是聽不懂般地望著他,細長的瞳眸中充斥著幽淡的灰……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那個好勝的、倔強的他……為什麼變成這副模樣?

「是六道骸做的嗎?」迪諾牽起了他的手問,「是他如此殘忍的傷害你……?」

像是對他的話語有了反應,雲雀的肩頭倏地一陣輕顫。

很痛。

像似被利刃刺穿般地劇痛,在胸口徘徊不去。

他望著眼前的男人,試著將腦中凌亂的意識拼湊了起……

對不起……

我只是不想失去你……

我想要的,是你的心……

從這個牢籠飛出去吧……

我只是想要守護你……

記憶的碎片在墮落著,剝落的痛楚很強烈。

對不起,我愛你……

最後一塊碎片,在心中迴蕩出了劇烈的聲響。

臉頰上傳來了溼熱的感覺。

一開始並不清楚那是什麼,只知道……

胸口,很痛很痛。

「沒事了,恭彌……」迪諾輕拭著他臉上的淚水說,「把一切,哭出來吧……」

哭……?

自己此時,正在哭嗎……?

臉頰上的溼熱,原來是淚水……?

「沒事了,我在這裡……」他輕撫著他的髮絲說,「已經沒事了……」

像在安撫著小孩般,男人的話語溫柔的傳入了他的心裡。

從他敞開的領口中,迪諾望見了他脖頸處那象徵著所有權的道道瘀痕……

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是想要保護他嗎……?

這就是你想保護恭彌的方式嗎,六道骸?

不自覺的,迪諾擁著他的雙手一個收緊。

「別怕,我在這裡……」他在他耳畔低喃道,「我們離開吧……」

雲雀聞言睜大了眸。

「離開」兩個字,對現在的他來說太過沉重。

從這個牢籠飛出去吧……

「不要離開我……」雲雀倏地抓住了他的手說,「不要離開……」

不要離開……

分不清自己是想向誰訴說。

已經沒有辦法了……

所有的武裝,在這一刻潰堤了。

「嗯,我不會離開你的。」迪諾伸手橫抱起了他說。

從現在起,恭彌由我來保護。

 

(霧之戰,夜)

入夜的並盛中學,霧之戰如期展開。

骸以壓倒性的幻術實力勝了瓦利亞的術士瑪蒙。

也就是說,明天的雲之戰將是最後的關鍵。

雲雀贏了的話,一切都會結束,他也不必再和這些黑手黨人有所牽扯……

但是恭彌他卻……

於是骸試著嚇阻對方的首領。

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

只要能為他做的,他都願意去做。

恭彌他現在,怎麼樣了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