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註:本作原名為「漾淚」

 

 

Track 00.小孩總是天真無邪 


 

你必須比任何人,甚至比他還要強大。



「亞瑟,為什麼今天又這麼晚回來呢?」


聽見了房門被開啟的聲音,躺在床鋪上的你立刻起身喚道。


毫無意外的,站在那裡的是穿著制式整齊的西裝,滿臉倦容的他。


你知道的,即使工作回來時已精疲力盡,他還是會慣例來你的房間看顧你。


「啊,我吵醒你了嗎?」他明顯驚訝的望著你問,「還是阿爾你睡不著呢?」


「我在等你回來。」你這麼朝他說道,「亞瑟最近都很晚回來對不對?」


你還記得,剛被他接到這個家的時候,還不習慣睡在柔軟的床鋪上的你輾轉難眠。


這個時候他就會為你朗讀畫滿了妖精圖的繪本,直到你入睡他才離去。


但是最近你卻只能在話筒中聽他說著道歉的話語,並囑咐你一定要早點上床睡覺。


「抱歉吶,阿爾。」他聞言走近了你的身邊說,「最近工作量真的很大呢。」


自從跟法國鬧翻了之後,他就一直跟法國爭鬥著,甚至認為只要能扁到法國就好,而隨性的加入了奧地利的王位繼承戰爭及普魯士的七年戰爭。


因為這個原因,他的財務變得相當拮据。


而就在這個時期,你闖入了他的生命。


為了要守護得來不易的你,這個唯一的弟弟,他得努力的工作才行。


但是這些,年幼的你是不會懂的。


「我能幫得上忙嗎?」你只能拉著他的衣袖這麼問著。


「沒關係的,阿爾。」但他卻溫柔的撫著你蜂蜜般地髮絲說,「為了這個家,我會好好努力的。」


「是因為我還小嗎?」你聞言嘟起了小嘴問,「如果我長大了,是不是就能分擔亞瑟的工作了呢?」


「聽到你這麼說我很高興喔,阿爾。」望著你那倔強的稚嫩臉龐,他不禁失笑道,「只要阿爾你能健健康康的長大,我努力工作也值得了呢。」


「我想快點長大吶。」你小巧的掌在他佈滿倦意的臉頰上輕撫著,「然後跟亞瑟一起,為了這個家努力的工作。」


「阿爾……?」聽聞了你與年齡不符的成熟話語,他驚愕的張大了嘴,「啊,現在已經很晚了,快點睡覺吧!」


被當作玩笑話無視了……你不滿的嘟嘴。


好過分吶,亞瑟。人家可是很認真的呢。


我是真的想要快點長大,跟你一起為了這個家付出的啊。


「這樣吧,我唸故事給你聽好不好?」他站起了身說,「然後阿爾你就要乖乖的睡覺囉。」


「那我去拿書吧!」你聞言漾起了笑容,「在這裡等我喔!」


在你快步跑出房門的那剎,早已忘了亞瑟已經很累的這件事。


因為他很久沒唸故事書給你聽了。




當你滿心雀躍的拿著繪本回到房間時,望見了床上的身影。


亞瑟睡著了。


本來還想逞強著為你唸完故事後再回房休息的,但原諒他的眼皮沒能爭氣。


你悄悄的走近了他,指尖在他濃密的眉上輕劃著。


「我想快點長大,跟亞瑟一起守護我們的家。」


年幼的你望著他的倦容如此說道。


「我想成為能保護你的英雄。」


這個想法在你幼小的心裡萌芽。


為了實現這個想法,你必須變得更強大。


是的,你必須比他還要強大,才能保護他。

 

 

 

 

 

 

 

(此圖為轉貼圖)

 

 

 

Track 01.你俯視著他屈辱的淚 

 


當他的淚水迷濛了翡翠之眼,你湧起的情感並非自由的喜悅,而是更為確切的──



刺槍伴著他的身軀跌落。


你俯視著他,雙手止不住的抖顫。


曾經如此強大的,用那溫暖的大手牽著你前行,為你阻擋風雨的他……


亞瑟,此時自你那祖母綠色的瞳眸滴落的,是祝賀我勝利的雨水,還是你屈辱的眼淚?


「所以我說你,還是那麼的天真啊……」


是的,所以你沒料到他居然將槍口對準了你。


那猛然的力道將你急忙擋上前的刺槍擊落。


你,在那剎是真的打算殺了我嗎?


「笨蛋,我怎麼可能開得了槍啦……」


他那殘破不堪的身軀卻跌坐在了地上。


那瞬間你還以為他被擊倒了。


但他卻自嘲的笑著,刺槍滑落。


是的,他笑著,悲淒的殘啞。


不要笑了,亞瑟,有什麼好笑的?


你就承認吧,我已經不是個孩子,也不再是你的弟弟了。


不要笑……


「可惡……為什麼會這樣……」


原先的笑意被喉際的哽咽隱沒。


在他遮掩的指縫中,你望見了那雙被淚水浸玷的眸。


寶石的光輝黯淡無光,透著幽色的淒涼。


那一瞬間狠割上心頭的,是利刃。


他的絕望、悲傷,伴著那猝然的剔透不停的落下。


然後你的胸口被刺穿了。


無形的刀刃無情的捅入你的心窩,一刀又一刀的刻劃著他無法訴說的傷痛。


望著他因激烈的情感而大幅抖顫著的肩膀,你感到窒息,要命的呼吸系統在此刻背棄了你。


他那姣好的、倔強的,曾對你展露笑意的臉龐,痛苦的扭曲著。


為什麼你要這麼對自己,亞瑟?


只要你扣下板機,就能處決掉我這個叛徒了。


那你為什麼沒這麼做?


高傲自負如你,為何落得如此狼狽?


為什麼你沒能掩蓋住那屈辱的淚?


天真的人是誰,亞瑟?


你就承認吧,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以前那個需要你保護的小鬼了。


沒錯,已經不再需要你保護了。


那一天,模糊了視線的,是誰的淚?

177674日,北美殖民地正式宣佈脫離英國而獨立,美國正式成立。 

 

 

 

在那之後聽到了他生病的消息。

 

那是當然的吧,身負重傷還淋了那麼一場冰冷得刺骨的雨……

 

真的只是這樣嗎?你不禁反問自己。

 

不,別再多想了,阿爾弗雷德。

 

當你選擇離開他的時候,不是已決定漠視他的傷痛?

 

獨立這條路一定要走。

 

你已經強大到不需要他的羽翼了。

 

沒錯,接下來就只剩下……

 

承認我吧,亞瑟。

 

 


 

 

(此圖為轉貼圖)

 

 

 

Track 02你笑著原諒他的罪 


 

你知道的,他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如果你的存在對他的成長是道阻礙,那麼你會選擇放開。

因為他對你來說,是相當重要的存在。



「你還好吧?」輕撥弄了下那令你羨慕不已的金黃秀髮,男人坐在了你的床邊問。

 

「你是來取笑我的嗎?」你沒好氣的瞇眸望著他問,「想笑的話就笑吧。」

 

「怎麼這麼說呢,小少爺?」他聞言笑撫上了你的頭說,「哥哥我可是特地來關心你的呢。」

 

「反正是你家的上司要你來打聽情報的吧。」你對他親暱的舉動一個蹙眉,「放開我,你這個百年笨蛋……」

 

「還對那件事耿耿於懷啊?」但他沒有鬆手,反倒是溫柔的撫著你發燙的額頭,「亞瑟你還真不坦白呢。」

 

「什麼東西啊……」

 

「為什麼放過了阿爾弗雷德呢?」男人一雙天空藍的眸直映入你眼簾,「你說要保護他的不是嗎?」

 

「那是我想的,卻不是他要的。」你聞言斂下了眸說。

 

如果是平時的你,這個時候一定會說著惡毒的字眼揮開他的。

 

但你卻沒有這麼做。

 

與你高漲的體溫相形之下顯得冰冷的他的手,令你無法自拔的沉浸在其中。

 

是的,眼前的他曾用這雙手緊握住你的。

 

但是你卻離開了他。

 

想要成長的更為茁壯,就必須掙脫那雙翅膀。

 

阿爾……不,現在該稱為美國了,也是這麼想的吧。

 

「現在知道哥哥我當時心有多痛了吧?」像是看穿了你的想法,男人溫柔的輕撫著你蜂蜜色的髮,「如果是那麼重要的東西,就不該輕易的放棄啊……」

 

你無法抑止的泛起了悲傷。

 

不要在這個時候跟我說這些啊,法蘭西斯。

 

我知道這一百年的意義。

 

那是你的不放棄與我的任性。

 

「我累了,法蘭西斯。」你這麼低喃著,「我已經沒勇氣也沒能力,再勉強維持另一段關係了……」

 

緊握著不放,換來的又是什麼呢?

 

另一個僵持不下的百年戰爭,還是彼此傷痕累累的靈魂?

 

阿爾他……是我的弟弟啊。

 

所以我……做不到。

 

我沒辦法緊握住他。

 

在那廣闊無際的原野邂逅他的那一刻起,就該知道的。

 

他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

 

如果你的存在對他的成長是道阻礙,那麼你會選擇放開。

 

因為他對你來說,是相當重要的存在。

 

當視線逐漸模糊,你才發現自己落下了淚。

 

緊接著你被他擁入了懷中。

 

「傻瓜……為什麼寧可讓自己痛苦呢……」他在你耳畔低喃著說,「以前那個高傲的小海盜到哪裡去了……?選擇當紳士後你連自己的尊嚴都捨棄了嗎……?」

 

「最沒資格對我說教的人就是你啊……」

 

你將臉埋入了他的頸窩,宣洩著無聲的淚。

 

為何你選擇了緊握?

 

「哥哥我,也是想保護你的。」當你的淚浸溼了他那華麗的衣裳,他細長的指陷入了你的髮。「但是當年那個需要人照顧的小毛頭,不知不覺間也追上了我呢……」

 

「法蘭西斯……」你聞言一個揪心,「你說的我都懂,但是……」

 

「如果想要飛得更遠,就必須掙脫束縛的鎖鏈。」

 

是的,你對阿爾的愛束縛住了他。

 

他應該更為強大的。

 

如果不是你自私的將他留在了身邊,他應該飛得更高更遠。

 

「沒關係的,已經夠了。」你這麼說著,伸手推開了他。「跟阿爾在一起的這些年,我很快樂。」

 

「他是我的弟弟,即使已成為過去,我也不會忘記。」

 

「所以我選擇放手。」

 

你笑著道出了堅定的話語。

 

是的,你選擇了放手。

 

「真是的……」你勉強自喉際擠出了殘破的笑音,「他真的,真的長大了呢……」

 

再見了,阿爾。

 

 

 

「跟我合作吧。」

 

你對於來人猝然的話語愕睜著眸。

 

「你想離開亞瑟吧?」

 

男人那同你一般天藍色的眸緊盯著你。

 

不,不一樣。

 

在那本為純淨的瞳中,你察覺到的是……

 

黯淡的憂。

 

「是的,我想離開他。」沒多加揣測他眸裡的涵義,你這麼回答著。

 

更確切的說法是,你必須離開他。

 

「那麼,我來幫你吧。」男人聞言嘴角擒起了笑意。

 

「你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你瞇眸問著。

 

第一個想到的是他想從中牟利。

 

如果亞瑟因為你的背叛而產生空隙,他就能藉機奪回亞瑟了。

 

「你比亞瑟還要強大。」但他卻這麼說道,「如果你是站在亞瑟那邊的話,哥哥我會很困擾的。」

 

是嗎……

 

的確,如果你選擇繼續留在亞瑟身邊,你是絕不會任憑他傷害亞瑟的。

 

「我接受。」

 

但你選擇了荊棘之路。

 

刺傷你的是亞瑟的血、亞瑟的淚……

 

即使如此,你仍前行著。

 

因為你相信,在這條路的終點等著你的會是……

 


 

 

 

(此圖為轉貼圖)

 

 

Track 03.玫瑰凋謝是為成其美 

 


凋謝的玫瑰,成全了幼苗的美。

 

 

 

17782月,法國正式承認美國,並與其互訂軍事同盟。 

 

當收到美法組成聯軍的消息時,你不爭氣的腦袋瓜感到暈眩。

 

你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不久前還來關心你病情的他,果然只是來探聽情報的。

 

在知道了你的身體狀況不佳後,他趁機介入了你與阿爾的戰事中。

 

你知道的,他跟你一樣,想著只要能打擊到對方就行了。

 

但你沒想到他結盟的對象,居然是阿爾。

 

不該是這樣的。

 

法蘭西斯,你這個百年笨蛋……

 

你明知道我是怎麼看待你跟阿爾的。

 

「真的,是個大笨蛋……」

 

那是揪心的痛楚。

 

曾保護你的人與你曾保護的人……

 

如今都成了欲傷害你的人。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你無聲的吶喊著。

 

你承認,自己對阿爾是嚴格了些。

 

但那是因為怕他走偏,怕萬一自己離開他身邊,他就會消失在這個世界……

 

那都是你自以為是的想法,亞瑟柯克蘭。

 

你分明清楚的,阿爾他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

 

你不過是在害怕而已。

 

害怕他會變得比自己還要強大,害怕他總有一天會離開你……

 

是的,所以當他宣布他要獨立時,你沒能壓抑住自己的情緒。

 

「我不准。」你這麼對他說著,「我不准你離開我。」

 

「即使必須傷害你,我也不會讓步的。」

 

你以為,只要能達到嚇阻的效果就行了。

 

天曉得你是多麼的在乎他。

 

傷害他什麼的,這種事你根本就做不出來。

 

但阿爾他……肯定不是這麼想的吧。

 

所以他發起了獨立戰爭。

 

他不會知道的,當他率軍來到你面前,要你承認他時,你的心有多痛。

 

不要離開我啊,阿爾……

 

你望著他反覆的在心頭說著。

 

但他聽不見。

 

於是你該死的淚水在那刻潰堤了。

 

該死的……你為什麼這麼懦弱,亞瑟?

 

不過是少了個原本就不屬於你的東西罷了。

 

是的,他本來就不屬於任何人。

 

你知道的啊,你很清楚知道他不屬於你的……

 

但你卻害怕會失去他。

 

真是可笑啊,曾經放肆的掠奪他人珍視之物的你……

 

害怕失去他。

 

「阿爾……」你不自覺的低喃出了聲,「為什麼……」

 

那個天真無邪的小男孩,到哪裡去了?

 

曾經緊握著的手,為何鬆落?

 

「我想快點長大吶。」

「然後跟亞瑟一起,為了這個家努力的工作。」

 

年幼的他說的話語仍殘留在你耳際。

 

這樣不是很好嗎?

 

你不禁啞笑著。

 

他長大了,不需要你了,這樣不是很好嗎?

 

你不必再擔心他會突然消失,也不必再為他費心了。

 

也不必……再守護著他了。

 

吶,你知道嗎……

 

如果踩著我的傷痛離開,是你成長的開端……

 

我會成全你的,阿爾弗雷德。


「亞瑟,為什麼要把花剪掉呢?」

望著正手持園藝剪刀剪落那朵朵豔紅的你,他不解的問。

「這樣其他還沒有開苞的玫瑰才能吸收到充實的養分呢。」你拾起了那抹殘紅說,「然後它們就會開得比原來的花還要美。」

「真的嗎?」他聞言睜大了天藍色的眸,「可是這樣被剪掉的玫瑰花好可憐……」

「不是這樣的喔,阿爾。」你伸手撫著他的髮絲說,「這些凋謝的玫瑰,成全了幼苗的美,它們並不可憐……」

是的,我並不可憐。

 

如果能夠成就你的美,我願意為你凋謝。

 

 

 


(此圖為轉貼圖)

 

 

 

Track 04.他的血渲染你的世界 

 


如果放手的痛楚如此強烈,你為何能堅強的忍住淚水?

或許那意謂……我在乎你比他多一些。

 

 

17786月,法國對英國宣戰。 

17796月,西班牙與法國締結聯盟,以法國同盟者身份在海上參加反英戰爭。 

178012月,荷蘭亦加入戰爭,對英宣戰。 

英國在國際社會被眾列強孤立並被逼在歐、、美三洲同時作戰。 

1781年8月,法美聯軍南下弗吉尼亞,而增援的法國艦隊也由西印度群島調來,進入切薩皮克灣,進抵約克鎮城外的海面,並且擊退了增援的英國艦隊,掌握了制海權。

同年9月28日,大陸軍在維吉尼亞會合,法美聯軍共1.7萬人完成了對約克鎮的合圍。

英軍無路可退,只得於1781年10月17日與美法聯軍進行投降談判。

 

當他的身軀跌落在你眼前,緋色的顏料渲染了你的視線。

你伸手撫摸著他慘白的臉,自額際滴落的鮮紅刺傷了你的眼。

你知道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你知道是誰如此殘忍的傷害了他。

你知道自己是個大混蛋。

「贏了呢,美國。」與你聯手將他逼到這個地步的男人走近了你身,「這樣你就能徹底的離開亞瑟了。」

是的,你也知道此時他倒在你眼前意謂的事實。

你將徹底的離開他。

「吶,亞瑟……」你將他的身軀擁入了懷中,「現在,可以承認我了嗎……?」

原來他,是這麼的嬌小的嗎?

「阿爾……」他佈血的掌在你頰上留下了猩紅的指痕,「你討厭我嗎……?」

如果話語能產生有形的力量,你會說他的話就如同刺刀一樣。

是如此的毫不留情又措手不及,兇狠的刺入了你的心臟。

好痛……

翡翠色的眸泛起了墨綠色的迷濛。

「你討厭我嗎……?」

他望著你,又是一刀刺入。

我怎麼可能討厭你……你差點脫口而出。

但是不行,你不能。

如果在這裡放棄的話,之前的辛苦就白費了。

是的,你已經承受了太多的痛。

他的血、他的淚,他那黯淡無光的眼……

好痛吶,亞瑟。

你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走出這座城的?

又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問我這句話的?

你沒有教我啊,亞瑟……

你沒有教我,原來要傷害自己喜歡的人,會這麼的痛……

「我很討厭你喔,阿爾……」望著遲遲沒有回應的你,他笑了。

「我很討厭你喔……所以我不要你了……」

於是他在你懷中猖狂的笑著。

「我不要你了……聽清楚了嗎?是我不要你了……!」

如果是其他人,肯定會認為是他高傲的自尊驅使他這麼說的。

但你知道不是這樣的。

亞瑟他,選擇了成全你。

拜託不要這個樣子,亞瑟……

不要對我這麼好……

「夠了,亞瑟。」

但那個人的聲音卻比你早一步制止了他。

「你沒有那麼堅強的。」

長髮的男人這麼說著。

你察覺他的淚暈開在你胸前。

「你這個百年笨蛋……」勉強的發出了殘破的笑聲,他伸手擦拭著沒能止住的淚水,「你沒聽清楚嗎……?不是他從我這裡獨立了……而是我不要他了……!」

他一把推離了你的懷抱,那瘦小的身軀宛如將熄燭火般地搖晃著。

「哈哈……聽清楚了沒?是我不要他了!我亞瑟柯克蘭,不要他阿爾弗雷德了!」

夠了,亞瑟。

算我求你,別再說了。

「哈哈……哈哈……」

他悲啞的笑著,一刀又一刀的穿刺著你再也無法承受的心臟……

但你卻沒勇氣阻止他。

他殘破的話語傾訴著,這裡沒有忘恩背叛了他的你,只有狠心拋棄了你的自己。

亞瑟他,是那麼的愛護你啊……

但你都對這樣的他做了些什麼……阿爾弗雷德?

「走吧,美國。」長髮的男人輕拍你壓抑著情緒而不住顫抖的肩說,「已經夠了……」

「可是我……」

「亞瑟為你做的,還不夠多嗎?」

男人幽藍的眸映入眼簾的瞬間,你終於明白了他與你結盟的原因。

因為只有他能忍痛逼亞瑟成全你。

因為他在乎亞瑟就如同亞瑟在乎你……

亞瑟還有他。

不爭氣的想法在這一刻浮現在了你的腦中。

即使失去了你,他還有他。

於是你轉身逃開了。

你狼狽的腳步聲與他殘破不堪的笑聲交織著。

那一天,模糊你雙眼的,是血、是淚……

以及失去他的傷心欲絕。

「阿爾……」望著他逐漸遠離的身影,你終於不支倒地。

「傻瓜……」男人見狀急忙伸手扶住了你,「你跟美國都是笨蛋吶。」

「你才沒資格說我呢……」你不自覺的將手撫上了他的頰,「吶,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呢,法蘭西斯……?」

「為什麼……這個時候在我身邊的人……會是你呢……?」

他刺人的鬍渣札出了你的淚水。

「亞瑟……」但他卻過於溫柔的呼喚著你的名,「沒事了,哥哥我就在這裡……」

「笨蛋……你這個大笨蛋……!」你聞言死命的捶打著他的胸膛,「如果沒有你就好了……!」

「如果那時候沒有離開你……如果你沒有出現在這裡……」

「我並不後悔當時放開了你,也不後悔為了你站在這裡。」

他說著,你那該死的淚水在此刻完全潰堤。

「因為你,是我最愛的亞瑟啊……」

於是你在他懷裡痛哭失聲。

那天,鮮紅的玫瑰在戰場上盛放著,然後凋謝。

伴著你灑下的淚水,幼苗綻放出緋豔的美。

 

 

 

(此圖為轉貼圖)

 

 

Track 05.這個世界將為你改變 

 


「我,亞瑟柯克蘭,以大英帝國之名,正式承認美國獨立。」


 

 

1782年11月30日,英美兩國簽署《美英巴黎和約》的草案。

1783年9月3日,美國成為美洲首個獨立國家。

 

 

 

他手纏繃帶,穿著筆挺的西裝來到你眼前。

 

這副模樣的他你並不陌生。

 

為你親手製作玩具,為你取下卡在枝梢的飛機……

 

是的,他為你所受的傷多到數不清。

 

最痛的一次,是為了成全你的獨立。

 

你的視線跟著他的步伐來到了放著合約的桌案上。

 

噢,亞瑟,為何你的腳步毫不遲疑?

 

你應該清楚的,簽署了這份合約代表的意義……

 

但你為何毫不猶豫的拿起了筆?

 

難道你……真的不要我了嗎?

 

不,停止那愚蠢的疑問,阿爾弗雷德。

 

你還有什麼資格去質疑亞瑟呢?

 

要知道,逼他此時站在這裡的,不是別人,就是你這個罪大惡極的背叛者。

 

你背叛了那個守護著你長大的哥哥,你最愛的亞瑟。

 

是你逼他將槍口對準你,逼他做出決定的不是嗎?

 

那你憑什麼奢望他會在此時停下腳步呢?

 

「我,亞瑟柯克蘭,以大英帝國之名,正式承認……」

 

噢不,亞瑟……

 

你望著他無聲的呼喊著。

 

「正式承認美國獨立。」

 

你來不及伸手將那無情的話語隔絕。

 

「再見了,阿爾。」

 

他這麼說著,硬是將那張無情的紙刺入你的心窩。

 

當他沒能忍住的淚水在你眼前滴落,你聽見了玻璃破碎般地聲響。

 

那是誰的心跌碎的聲音?

 

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他狼狽的自你身旁逃離。

 

但你卻懦弱的沒能伸手拉住他。

 

你將手中的合約攤開,上面清楚的寫著他放棄了對你的殖民統治。

 

知道那意謂著什麼,你的眼眶一陣溼潤。

 

他不再是你的哥哥亞瑟。

你也不再是他的阿爾弗雷德。

 

對不起,亞瑟,對不起……

 

你哭泣著,淚暈渲那無情的墨水。

 

請你相信,這是最後一次了。

 

我不會再讓任何人,甚至是我自己傷害你了。

 

再見了,亞瑟。

我將以美國的身分,成為你的英雄。

 

 

 

「終止同盟?」

 

長髮的他聞言張大了湛藍的眸。

 

「我不可能跟傷害過亞瑟的人共事的。」

 

你說著,語氣強硬。

 

自從你獨立以後,亞瑟就一肩扛下了拮据的財務。

 

因為不忍心看他受苦,所以你請家裡的傑伊先生和他簽署了經濟條約。

 

1794年傑伊作為特使前往英國來商議避免戰爭的新條約。這個條約後來被稱為傑伊條約。傑伊本人和美國政府都認為這是當時能夠達成的最好的條約了。

 

你已經不需要亞瑟的保護了。

 

現在開始,由你來保護他了。

 

而眼前這個男人,將是你的阻礙。

 

你忘不了他曾是亞瑟哥哥的事實。

 

你忘不了在你年幼時,是誰讓亞瑟疲累不堪的。

 

你忘不了那一天,他對亞瑟的溫柔。

 

你忘不了你當時狼狽逃離的愚蠢。

 

「嗯?這句話從你口中說出來真是諷刺呢。」他捲弄著那漂亮的金髮輕笑道,「傷害亞瑟最深的人不就是你嗎?」

 

「我有我的理由。」你不滿的望著他的輕佻說,「總之我不會再跟你合作了。」

 

「嗯?這樣好嗎?」他聞言問道,「你最近跟亞瑟簽了條約吧?這麼明顯的幫助他,是不是存心要跟哥哥我作對呢?」

 

「我不會放任你傷害他的。以前不會,現在更不可能會。」

 

你這麼對他說著你沒能對亞瑟傾訴的話語。

 

「喔?那你為什麼選擇離開他呢?如果想保護他的話,就應該待在他身邊吧?」

 

他是故意的。

 

你從男人那過於燦爛的笑容中意識到了這點。

 

「我會離開他,是為了保護他。」

 

那是你沒勇氣對亞瑟說出口的話。

 

自己待在亞瑟身邊的話,只會增加他的負擔。

 

所以你必須要比亞瑟更強大,才能夠保護他。

 

是的,即使他不諒解你或是就這麼憎恨著你也不要緊。

 

你要保護著他,就如同他保護著你一般。

 

這是你小時候答應他的。

 

「你跟亞瑟都是笨蛋呢。」

 

但他卻出乎你意料外的如此說道。

 

「我們開戰吧,美國。」他這麼對你燦笑著,「以『毀壞同盟』的名義。」

 

「法國你……」

 

「這一次,要握緊他的手喔。」

 

你聞言睜大了天藍色的眸。

 

這個笨蛋紅酒男……

 

「哥哥我啊,可是個好人呢。」

 

不,你是個徹頭徹尾的大笨蛋。

 

你望著他在心裡這麼吐嘈著。

 

但是,真的很謝謝你吶,法國……

 

在美國獨立戰爭中法蘭西王國是美國的一個重要聯盟者。1778年美國和法國簽署了一個聯盟條約。但是1794年美國和英國之間簽署了傑伊條約,解決了美國獨立戰爭後兩國之間的一些爭執。這個條約也包括了一個經濟款項。

1798年7月7日,美國國會作廢與法國的條約,此舉一般被看作是美法短暫衝突的半正式開始。兩天後國會又發布法令允許攻擊法國船隻。

 

 

 

 

 

 

Track 06.失信的諾言終會實現 

 


你們相擁著哭泣。

 

 

法國跟美國的海軍在加勒比海發生衝突了。

 

笨蛋阿爾,百年笨蛋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對付的啊……

 

你一邊焦急的在心裡說著,一邊快步的來到了紐約。

 

你在做什麼,亞瑟柯克蘭?



但你的腳步卻在進門那一刻停頓了住。

 

你為什麼理所當然的來到了這裡?

 

你為什麼要擔心他?

 

噢不,我沒有擔心他,我擔心的是萬一他們開戰了,對我會有什麼影響……

 

你在說謊喔,亞瑟。

 

你在擔心阿爾弗雷德。

 

你擔心他會在這場衝突中受傷。

 

你是笨蛋嗎,亞瑟?

 

他已經不是你認識的那個阿爾了,他現在是美國,那個脫離你殖民統治的國家。

 

他甚至快比你還要強大了。

 

那你這個笨蛋為什麼還特地跑來了這裡?

 

你還天真的以為,他需要你保護嗎?

 

噢,親愛的亞瑟,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在他沒有阻止你簽下合約的那一刻,你就該清楚了。

 

你不過是他急欲掙脫的枷鎖。

 

既然已經被甩開了,你還出現在這裡做什麼呢?

 

「該死的……」你握拳低喃道,「你可是亞瑟柯克蘭啊……」

 

站在一塊門板前猶豫這麼久,成何體統……

 

但你還是沒勇氣打開那扇門。

 

你怕出現在你眼前的,是他陌生的面容。

 

你害怕就連保存在記憶中的美好的他,會完全消失。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你在心中如此咒罵著,終於還是決定一腳踢開那扇門。

 

去他的美好記憶,去他的紳士禮儀……

 

你只知道如果沒有在這裡挽留他,讓他在與法蘭西斯的衝突中因此受傷的話……

 

你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但是當那可憐的門板落下,他那驚愕的表情映入你眼簾時,你又開始懊悔了……

 

「亞瑟?」他錯愕的望著慘死在地上的門板,以及露出了海盜兇狠面容的你,「為什麼你會……」

 

「啊,門我會請人幫你修好的。」你急忙心虛的出聲說道,「然後那個……」

 

「你好啊,美國。」你硬是擠出了這樣的字句說,「好久不見。」

 

「嗯。」但他聞言卻露出了不悅的神情,「好久不見了,英國。」

 

「那個……聽說你跟法國起衝突了?」你沒敢將視線停佇在他身上的問著,「為什麼這麼做?」

 

無法直視著他。

 

你下意識的逃避著長大後的他。

 

但你不知道,你遊移不定的眼神對他有多大的傷害。

 

「如果說是為了你,你相信嗎?」他這麼回答著,起身來到了你面前。

 

「為了我?」你本能的向後退著身,「你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要逃避我,英國?」他問著,伸手扣住了你發顫著的肩頭,「我們現在是對等的國家關係吧?」

 

「我沒有……」他直刺入你那顆脆弱心臟的話語令你難受的蹙起了眉,「我知道的,你是美國,不是我的殖民國。」

 

「那麼,你是以什麼身分出現在這裡的?」

 

男人強勢的手指扣住了你的下顎,逼你正視著他的眸。

 

「對不起,我的確是沒有資格出現在這裡……」但你卻斂下了眸說,「我只是……只是擔心你……」

 

「回答我,亞瑟。」他厲聲打斷了你抖顫的音節,「現在站在你眼前的,是阿爾弗雷德,還是美國?」

 

「阿爾……」你毫不猶豫的如此喚道,「阿爾弗雷德……」

 

好久沒有呼喚這個名字了。

 

曾經只要這麼呼喚著,你就有繼續打拚的動力。

 

只要回家時看著他安穩睡去的臉龐,你就會感到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但是這些年來只要一想到這個名字,你的淚水就會奪眶而出。

 

「對不起……」你急忙伸手拭去了眼角的溼潤說,「你應該不喜歡我這樣叫你吧……」

 

「怎麼會不喜歡呢,亞瑟……」

 

「你知道嗎?只要聽到你呼喚我的名字,我就能告訴自己背後還有你支持。」

 

他說著,大手將你擁入了懷中。

 

他過於寬闊的胸膛溫暖得令你想哭。

 

那個曾經被你抱在懷中的孩子……

 

已經,長這麼大了嗎?

 

「該對你說對不起的是我,亞瑟。」他在你耳畔如此低喃著,「對不起,明明說好了要保護你的……」

 

「阿爾……」

 

「如果我說我離開你是為了能保護你,你相信嗎……?」

 

天藍色的眸直映入你眼簾。

 

「你……說什麼?」你錯愕的望著他問。

 

「如果變成了美國,如果變成了強大的國家……我就能保護你不被其他人傷害了……」

 

「我愛你啊,亞瑟。」

 

噢,你不爭氣的心臟在那瞬間差點停止跳動。

 

他傾訴的話語清楚的烙上了你的胸口。

 

為了保護你,他必須比你還要強大。

 

為了保護你,他必須離開你們的家。

 

「我想快點長大吶。」

「然後跟亞瑟一起,為了這個家努力的工作。」

 

那句稚氣的話語再次浮現在你的腦海中。

 

噢不,當時你為什麼沒有選擇相信他呢?

 

他是你最愛的阿爾弗雷德啊……

 

「對不起,亞瑟……」他抱著你跪下了身,潰堤的淚水在你胸前暈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傷害你的……」

 

「不要跟我道歉啊,阿爾……」你聞言將他緊擁了住,「是我沒有相信你……對不起……對不起……」

 

「亞瑟……」

 

他將脣瓣覆上了你的。

 

你哭著,將所有的道歉與不捨沒入了他的溫熱。

 

「我愛你,阿爾……」

 

你們相擁著哭泣,以淚水傾訴著真摯的話語。

 

 

 

 

 

 

 

 

 

 

Track 00.小孩總是天真無邪

Track 01.你俯視著他屈辱的淚

Track 02.你笑著原諒他的罪

Track 03.玫瑰凋謝是為成其美

Track 04.他的血渲染你的世界

Track 05.這個世界將為你改變

Track 06.失信的諾言終會實現

 

----

噢,能如期趕出來真讓人感動吶 ! (灑淚)

這是第一次寫米英的文,一寫就跌入深淵了吶……

紅色的字是由維基先生提供的,如果有錯誤請去找他喔 !

話說貼文的時候文字的格式一直錯誤,讓作者也快漾淚了吶 !

在這邊感謝花時間把這篇文看完的大大們,辛苦了吶 !

 

小時候的阿爾真的很可愛呢,為何長大會變成 KY 呢 ??

然後法國哥哥對不起,安排你擔任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角色吶……


 



(此圖為轉貼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郁凰
  • 啊啊啊啊啊
    超~感動的啊><
    太讚了~~(激動了這位大嬸
  • 感謝郁凰大大的賞識呢!

    狐大 於 2011/07/29 08:37 回覆

  • 璃
  • 好感動……我哭了……寫的太太太好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