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因為他,不想再讓你傷害你自己了。」

「恭彌他知道的,當你傷害他時,你也同時傷害了你自己。」

 

 

「六道骸。」步出了體育館後,骸突然被人叫了住。

他回頭一看,站在樹下的是跳馬迪諾。

「有什麼事嗎?」骸面露不悅的望著他,「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吧?」

他要馬上回去確認恭彌是不是還在……

「恭彌在我這裡。」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迪諾開口說道。

骸聞言微愣的睜大了眸,但隨即又揚起了冰冷的面容。

「是他說要跟你走的?」他直望著他問。

不會的……

即使這麼告訴自己,心裡卻還是因他的話而動搖了。

恭彌在他那裡。

為什麼自己沒有果斷的回答他「不可能」,而是抱有遲疑的問「是他說要跟你走的」?

就連自己也不確定嗎……?

就連自己也認為……恭彌會自願跟他走嗎……?

「你說呢?」迪諾反問他道,「在這樣傷害了他後,還奢望他留在你身邊嗎?」

奢望嗎……

或許就是這樣吧。

說要放他離開,卻還奢望著他會留下……

「不是想要保護恭彌嗎?」迪諾又問,「難道這就是你保護他的方式?」

此時骸注意到,眼前這個男人並不如平時那般的溫吞,而是……

傳來了他再熟悉不過的,黑手黨人的氣息。

為什麼……是因為恭彌嗎……?

「不能讓你傷害他。」骸望著他道,「我要保護他。」

「即使如此殘忍的傷害他嗎?」迪諾聞言冷聲說道,「你這麼做,跟你所厭惡的黑手黨,又有什麼差別?」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自己跟那些黑手黨人,是不一樣的……

他是為了保護恭彌,才會……

傷害他。

自己傷害了他,是不容置喙的事實。

即使替自己辯解說是為了保護他……

他還是傷害了他,就跟那些他所憎惡的黑手黨人一樣。

「你知道恭彌他有多努力嗎?」迪諾突然低聲說著,「你知道他有多努力想忘掉過去,多努力想守護這片土地嗎?你知道他有多努力……」

「掩飾自己對你的在乎,逼你離開他嗎?」

「什……」骸聞言張大了眸,「你在說什麼……?」

「恭彌他……在被你傷害後,有怨過你一句嗎?」

「他甚至還將自己的內心封閉了起來,你有想過為什麼嗎?」

骸愕訝的搖了搖頭。

「因為他,不想再讓你傷害你自己了。」

男人的話語如雷般地劈進了他的心裡。

不想再讓我……傷害我自己……?

他在說些什麼啊……明明恭彌他……

「恭彌他知道的,當你傷害他時,你也同時傷害了你自己。」迪諾接著說道。

「為什麼……」骸難以置信的問著,「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是恭彌告訴他的嗎……?

「恭彌今天,一直夢囈著。你知道他在半夢半醒間,說了些什麼嗎?」

他不解的望著他。

「他說『不要離開我……庫洛……不要再……傷害你自己了……』。庫洛指的是你吧?」

骸的身子顫動著。

恭彌他……真的這麼說嗎……

為什麼……明明就被他傷成這樣……

為什麼還要說這樣的話……

恭彌……

我想見你……

「等雲之戰結束吧。」迪諾像看透了他的想法般說道。

「如果恭彌他還願意見你的話。」

恭彌他……

還願意見我嗎……

見這個,只靠自己的想法去評斷他的想法,進而傷害了他的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