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般香甜的氣息。

你埋首於他過份柔軟的髮絲中,貪戀著他的。

他伸手攬住了你的肩,寶石般翠綠的眸中泛著朦朧,白皙的肌膚渲染著緋紅的醉意。

雖然早就知道他的酒量不好,但沒想到居然連酒精濃度只有 13% 左右的紅酒也能灌倒他。

你太大意囉,亞瑟。

你撫著他的臉頰輕笑道。

「你笑什麼,法蘭西斯……?」眼神煥散的他望著你毫不掩飾的笑意不解的問,「是不是瞧不起我啊……?」

「怎麼會呢,你是哥哥我最可愛的亞瑟呢。」將他不滿鼓起的腮幫子盡入眼簾,你忍不住失聲笑道,「真的很可愛呢……」

「你這個百年笨蛋……」他聞言倏地起身將你按倒在了身下說,「不要把我當女孩子……」

「不然你想怎樣呢,亞瑟……?」

噢,你可以篤定自己此時一定是帶著挑釁的笑容。

「我想……咬你……!」

他的語音方落,你隨即感到脣際傳來一抹痛楚……

天啊,這隻醉酒的小貓居然將你的嘴脣給咬破了。

「你啊,真是很可愛呢……」望見了他臉上得逞的笑容,你不禁皺眉苦笑道。

「笑什麼?」他見狀俯身舔舐著自你脣際淌流的嫣紅問,「你不會痛……嗯!」

逮著了他張口說話之際,你一個伸手將他金黃的髮絲攬向自己,舌尖順勢將他的纏吮了起……

沒入壇中的是酒精的香味與他的甜美,你好心情的勾起了細長的眉,放肆的掠奪著他過於美好的一切……

「唔嗯……」他抗拒的捶打著你的胸膛,但力道卻小的有如搔癢……

噢,你不禁歌頌起紅酒的偉大功績。

你溫潤的舌在他的壇中舔繞著,細嚐屬於他的每一份甜美……

他白皙的肌膚上透著紅潤的緋色,失序的呼吸迫使他在你的吻中輕喘息著……

噢,亞瑟,你可知此時的你有多誘人?

「你做什麼……?」好不容易掙脫了你的箝制,他皺起了好看的眉不解的問。

你緋色的紅豔與晶瑩的銀絲令他的脣瓣顯得可口誘人,「當然是吻你啊,我親愛的亞瑟。」

「呵呵……」但他聞言卻不合時宜的輕笑出了聲,「居然把我當成女的……你這百年笨蛋是醉糊塗了嗎……?」

「我可是你最討厭的英國喔……」

「是啊,哥哥我或許真的醉了呢。」你笑著撫上了他的脣瓣說,「所以才會把你看成是哥哥我最愛的亞瑟呢……」

「笨蛋……」他張口狠咬著你的手指,「我啊,可是超討厭你的……」

「真的嗎?哥哥我好傷心吶……」你笑著佯裝悲傷的語調,「真的那麼討厭我?」

「討厭到想把你吃掉了……」他說著,手指在你的襯衫上遊移,「吶,法蘭西斯……」

「我可以把你吃掉嗎?」

你聞言睜大了愛琴海般美麗的藍眸。

噢不,這就是傳說中的酒後亂性?

 

 

(此圖為轉貼圖)

 

「亞瑟……」

「嗯……?」正笨拙的解著鈕釦的他自你胸前抬眸,「怎麼……?」

「你該不會……真打算把我吃掉吧……?」你小心翼翼的望著那將你撲倒在身下的男人問。

噢不,說是隻嘴饞的小貓或許貼切點。

「真討厭啊……」但他卻如此低喃著,「你的皮膚好白……」

緊接著你聽到了自己吃痛的悶哼聲。

「我說,亞瑟……」你皺眉望著那正俯首於你胸前的人兒,「你在做什麼……?」

「咬你。」他探舌舔舐著方在你白皙的胸前烙下的紅腫齒印道。

「嗯……」如羽毛輕觸般地細癢感在你的胸線上打轉著,「亞瑟……」

「唔……?」將你敏感的顫動沒入口中,他像個壞孩子般挑釁的自你胸前抬眸。

「那個……可不是食物啊……」他溫潤的舌尖刻意舔吮著你的,令你一陣輕顫,「亞瑟……」

「笨蛋,我說了要吃掉你的吧……?」嘴角勾起了壞心眼的笑容,他調皮的舌順著你的胸線向下遊移……

「呃嗯……」在凹陷處打轉的溼熱令你一個顫身,「亞、亞瑟……」

叫我女王陛下,你這個百年笨蛋……」他用力的在你的腹肚啃咬了口說。

女、女王陛下?!

你耗弱的心臟聞言差點沒休克死亡。

噢不,親愛的你什麼時候切換成女王模式的?

「不聽話的傢伙就要處罰呢……」

你面露驚恐的望著他自你腰際抽出的物品。

「我說……親愛的女王陛下,您想要做什麼呢……?」你不禁顫聲問道。

他豔絕的笑著,手中的皮帶發出令你頭皮發麻的啪啪聲響。

「你說呢,法蘭西斯?」他紅潤的舌尖在脣瓣上誘人的舔舐著,「你討厭我就跟我討厭你一樣吧……?」

唰!皮革製的兇器猝然在你的胸前留下了嫣紅的印記。

「那麼……」你吃痛的望著那君臨在你身前的女王,「如果我愛你的話,你是否也會愛著我呢?」

有那麼一瞬,你察覺到了他眸中的閃爍。

但下一秒要命的皮帶又狠狠抽上了你的腹肚。

「你在跟我說笑嗎,法蘭西斯?」他豔笑著撫上了你的臉頰說,「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我對你來說,不過是個非消滅不可的存在。」

那是一記直徹心扉的抽痛。

「我沒有騙你喔,亞瑟……」你微顫的指節陷入了他的金黃,「我是真的很愛你喔……」

「誰會相信你啊……」他撫著你臉龐的手一個收緊,「每次……每次說要和好卻又反悔……」

「我可是像個傻瓜一樣,被你騙了一百年啊……」

「喂,亞瑟你……」

猝不及防的,他剔透的淚珠自你臉頰滑落。

恰巧落入你眸中的淚水模糊了你的視線。

「別哭啊,亞瑟……」你慌亂的伸指抹著他頰上的溼意說,「這樣可不像女王陛下喔……」

「要你管……」他揮開了你的手,放肆的讓淚水宣洩而下,「反正你就只會欺負我……」

噢,上帝。

你對天發誓沒有比哭泣的他更可口的東西了。

「你這個百年笨蛋……」他邊哭邊捶打著你的胸膛,「為什麼就只欺負我……」

「抱歉吶,亞瑟……因為你實在太可愛了……」你溫柔的輕撫著他的髮絲說,「讓人看著就忍不住想欺負你呢……」

「別哭了,我的女王陛下……」你順著他的淚痕舔吻了下,在他柔軟的脣瓣上如此低喃著。

「我才沒有哭呢,你這個百年笨蛋!」但他卻毫不留情的賞了你一記海盜直拳說,「我殺了你……」

噢不,你此時才發現在酒精的催化下,從女王蛻變成海盜的時間竟如此短暫。

啊啊,沒辦法了……

 

 

(此圖為轉貼圖)

 

「亞瑟你真的太可愛了……」你一個俯身將他撲倒在了身下說,「不管是嬌蠻的女王還是粗暴的海盜,都是哥哥我最愛的亞瑟呢……」

「誰是海盜啊?我可是紳士……唔!」

你壞笑著將他的話語吻下,「紳士?我怎麼看都覺得你是……」

「我摯愛的女王陛下。」

噢,你清楚的望見了他聞言更加緋豔的臉頰。

但忘了抽走他手中兇器的你馬上就被處決了。

「好痛……」你撫著被抽痛的臉頰露出了欲泣的委屈,「亞瑟你下手太重了啦……」

「活該,你這個百年笨蛋……呃……」

你如受傷小動物般可憐兮兮的表情令他的話語停頓了住。

「真的……很痛嗎?」他伸手撫向了你頰上的紅腫問,「喂,法蘭西斯……」

「真的很痛喔。」你將臉湊近了他說,「不過我聽說這種傷舔一舔就不會痛了呢。」

如果是平常的他肯定會當面吐嘈你這個明顯的謊言的。

但你的臉頰卻意外的傳來一抹溼熱。

他探舌舔舐著你頰上的紅印,動作輕柔的宛如小貓般。

「還會痛嗎……?」

噢,上帝,紅酒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東西了。

「嗯,臉是不會痛了啦……」你壞笑著將他擁入了懷中,「不過其他地方可是痛的要命呢……」

「什麼……?」

聞言愣張的祖母綠眸清楚的映入你狡黠的眼。

「一直忍到現在,哥哥我都快跟貞德姐姐一樣神聖了呢。」你伸手扯下了他的領帶說,「吶……」

「我愛你喔,親愛的亞瑟。」

「法蘭西斯……」他擁上了你的肩頭輕喃道,「你這個笨蛋……」

「這個時候應該說『我也愛你』才對吧?我親愛的女王陛下……」你笑著將他的手指交扣了起。

親愛的,這並不是酒後亂性。

而是藉由酒精傾吐出隱藏內心的真摯話語。

所以你何妨將你的真心說給我聽?

「我也愛你,法蘭西斯……」

於是你像個情竇初開的孩子般貪戀著他。

吶,親愛的亞瑟……

下次,讓你試試波蘭他家的Spirytus吧……

 

 

You indulge in his love.

And it's so sweet.

 

 

----

噢不,我又沒頭沒尾沒節操了。

法國哥哥被攻略困難,女王模式的眉毛君嬌蠻的好可愛吶。

波蘭他家的Spirytus,中翻為「史彼立塔斯」,是酒精濃度高達 96% 的烈酒先生。

眉毛君喝了後會延長女王模式的時間吧我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郁凰
  • 呀呀
    女王模式跟海盜還有變態紳士www
    怎麼看怎麼覺得有愛嗄www
  • 不管是什麼型態的眉毛君都超可愛的吶! (姆指)

    狐大 於 2011/07/29 08: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