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原作承襲有,鼬領便當後

 

 

 

 

(此圖為轉貼圖)

 

你伸手撫著他染血的頰,細長的指尖在他空洞的瞳上打轉著。

這雙眸曾在你的記憶裡斥著殺戮的血紅。

如今卻死灰的沒有一絲溫度。

永遠的光明,永不黯淡的萬花筒……

 

(此圖為轉貼圖)

 

他說宇智波一族是個為了萬花筒寫輪眼殺害好友,為了得到永遠的光明而殺害摯親之人,並且以此為傲的一族。

他說你是他的眼睛,這就是所謂兄弟的牽絆。

他說……

對不起,佐助……

這是最後一次了。

你的眼睛根本無法看穿他的一切。

他殺死了所有的人,卻獨留下了你。

那個流著血淚,為了村子而犧牲自己的一切,背叛了宇智波一族的他……

不忍心殺死你這個弟弟。

因為對他來說……

你的生命,比村子還重要。

他藉由讓你打倒他,使你成為替宇智波一族報仇的,木葉忍者村的英雄。

為了他最愛的弟弟……

他必須跟你交手,並且死在你面前。

為了木葉忍者村的和平,還有為了你……宇智波佐助……

他選擇讓自己以罪犯與叛徒的身分死去。

他把汙名當作名譽的代價,把憎恨當作愛的代價……

卻還是面帶笑容的死去。

他把宇智波的名號托付給你這個弟弟,並且一直欺騙著你……

那個男人的話語在你腦海徘徊不去。

如果可以,你想告訴自己他是在欺騙著你,想讓你放下對鼬的仇恨……

但是你辦不到啊。

 

(此圖為轉貼圖)

 

那個曾用那雙溫暖的大手牽著你前行,被你視作榜樣而崇敬著的男人……

那個殺了族人,將你最美好的回憶毀滅殆盡的男人……

那個你活著就是為了要殺了他的男人……

你是我獨一無二的兄弟。

身為你該突破的障礙……

即使被你憎恨也一樣,這就是哥哥。

是的,那個男人是你的哥哥。

 

(此圖為轉貼圖)

 

「哥哥……」你出聲喚著,沒能壓抑住的情緒隨之湧然。

哥哥……

很久沒有這麼呼喚他了。

哥哥,哥哥……

如果我現在如此反覆的呼喚著,你是否能夠聽見?

你是否會像以前一樣回頭笑著對我說,「我們回家吧,佐助」……?

告訴我啊,哥哥……

我要聽你親口告訴我,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

我要聽你親口告訴我,我對你來說有多麼的重要……

我要你聽我對你訴說,我有多麼的想你啊……

你知道嗎?

自從你離開的那一天起,我活著的意義就是為了殺死你。

所以我不惜犧牲一切也要超越你,即使這個身體被奪走也沒有關係……

你知道嗎,哥哥……

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你啊。

你毫無掩飾的哭訴著失去他的傷心欲絕。

 

那一天,原先匍匐前行,伺機行動的蛇為了你蛻去了鱗。

取而代之的是承載著你的血與淚之羽翼,展翅高飛的鷹。

鷹的目的就只有一個,直到達成這個任務前,牠都會緊追著獵物絕不放手。

我要毀滅木葉忍者村。

毀滅這個孕育我們,卻又無情的摧殘我們的地方。

等著我,哥哥。

我會用這雙眼睛,讓你看見我為你活下的證明。

 

 

(此圖為轉貼圖)

 

This World Without You.

So I Will To Destroy It.

 

 

 

 

周杰倫--最後的戰役

 

機槍掃射聲中我們尋找遮蔽的戰壕

兒時沙雕的城堡毀壞了重新蓋就好

可是你那件染血佈滿彈孔的軍外套

卻就連禱告手都舉不好

在硝煙中想起冰棒汽水的味道

和那些無所事事一整個夏天的年少

我放下槍回憶去年一起畢業的學校

而眼淚一直都忘記要掉

嘲笑的聲音在風中不斷被練習

這樹林間充滿了敵意

部隊棄守陣地你堅持要我也離去

我怎麼能放棄

我留著陪你 強忍著淚滴

有些事真的 來不及 回不去

你臉在抽搐 就快沒力氣

家鄉事不准我再提

我留著陪你 最後的距離

是你的側臉倒在我的懷裡

你慢慢睡去 我搖不醒你

淚水在戰壕裡決了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