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無論自身遭遇了什麼,他都要守護它,絕不假他人之手。

 

 

(雲之戰,晨)

 

「沒事嗎,恭彌?」迪諾將水遞給了他問,「你的身體……」

「我沒事。」他難得沒拒絕的接過了水說,「並盛由我來守護。」

這是他現在唯一想守護的東西。

無論自身遭遇了什麼,他都要守護它,絕不假他人之手。

迪諾聞言暗自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恭彌並沒有變……

昨天的一切,彷彿都是假的般。

當他今早聽到雲雀自己說要找他練習時,他就這麼想了。

因為並盛對他來說,比自身的一切都還重要。

他知道,他依然在逞強著。

還是那個不願向任何人顯露出脆弱的,雲雀恭彌。

「今晚是最後一戰了。」迪諾望著他說,「結束之後,你有什麼打算呢?」

有什麼打算嗎……

「你想……見他嗎?」他試探性的問著。

雲雀並沒有回答他,但眸色明顯的黯沉了下。

那是不可能的……

從這個牢籠飛出去吧……

男人的那句話語,再度湧上了心頭。

已經回不去了吧。

「你還有我。」迪諾伸手將他擁入了懷中說,「我不會捨棄你的。」他在他耳畔低語道。

捨棄……

自己,被他給捨棄了嗎……?

 

 

(雲之戰,夜)

 

雲之戰在雲雀秒殺掉摩斯卡後告終了。

阿綱這邊贏得了晴、雨、霧、雲四枚戒指。

在一陣混戰過後,阿綱贏了天空之戰,順利的成為了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

但是這一切,並沒有就此結束。

「你果然來了呢。」嘴角揚起了笑容,站在體育館中央的骸望著來人說道。

「垃圾。」桑薩斯望著他說,「你不是澤田綱吉的霧之守護者嗎?」

那麼為什麼,會在霧之戰結束後來找瑪蒙,策劃出今天的戲碼?

「庫呼呼,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骸笑道,「我跟他們之間,只有單純的利害關係。」

沒錯,一切都是假象。

骸昨晚聽完迪諾的話後,便找來了對方的術士,說好如果今天雲雀贏了的話,就用幻術製造出桑薩斯敗北的情景,讓澤田綱吉他們鬆懈,再藉機奪走戒指。

而條件就是,桑薩斯要答應與他一戰。

如果桑薩斯贏了他的話,就讓他去搶那些戒指吧,反正那與他無關。

而如果贏的人是他的話……

「還真會說啊。」男人的掌際竄出了火光,「不過是個垃圾……」

「我才不想被你這個黑手黨人這麼說呢。」骸旋舞起了手中的戟槍說,「就由我親手來結束這一切吧。」

這一切,就由我來結束。

這是他送給恭彌的,最後的禮物。

 

沒有分出勝負。

纏鬥著的骸和桑薩斯被迫停止了戰鬥。

站在他們眼前的,是切爾貝洛和瓦利亞的人。

「被識破了,BOSS。」瑪蒙說道,「該離開了。」

「嘖。」桑薩斯聞言停下了動作,「都安排好了?」

「是的,BOSS。」一旁的列威回答道,「請移動尊駕。」

「是嗎。」他望著骸冷哼了聲,「垃圾沒有留下的價值。」

「什……」

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見男人將手中的槍口對準了他……

「呃……!」自槍口射出的死氣火焰直接命中了他的胸口,「你……」

灼熱的痛意逐漸在胸口蔓延了開……

「哼。」嘴角揚起了不屑的笑容,桑薩斯反手又將兩團炙熱射入了館中……

「別走!呃……!」胸口傳來的痛楚令他一個失力跌坐在了地上,「咳呃……」

不巧的是,剛才製造幻術及送出克羅姆的負擔在此時襲了上來……

恭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