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不能愛他的原因就是因為太愛他了。

所以他選擇放開手,讓他自由的去飛翔。

對不起……恭彌……

我……可能必須要離開你了……

 

 

「糟了,骸那傢伙還在裡面呢。」里包恩望向竄出了火光的體育館說。

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不過那傢伙確實是進了體育館。

而且看起來並不像是虛體……

「……?」在一旁倚牆站著的雲雀聞言望向了眼前的火海。

那傢伙……還在裡面……?

「阿綱現在動不了呢。」里包恩走來對他說道。

他轉頭看著倒臥在一旁,傷痕累累的草食動物。

「你……」

沒等里包恩把話說完,雲雀逕自往前走去……

「你要進去救他嗎?你不是……很討厭他?」里包恩在一旁問著。

「只有我能殺他。」語落,他的身影消失在了火海中。

保護自己想守護的東西,是不能假他人之手的。

這次,由我……

 

「庫呼呼……」骸望著自己逐漸脫力的手笑了,「Gioco Finita……」

一切,都結束了。

不管是戒指爭奪戰,還是恭彌……

到頭來,他還是什麼都保護不了。

飛去了的鳥兒,是不會再回到束縛的牢籠中的。

這種事情,他當然知道了。

但是……他不能。

他不能再自私的束縛住他,因為他不喜歡這樣。

而他會不喜歡被束縛,有大半的原因也是因為他。

是他傷害了他。

他很痛苦。

他很愛他,但……

不能愛他的原因就是因為太愛他了。

所以他選擇放開手,讓他自由的去飛翔。

即使他最後的歸途,不是他的胸懷,他想他也可以……

「Mi dispiace……」骸突然輕笑出了聲,「我沒辦法,恭彌……我沒辦法忘了你……」

Ti amo……

你呢?你會記得我嗎……?

想到我的時候,你的臉上會帶著笑容嗎……?

又奢望了,這樣的自己真過份啊。

那麼殘忍的傷害了他……

卻還奢望著能夠見他……

對不起……恭彌……

我……可能必須要離開你了……

Arrivederci……

闔上眼後,也許就醒不來了。

再也見不到你了,恭彌……

現在才說這些,會不會太遲了……?

我好希望你能聽到……

恭彌……

骸握著三叉戟的手,鬆了開……

 

「恭彌呢?」剛和部下們一起忙完救護工作的迪諾走了過來。

不要讓我的學校裡出現屍體。

恭彌是這麼說的,因此他只好把恭彌的救護工作留在最後。

「那裡。」里包恩伸手指著眼前幾乎將被火蛇完全吞噬的建築物說。

「什麼?」他聞言面露驚愕的望著他,「為什麼恭彌會在裡面?」

是為了要救火嗎?

還是……

「他進去救骸了。」里包恩淡聲說著,「看這個情形,可能也回不來了。」

「恭彌身上還帶著傷!」迪諾忍不住出聲叫道,「你就這樣讓他進去了?」

「我也沒辦法,是他自己要去的。」他一臉無辜的聳肩說著。

羈絆的力量,是外人無法干涉的。

「怎麼這樣……」

你不惜犧牲自己也要救他嗎……?

恭彌,你就這麼的在乎他嗎……?

 

 

註:

Gioco Finita,遊戲結束

Mi dispiace,對不起

Arrivederci,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