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銀魂ED5-DOES-修羅

修羅
「銀魂 ED5」
作詞:氏原ワタル / 作曲:氏原ワタル / 編曲:DOES
歌:DOES

街角は色めく 街角人心興奮
少女らの縄張り 少女們的地界
寂しがりなおさげ 彌漫孤獨的髮辮
旋風に揺れて 在旋風中晃動

耳障りな誘惑 刺耳的誘惑
花椿の香り 山茶的花香
雲無しの午後には 晴朗的午後
僕の修羅が騒ぐ 我的修羅在騷動

焼け付く想いは憂い募らせる 灼熱的想念更添煩憂
重なる面影を見つけては頂垂れている 為了尋找那重合的面容而垂頭喪氣

一、だれか僕の 一、誰來將我的
二、火を消して 二、火熄滅
三、飛ばしてくれ 三、給我高飛吧
四、イエイエ 四、yeah yeah

 

駆け抜けた一撃 躲過的一擊
エレキテルビリビリ 起電機吱吱作響
悩ましげなまつげ 讓人煩惱的睫毛
そこはかとなくだるい 難以形容的疲倦

燻ぶる思いは憂い募らせる 熏黑的想念更添煩憂
あの日の思い出を薄めては大人びていく 若能將那天的記憶淡忘 才像個大人樣

一、だれか僕に 一、誰來幫我把
二、火をつけて 二、火點燃
三、燃やしてくれ 三、給我燃燒吧
四、イエイエ 四、yeah yeah

 

 

 

註:人物形象嚴重崩壞有,請小心食用。

----

 

銀白色的他脣瓣上染渲緋艷的鮮紅,你笑著,探舌舔舐著他的甜美。

「為什麼不反抗?」

與那豔絕的臉頰形成強烈對比的,他那一雙死魚般地頹廢眼神,令你不悅的出聲問著。

「那不合了你的意?」他聞言笑著,該死的招牌無賴笑容

於是你細長的指在他胸前的血口上狠勁的刮弄。

「哈嗯……」

他吃痛的發出了悶吟,那溢出的音節令你的嘴角揚起了殘虐的笑意。

「你這傢伙……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嗎……?」他咬牙問著,那香釀紅酒般地眸中映著你的身影。

「對你嗎……?」你聞言沒能忍住笑意,指梢在他佈血的胸線上遊移,「對任何人都能敞開衣襟,毫無節操可言的你,值得憐惜嗎?」

「對任何人都能敞開衣襟嗎……」他漾笑著攬上了你的肩,「阿銀我就是這樣的人呢……」

「只要請我吃甜食到飽,要我順從你也是可以的喔。」

他在你耳畔低喃著,奉上了女人般嬌豔的笑容。

「你沒弄清自己的立場吧?」你笑問著,指尖又是朝他的痛楚一個扣弄,「還是對那些幕府的走狗,也是這般呢?」

擁著你的雙臂明顯收緊。

「被我說對了?」你探舌舔舐著他輕顫不已的喉頸,「銀時……」

「你引以為傲的靈魂,原來如此的汙濁不堪嗎?」

你滿意的望著他聞言如寒冰般冷冽的瞳。

沒錯,就是這樣的表情……

這雙眸,應該要透著刺骨的冰寒、殺戮的血色,而不是懶散的死寂。

「吶,高杉……」他望著你冷聲喚道,「你的靈魂,又是什麼顏色的?」

「自從松陽老師被奪去的那一天起,你……」

你聞言睜大了眸,猛然將他的身軀制倒在了床榻。

「你的靈魂,就被名為復仇的野獸噬咬殆盡了。」

他說著,下一秒你手中的利刃再次劃上了他的胸。

「你沒資格提起這個名字。」你伸指勾勒著繪染他白皙的緋紅說,「在這個奪去他的世界安然度日,捨棄過去的你,沒有資格提起他……!」

你說著,指節陷入了血口中。

「呃……!」他吃痛的悶吟了聲,「那麼沉浸於過去而試圖毀滅未來的你……又算是什麼?」

「你不過是隻沒有靈魂的野獸罷了,高杉。」

於是你俯身覆住了他那該死的嘴。

「唔……」

你強勢的舌尖硬是闖入他毫無防備的壇中,將他欲逃離的溫熱纏吮了起……

「唔嗯……!」

你細長的指尖在他玷血的胸線上刻劃著,「吶,銀時……」

「你不過就是野獸的餌食。」你在他耳畔如此低喃著。

染血的指尖撫上了他敏感的輕顫,你將他的扣弄了起,鮮紅的果核襯著腥甜的美。

「呵呵……」但他聞言卻不合時宜的輕笑出了聲,「我說高杉啊……」

「所謂的餌食,必須要有利誘的價值吧?」

他笑問著,主動將脣覆上了你的。

於是你的嘴角揚起笑意。

 

「哈啊……!」男人炙熱的慾望埋入體內的那剎,你吃痛的將身下的床褥緊握。「好痛……」

「痛……?」他聞言將你銀白的髮絲擒弄了起,「是指這樣嗎?」

他問著,狠勁的穿刺伴隨而來。

「哈嗯……」

你緊咬住了脣瓣回眸望去,男人墨綠色的瞳中清楚的映照著你不堪的身影……

「你這傢伙……」於是你伸手撫向他帶笑的脣低喃著,「這樣對著一個男人的身體發洩慾望,就能餵飽你體內那頭飢渴的野獸嗎……?」

「很吵啊,銀時。」他將你的指覆上了那被遮掩住的左眸,「想要毀滅掉這一切的呻吟,在我的腦海中猖狂著……」

「嗯?野獸的呻吟什麼的,阿銀我可聽不見呢。」你細長的指尖撫觸著他的,「我所聽見的,就只有你那即將消失殆盡的靈魂,發出的悲鳴聲呢。」

於是你隔著那道潔白吻上了他。

「吶,高杉……」你將臉貼在他的頰上低喃著,「為了那個人,你不惜將自己餵食給復仇的獸,不惜成為毀滅一切的修羅嗎?」

「你在說什麼呢,銀時……」他聞言自喉際輕笑出了聲,「在失去了他之後,我還跟你們一起為了這個國家而奮鬥的啊……」

 

 

(此圖為轉貼圖)

 

 

「你知道嗎?當時被鮮血染得猩紅的戰場上,有著一道白皙無瑕的光亮。」他異常溫柔的撫著你柔軟的髮絲說,「只要追隨著那道光,就看不見身後的黑暗。」

「嗯……?」你聞言不解的抬眸望著他,「有這麼一回事嗎?」

「但是有一天,那道光消失了。」他說著,撫著你的手倏地一陣收緊。「於是被禁錮在黑暗深處的野獸伺機破閘而出,猖狂的進行無止盡的殺戮。」

「那道光……為什麼消失了呢?」你伸手擁著他的臉頰問道,「為什麼不再照亮戰場呢……?」

「因為他捨棄了昔日的光環,選擇作個平凡的人類。」他在你的胸前低喃著,「他拔去了為同伴張舞的獠牙,選擇只守護自己的靈魂而戰。」

「高杉你指的……不是松陽老師吧?」你顫聲問道,「你指的該不會是……」

他輕笑著,下身猝然一陣穿刺。

「哈啊……」你毫無防備的低吟在耳畔羞人的迴盪著,「你說的那個人……是我?」

「除了你這傢伙之外,誰還會有這該死的天然捲白髮?」男人壞笑著舔著你的脣瓣,那瞬間你嚴重的懷疑剛才一度把他看作是可憐小動物的自己是不是撞到頭了。

「原來你是這麼看我的啊……」但你隨即揚起了平日那抹該死的無賴笑容,「照亮戰場的光?為同伴張舞的獠牙?吶,我說高杉啊……」

「你這傢伙該不會打從一開始就愛上阿銀我了吧?」

他沒有答話,只是在下一秒就讓你後悔了自己不經大腦說出的輕佻話語。

是的,他該死的居然狠狠的欺進了你的深處。

 

 

(此圖為轉貼圖)

 

 

「吵死了。」他將手指塞入了你那張永遠吐不出象牙的口中,「只是因為你比我體內的傢伙還要吵,所以才要你來壓過它罷了。」

「唔……?」你刻意張齒狠咬著他那斥著腥甜的指頭,「你意外的是個害羞的男孩呢……」

「你想死嗎,銀時……?」他問著,下身毫不留情的一個刺入。

噢那剎你痛的差點沒把嘴裡的物體給咬斷。

「我還不能死呢,高杉。」但你卻勉強起身攀上了他的肩說,「不然你會很孤單的對吧?」

嗯,對,這時候還要記得附上那讓人看了就想撲倒的豔絕笑容。

「那我們就一起死吧。」他漾笑著扣起了你的下顎說,「銀時……」

「如果你不能照亮我的世界,那我就把你的世界染成屬於我的緋色。」

「你還真是惡趣味呢,高杉。」你聞言像小貓般地笑舔上了他的脣瓣說,「我從沒說要離開你吧……」

「所以我現在才會在這裡,不是嗎?」

「是嗎……」他倏地一個俯身欺入了你的體內,「那麼就用你的聲音,來抑制我體內鳴噪不已的修羅吧……」

他說著,於是你們沒日夜的修羅開場

 

 

 

----

噢生賀沒節操似乎是慣性定律了吶……

話說今天同時是拉比小兔兔的誕辰日的,但是他的生賀我食了…… (跪求原諒)

噢我下次絕對不會再開上下合輯的長篇生賀了,所以就網開一面吧各位大爺們 !

最後在此祝高杉大人誕辰快樂喔 !!

 

(此圖為轉貼圖)

 

其實高杉大人是被這樣的銀時萌到的 !! (私心無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