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他要緊緊的抓住他,就像一開始怕失去而自私的佔據著、束縛著他。

即使這條路的盡頭,是死亡……

也絕不會放手的。

 

 

「張開眼。」

意識恍惚間,一道熟悉的聲音倏地自他耳畔傳來。

是誰……?

「我知道你還活著。」那聲音冰冷的似沒有情感,卻又帶著些微的蒼啞……

就好像,刻意隱藏了不安。

是你嗎……?

「快張開眼……!」聲音的主人失去了耐心的低吼道。

對了,會對我這麼不好的……好像也只有你了……

「六道骸……!」他抓起了他的衣領使勁的晃動著,「回答我……!」

別叫的那麼生疏嘛……

「我不准你死,聽到了沒有……」

為什麼……?

「恭彌……」骸張口輕喚著。

你……來接我了嗎……?

「張開眼。」聽見了他的呼喚,雲雀微舒了下眉道,「你還能走嗎?」

胸口倏地有種釋負的感覺。

「呵呵,走得了嗎……?」骸微張著眸輕笑道,「為什麼要來……?」

為什麼還要出現在我眼前……

明明就被傷害了,為什麼還要回來……

「……」他沒有答話,只是逕自將他從地上扶拉了起。

整個場館已經被火蛇給吞沒,連呼吸到的都是嗆鼻的濃煙。

走不了,他早該知道的。

但聽到了他還在裡面時,卻不假思索的衝了進來。

不想就這麼失去他……

一直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想法,在望見倒在地上的他時,毫無遮掩的傾洩了出。

滿溢在心中的,是自己將會失去他的痛楚……

「是因為在乎嗎……?」被他吃力背到了身上的骸輕聲問著。

是因為在乎,才進來的嗎……?

如果不是的話……

「能……不嗎……?」雲雀低喃道。

已經無法否認了。

無法再欺瞞自己,沉壓在胸口的感覺是不在乎……

「是嗎……」他聞言揚起了笑意,「恭彌……我……」

「走。」他背著他想往來路走去,卻發現路已經完全被紅焰吞噬掉了……

「放下我吧,恭彌……」骸輕拍著他的肩說,「這樣會連你也走不了的……」

即使他是如此沉迷於此時他背部傳來的溫暖……

他還是必須放手,讓他離開。

畢竟,這是他愛他的方式。

不能再因為自己而傷害他了。

知道你在乎我,我已經很滿足了,恭彌……

所以,放下我吧。

「絕不。」雲雀聞言冷聲說著,「我不會放手。」

「恭彌,放下我……你才能……」

「少在那自以為是!」他突然吼道,「你憑什麼放手?憑什麼要我也放手?」

每次都是這樣……

每次都擅自離開他……

「恭彌……」骸聞言愣張著眸。

是啊,他憑什麼呢?

就憑著他愛他,就能不顧他感受的放開他?

也同樣的要求他必須放開他?

他憑什麼……

什麼也不是。

自以為是愛他,其實只是一昧的在傷害他而已……

所以……

這次,他不會放手。

他要緊緊的抓住他,就像一開始怕失去而自私的佔據著、束縛著他。

「要走,一起走。」雲雀說著,語氣並不容拒絕。

「嗯,恭彌。」他摟緊了他的肩,「我不會放手了。」

不會再放開你了。

「……嗯。」雲雀背著他往眼前火紅的道路走去……

即使這條路的盡頭,是死亡……

也絕不會放手的。

你和我,都一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