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胸口再度抽痛了起,是害怕會失去他的那份恐懼……

他不能失去他。

即使在黑夜中是如此寂寞的睡去,在虛黑的夢裡反覆追逐著那遙不可及的人影……

他也不願醒來發現身邊沒有他。

 

 

雲雀猛然睜開了眼。

全身如針札般地刺痛著,後頸處更是傳來了重物撞擊後的劇痛。

這裡,是哪裡……?

他望著眼前那熟悉如故的天花板思索著。

是這裡。

那個他一度拚命想逃離的地方。

黑曜樂園。

如今他又回到了這裡,躺在同樣的一張床上。

在那之後,怎麼了呢……

他依稀記得自己不假思索的上前替他擋下了墜落的匾額,然後……

似乎有道聲音,在他耳畔說著不會放開手……

他爬起了身試圖找尋那抹身影,卻發現偌大的房間裡只有他自己。

你在哪裡……?

拉開了被子後,他瞧見了自己滿纏著繃帶的身體。

是他替他用的嗎……?

緊接著映入他眼簾的,是地板上的點點紅印。

是血。

是誰的血……?

你在哪裡……骸……?

胸口再度抽痛了起,是害怕會失去他的那份恐懼……

他不能失去他。

緊握住了拳,雲雀循著地上的血跡緩慢的步出了房間……

 

眼角溢出的,是血。

有著陣陣腥甜味的血,自他的臉頰滴落,在墜落地面後形成了一圈圈綻放的美麗豔紅。

他會死。

再放任血流下去,他一定會死。

但卻止不住。

就如同他止不住對恭彌的思念一般。

每當他一想到他,紅眸就會傳來難熬的刺痛。

他對恭彌的傷害,都深烙在視網膜上了。

對自己的懲罰,藉由紅眸無盡的輪迴著。

即使會死,也停止不了。

如果要選一個死法,他也會選擇這樣死。

因過於思念他而死。

他的每一次抽痛,都因對他的思念而起。

這樣就好。

在最後,他能夠盡己所能的保護他,這樣就好……

對不起了,恭彌……

「你的眼睛……怎麼了?」就在骸闔眼之際,一道聲響倏地自頭頂傳來。

他勉強的睜開左眼一看,「恭彌……?」

「你流了很多血。」雲雀望著他那不住淌血的右眸說道。

呵呵,其實……

你流的血,也不比我少……

不願再讓他的生命有任何的消逝,雲雀顧不得自身的疼痛,伸手將他從走廊上橫抱了起。

「我不會讓你死的。」語落,他抱著他邁步走向了房間……

「恭彌……」又是一猛烈的抽痛,骸在他的懷裡沒了聲。

不會放開手的……

 

再次睜開眼時,骸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的。

就像是理所當然般地,他從這個再熟悉不過的床上醒來。

而依然的,身邊空著的位置並沒有他的身影。

他厭煩了,對這一再重複的每次醒來感到絕望。

甚至也曾想過就此一眠不起。

沒有他陪伴的早晨,他不願醒來。

即使在黑夜中是如此寂寞的睡去,在虛黑的夢裡反覆追逐著那遙不可及的人影……

他也不願醒來發現身邊沒有他。

乾笑出了聲,骸再度闔上了眼,彷彿一切都還停留在最美好的那刻。

「醒了……為什麼又閉上眼?」剛走進房門的雲雀見狀不解的問道。

唉呀,被你發現了呢……

「沒有你。」

「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