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不會放開手的……

兩人心中的想法,在這一刻交織著。

唯有你,我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因為,沒有你。」骸輕笑著說,孩子氣的不願睜開雙眼。「所以,不想醒來。」

「……我就站在這裡。」雲雀聞言後說道,「你不睜開眼,怎麼看得到我在不在你身邊?」

是啊……我知道的。

但就是害怕醒來後會發現一無所有,所以寧可讓自己留在那熟悉的黑暗中。

而現在……

「你會一直在這裡嗎,恭彌……?」

鼓起勇氣睜開了眼,在一陣刺目的燈光過後,骸望見的是雲雀那張帶傷的俊臉。

在這張臉上所佇足的……

我能將它當作是擔心的表情嗎,恭彌?

「你不是說不會放手嗎?」雲雀反問他道。

「呵呵,是啊……」他聞言輕笑著握住了他的手,「不會再讓你從我手中飛走了。」

當他說出這句話時,右眸的刺痛倏地止住了。

因為他所思念的那個人,現在就在他眼前。

而他知道,自己再也不會放開他了。

「你的眼睛……沒事吧?」雲雀望著他那被繃帶覆住,卻又將其渲上了一層豔紅的右眸問道。

曾經,他恨不得將那紅眸刺穿的。

但現在,卻為他感到擔心。

「不痛了。」將他難得顯露的擔憂神情盡收眼底,骸漾起了笑容說。「是因為恭彌喔。」

「什麼意思……?」

「因為想保護恭彌,所以用盡了全力呢。」他倏地伸手將他掠入了懷中說道。

而他倒也不急著咬殺他,「所以……?」

自己到頭來,還是被他保護了嗎……

「因為太想恭彌了,所以止不住輪迴的運轉。」骸緊擁住了手中的溫暖說,「但是現在恭彌你就在這裡,所以不再感到疼痛了。」

好溫暖。

一直以來,他都因為自己自以為是的愚蠢,而無法擁有這份溫暖。

而現在,他是不是能自私的緊握住不要放手……?

「沒事就好。」但雲雀卻開始伸手推著他說,「放開。」

「不是說了不會放手的嗎……?」他聞言抬眸低喃道,「恭彌你……又要推開我了嗎……?」

他那小動物般的表情令他的心頭一陣收緊,「放手……我要替你上藥。」

「讓我再多抱你一下好嗎……恭彌……?」骸緊靠在了他的胸前說,「我不能再失去你……」

「沒事的,骸……」自脣際喃出了他的名,雲雀伸手溫柔的輕撫著他湛藍的髮絲,「我只是去拿藥。」

他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眼前的他現在就像個迷路的孩子般,在他的懷中緊握著那份曾經失去的溫暖……

而這樣脆弱的他,是他從未見過的。

他應該是那個完全不顧他的感受,恣意的傷害他、束縛他,進而放開他的人……

但是現在,胸前輕顫著的身軀令他清楚的感受到了,骸是多麼的不願意失去他。

「可以嗎……恭彌……?」

你會討厭這樣的我嗎……?

討厭像這樣完全只照著自己的方式去愛你的我……?

「嗯。」雲雀的手並沒有推開,反倒是將他緊擁了住……

這樣的你,我能放手嗎……?

「我愛你,恭彌……」骸說著,抬身將脣覆上了他的。

Ti amo……Per sempre…… (我愛你……永遠……)

Non cambiera mai fino alla morte…… (至死不渝……)

「唔……」下意識的,他並沒有推開他,只是任憑他在自己的脣上恣意點火著……

不會放開手的……

兩人心中的想法,在這一刻交織著。

唯有你,我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