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因為你對我來說是如此的重要,所以我不能再失去你……」

「即使是逼迫你遠離,我也沒關係。」

「只要你,不要再為了我傷害你自己……」

 

「嗯……」脖頸處傳來的細癢感令雲雀敏感的輕顫著身,「骸……」

「恭彌……」男人溫熱的舌尖在他的頸窩處盤旋著,「我想要你……」

「傷……」

「沒大礙的……」他說著,動手解開了纏繞在他上身的繃帶,「恭彌的身體……都是傷呢……」

在火場中被灼傷的紅腫,以及先前被他粗暴的對待所留下的瘀痕……

骸不禁面露出了不捨。

把恭彌傷成這樣的人,是他。

「無所謂……」雲雀倔強的別過了臉說,「我已經習慣了。」

是的,這個他很清楚。

恭彌是個為了守護自己重視的一切會不惜賭上性命的人,會因此受傷也是常有的事。

但是自己……是他重視的人嗎?

如果不是,他又憑什麼在他的身上烙下了諸多的印記呢?

外表的傷口總是顯而易見的。

那麼,你的心也被我如此殘忍的傷害了嗎……?

「對不起,恭彌……」他將他纖細的身軀緊擁入了懷中說,「我不是故意傷害你的……」

「我只是,希望你能夠留在我身邊……」

「我沒有怪你。」雲雀遲疑的將手擁上了他說,「那個時候,我只是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沒有能力將他留在自己身邊,所以只能夠任憑他消失在自己眼前。

沒有能力去保護心愛的家園,所以他只能無助的失去重視的一切。

所以他決定要將自己武裝起來。

擁有的不多,相對失去的少。

如果無法承受失去的傷痛,那麼打從一開始就不該奢望擁有。

所以他孤立了自己,隔絕了周遭的一切。

原本可以一直這樣持續下去的,直到他再次出現在他眼前……

難堪的過往從塵封的枷鎖中傾囊而出。

還以為自己能夠漠視一切的。

如果他沒有再次闖入他的世界,他不會意識到自己的靈魂有多脆弱的。

脆弱到想要上前咬殺他,想要追問他離去的理由。

即使最後被理智壓抑了住,他也只能說著違心之論逼迫他遠離自己。

「不能讓你毀了我高築起的城牆。」他倏地開口說道,「因為你對我來說是如此的重要,所以我不能再失去你……」

「即使是逼迫你遠離,我也沒關係。」

「只要你,不要再為了我傷害你自己……」

如果只是在心裡訴說的話,是無法傳達給他的。

所以,他選擇了坦白一切。

你……願意接受我自私的想法嗎?

「恭彌你這個傻瓜……」骸聞言在他耳畔顫聲說著,「我還以為你是因為討厭我……才會對我這麼冷漠的……」

「不要再把我推開了,恭彌……」

「我想守護著你,不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那也是我想說的。」

那是道彆扭的低喃。

但卻清楚的傳達給了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