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o-El Dorado-戰國basaraII

作詞:キリト / 作曲:キリト / 編曲:Angelo・福田真一朗 歌:Angelo


儚く移り変わる時代を越えて〖穿越虛幻莫測的時代〗
まだ見ぬ地平を目指す〖向著未知的地平面〗
いつかたどり著くまで〖總有一天會達到〗

聲をたどる 孤獨の中で〖循著聲音 闖進孤獨中〗
明日を導くように〖為的是走向明天〗

この胸刻む誓いの螺旋と〖全銘刻心中 誓言的螺旋〗
流れ行く季節に色あせぬ想い〖和季節變遷也不曾褪色的思念〗

儚く移り変わる時代を越えて〖穿越虛幻莫測的時代〗
果てなく理想を描く この両手に〖用這雙手描繪無盡的理想〗
激しく燃え盡きて散りゆくまで〖直至一切都燃燒殆盡〗
高鳴る鼓動を胸に 追い求める世界へ〖懷著激動的心情奔向憧憬的世界〗

忘れないで あの日のままに〖請別忘記 一切猶如那天〗
聲はまだ聞こえてる〖聲音依然盤旋耳邊〗

傷痕殘し繋がる螺旋と〖殘留傷痕 相連的螺旋〗
流れ行く季節に掻き消した想い〖和消逝在季節輪回中的思念〗

無常に幕を開ける時代を越えて〖穿越無常開幕的時代〗
眩く闇夜を照らし 駆け抜けていく〖照亮昏眩的暗夜 隨之奔馳而過〗
重なる月の影 心焦がす〖重疊的月影 令心焦慮〗
誘う幻想摑む 光満ちていくまで〖抓住誘惑幻想 光芒洋溢而出〗

 

まだ続いてる誓いの螺旋と〖連綿不斷 誓言的螺旋〗
流れ行く季節に確かめる想い〖和確認變遷季節的思念〗

儚く移り変わる時代を越えて〖穿越虛幻莫測的時代〗
果てなく理想を描く この両手に〖用這雙手描繪無盡的理想〗
激しく燃え盡きて散りゆくまで〖直至一切都燃燒殆盡〗
高鳴る鼓動を胸にあの空へと〖懷著激動的心情奔向蒼空〗

無常に幕を開ける時代を越えて〖穿越無常開幕的時代〗
眩く闇夜を照らし 駆け抜けていく〖照亮昏眩的暗夜 隨之奔馳而過〗
重なる月の影 心焦がす〖重疊的月影 令心焦慮〗
誘う幻想摑む いつかたどり著くまで〖抓住誘惑幻想 總有一天會達到〗
果てなく・・・〖永無止境〗

 

翻譯:草帽仔‖地獄門歌詞組

 

 

 

(動畫自截圖)

 

你驀然回首望去,身後是一片虛無的黑暗。

什麼都沒有。隨即浮上腦海的字句令你不爭氣的感到窒息感。

你的身後,什麼都沒有。

「你在哪裡,小十郎?」你朝著那由玄黑構築出的無盡出聲喚道,噢該死的連回音也沒搭理你。

幾近荒死的謐靜中你唯能聽聞的只有自身的吐息,這裡沒有其他的人,一個都沒有。

「吶,小十郎……」伸手撫向了那被遮覆住的右眼,你的嘴角擒起了些或是嘲弄的笑意。

「為什麼,你不在我的身後……?」


(此圖為轉貼圖)

 

「梵天丸大人。」

被視為禁地的寢室紙扉倏地拉開,來人無禮的闖入卻沒能喚起倒臥在地榻上的嬌瘦人影。

「請您看著我,梵天丸大人。」踰矩的伸手將你的手臂抓抬了起,他那過於粗暴的舉動令你吃疼的蹙起了眉。

「滾出去。」你使勁的揮開了他的箝制說道,「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你知道的,你的存在對這個家來說是多餘的。

甚至連孕育你生命的母親大人,都計謀要將你毒殺。

當她在竺丸的面前指著你右眼的缺陷直呼噁心時,你絕望的意識到了自己是多麼醜陋且卑劣的存在

是啊,所以這樣就好,就讓你一人在這被視為禁忌之地的房間裡腐朽就好。

「您是輝宗大人最珍視的孩子。」不知是否察覺到了你那消極的思想,他硬是將你纖細的腕緊握在了手中說。「絕不是什麼異端的存在。」

他說著,將你纏覆在右側的白布扯落了下。

「放肆……!」你慣性的伸手遮掩那無法視物的右眸怒聲吼道,「你做什麼……!」

「捨棄這礙阻您心靈之物吧,梵天丸大人。」他將大手覆上了你的低喃著,「我小十郎願作為您的右目,今生只侍奉您一人,絕無二心。」

「說謊!」你聞言甩開了他的手咬牙怒道,「你就跟其他人一樣,只是拿我的殘疾來笑話罷了……!」

「請您相信我,梵天丸大人。」但他卻溫柔的將你擁入了懷中說,「今日所道之言若有絲微虛假,我小十郎願受刀斬雷劈之刑……」

「你什麼都不懂……」你在他過於寬厚的胸膛狠勁的捶打著,「像我這樣殘缺的身體,是不會有人願意待在我身邊的……!以前不會,以後也不可能會……」

「我願意陪伴您,梵天丸大人。」將你抗拒的身軀緊擁了住,他像是刻劃著誓言般地伸指覆上了你那因皰瘡的侵蝕而腐爛的眸。

「作為您的右目,我會永遠守護在您的身後。」

你聞言睜大了陰空般泛憂的灰藍色蛇瞳。

這是第一次,有人向你許下了這樣的誓言。

對像你這樣的一個卑劣的存在,許諾了永遠。

那一天,你沒有絲微迷惘的閉上了眼,任他手中的利器將你那已然蝕腐得膿爛不堪的右眸挑挖了出。

「你會討厭這樣的我嗎,小十郎?」沒有掩住那空洞的意圖,你這麼朝他出聲問道。

「您就是我的一切,梵天丸大人。」但他卻過於溫柔的在你耳畔如此低喃著,「您的體內潛睡著一條蓄勢的狂龍。」

「至今以後,我小十郎要讓所有曾辱視您的人知道,您絕非什麼災厄的存在,而是將統領天下,凌駕於萬人之上的龍之子。」

在你那僅存的瞳眸中,清楚的映照著男人眸中的堅定。

我們說好了喔,小十郎。

我會努力的成為你說的那條傲視群雄的龍。

而你,要一直陪伴在我的身後。

 

「永別了,政宗大人。」他這麼對你說著,以冰冷無情的語調。

「為什麼……?」你聽見了自己聞言不住抖顫著的聲音,「為什麼要離開我……?」

「你與我期望的不同。」他轉身邪睨著你說,那彷彿在看蛆蟲般地鄙夷視線刺痛了你的眸。「面對豐臣軍的強大,你就像隻卑劣的蟲蟻般毫無反抗之力。」

「這樣的你,不值得我小十郎侍奉。」

「你說什麼……」你聞言以幾近捏碎的力道緊握住了雙拳,「你有種再說一次!」

該死的不要以那種不屑的眼神看我,你明知道我有多厭惡那種表情……

「你不過是條妄想成龍的蛇蚺罷了。」但他卻放肆的道出了這樣的話語,「不過是個卑劣至極的存在……」

「住口……!」你再也沒能抑止怒意的出聲咆吼,「你不是說了要永遠陪伴在我的身後……」

「信口胡謅的話你也相信嗎?」他對於你的狂怒毫無畏懼的笑了,那是飽含著嘲諷與輕蔑的笑。「只要能得到你的寵信,伊達軍就能任憑我操弄了。」

「然後我會取代你,完成天下一統。」

那瞬間你清楚的意識到了什麼是真正的絕望,不是獨自一人承受著咒詛的傷悲,而是循著光源走到終點,卻只是步入一片虛無的黑。

是他將你帶出殘疾的自卑,給了你那道希望的光源。

但是現在他卻如此殘忍的將你推入了絕望的深淵。

當他用那鄙夷的眼神望著你時,你就該懂的。

他就跟其他人一樣,將你視為醜陋且卑劣的存在。

為什麼……?

你不是說了,會永遠陪伴在我的身後嗎……?

那就不要在這個時候推開我啊……

我……沒有你就活不下去啊……

「不要離開我,小十郎……」你像隻受傷的獸般以殘破不堪的聲響呼喚著他,「我不能沒有你……」

「我要離開你,去投靠豐臣軍。」但他卻無情的甩開了你伸去的手,是如此的毫不猶豫。「你就用你僅存的那隻眼睛,看著我奪取你的一切吧。」

「求求你……」你從來沒像這般的向人低聲下氣,但現下你已顧不得什麼顏面,只想著要將他留在自己身邊。「不要離開我……」

「我不能沒有你啊,小十郎……!」

 

 

(動畫自截圖)

 

「小十郎……!」

你猛然自床榻上驚坐了起,剎那間全身傳來了骨散般地強裂痛楚。

「小十郎……?」你錯愕的張望了下四周,映入眼簾的熟悉擺設讓你確認了這裡是自己的寢房。

是夢嗎……你伸手抹去了額際淌出的溼意,卻發現自己的手臂上纏滿了雪白的布料。

對了,你記得自己在摺上原時被猩猩大叔打趴在地,然後可愛的部下們奮不顧身的以身軀護住了你。

在那之後你記得自己洩憤似的狂掃了一堆食物,接下來呢……?

「筆頭……」一直守候在你床塌旁的伊達軍家臣們面露擔憂的出聲喚道,「您沒事吧?」

「我怎麼會在這裡?」你不解的抬眸朝他們問,「發生了什麼事?」

「那個……筆頭您吃著吃著就突然昏倒了,大夫說您才剛歷大劫,應該要好好的休養調理身體才行……」

「有小十郎的消息嗎?」你出聲打斷了他的話語,「派去大阪的探子呢?」

「是的,片倉大人被竹中囚禁在牢房裡。」文七恭敬的回答你說,「聽說是因為片倉大人不願屈服於豐臣軍……」

「這樣啊。」你聞言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把六爪拿來。」

還好,那該死的場景只是夢而已。

如果小十郎真的捨棄了你去投靠豐臣軍的話,你一定會崩潰的。

「但是筆頭,您的身體……」

「我去把小十郎接回來。」你不顧他反對的站起了身子說,「沒有他我渾身都不自在。」

雖然你很清楚那不過是因為你被猩猩大叔要命的重拳打個半死罷了。

但是你不允許他不在你的身邊。

因為那該死的會讓你夢到一些 terrible 的事情。

噢下次你會考慮在夢中痛扁他一頓的。

 

「打擾了,片倉君。」門扉開啟,有著一頭銀白色短髮的他與隨從步了進來。

「你的主公很了不起。」他站在了你的身前這麼說道,「南部、津輕、相馬以及蘆名,聽說這四軍圍攻都奈何不了他。」

你聞言不禁收緊了雙臂。

這傢伙,居然趁你不在政宗大人身邊的時候對伊達軍進行圍攻……

「真沒想到失去了你的伊達軍竟然可以堅持到這個地步呢。」

「當然,別小看政宗大人。」你厲聲望著他說。

「拜其所賜,本打算暫時養精蓄銳的秀吉被迫親赴奧洲。」察覺到了你倏地僵直的上身,他輕聲的笑了。「放心吧,政宗君的處境如何,我會在第一時間告訴你的。」

他說著,在你面前攤開了部下遞上的布裹。

在看清了內容物的瞬間,你琥珀色的瞳眸驀地圓睜。

那是政宗大人的……

「這是隨秀吉出征的士兵帶回來要送給你的禮物。」見著了你的反應,男人臉上的笑意更深了。「是政宗君六爪中的一把吧?」

是的,即使刀身已被折裂,刀緣被磨損得殘破不堪,你也認得眼前的這把刀……

而它在這裡就意謂著,政宗大人被豐臣給……

不,不可能的。

你在想什麼,小十郎?

政宗大人不是那麼容易就會被人擊倒的小人物,他可是你願意奉獻生命守護在其身後的主公啊。

「我不會叫你馬上投靠我們。」見你似乎抑止了憤恨的情緒,他感到無趣的站起了身說。「但是我希望你能先接受,一直以來侍奉的主公已死的事實。」

「雖然我不會等你太久,但我想我還是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

你咬牙怒視著眼前的男人。

政宗大人不會有事的,你這麼努力的說服自己擔憂不已的心。

 

(動畫自截圖)

 

你舉兵來到了瀨戶川的人取橋,卻被上杉軍阻擋了住。

對方沒有進攻的打算,於是你只好在對岸停佇紮營。

在這難得的閒散氛圍裡,你抽起了那把被你拿來充數的刀。

那是小十郎的愛刀黑龍,被棄置在了他被埋伏偷襲的現場。

因為在川中島巧妙的用計讓伊達、武田及上杉軍逃離豐臣軍的包圍網,所以他被面具妖男給盯上了。

原先打算破解對手的潛伏侵略而獨自在夜晚巡視的他,卻反倒中了敵人預先計謀好的埋伏。

以你伊達軍最重視的領地居民作為要脅,那 despicable 的面具妖男趁小十郎應對不暇的時候將他擊昏帶走。

當部下手裡握著這把刀慌急的向你報告這件事時,你當下就決定要出軍將他奪回。

Good courage,居然敢小看我獨眼龍。

但是失去了他的你卻完全中了對手的潛伏戰術,慘遭多方的圍攻。

而那該死的面具妖男在奪走了你的右目後,居然放肆的繞過了你右眼的死角,在你的背部舞出了一道屈辱的口子。

被奪走右眼之後就是這副狼狽樣,真是遜得連自己都想吐了啊……

於是你咬牙,殺戮的雷鳴伴著狂龍的怒吼斬裂天際。

但就在你好不容易平定奧洲,要舉兵攻入大阪將你的小十郎接回來時,猩猩大叔出現在你眼前了。

他叫部下來捕蛇,最後自己還特意來視察一番。

這說明在他的眼裡看來,你仍是一條對他產生威脅的巨龍

龍鱗不到死的時候是剝不下來的,一片也不會。

你這麼對他說著,然後握緊手中的刀朝他斬擊了去……

但最後你相形之下瘦弱許多的身軀還是被他那沙鍋大的拳頭給打飛了。

Insufficient blood,不管是面具妖男還是猩猩大叔,你都太輕敵了。

是啊,就跟那個時候一樣……

你現在悠閒的休憩的這個地方,人取橋,也曾因你的輕狂而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

 

「你這是什麼意思,小十郎?」粗暴的將門扉甩拉了開,你臉色陰沉的望著他問道。

「我小十郎必須切腹。」他跪坐在了你身前說道。

「嗯?」你聞言眸裡滿是不解的望著他。

該死的這傢伙居然連切腹用的刀都準備好了?

「雖然此次在人取橋之戰中得勝,但我曾發誓要守護政宗大人的後背,卻還使您身受重傷……」

「是擦傷。」你低頭望著自己那被繃帶纏綁了起的右手逞強的說道。

「不。」但他卻果斷的否定了你的謊言說,「一步不慎,別說是無法揮刀,這足以成為致命的太刀傷。」

「雖然這樣有些不成體統……」他說著,伸手將小刀抽鞘而出。「但我會在此地以死謝罪。」

「片、片倉大人……」與你一同前來的部下們見狀急忙出聲喚道,「也不至於這樣……」

「別衝動啊……」

「All Right,我來替你斷頭。」但你卻抽起了腰際的刀這麼說道。

他聞言沒有絲毫遲疑的鬆開了衣襟,手中的利刃無情的往腹部穿刺了去……

你幾乎是同時揮舞了手中的刀,不是要作他的介錯人替他斬下頭顱,而是將他手中的小刀擊飛了出。

然後你將纏繞在脖頸處的布料割開,揪起了他的衣領就是一記強而有力的直拳……

剎那間你傷及骨頭的右手傳來要命的痛楚,你咬牙,吃痛的身軀跪倒在了地上。

「筆頭……!」

「別總拿我……當小鬼……」自掌際淌出的鮮紅玷染了潔白的繃帶,你握緊了因疼痛而不住抖顫的右手如此低喃。

「你是我的右目……在我失去右手的時候,你還割個毛肚皮啊……!」你勉強的站直了身軀說,「來做我的右手……」

「如你所見,我的後背並沒被砍中任何一刀。」你起身背對著他說道,「而且……」

「從明天起,我將能一如既往地揮動這六爪。」六把鋒利的刀刃出鞘,你將刀口抵在了他的額際說著。「即是說,沒有任何的問題,沒錯吧?」

「政宗大人……」

「Cool 一點……」你瞇眸望著他說,即使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這輕率的舉動也沒好到哪去。

對,你的手根本就痛到連要施力都很困難了。

但你卻忍痛硬是握起了刀,因為你不想讓他替你擔心。

「萬分抱歉。」不知是否察覺到了你的用心,他急忙拉攏了衣襟起身說道。「我小十郎將以更加徹底的決心來侍奉您。」

「再次鄭重恭喜您……平定奧洲。」

是的,你想聽的不過就是這樣的一句話而已。

只要有他的支持與陪伴,你就有走下去的動力。

在那之後的某日,你向他問起了當初為何想要切腹的動機。

「小十郎,人取橋那事之後……為啥你會打算切腹?」在決定要揮軍前往川中島的前夕,你這麼朝他問道。 

「因為在那戰場上讓政宗大人您身負重傷,那是我應受的責罰……」

「不光是這個原因吧。」你出聲打斷了他說,「當時你反對出陣,但我認為這是一舉統領奧洲的大好機會,而果斷的出兵了……」

「結果是我們大獲全勝,伊達軍平定了奧洲。」像是企圖替你掩蓋些什麼,他下了這樣的結論。

「但是,卻付出了前所未有的犧牲。」不想讓他繼續隱瞞下去,你親口道出了其實你早就意識到的事實。「你背負起了這一切的責任,並讓我……」

「打算讓您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失落感。」而他也沒打算再掩飾的坦承了心中的想法,「即使打了勝仗,可是卻沒有能一起度過餘生,分享喜悅的同伴的話……」

「我小十郎希望透過讓年少輕狂的您再次失去右眼,來領悟這個道理。」

「Shut up……!」你聞言沒能忍住怒意的出聲喝止了他,「少給我蹬鼻子上臉……!」

該死的他居然說什麼要讓你再次失去右眼……

你氣極了的將他的刀抽鞘而出,對準了他的脖頸就是一個舞旋……

剎那間刻劃在刀身上的銀亮字眼深印入了你的視網膜。

梵天成天翔獨眼龍。

小十郎,你……

「真是敗給你了,就是這麼回事吧。」嘴角勾起了笑意,你將刀收回了鞘中說。

「屬下不敢……」

「不會再讓伊達軍失去任何一人了。」你將那把銘刻著誓言的刀遞還給了他低喃道。

「政宗大人……」他聞言驀睜大了琥珀般地瞳眸,「屬下早已做好覺悟。」

是的,你答應過他不會再讓伊達軍失去任何一人的……

但你此時卻失去了他。

 

因為豐臣的主力軍往小田原城攻打了去,所以大阪城裡只殘存了零星的留守兵力。

逮著了這個機會潛入的武田家的猿飛和上杉家的春日將你從牢房裡救了出來。

在確認豐臣及竹中的計謀之後,你決定先去阻止正朝著這座空城進軍的政宗大人。

這次因為你的失誤而不能待在他的身邊。

失去了你的政宗大人,怎麼樣了呢……?

你很怕,很怕他會就此一蹶不振,變回年幼時那個將自己深鎖在寢室裡與外界隔絕的自卑男孩……

你絕不允許發生這種事。

請您等著我,政宗大人。

我小十郎,現在就立刻回到您的身邊。

 

再冷卻下了躁動的思緒後,上杉軍的越後軍神終於放行了。

一路揮軍直奔大阪的你在半路被淪落為山賊的長曾我部軍攔了下來。

在與他痛快的進行一場激戰後,你答應讓他搭便車一起到大阪。

但在途中卻收到了松永大叔的來信,說小十郎在他的手裡。

於是你那半途結識的好哥們毅然決然的答應先跟你繞路去把你們家小十郎給帶回來。

但是被松永大叔的炸藥轟著玩之後,他卻說小十郎根本就不在他手裡。

該死的……

你到底在哪裡,小十郎……?

你真的不要我了嗎……?

你還記得我們的誓言嗎……?

你……

「政宗大人……!」

就在你絕望的在腦裡浮現出各種悲觀的想法時,一道睽違許久的熟悉呼喚自你身後傳來。

這個聲音是……

「小十郎……」

你回眸望去,這一次映入眼簾的不是虛無的黑暗,而是……

他就在你的身後。

小十郎……

你這個混蛋,我以為你不要我了啊……

我以為你丟下我,再也不會回來了啊……

你在心裡如此反覆的低語著。

但他卻回予了你一抹溫和的笑容。

是的,就跟當初許下誓言時的那般,讓你沉封在殘卑中的靈感到溫暖的笑容。

「政宗大人,關於我這次的失態……」

「別說了。」你出聲打斷了他自責的話語說。

「回來就好。」

僅就這麼一句話,卻勝過了千言萬語。

你終於回來了,小十郎……

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身邊了。

因為你答應過我,在我成為翱翔天際的巨龍之前……

會一直陪伴在我身後的。

 

 

 

(動畫自截圖)

 

 

----

 

噢這是殿主看完了戰國 BASARA2 第 11 話時有感而發的文章,第一次寫雙龍就爆字數了呢!

小龍說回來就好(另有一譯為「終於回來了」)的那裡真是讓人感動吶!

 

在這裡來大略說明一下這篇文章講述的原作內容吧,作者私心暱稱請自動代換謝謝!


---

原先在川中島進行會戰的武田、上杉和伊達軍遭到了豐臣軍的包圍,機警的片倉叔當下應變出了先由他和小龍與敵方大將進行戰鬥,藉機讓軍隊進行撤離的戰略,而被竹中娘相中了他的才能。

之後在伊達軍召開會議決定揪出內賊後,片倉叔獨自一人來到了關口準備抓住有可能趁夜逃跑的內賊,卻中了竹中娘的埋伏,有無辜的居民作為人質在他們手中,片倉叔完全應對不瑕,最後被竹中娘敲昏帶走了。

得知心愛的副將被綁架後小龍氣得舉兵出征,卻在此時中了豐臣軍的潛伏戰略,慘遭南部、津輕、相馬及蘆名的四面圍攻,最後他帶著已疲於奔命的伊達軍來到摺上原,這才發現到先前的戰事都是竹中娘的佯攻戰略,於是小龍生氣的和竹中娘大打出手,卻被他利用右眼的死角從背後進行偷襲。

後來火力全開的小龍總算是將奧洲的戰亂暫時平定,但此時猩猩卻親臨摺上原,早已疲累不堪的小龍朝他揚起利刃,無奈最後還是被他給痛扁了一頓。

在伊達軍死命的以肉體護主之下,小龍所幸沒有在摺上原就被做掉,但嚥不下這口氣的他仍顧不得自身傷勢的堅持出兵前往大阪擊倒猩猩,救回片倉叔。

當伊達軍來到人取橋時,有越後軍神之稱的上杉娘阻擋了他的去路。在這段攻退不能的難得空閒時間裡,小龍想起了當年為平定奧洲而在此地犧牲的兵力及片倉叔藉由切腹的舉動來讓他領悟的道理。在小龍冷靜了思緒後,上杉娘總算是願意放行了。

在前往大阪的途中在山林裡停佇紮營的伊達軍遇上了來路不明的山賊想要搶馬,在與對方的頭目大打出手後,小龍發現對方是有西海之鬼名號的元親,於是兩人便結為同盟打算一舉攻入大阪城。

就在他們討論行軍策略之際,小龍接到了古董狂的飛信,信裡夾帶了片倉叔衣領上的繡牌,於是小龍和元親決定要先繞路去把片倉叔救回來。

與此同時,由於猩猩叔決定出征攻入小田原城,而竹中娘也前去接收日輪的關係,守備鬆散的大阪城被猿飛和春日入侵,而片倉叔也在他們的協助之下逃了出來。

被古董狂炸飛之後,小龍才發現原來片倉叔根本不在這裡,正當他要趕去追打猩猩之際,駕馬從大阪城狂奔來的片倉叔自身後喚住了他。

然後就是感人的雙龍重逢了!!

---


接著以下是由維基先生提供的資訊:

政宗幼時名為梵天丸,因罹患皰瘡而導致右眼腐爛失明,其母義姬覺得他的容貌十分醜惡而改將所有的愛都移轉到小梵天丸十一個月的次子竺丸身上,甚至還有毒殺梵天丸的行動。

為了導正因右眼的殘缺而產生自卑感的政宗,片倉親手抱住了政宗的頭用短刀將其腐壞的右眼掏出,自此之後政宗由原先陰暗的性格轉變為充滿活力的開朗少年。


---


最後在此感謝各位和殿主一同分享片倉叔歸來喜悅的看倌們!

雖然 BASARA2 的動畫已經完結了,但日後也請繼續支持他們喔!

 

 

(此圖為轉貼圖)

 

或許會有所謂的續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