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呃……」

代表日本出賽的青年選拔隊獲勝後,你倏地被闖入的男人壓制在了更衣室裡的置物櫃上。

「放手,忍足……」你抗拒的伸手槌打著他襲上的身軀喚道,「你這傢伙突然的想做什麼……」

「想做什麼你很清楚吧……」無視你粗暴的舉動,他溫熱的舌舔舐上了你佈汗的頰低喃。

「所以說你……唔!」

逮著你不滿的張口之際,他靈活的舌強行竄入你的壇中,猖狂的掠奪著你香釀的甜美……

「唔嗯……」你欲抵開他的舌反被他順勢纏吮了起,他放肆的索求著你的,彷似非把你的一切吞噬殆盡般地炙熱……

「哈啊……」使勁的伸手將他的身軀推離,你呼吸困難的大口喘息著,「你……到底怎麼了……?」

與平時將你如公主般呵護至極的他不同,這不是溫柔的令人不住沉溺的親吻,而是他單方面充滿侵略性的掠取。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跟真田那傢伙還真是對黃金搭檔啊……」但他挫敗的舌卻轉覆上了你的脖頸舔弄,「讓全場都沉醉在你們的美技之中了呢……」

「高傲的公主殿下與至尊的王者,你們倆真是天生一對呢。」

他以無溫的語調這麼說著,隨即你的頸間傳來了難熬的痛楚。

「呃……」白皙的脖頸因男人的噬咬而留下了瘀紅的齒印,「你……是因為我跟真田組成雙打……所以生氣……?」你吃痛的望著他問道,雖然他那幾欲殺人的神情早已透露出了答案。

不過就是組成了雙打而已……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忍足他自己還不是……

「你說呢?」他笑著反問你道,舌尖在你脖際的瑕疵上舔繞,「第一次雙打就能表現的這麼出色,真不愧是我們冰帝的公主殿下呢……」

「忍……」

你還沒來得及出聲反駁他帶刺的話語,男人有力的大手猝然將你的身軀扳側了開,你那姣好的頰隨即重擊上了冰冷的鐵櫃……

「你還真是個沒節操的傢伙啊……」在你的耳畔魅喃著羞辱的話語,他粗暴的將你下身的布料扯落,「那就別怨會如此容易的就被人侵犯了……」

你聞言愕訝的睜大了細眸,「忍足你……哈啊……!」

旋即貫刺入你體內的肉身令你吃痛的叫出了聲,你難受的抬身試圖逃離,卻被他扣扳住了腰際……

「住手……不要……」沒有任何的事前準備,男人勃然的炙熱伴著身軀下墜的重量就這麼狠刺入你緊窄的甬徑,「不要這樣……忍足……好痛……」

「痛?你有我痛嗎?嗯?」無情的伸指勾勒起你滲出的鮮紅,他那冷冽刺骨的紫眸令你一陣寒顫,「吶,跡部……」

「我對你來說,究竟算是什麼?」

他問著,下身順著你淌流的緋豔又是狠勁的穿刺。

「哈啊……!」下體傳來的痛楚令你沒能忍住的淚水自眼角不爭氣的滑落,「為什麼……要這樣……」

「不過就是組成了雙打而已……你還不是和菊丸組成了雙打……憑什麼本大爺就得接受你的質問……」你轉身以乾啞的語調委屈的望著他的冷酷問道,「如果是看我不順眼的話就直說啊……你憑什麼這樣對我……?你到底把我當作什麼了……?如果只是你洩慾的工具的話……」

「那就去找別人不要來招惹我啊!」

你這麼說著,揚手就是朝他俊秀的臉龐一陣重擊。

憑什麼你非得受到這樣的羞辱不可……他自己還不是不管和誰都能組成雙打組合……

是啊,他不管和誰都可以的……

「跡部……」你毫無收斂的力道將他鼻樑上的眼鏡擊落在了地上,男人滿佈錯愕的瞳因而無阻的映入你的眼簾,「你……」

「滾出去……」你狼狽的扶著鐵櫃的門勉強站起了身說,「反正你這傢伙不管和誰都可以……看你是要去找岳人還是菊丸都隨便你……!從本大爺的眼前消失……!」

你不顧完美形象的朝他咆哮著,但下體傳來該死的痛楚卻讓你沒能站穩的一個踉蹌……

「小景……」他見狀急忙將你失重墜下的身軀攙扶了起,「小心……」

「不要碰我……!」但你卻使勁的揮開了他的手,「你憑什麼……讓本大爺受到這樣的恥辱……憑什麼這樣傷害我……」

「抱歉,小景,我不是故意要這樣傷害你的……」他無視你抗拒的硬是將你擁入了懷中說,「我只是……因為你跟別人組成雙打所以……」

「那個時候,你明明就拒絕了我的。」

你聞言錯愕的睜大了被淚水迷濛的灰眸,你什麼時候……

「你已經忘記了吧?當時要決定代表冰帝出賽校際選拔的對戰組合時,我向你提出了組成雙打的邀約。」他溫柔的伸指抹拭著你頰上的淚痕說道,「但我們高傲的公主殿下卻想都沒想的就拒絕我了。」

你像想起了什麼似的抬眸望著他,「那是……」

「『想跟本大爺組成雙打,你還不夠格呢。』,當時你是這麼說的呢。」他望著你很苦的乾笑道,「但是為什麼你卻和真田組隊了呢?你知不知道看著你們在場上配合得如此完美時,我的心有多痛?」

「我也是突然就被叫上場的啊。」你委屈的噙淚說著,「而且……我是絕對不能和你組成雙打的。」

噢你清楚的感覺到了他聞言收緊的雙臂,「為什麼是我就不行?你知道嗎,為了成為那個能和你並駕齊驅、能和你在球場上一起奮鬥的人,我有多麼的努力?為什麼到頭來我卻只能看著你的背影……」

「不是這樣的,侑士。」你急忙伸手擁住了他因情緒使然而不住抖顫的肩頭,「我不是不要跟你組成雙打,而是不能。」

「什麼意思?」他抬眸不解的望著你問,「為什麼不能?」

「因為……」你感到難以啟齒的別過了臉,「這樣……我完全無法專心啊……」

「呃?」他聞言錯愕的睜大了幽紫色的瞳,「小景你是……什麼意思……?」

「只是看著你打球就看得入神了……」你以極細微的聲音如此低喃,「要是跟你一起上場的話……肯定沒辦法專心思考的啊……」

「小景……」他見狀扳扣起了你緋紅的頰說,「居然說這麼可愛的話……我還以為你是看不起我呢……」

「說什麼傻話啊……」你聞言輕撫上了他俊臉上那可笑的清晰指印,「你可是本大爺看上的男人,對自己有自信點啊。」

「還真敢說呢。」他倏地伸指抹去了你眼角的淚珠笑道,「說什麼不管跟誰都可以,你只是我洩慾的工具……吶,你真的是這樣看我的嗎,小景?」

「誰叫你這關西腔混蛋對本大爺做這種事啊。」你聞言不滿的揉捏著他那過於俊俏的頰說,「而且你這麼受女人歡迎……」

「嗯?小景你是在吃醋嗎?」他張口輕咬著你潮紅的耳根低魅道,「真可愛呢,我都不知道原來小景你這麼愛我呢……」

「才沒……呃!」下體倏地襲上的痛楚令你不禁雙眉緊攏了起,「好痛……」

「都出血了呢……」伸指勾去了你殷紅的血絲,他像個孩子般面露不捨的輕蹭著你的頰,「抱歉吶,明明說過了要好好疼惜你的……」

「沒關係的,侑士。」你擁上了他的肩頸低喃道,「但是下次……可別想我會輕易的放過你喔……」

「下次再犯的話就任你宰割吧。」他聞言漾起了笑意說,「那麼,接下來就讓我贖罪吧……」

 

「哈嗯……」男人溫熱的脣舌覆上下體的瞬間,你敏感的身軀一個弓顫,「侑士……那裡……」

「嗯?」壞心眼的抬眸輕應了聲,他調皮的舌尖在你玷血的恥穴上來回舔弄,「怎麼了呢……?」

「不、不要這樣……」不住襲上的滑膩感令你難受的回首喚道,「血……很髒的……」

「只要是小景的一切,我都喜歡。」但他卻過於溫柔的如此低喃,「吶,還痛嗎……?」他問道,細長的指節順著你已然溼滑的甬徑一個沒入……

「呃嗯……!」被撕裂的傷口因他指梢的撫觸一個抽痛,可你卻倔強的緊握住了拳頭,「不、不痛了……」

「你說謊喔,小景。」但你因吃痛而將他緊擒住的下身卻背叛了你,「痛的話還是別做了吧……」

「我……都說沒關係了……」你倏地起身揪起了他的衣領說,「所以……不必顧慮我……」

「小景你真是可愛呢……」他聞言笑著伸手將你抱坐了起,「吶,真的沒關係嗎?」勃昂的慾望抵在了你的上,他卻還是不放心的出聲問道。

「你這壞心的傢伙……」你主動將脣瓣覆上了他的柔軟低喃,「快點進來啊……」

「是的,我親愛的公主殿下。」將你的甜美沒入喉中,男人的炙熱伴著低魅的話語滿盈著你。

 

「下次我們一起組成雙打吧,小景。」輕撫著你被汗液玷溼的髮絲,他這麼輕笑道。

「啊?所以不是說了我……」

「如果你失誤的話,就讓我這冰帝的天才來輔助你吧。」他那過於自信的話語和不協調的帶傷臉龐映入了你陰空般地灰瞳中,「因為你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公主殿下啊。」

噢你聞言不爭氣的臉頰一個泛紅。

「你還真是自負呢,侑士。」但你隨即揚起了平日那高傲不羈的笑意,「我會讓你沉醉在本大爺的美技之中的。」

「呵呵,我想沒那個必要呢……」他倏地起身將你撲倒在了身下說,「因為啊……」

「在見到你的第一眼時,我就為你沉醉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