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是的,他需要你。

這並非所謂的愛情。

而是單純的利害關係。

 

你伸手褪去了身上的衣料,無瑕的肌膚裸露在了斥滿血藥味的潮溼空氣中。

「吶,佐助君……」如蛇般細長的舌舐上了你肩頸處那突兀的墨色咒印,男人過於蒼白的面容映入你的瞳,「不後悔嗎……?」

「後悔?」你聞言自喉際發出了些或是嘲弄的乾啞笑聲,「你以為我是為了什麼站在這裡?」

要後悔的話,當那個吊車尾的傢伙阻撓在你眼前時,你就不會反常的對他道出那些離別的話語了。

但是你非得這麼做不可。

你不允許任何人,甚至是自己的懦弱無能來牽制你去殺了那個男人。

所以你需要力量

唯有純粹無雜質的強悍,才能讓你在面對他時不再因灼烙在記憶裡的恐懼而抖顫。

沒錯,為了殺死宇智波鼬,你需要大蛇丸的力量。

「嗯?我當然知道。」自脖頸處襲上的黏膩觸感令你作嘔的一陣蹙眉,「你需要我,就跟我需要你一樣。」

他說著,滑潤的舌尖在你的反覆舔繞。

「那就沒問題了吧。」倏地伸手將他推倒在床榻,你俯身將男人跨坐在了身下。「說吧,你想怎麼做?」

「居然問這種問題,佐助君你還真可愛呢……」將你不符氣氛的高傲神情盡收眼底,他嘲諷似的笑了。「明明很受女孩子歡迎,卻一點經驗都沒有嗎?」

「閉嘴。」你聞言狠掐起了他那該死的嘴冷聲道,「只管回答我的問題。」

「那就從親吻開始吧。」他那蒼白失色的指節撫上了你的頰低喃,「照佐助君你喜歡的方式就行了……」

「該死的。」你毫無修飾的如此咒罵出聲,洩恨似地將男人的脣瓣吮咬了住。

「唔……」剎那間斥溢膜腔的緋豔刺痛了你的味蕾,你擒著他的牙尖一陣收緊,放肆的掠取著那禁藥般令你不住著迷的腥甜……

「真是可愛呢,佐助君……」望著你如討糖的幼孩般緊纏著不放的行徑,他好心情的笑了。「這麼喜歡血的味道嗎……?」

視線倏地天旋地轉,當你回過神來時,直映入眸中的是他那雙邪魅的細眸……

與你宇智波一族的異瞳血輪眼不同,那是沒有一絲雜質,彷彿能刺悉你心靈的金黃蛇眸。

這個男人能給你與那雙眼睛相抗衡的力量。

就憑依著這一點,你主動伸手攬擁上了他的肩。

「會給我的吧,你的一切……」朝他如此喃問著,你稚嫩的舌舐上了他瓣上宛若胭脂的豔紅……

「會給你的喔,佐助君……」細長的舌尖將你的纏吮了起,他猖狂的奪佔著你壇中帶腥的甜美……

「在你屬於我之後。」

 

「呃嗯……」男人黏膩的脣舌舔吻上胸線的瞬間,你敏感的一個弓身,「做什麼……」

「真是有趣的反應啊,佐助君……」將你的青澀盡收眼底,他滑潤的舌尖在你輕顫著的果核上反覆舔繞,「是你問我想怎麼做的吧……?」

「沒、沒錯……」你聞言逼自己裝作鎮靜的望著他說,「要怎麼做……都隨便你……」

只要能得到他的力量,只要能藉此殺了那個男人……

被一個半人半蛇的傢伙用他那噁心的舌頭舔弄全身根本算不了什麼。

這就是你身在此處所作的覺悟。

「嗯?佐助君你原來是個聽話的孩子嗎?」望著你那一副慷慨就義的神情,他不禁失笑道,「如果鼬那傢伙知道你為了他做這種事,他會怎麼想呢……」

「他怎麼想都與我無關。」你聞言伸指勾扯起了他墨黑的長髮冷聲道,「搞清楚,我不是為了他,是為了我自己。」

那傢伙會怎麼想你會不清楚嗎?

肯定會自以為是的對你露出鄙夷的表情吧。

是啊,鼬總是比你出色,總是居高臨下的望著你的不是嗎?

所以你才不在乎他會怎麼想。

反正他遲早要死在你的手上。

「這樣才像是佐助君呢……」嘴角勾起了邪魅的笑容,男人將你稚嫩的肉身擒弄了住……

「放、放手……」下身被他冰涼的指節包覆的瞬間,你如驚弓之鳥般地彈坐了起,「那裡……」

「那裡……是指哪裡呢……?」壞笑著將你的揉握在了掌中,男人細長的舌尖在你敏感的圓端輕劃著圈,「是佐助君可愛的這裡嗎……?」

「呃嗯……」他溫熱的脣舌在你的上挑弄的打轉,莫名襲上的快意令你沒能溢止的悶吟了聲,「住手……大蛇丸……」

「才這樣就喊住手了嗎……?」他嘲諷似的笑問道,如蛇般地舌尖將你的緊纏吮了起……

「哈嗯……」剎那間不屬於自己的甜膩喘息自喉際躍然而出,你聞聲急忙探齒將脣瓣狠咬了住,「唔……」

「真是可愛的聲音呢……」將你漲紅的頰納入眼簾,他伸指輕拭你脣際淌流的鮮紅,「佐助君真的很喜歡血呢……」

「那麼就讓你品嚐血的滋味吧。」

他這麼說著,玷染著腥紅的手指硬是闖入你私密的境地。

「哈啊……!」男人細長的指節刺入下體的瞬間,直襲腦門的快意令你的視線一個慘白……

「才只進入手指而已呢,佐助君你的身體還真敏感啊……」邪笑著將你濺揚在胸腹的灼白勾勒起,他壞心眼的張指在你眼前攪弄著,「你看吶,流了這麼多出來呢……」

「閉嘴……」甫達高潮的身軀不住的輕顫著,你感到屈辱的咬牙望著他,「該死的把你的手指拔出來……」

「拔出來是嗎……?」他笑問著,纖細的指節在你緊窄的甬徑中滑動,「可是佐助君的這裡緊咬著我不放呢……」

「才、才沒有……呃嗯……」你起身本想反駁他的話語,但隨即趁勢滑入深處的指節令你難受的一個蹙眉,「我叫你……拔出來……唔……!」

倏地俯身將你抗拒的舌尖纏吮了起,他將指梢自你的抽離。

就在你因此鬆了口氣之際,剎那襲上的強裂痛楚令你瞳孔泛起了緋豔的鮮紅……

「唔嗯……!」原先緊縮著的甬徑被闖入的硬物撕扯了開,你在他溫潤的壇中吃痛的叫出了聲,「唔……!」

你揮拳如雨點般地打在他過於病弱的身軀上,但男人卻輕笑著沒有展露出痛意,勃然的兇器順著你淌流的殷紅狠勁穿刺……

「哈啊……!」自他溫熱的脣舌掙脫,你狼狽的發出了些或是悲鳴的痛吟,「停下來……我叫你停下來……!」

該死的那是比被苦無刺傷什麼的都還要劇烈的痛楚。

被插入的瞬間你體內失控的查克拉亂了緒,鮮紅的瞳孔逼你將男人的行徑深烙在了視網膜……

「這就是佐助君你想要的不是嗎?」壞笑著將你抖顫的肉身擒弄了起,他邪魅的語語在你耳畔徘徊不去,「這就是你為了得到我的力量所需支付的代價……」

他說著,下身又是一個刺入。

「是啊……」強忍著痛楚伸手攬擁著他的脖頸,你逼自己揚起了無所謂的笑意,「只要能給我殺了鼬的力量……我的一切……要多少都可以給你……」

你說著,即使那殘破不堪的語調過於嘲諷。

事到如今已經無法回頭了,你需要這個男人,你需要他的力量

然後當你奪取他的一切時,你會殺了他的。

你會讓他知道,讓你受如此屈辱的代價有多高的。

「嗯?真不像佐助君會說的話呢……」不知是否察覺到你心裡的想法,他伸手將你擁入了懷中說,「不過我是真的很需要你喔,佐助君……」

「所以,把你的一切都給我吧。」

他這麼在你耳畔低喃著,於是你在他的胸前猖狂的笑出了聲。

是的,他需要你。

這並非所謂的愛情。

而是單純的利害關係。

你笑著任憑他的深埋入體內,在達到高潮的瞬間你向他輕道出了句……

「因為我需要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