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如果我們都無法掙脫束縛你我的這名為愛之枷鎖……

那麼我們何不握緊雙手?

 

 

 

「不要……」下身的衣物被剝落的瞬間,雲雀驚愕的弓起了身。

他的身體曾經被男人殘忍的烙上了羞辱的印記。

即使他清楚他傷害他是為了留下他,即使他清楚他再也不會這麼對他,但……

那些殘虐的片段已深烙在他的記憶,無法抹滅了。

「別怕,恭彌……」骸俯身輕吻著他的臉頰說,「我不會再傷害你了……」

他知道的,即使表面上裝作不在乎,自己先前的行為對恭彌的傷害還是相當大的。

說好要守護他的自己,卻是傷害他最深的人。

他對此懊悔不已,如果能夠重來,自己應該要試著去傾聽恭彌真正的想法的。

如果此時恭彌選擇推開他的話,他也不會怨他的。

畢竟那是他這輩子都無法彌補的錯誤。

不論是基於何種理由,不論用的是何種方式……

他都不該傷害他的。

「你……也很痛嗎?」但雲雀卻倏地伸手撫向了他的胸口問,「這裡是不是跟我一樣,被狠狠的撕裂了呢……?」

很痛的,他記得。

當男人那冷冽的瞳中清楚映照出自己殘破不堪的狼狽時,他痛不欲生。

他知道是誰將他逼到這個地步的。

他知道是誰逼他不惜用這樣的方式也要留下他的。

這一切都是他的錯,他知道。

所以他選擇了承受。

只要他將所有的傷害都加諸在他的身上,只要他能夠永遠的怨恨著他……

他就不會再為了他而傷害自己了。

所以,即使會痛也無所謂。

我沒辦法放開你,骸。

所以,我只能逼你放開我。

當你幾近崩潰的抱著我求我別走時,我只能要你放開手。

因為我不想你為了我而傷害你自己。

但是你這個笨蛋,卻還是這麼的執著呢……

「很痛,恭彌。」骸握緊了他的手說,「真的很痛很痛……」

當你的眼淚落下,哭著求我住手時……

我的心裡浮現的不是征服了你的喜悅,而是痛苦的悲鳴。

為什麼……我必須傷害你,才能在你心裡存有一席之地?

我只是想陪在你身邊而已……

「即使你的愛會將我灼傷……」雲雀仰身湊近了他,「我也不會懼怕。」

「因為我,不想再逃避。」他將話語吻上了他的脣瓣,「我不能再失去你。」

如果我們都無法掙脫束縛你我的這名為愛之枷鎖……

那麼我們何不握緊雙手?

骸聞言不禁漾起了笑意。

那也是我想說的喔,恭彌。

我不會再放開你的手了,因為……

「你是我的,恭彌。」

 

「骸……那、那裡……」察覺男人的大手自敞開的褲襠滑入,雲雀急忙將雙腿弓抬了起,「不行……」

「還是怕嗎,恭彌……?」聞言探舌在他佈傷的胸線上舔舐,骸揚眸朝他輕聲問道,「怕的話,還是別做了吧……」

「不是……」細長的指梢陷入他靛藍的髮絲中,他顫抖著音節,「會癢……」

「這樣……會癢嗎……?」嘴角因語勾起了笑意,他刻意伸指隔著布料在他的上反覆逗弄,「已經有反應了呢,恭彌的這裡……」

「呃嗯……」下身襲上的細癢感令他敏感的一個顫聲,「才、才沒有……」

「沒有嗎……嗯……?」探舌舔舐著他微瞇起的鳳眸,男人那調皮的手指將他的扣弄了起,「你害羞的樣子真可愛吶,恭彌……」

溫熱的舌尖滑移至他繪染了緋豔的頰,他壞心眼的輕喃道。

「可愛的讓人想一口吃掉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