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你也會有這一天啊。」

你在他那因敏感而不住輕顫的耳畔邪聲低喃,噢你愛死了他聞言泛上了惡寒的雙頰。

「說過要你離開我視線的吧。」

你問著,鋒利的牙尖將他小巧的柔軟狠勁貫穿。

「呃啊……」猝然襲上的痛楚令他沒能忍住的自喉際溢出些許的悲鳴,「所以……我剛才不是馬上跑了嗎……?」

「你是指唆人從背後偷襲我之後嗎?」舌尖將他淌流的鮮紅勾勒了起,他那可笑至極的話語著實沒讓你忍住笑意,「那樣叫作肇事逃逸吧?」

「哈哈……小靜你打哪學來這麼艱澀的字眼……?」單是耳根被穿了個洞顯然沒能讓這該死的傢伙明白你的憤怒,他那輕蔑的語氣就是這麼回應你的。「我看起來像是會做那種事的人嗎?」

「……」

原諒你那不常運轉的腦袋此時只能選擇沉默,當然不是認同他那無賴到難以形容的思想,而是想不到該從哪裡開始吐嘈他。

打從一開始你就不該給他答話的餘地才對。

因為他那該死的嘴從不會說出你想聽的話。

「嗯?小靜你不說話是同意了對吧?」但他卻像似沒有察覺到你的思維般地放肆的喃著猖狂的字詞,「再說從背後被偷襲對小靜你來說算不了什麼吧?之前被車撞不也沒事嗎?我說小靜你這樣可是犯規的啊,偶爾像個正常的人類乖乖被放倒不也挺好的嗎?被人從背後捅了一刀還硬要爬起來,這就是小靜你的不對……」

「你說夠了沒?」你聞言沒能忍住的出聲打斷他的長篇闊論,該死的你實在想不透這傢伙哪來這般俐落脣舌,「這是暗算別人的傢伙該說的話嗎?」

什麼像個正常的人類乖乖被放倒……哪個正常的人類會沒事就被人從後面捅一刀,還沒回過神來又被一群拿刀的瘋子追著跑?

該死的跳蚤也好斬人的瘋子也好,為啥每個人都要找你討架挑?

你不過就是力氣比別人大了點,蟑螂殼比別人硬實了點……

除此之外怎麼看你都是個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人類。

正常的人類不應該像你這樣被人追著跑的,所以這一切肯定都是這傢伙搞的鬼。

莫名其妙並且充滿危險氣息的事情99%絕對都是這傢伙策劃的,這是你身體力行出的精準數據。

「唉呀呀,小靜你的表情在說著『就算臨也這傢伙朝我家砸隕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呢。」他倏地笑撫上了你那不住浮現筋路的額說,「我啊,可是從沒想過小靜你會被那麼多人愛著的喔。」

噢該死的這傢伙的開關到底裝哪了,為啥能沒神經到這種地步?

「居然被這麼多人類愛著,想著想著我都吃味了呢……吶,如果我也像小靜你一樣的話,就能被人類喜歡了吧……?」

「在那之前……」你聞言再也抑不住情緒的將他那纖細的彷若能輕易捏碎的脖頸緊擒了起,「先把你這該死的嘴閉上吧……」

你說著,擒著他的掌際一陣收緊。

 

「咳呃……」剎那間窘迫的呼吸令你難受的自喉際發出了蒼啞的悲鳴,「喂……小靜你……咳……該不會……真打算殺了我吧……?」

你問著,沒把握這個靠蠻力思考的傢伙會拿你怎麼辦。

沒準會大發慈悲的讓這個他最討厭的臨也君一路好走吧。

畢竟像這樣那樣陰險狠毒卑鄙無德的事情你可是啥都對他做過了啊。

今天本來是想親自看看他被人暗算後倒地不起的狼狽樣,沒想到這個蟑螂命護體的傢伙居然像個沒事人般一臉從容的起身朝你殺了過來吶。

看來真的得朝他家砸隕石才能殺了他……不,沒準這傢伙會用他的蠻力把隕石也給擊碎啊。

所以你才最討厭小靜了啊,就是因為他老是不照你的計劃走,即使被刀砍了被車撞了被槍斃了也能像是跌倒擦傷般一臉沒事樣的站起來,才會讓你如此的煩躁啊。

沒錯,你最討厭他了吶。

「那是當然的,臨也。」他見狀獰笑著將擒住你的手狠勁收緊,「因為我,最討厭你了啊。」

「我也是喔,小靜……」你聞言笑著攬住了他的肩頭,將逐漸失力的身軀倒臥向了他說,「所以……咳呃……不管我對你做什麼事……都是為了惹你生氣喔……」

你說著,逮著他錯愕的欲張口詢問之際將脣舌覆上了他的。

「唔……!」他那雙焦糖般可口的瞳眸因你猝然的舉動而誇張的圓睜了起,你勾笑著趁他不及防之際將舌尖竄入他溫熱的壇中,放肆的掠奪著屬於他的香釀……

「唔嗯……」察覺他擒著你喉頸的手因抗拒而不住收緊,你將他探向前欲抵開你的溫潤纏吮了起,難受的在他的膜腔中渴求些縷的生命……

「哈啊……」直到他被你榨壓的再也喘不過氣,那差點沒把你給捏碎的大手這才推開了你,「你這傢伙……」

「哈哈……這就是所謂的人工呼吸對吧……?」相較於他那再明顯不過的怒氣,你漾笑著抹去了脣際殘留的溼意,「都是小靜不好呢……」

「該死的……!」聞言一個使勁將你纖細的腕緊扣了起,他硬是將你相形瘦弱的身軀壓制在了牆上怒道,「我殺了你……!」

「那就殺啊。」你倒也乾脆的任憑他將你的背脊狠欺上了斑駁不堪的牆面說,「你這句話說了很多次了呢,小靜……」

「如果真的那麼討厭我的話,那就殺了我啊。」

噢你敢肯定自己此時臉上掛著挑釁的笑容,畢竟小靜他額上的青筋都快爆管了吶。

「你忘了是誰把你逼得無法過正常人的生活……?是誰害你丟了工作,是誰讓你無法履行對弟弟的承諾……」

「住口……!」他聞言沒能忍住怒氣的將你的雙腕緊掐了住,「都是你這傢伙,要不是你出現在我眼前……」

「是啊,全部都是我做的喔。」你笑著將他那因憤怒而扭曲的面容納入眸中,「所以小靜你肯定很討厭很討厭我,討厭到想殺了我對吧?」

就是這樣的表情喔。

我最喜歡看你這副幾欲殺人的表情了喔,小靜。

因憤怒而展露的神情,毫不掩飾的人性……

這只會讓我更想欺負你。

「我會殺了你的。」

他咬牙說著,伴隨你腕際痛徹心扉的刺熱。

 










(此圖為轉貼圖)

 

「呃啊……!」當你毫不留情的將他那瘦弱的手腕折斷的瞬間,他慘痛的悲鳴無阻的沒入了你的耳際。

你將他僅存的右腕高抬了起,大手粗暴的將他墨黑色的布料撕扯了開。

剎那映入眼簾的白皙令你的嘴角勾起殘虐的笑意,你獰笑著伸指在他無瑕的胸線上遊移,有力的指節將他不住輕顫的果核擒扣了起……

「哈呃……」猛然襲上的痛楚令他沒能忍住的輕溢出了吐息,「小、小靜……」

「皮膚很白啊,臨也。」細長的指梢逗弄似地在他敏感的胸腹上打繞著圈,你嘲諷的朝他出聲笑道,「這是當然的,因為你這傢伙只會躲在背後使伎倆,根本不會受什麼傷嘛……」

「真是令人討厭啊。」

你說著,一個探齒在他白皙的脖頸上狠咬了口。

「哈啊……小靜你……該不是吸血鬼吧……」旋即吃痛的自脣瓣溢出了難受的低吟,他抗拒的扭動著身軀試圖掙脫你的暴行,「難怪會有這種蠻力啊……」

「吸血鬼……?」你聞言獰笑著抬眸冷視著他,「那是指隨意玩弄他人生命的你吧……?」

舌尖放肆的舔舐著他脖際淌落的緋豔,你刻意在那被你刻劃出的血口上反覆打轉……

「嘶……」瞬間沒能忍住痛楚的倒抽了口氣,他隨即張口緊咬住了脣瓣不讓脫口而出的音節助長你的殘虐心,「我說小靜你啊……肯定有虐待狂對吧……?」

「喔?那麼明知如此還要來挑釁我的你……」探指將他的汙穢勾勒了起,你沿著他因吃痛而不住弓顫的身軀無阻的向下滑移,「根本就是個變態吧……?」

你笑著朝他問道,卻沒打算等他回答的伸手扯開了他的褲頭。

「我最討厭你了,臨也君。」你俯身覆上了他咬出絲縷腥豔的脣瓣如此低喃,「所以啊……」

「只要是你討厭的事情,我都會做喔。」

將他聞言擴張的血色瞳眸納入眼帷,你蠻橫的將他已然失力的腿扳扣了起。

 

「哈啊……!」當男人的肉身狠勁的刺入你體內的瞬間,你沒能忍住的自喉際溢出了痛鳴。

「怎麼樣啊,臨也……?」將你無力掙扎的雙腿抱抬了起,他放肆的將慾望狠欺進了你的體內,「被身為男人的我侵犯了呢……」

「住、住手……」緊窄的甬徑因男人無情的貫穿而撕扯了開,你吃痛的試圖伸手推開他,無奈被他扭斷的手腕卻接收不到你傳遞的指令,「我……啊……我道歉就是了……小、小靜……」

「來不及了,臨也……」見狀獰笑著舐去你眼角不住泛起的淚水,他猖狂的順著你流淌的豔紅無阻的攻入你的深處,「你就好好的體驗吧……一直以來……我因為你所受到的屈辱……」

「我又沒……呃嗯……又沒叫人強暴你……」你聞言不滿的低喃出了委屈的字句,「這樣抱著身為男人的我……你就……哈啊……就不會覺得噁心嗎……」

「你的表情很棒啊,臨也……」但他卻擒笑著扣抬起了你的顎說,「沒有什麼比讓你這副該死的嘴臉抹上淚水更讓人高興的事了呢……」他笑道,下身趁著你不及防之際又是一個貫刺。

「哈嗯……小靜你……你這個大變態……」你已無力抗拒的任憑他將你的身軀擁入懷中,要強暴什麼的就隨他去吧,反正你現在動不了也反抗不了,「別以為……我會輕易的放過你……」

「我知道啊,臨也君。」他聞言笑著探舌舔舐著你的柔軟說,「所以我會讓你清楚的記得的……」

「你,折原臨也,在這個時候,這個地方……被我平和島靜雄給侵犯了。」

伴隨著他宣告的話語,男人的炙熱埋入你體內最深處。

 

 

 

 

「我討厭你,臨也。」

「所以你也必須討厭我才行。」

 

「啊啊,我知道的喔。」

「所以只要能讓你討厭,什麼事我都會做喔。」

 

 

 

當男人逞完獸慾起身離開你時,你自煥散的視線中望見了他臉上因懊惱而雙眉緊蹙的神情。

哈哈……傻瓜……

從現在開始,你肯定更討厭我了吧……

我也是一樣的喔,我非常的討厭小靜你吶……

 

 

 

 

所以……你就能一直看著我了吧……?

你就不會是那個我遙不可及的存在了吧……?

你……就也會把我放在心上了吧……?

 

 

你……就會跟我討厭你一樣討厭我了吧……?

 

 

 

吶,小靜……

我真的真的很討厭你喔。

 

 

 

 

 

 

(此圖為轉貼圖)

 

這張圖真棒。 (不這不是重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