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骸……哈啊……」察覺男人溫熱的脣舌直襲下身的瞬間,他敏感的身軀倏地如弓般地收顫了起,「那裡……很髒的……」

「沒有這回事喔,恭彌……」聞言好心情的嘴角勾起了笑意,骸漾笑著探舌在他輕顫的肉身上舔舐,「恭彌的這裡很可愛呢……」

他說著,調皮的舌尖隨即宛若靈活的騰蛇般將他的小巧纏吮了起……

「哈嗯……你……說什麼……傻話……」原先萎靡的肉身在男人熟練的挑逗下逐漸腫脹,雲雀那張姣好的頰上頓時因羞赧而繪染了緋豔的紅暈,「住、住手……」

「恭彌你的這裡……可不是這麼說的喔……」壞心眼的將他已然激昂的敏感擒弄在了掌心,男人逮著與他四目相視之際張口將他的沒入壇中……

「嗯啊……」親眼目睹下身被男人溫熱的膜腔包覆了住,視覺的衝擊令雲雀沒能忍住的低吟自喉際直竄了出,「骸、骸……」

「唔嗯……」聽聞了他呼喚己名的甜膩嗓音,男人再也無法壓抑的將他的炙熱盡根含入,修細的手指沒打算閒著的扣弄起他輕顫的渾圓……

「不……呃嗯……」倏地探指將他洋海色的髮絲抓得凌亂,不住自下身襲上的快意令他的指節猝然收緊……

伴隨頂上傳來幾近被扯落的痛楚,骸的膜腔裡剎時溢滿了腥甜的氣息。

「你……」片刻後才自高潮的餘韻中回過神來,雲雀望著纏繞在指節的幾縷蔚藍輕蹙起了柳眉,「痛嗎……?」

但男人並沒有回答他那以過於無辜的表情道出的犯後問句,而是倏地起身覆上了他的柔軟……

「唔……」沒來得及反應的牙關被男人強勢的舌尖扳扣了開,自男人的壇中傳來的不僅只他那甜美的佳釀,還有著些許帶腥的氣息……

幾近沉迷於男人給予的溫熱,他不自覺的伸手擁上了他的肩頸,害羞的舌尖試探性的上前輕觸著他的……

對於他難得的熱情讚賞的漾起了笑,骸好心情的將他主動奉上的柔軟纏吮了起……

他們就這麼在彼此甜膩地氣息中放肆的索求,直至兩人都喘不過氣來,他才依戀不捨的離開了他。

「哈嗯……」雲雀狼狽的張口輕喘著,不及吞嚥的銀絲伴著些縷的灼白就這麼自他的脣際滑落,「骸……」

「恭彌今天真的好可愛呢……」俯身探舌將他頰上的溼意舐繞了起,骸以邪魅的嗓音在他耳畔反覆低喃,「吶,喜歡接吻嗎……?」

雙頰因他那毫不修飾的露白問句而泛紅了起,雲雀隨即本能反應的賞了他一記不輕的肘擊,「我、我才沒……才沒有喜歡……喜歡這種、這種事情……」

「恭彌你傲嬌的好可愛啊……」聞言顧不得臉上痛楚的將他撲抱入了懷中,他像個孩子般撒嬌似地在他的胸口輕蹭著,「怎麼辦,我不想放開你了……」

「那就不要放手……」下意識的伸手將他的身軀緊擁了住,他一雙陰空般鬱藍的鳳眸直映入了他異色的瞳,「那就像這樣抱著,不要放開我。」

「嗯,絕對不會放手的。」再次體認到了自己先前愚蠢的行為帶給他多大的傷害,骸擁著他纖細的身軀如此低喃,「我會一直緊抱著你的……」

「所以,把你的一切都給我,恭彌……」

「你的一切,由我來守護。」

那是幼時軟弱的自己沒能對他道出的話語。

但現在他能夠說出口,並且履行承諾。

因為我們已經錯過的太多。

所以我絕對不會再讓你從我手中逃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