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天使嗎……

從窗外映透的光線在小拉比那楓紅色的髮絲上舞耀著夕橙的光輝,你伸手輕撫著他那稚嫩的睡容,嘴角不自覺揚起一抹溫和的笑意。

本來說好要帶這兩個孩子回去總部的,但聽到科穆伊提出要隔離觀察的要求後,拉比二話不說的就拉著你們跑了出來。

還以為他是怕出來的結果不如他預料中那般美好所以才逃避的,但他卻笑著告訴你,他無法忍受你和他的孩子被人像稀有物種般關起來研究觀察。

你知道他是顧慮到你的感受才這麼說的。

即使只透露了些許,但你曾向他提起自己身為人造使徒計劃一員的事情。

你原先以為只要讓他知道你這個身體不堪的過去,他就會離你而去不再糾纏著你的,沒想到他反倒握緊了你的手,擅自做出不會離開你的許諾。

所以他絕不容許那和你倆有著相同面容的孩子遭受如此的折磨。

那個笨蛋兔子……居然為了這種事情違背那個老頭,還害你差點也跟著被冠上脫逃的罪名了。

是啊,要不是利娜莉幫你們向科穆伊求情,看在你曾那麼努力工作的份上答應放個長假給你,恐怕你現在早已被驅逐出境了。

然後就像是理所當然一般的,你們以照顧孩子為由同居了。

你一直深信著這樣的日子不會持續太久,因為只要他們露出惡魔的真面目,你一定會毫不留情的殺了他們……

當那危險的思想不自覺流竄過你的大腦時,你撫著他的指梢不禁一個抽動。

要是被那笨蛋兔子知道了,沒準會輕拍著你的頭說「沒有這回事,他們是我和阿優你愛的結晶」之類的話,然後逕自將你攬入懷中的吧。

雖然這些天來你都裝作不在意的同他一起照顧這兩個孩子,但你依然無法說服自己那顆擔憂的心。

他們不會是什麼天使,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你到底是什麼呢,小拉比……?」纖細的指節遊移至他那脆弱得彷彿能輕易掐毀的脖頸,你自喉際低喃出了問句,「如果你真的是惡魔的話,就快點現出你的原形……」

「不然到時候那傢伙會很傷心的。」

你說著,即使清楚他接收不到你的話語。

與其付出心力後再被傷害,不如一開始就坦白。

那個笨蛋比你、比起任何人都還要愛護這兩個被他視為天使的孩子,所以相對的,當他在失去他們時,得到的傷害肯定是難以計數的。

你很明白這一點,所以你告訴自己絕不能同他一般淪陷下去。

因為你不能失去他。

「這還真是犯規呢。」望著懷中那和他如出一轍的孩子,你沒能忍住笑意的伸指輕捏著他的頰說,「因為你總是這麼從容,所以我才無法縱容的啊……」

「唔嗯……」似乎被你的舉動給從甜美的夢境中拉離,他那嬌小的身軀倏地不安的在你懷裡輕蹭,隨即一雙惺忪的睡眸不解的張望著你,「媽咪……?」

噢原諒你一時之間差點沒把他當作那笨蛋兔子就給一掌巴下去,五歲小孩的學習能力原來如此驚人的嗎?!

 

 



(此圖為轉貼圖)

「媽媽……媽媽抱抱……抱抱……!」楓紅色短髮的孩子伸長了手臂朝你雀躍的揮舞著,那和某人相似度極高的笑容令你沒能招架住的蹙起了眉頭,「飛高高……!」

「我不是你的媽媽。」你冷聲回答著他說,雖然大手隨即下意識的將他擁入了懷中,「我是男的,知道嗎?」

「你在說什麼啊,阿優……」但身旁那正抱著小優玩飛高高的無聊男子卻一個伸手攬住了你的肩頭說,「因為我是爸爸,所以你當然是媽媽囉!」

「你想死嗎,笨蛋兔子?」聞言不假思索的給予他一記殺氣十足的斜睨,你咬牙切齒的望著他問,「都是你這傢伙帶壞他們的,快跟他們說我不是他們的媽媽,我是男的!」

「因為阿優你真的很漂亮嘛……」倏地伸手執起了你那紮束成馬尾的細長髮絲,他著迷似地嗅聞著你那揚溢著皂香的氣息輕喃,「而且就我們兩個的關係來看,你的確是媽媽沒錯呢……」

你聞言默然的起身先將那面露無辜的孩子們抱到一旁,緊接著一個回頭將他的衣領抓擒了起。

「阿優你想做啥……唔……!」

沒打算讓他把話說完的俯身咬吻上了他的脣瓣,你洩恨似地將他的柔軟給狠勁貫穿。

當男人一雙滿佈愕訝的翡翠色瞳眸映入你眼簾之際,你嚐到了他鮮血的甜美。

「知道了嗎,如果一定要叫的話,叫我爸爸!」片刻後自他帶血的脣瓣上抽離,你伸手抹去了那殘留些縷豔紅的溼意說道,「這傢伙才是媽媽!」

「我說阿優啊……」這才終於回過神來意識到你唐突的用意,他沒能忍住笑意的伸手將你攬入了懷中輕喃,「你還真會做些可愛的事情呢……」

「哈?你這傢伙開關裝哪了……」

「如果你以為這樣就能當爸爸的話,那就大錯特錯囉。」他說著,隨即那雙調皮的大手不及防地滑入你微敞的衣領,「所謂的爸爸啊……」

「就是當媽媽主動送上門時,要好好給予回應的重要角色喔。」

他邪笑著這麼說道,於是你如驚弓之鳥般地將他欲覆上的身軀給推離。

「你這笨蛋兔子……想在孩子的面前做什麼啊?!」好不容易平穩了紊亂的呼吸,你氣極了的指著他大罵道,「想要我滅了你嗎……!」

「因為阿優你真的太可愛了嘛……」他聞言面露委屈的鼓起了腮幫子望著你說,還不忘拉著兩個無辜的孩子來阻擋你隨時有可能襲上的攻勢,「吶,你真的那麼不想當媽媽嗎……?」

「當然。」你如此堅絕的回應他道,「如果一定要陪你們玩愚蠢的家庭遊戲,那我只要當爸爸。」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但他卻出乎你意料之外地坦然接受了你的要求,「你們聽好囉,從今天起不能再叫我們爸爸媽媽了。」

「嗯……?」兩個孩子聞言不解的張大了圓眸望著他,「爸爸……?」

「不行喔,不能再叫我爸爸了。」只見他伸出了細長的指節抵住了他倆的脣瓣低喃道,「因為我們從今天起不再是你們的爸爸媽媽了。」

噢不該死的這突然襲上的揪心感是怎麼回事,是罪惡感嗎?為啥你會有莫名的罪惡感啊?!

這是不可能的,他們只是長得跟你們很像而已,和你們根本沒有什麼血緣關係,所以他這麼說是對的,你們不是他們的爸爸媽媽,你也沒必要因此感到罪惡啊……

「那個,拉比……」但即使如此你卻還是忍不住的出聲喚住了他,「這麼說有點……」

「以後只能叫我們爹地跟媽咪喔!」

沒來得及讓你將制止的話語給道出,橙髮的他倏地如此歡樂的宣布道。

哈……?

「因為媽媽不喜歡我們叫他媽媽,所以以後要叫他媽咪喔!」他煞有其事般面露凝重的朝孩子們這麼說著,彷彿你真的只是因為討厭「媽媽」這個叫法而生氣一般,「不然的話媽媽就不給你們抱抱了喔!」

「嗯,爹地!」看來領悟力似乎跟你一樣良好的小優首先聽話的點頭說道,「媽咪是媽咪!」

「媽咪媽咪……」隨即好像也明白了他說法的小拉比上前拉扯著你的衣襬出聲喚著,「媽咪飛高高……!」

 

以上,慘痛的回憶完畢。

當時你還在想那傢伙這麼疼愛這兩個孩子,怎麼會那麼乾脆的就答應你的要求,還向他們道出如此殘忍的話語……

沒想到他根本就是在藉機整你!

什麼爹地媽咪的,既然如此你還不如向一開始那樣被叫媽媽就好了……

噢不該死的什麼媽媽,你應該要是爹地……不,應該要是爸爸才對啊……

呃……?

瞬間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居然很認真的在思索到底要當孩子的爸爸還是媽媽,你隨即懊惱的將指節陷入髮際……

該死的你在做什麼啊神田優,這兩個孩子不過是還沒現出原形的惡魔罷了,你沒必要這麼認真的看待他們啊!

一定是那傢伙無聊的親情遊戲影響到了你,沒錯肯定是這樣的。

所以像現在這樣替孩子念故事書哄他們入睡什麼的,是你為了配合那傢伙的愚蠢才這麼做的,絕對不是因為你想盡到身為媽咪的責任才這麼做的……

不對,真要說的話會認為自己正在負身為媽咪的責任什麼的本身就是個錯誤,你應該要是爹地才對……

哇啊啊啊你到底在做什麼啊神田優,快停止這種可笑到極點的思維啊!

「媽咪……?」正當你幾近要將自己的理智線給扯斷之際,那睜著惺忪睡眸的孩子不解的輕扯著你的衣襬,「媽咪氣氣……?」

「沒事的……」察覺到自己似乎正因煩亂的思緒而露出了兇惡的神情,你急忙伸手拍向了他的頭希望他別被你給嚇著了,「我沒有生氣。」

你不是因為擔心這孩子才這麼說的,你如此告訴自己。

你只是不想看見和他有著同樣面容的他露出受傷的表情罷了。

「我們去找笨蛋兔……去找你的爹、爹地吧……」你將他嬌小的身軀抱離了床面如此難以啟齒的說道,「他出去很久了呢。」

那傢伙,說要帶小優出去買晚餐的食材卻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要是他敢對那孩子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你絕對會滅了他……!

 

 

 

(此圖為轉貼圖)

 

 

長髮的孩子一頭夜墨色的細長髮絲在利娜莉的巧手下紮束成了美麗的雙馬尾,你望著他那與阿優如出一轍的臉龐,不禁打從心底讚嘆他的可愛。

「神田君他……沒事吧?」成功的完成你那過於詭異的請求後,坐在對座的她一臉擔憂的望著你說,「過得還好嗎?」

「嗯,阿優他健康的呢。」你迫不及待的伸手撫著小優那柔順的長髮,噢要是阿優他也能綁成這個樣子就好了呢,「還是一樣的脾氣暴躁呢。」

「這樣啊……我還在想發生了這種事,神田君他不知道會不會因此而沮喪呢……」

「哈哈,如果他會沮喪的話,那就不是阿優了呢!」你聞言拍著她的肩如此笑道,「放心吧,我倒覺得這是個難得能讓他放鬆的機會呢,阿優他不論何時都是繃緊著神經不是嗎?我想和這兩個孩子在一起的話,多少也會變得溫和點吧?」

「嗯,一定會的。」她聞言鬆了一口氣的漾起了笑意說,「哥哥那邊我會幫你們說情的。」

「謝啦!」將小優從她手裡接過之後,你牽著他的手朝欲離去的她揮手說道,「下次改成幫阿優綁雙馬尾吧!」

你笑著,沒放過她聞言錯愕僵直的身軀。

「你這樣真的好可愛呢,小優……」待利娜莉離去後,你不顧旁人眼光的伸手揉捏著他那稚嫩的頰說,「就跟媽咪一樣可愛喔……」

「媽咪可愛……!」他聞言興奮的揪住你的衣領雀躍著身軀,「小優要媽咪……!」

「嗯,爹地現在就帶你回去找媽咪喔!」你見狀不禁在頭頂上冒出了數朵盛放的小花說,「要讓媽咪看看小優有多可愛呢!」

然後順便叫媽咪也綁成這個樣子吧!你在心裡如此吶喊著。

阿優他現在應該在家裡和小拉比一起玩吧……

雖然長得一臉惹人憐愛是遺傳自你這優秀的爹地,但希望阿優他別因此愛上了小拉比才好呢!

至於遺傳了媽咪那漂亮臉蛋的小優嘛……

「真的是好可愛好可愛啊啊啊啊!!!!!!!!!」

 

喂喂,可以假裝不認識那個人嗎?

這是當你在對街望見咖啡廳裡有個抱著小孩不停狂蹭的變態傢伙後心裡冒出的第一個想法。

那隻笨蛋兔子到底都做啥去了?不是說要買晚餐食材的嗎,怎地結果卻是在咖啡廳裡冒花癡?

還有小優的那個髮型是怎麼回事?誰准那傢伙擅自把他的髮型改成雙馬尾的?既然長得跟你神田優一樣,就只能是高馬尾控才對啊!

真是……下次絕不能再讓他帶小優出去了,天曉得他會對那和你有著相同面容的孩子做出什麼不該做的事?

「媽咪……?」察覺到你的腳步倏地頓停,橙髮的孩子不解的輕搖被你握著的小手抬眸喚道,「媽咪走走……」

「嗯,走吧。」你聞言俯身朝他輕笑道,「爸……爹地他就在對面那邊和小優在一起呢,我們去找他……」

「爹地……小優……!」楓紅色短髮的孩子望見了你手指的方向後興奮的大聲呼喚著遠處他們,你正想出聲阻止他的唐突,沒想到他卻掙脫了你那微敞的大手,朝著他們筆直的奔了過去……

「等……小拉比……!」

你急忙邁起了步伐緊跟在他身後追去,卻望見了前方的道路上有輛正疾駛過來的馬車……

糟……

那瞬間身體等不及大腦指令的擅自做出了行動,當你意識過來時,你已將那正興奮地奔向家人的孩子往前推倒在了硬實的地面上……

小拉比那稚嫩的肌膚因衝擊的力道而摩擦出了一道不淺的血口,他被嚇傻的放聲大哭了起,那張原先完好的頰上和著淚水與鮮血模糊了一片……

你見狀感到揪心的胸口一陣刺痛。

 

 

 

(此圖為轉貼圖)

 

 

要快些到他身邊安慰他才行。

 

那剎浮現腦海的想法只有這個,你急忙起身想上前替他拭去頰上的淚滴,卻在下一秒聽聞了馬匹淒厲的嘶吼聲……

當你的察覺自己的身軀被猛烈的力道給撞飛出去時,你聽見了很熟悉的,卻在一時之間想不起是誰的,那慘痛的悲鳴……

 

 

 

「優……!!!!!!!!」

 

 

 

 

 

------

 

(此圖為轉貼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