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呃……?

你錯愕的望著身下那衣領微敞的男子,瞬間沒來得及收回的視線讓你瞥見了如烙印般玷染在他那白皙脖頸上的吻痕。

不過更令你嚇到無法言語的是,眼前的這個男人跟恭彌簡直是同一模子打造出來的,那柔順的夜黑秀髮,一雙勾人心魄的細長鳳眸,以及那桀騖不馴的俊美臉龐……

該不會……如果是你猜錯的話麻煩知會一聲,這個男人該不會是……

十年後的恭彌?!

「哇喔,這還真是有趣呢……」但男人卻似乎比你早一步意會過來的將大手覆上了你滿佈驚愕的頰說,「你被那奇怪的武器給攻擊了對吧?」

奇怪的武器?是指十年後火箭筒嗎?

對了,他這麼一提你才想到,你本來是想偷溜進並中去找你可愛的恭彌玩的,沒想到卻在半途遇上正在被阿爾柯巴雷諾進行某種訓練的彭哥列他們,一陣混亂中突然有個小鬼哭鬧著從髮裡掏出火箭筒……

然後當你恢復意識時,發現自己正將這個男人撲倒在身下。

也就是說,十年後的你本來正打算要撲倒恭彌的?

「吶,六道骸……」

倏地傳來的低喃將你自思緒中抽離,你還來不及對他的呼喚做出任何的反應,只覺視野突然間天旋地轉了起……

當你再次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被壓制住時,你望見了男人頰上那明顯的笑意。

「你知道嗎?教育是要從小開始做起的呢。」從脣際溢出了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語,男人的大手撫上你洋海般蔚藍的髮絲說,「為了不讓你長大後變成像那傢伙一樣滿腦淫穢思想的熱帶水果,只好對你進行思想教育了吶……」

「哈……?」原諒你這顆水果般的腦袋瓜沒能理解他所說的話,滿腦淫穢思想是啥?熱帶水果又是怎麼一回事啊?

「你很快就會明白的。」

他說著,俊臉上活躍著邪魅的笑意。

 

 

 

喔呀……

當你發現本應將恭彌撲倒在床上的自己此時卻出現在並盛中學時,你並沒有感到絲毫的驚愕。

又是那些黑手黨人搞的鬼吧,隨便把人送到十年後之類的事。

不過,這也是種樂趣不是嗎?

如果你沒猜錯的話,你會出現在並盛中學裡,應該是十年前的自己正要去找恭彌惡作劇的吧……

想起十年前的恭彌那傲嬌的模樣,你的嘴角不禁漾起了燦爛。

庫呼呼,我可愛的小恭彌……

 

 

 

「哈嗯……恭、恭彌……」當男人溫熱的脣舌覆上你胸前的瞬間,你沒能抑止的低吟自喉際竄流而出,「你……在做什麼……」

如果是十年前的他,肯定不會主動對你做出這種事的。

原來在這十年間恭彌他變得如此主動熱情的嗎?!

可是現在這個情況怎麼看都是……

「在做什麼很清楚吧?」刻意探舌在你無瑕的胸線上舔繞著,他微涼的指梢將你小巧的敏感擒弄了起,「我要將你再教育。」

哈……?

他這麼一說你才想到,他剛才似乎也說了什麼要對你進行思想教育之類的話……

我說,該不會……恭彌你是打算……

「要撲倒我的意思嗎……?!」瞬間錯愕的將閃過腦中的恐怖思想脫口而出,你急忙伸手抵住了他襲上的身軀大叫道,「我說恭彌你該不會真的想這麼做吧?!」

「有意見嗎,草食動物?」聞言一個揚指將你因驚嚇而不住抖顫的下顎扣抬了起,他一雙陰空般鬱藍的細眸直透入你異色的瞳,「對十年前的你進行思想教育的話,那傢伙也總該學會收斂點了吧?」

「那個,恭彌你冷靜點聽我說吶……」望著眼前那似乎真打算把你給拆吃入腹的成年男子,你清楚的認知到了恭彌他對於被你撲倒了十年這件事的怨念有多麼深重,「你看吶……這個時代的我不也是把你撲倒在了床上嗎……?也就是說即使你對我做出了這種事……也不會改變任何的結果喔……!」

雖然你不可否認現在的他散發著強勢的成熟氣息,但再怎麼說他終究還是恭彌,所以要你被他給撲倒什麼的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還真敢說呢……」很顯然你用來阻擋的話語並沒有搏得他絲毫的憐憫,他倏地一個張齒狠咬上了你白皙的脖頸,「你別太得意了啊,草食動物……」

溫潤的舌尖在那道瘀紫的瑕疵上輕劃著圈,他順著你的纖細一路遊移了下,在你敏感的胸線上來回舔舐……

「哈嗯……」如羽毛搔撫般地細癢感不住襲上,你難受的指梢陷入他夜幕般地烏黑,「恭彌……」

 

 

 

 

(此圖為轉貼圖)

 

 

你動作熟稔的自校舍外壁攀入那被他強制徵收為辦公間的會客室裡。

「果然在這裡呢……」毫無意外映入你異色眼簾的是沙發椅上那張熟睡的稚嫩睡容,你壞笑著邁起輕盈的貓步來到了他的身邊,「我可愛的小恭彌……」

大手輕撫上了他的頰,你可愛的他隨即蹙起雙眉發出的嗚咽聲令你好心情的自喉際溢出了笑音。

在這之前你還和十年後的他因為吻痕被彭哥列他們發現的事情而打情罵俏了起……嘛,雖然事實上是你單方面的被他給拒絕求歡了。

恭彌也真是的,只不過是你刻意留在他脖頸上那宣示主權的印記被人給看見了,沒必要氣到說要和你斷絕關係吧?

再說你會故意留下吻痕的用意,就是希望讓那些黑手黨人知道他是屬於你的所有物呢。

不過恭彌他那因此而漲紅著臉咬牙切齒的表情還真是誘人呢……

雖然對象是十年前的你自己,但一想到會讓人看見他那可愛的模樣,還真令人不甘心呢……

這對於你來說肯定也是一樣的吧,十年前的我……?

既然我都把我可愛的大哥哥恭彌借給你了,你也把你可愛的小恭彌借給我吧?

你這麼想著,俯身覆上了他那伴隨規律的呼吸而起伏的柔軟……

 

 

 

「等、等一下……恭彌……」當男人逮著與你視線相接的那剎,他壞心眼的將你的肉身以溫熱的大掌包覆了住,「你該不會真的想……」

「咬殺你。」他以那專屬於他的強勢臺詞如此說著,下一秒襲上你敏感的是男人膜腔的溫潤,「唔嗯……」

「恭、恭彌……」男人當著你的面以熟稔的舉動吞吐著你的慾望,由那繪染緋豔的頰及淫穢的銀縷構築出的強烈視覺畫面瞬間重擊上你脆弱的水果腦袋瓜,「住、住手……哈啊……」

會讓恭彌對你做出這種事情什麼的,你不是沒有妄想過

但是你總是開不了口,因為你知道下一秒會飛襲上來的不是他身體的溫暖,而是浮萍拐那令人不敢恭維的冰寒。

即是說……

會被十年後的他做出這種事情你壓根兒沒料到啊啊啊啊!!!!!

這十年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十年後的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居然會讓自尊高傲如他主動做出這種事情?!

「你的表情……很有趣呢……」將你佈滿驚愕的頰笑納眸中,男人挑逗似地探舌在你已然腫脹的圓端上繞劃著,修細的手指擒起了你輕顫的渾圓反覆扣弄……

「哈嗯……」剎那間如炙火般自下身灼燃而上的快意令你難受的將身子弓顫了起,你急忙伸手想推離男人的逕行,沒想到卻反倒被他的大手交扣了起……

糟……

視線倏然被染成雪般的慘白,你沒來得及抑止的灼熱濺揚。

當男人魅笑著探舌將你灑滿他膜腔的灼白吞弄出時,你頓時覺得自己的人生無望了。

先不提他不知為何熟稔得叫人有些惱火的吞含,光是男人那因勉強含入你的異物而微泛起溼意的鳳眸就令你差點沒把持住的在他的溫熱中棄械投降……

要是被你那個時代的恭彌知道你居然在十年後的他口中解放,你敢說你絕對活不過十年的啊!

「那個……抱歉啦恭彌,我不是故意的……唔……!」

沒來得及讓你把臨死前的遺言給說完,男人倏地一個俯身覆上了你的柔軟。

他強勢的舌尖不容抗拒的竄入你微敞的牙關,你試圖探舌想將闖進你地盤的外敵給抵開,卻反被他的溫熱給纏吮了起……

「唔嗯……」

滿溢膜腔的是屬於他的甜美與些縷斥鼻的腥香,你因他放肆的掠奪而感到呼吸窘迫的喘息著……

不行啊……再這樣下去的話……你真的會被恭彌給……

「在想什麼呢,骸……?」

像似察覺到了你不安的想法,他倏地漾笑著自你的脣瓣抽離,那還殘留著些縷灼白的溼潤令你感到要命的呼吸急促。

「想要我嗎……?」大手猝然將你相形嬌瘦的身軀擁入懷中,他在你耳畔低喃著魅惑的話語說,「你的這裡……還沒有人碰過吧……」

他說著,隨即你察覺下身被異物給入侵。

「恭、恭彌……那裡……」當男人修細的指節沒入你緊窄甬徑的瞬間,你不住自喉際溢出了抖顫的音節,「我說你、你該不會……是當真的吧……?」

「你說呢……?」張齒在你敏感的耳根上輕咬了下,男人壞心眼的將指節朝你的深處挺入……

「哈啊……」從未被人觸碰過的秘境因他異物的闖入而不住收顫了起,你本能反應的想將他的推離,卻反倒將他的緊纏了起……

「這裡緊咬著我不放呢,骸……」男人那如夢囈般輕柔的低語輕吻上了你的耳畔,「那麼想要嗎……?」

「恭、恭彌你這些話到底從哪學來的啦……」你聞言感到羞恥的頰頓時繪染上了豔紅的色彩,「沒想到你十年後居然變成這樣……」

「你以為是誰害的……?」像是提起了什麼令他極為不悅的事情,男人倏地將那雙美麗的鳳眸微瞇了起,「會面不改色的說這種話的人也只有你了吧,六道骸……」

「哈、哈哈……是這樣嗎……」你聞言急忙乾笑出了聲試圖掩飾住自己的心虛,噢他不說你都忘了你似乎常對恭彌說出這樣的話呢,「我都不知道耶……」

「無所謂。」男人突然違背吸力的將指節自你溫熱的體內抽離,你正在心裡鬆了一口氣認為他打算放過你,沒想到下一秒他卻將你的身軀反轉了過去……

「恭、恭彌……?」你急忙驚愕的回頭想詢問他這麼做的用意,卻瞥見了他正慢條斯理的解下了褲頭的皮革腰帶,「不、不會吧……」

「說了要對你進行再教育。」他壞笑著如此殘忍的宣佈了那你不願接受的說法,隨即你察覺男人的溫熱抵上了你的下身……

「真、真的不要啊恭彌……!」

 

 

 

 

(此圖為轉貼圖)

 

 

「對不起我錯了啊啊啊啊!!!!!」

 

你像個驚慌失措的孩子般大叫著胡亂揮舞身軀,卻在下一秒察覺那抹熟悉的冰涼覆上了你的脖頸……

「你在這裡做什麼?」手中的兇器因主人的怒氣而閃耀著嗜殺的銀光,仍帶著惺忪睡意的他瞇起了細長的眸緊盯著你,「非法入侵……」

「恭、恭彌……?」你因他的話語而錯愕的睜大了異色的眸,「真的是你……」

眼前的他並不是那個強勢的令你不知所措的成年男子,而是你那有著稚氣的面容卻總是道出傲嬌話語的雲雀恭彌……

「我在問你話呢,草食動……呃……!」

「我好想你啊,恭彌……!」沒打算讓他把話說完的一個飛身將他撲倒在了身下,你像個找到寶物的孩子般在他胸前狂蹭著,「你都不知道我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我都快被嚇死了啊……」

「你發生了什麼事我是不知道,不過……」

銀亮的拐子倏地抵抹上你欲獻上熱吻的頰,他的嘴角勾揚著你好像才剛在哪兒望見過的邪魅笑容……

「居然光著下身出現在我的學校裡,看來你已經做好覺悟了吧,六道骸……?」

他問著,於是你頓時感到一股令人戰慄的惡寒。

 

 

 

「恭彌你啊,還真是可愛呢……」探舌在他佈汗的胸線上舔舐著,你將他那因不甘心而咬牙切齒的可愛模樣笑納入眸中,「居然想對十年前的我出手,果然你是很愛我的對吧……?」

「你個自我感覺良好的熱帶水果。」他聞言瞇起了細長的鳳眸怒視著你說,「下次我一定會將你教育成功的。」

「說到這個,有一件事情雖然已經過了十年,但我還是清楚的記得喔……」

 

 

 

 

 

「記得恭彌你嘴裡的溫熱。」

 

 

 

 

 

 

(此圖為轉貼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