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HERO我回來囉,親愛的亞瑟!」

當男人一臉雀躍的以幾近摧毀的力道敞開大門時,你聽見自己理智斷線的聲音。

「歡、歡迎回來……」伸手拉扯著身上那單薄得無法蔽體的布料,你鼓起已然漲紅的雙頰朝他彆扭的說道,「親、親愛的……」

你抖顫著牙關試圖將接下來那害羞的音節自喉際擠出,噢該死的你可不記得你教授予他的語言裡有這麼詭異的字句啊!

「你、你要先……」

噢快些冷靜點亞瑟柯克蘭,不過就是那幾個用正常的單字拼湊出的不正常話語而已啊……

「你、你要先洗澡對吧?我已經放好洗澡水了,看你是要沖澡還是要一頭栽進去都行……」

「嗯?這跟原本說好的不一樣喔,亞瑟……」倏地一個伸手將你攬入懷中,男人邪魅的話語輕吻上了你燙紅的耳根說,「身為一個體貼的人妻,對外出工作回來的丈夫應該要說什麼呢?沒可能是要我栽進水裡淹死的吧……?」

「哈、哈哈……你在說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啊……」你聞言乾笑著試圖掙脫他大手的束縛,噢不你忘了這傢伙啥沒有就是身上的肉塊特別多了,「我、我才沒有說要淹死你什麼的……」

真的喔,你絕對沒有這麼說,只是這麼想而已。

「喔?亞瑟你也真是的,這麼快就忘了我們的約定呢……」大手不及防的撫上你裸露的背脊,你因這猝然的舉止而驚顫起身子的反應令他好心情的笑了,「說好了你要穿著這件圍裙問我三個問題的吧?」

啥三個問題?淹死你打飛你跟咒殺你嗎?你咬牙望著他在心裡咕噥道。

還有現在穿在你身上這件滾滿蕾絲邊的粉紅色布料又是怎麼回事,說是什麼圍裙實際上根本就只是一塊可以遮住前面的布料而已,後面整個涼颼颼的令人頭皮發麻啊!

「你該不會是想反悔吧,亞瑟……?」修長的指節如羽毛般地在你敏感的背脊上輕撫繞著,男人一個揚指扣抬起了你不住發顫的顎問道,「還是你打算讓那東西公諸於世呢……?」

你聞言臉色瞬間如瓷塑般地慘白。

 

 

 

(此圖為轉貼圖)


提問,請問亞瑟先生你現在穿在身上的這塊布料是什麼呢?

啊?這個由身為情色大使的我來回答就對了,這個叫作裸體圍裙,是為了讓人從背後偷襲而設計的高科技產品。

原來是這樣啊,那麼為什麼現在這件高科技產品會穿在你身上呢?

啊?你以為我想穿這麼丟臉的東西嗎!還不是美國那傢伙逼我穿上的,還要我說一些奇怪的話啊!真搞不懂他的腦裡在想些什麼,以前我才沒教他這些詭異的東西啊,真不知道是被誰給帶壞的……

我想應該是那個自豪為情色大使的某人吧!對了,依照我對亞瑟先生你的瞭解,你應該不是會乖乖聽話穿上這個的人啊?難道是你有什麼把柄落在美國的手上了嗎?啊,該不會是能夠引發世界大戰的機密文件吧?

啊?沒那麼誇張啦,不過是很丟臉的東西就是了……就是那個啊,上次會議完之後我就和紅酒混蛋他們一起去喝了酒,我說那個酒真的很烈啊……

不,我想那應該只是普通的酒而已……然後呢?你喝醉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嗎?

啊?誰說我喝醉了?我才沒有醉呢!證據就是我隔天一早是在自己的床上醒來的啊!

我說那是你喝醉後被人抬回來的吧,整個就已經醉到不省人事了啊!……吶,後來呢?

啊?醒來的時候就看見美國那傢伙手裡拿了張寫滿字的紙一臉興沖沖的,我仔細一看才發現那居然是張婚前契約書,上面還壓了我的手印跟簽名呢……

我說你很明顯就是醉到神智不清把自己給賣掉了吧……然後呢,那上面都寫了些什麼?

啊?就是我們要開始以結婚為前提先進行同居生活,我每天還得穿上這件破布料迎接下班回來的他啊……

欸不剛才是誰說這是高科技產品的啊?話說如果只是這樣的話你可以不認帳的啊,畢竟是他趁人之危單方面訂下的契約,你根本沒有認真執行的必要吧?

啊?要是他拿去給我們家上司看的話我可是會被咒殺掉的啊!再說啊……那張契約上也有我覺得很棒的地方嘛……

哈……?你是指穿上裸體圍裙嗎?看不出來亞瑟先生你居然是這種誘受呢……

啊?才不是這樣!是那個啦,那傢伙說什麼要我在他回家時問他「你要先吃飯?先洗澡?還是先.吃.我.呢?」……也就是說我可以在家做飯等他回來吃對吧!

我說你肯定是被他騙了啊,這種情況下沒人會選第一個的啊,如果是別人做的飯就算了,是你做的就更沒可能了啊!

啊?你剛才說了什麼來著,你想吃我做的飯嗎?既然你這麼想吃的話,要我做給你吃也是可以的喔……

欸不你手裡拿的那盤暗黑物質是什麼?你不要過來啊啊啊啊!!!!!!

 

嗶-----

 

本訪談節目因主持人口吐白沫送醫而在此告一段落。

 

 

 


「要是那張契約不小心出現在世界會議上,你很清楚會發生什麼事吧……?」望著他那如小動物般在你懷中顫抖著身軀不敢妄動的可愛舉動,你好心情的嘴角揚起笑意,「如何,親愛的……?」

「知、知道了啦……!」聞言鼓起漲紅的雙頰不滿地將你不規矩的大手拍開,他輕咬著脣瓣似乎在斟酌著該如何說出口,「總之……你先出去再重來啦……!」

「是是,親愛的老婆大人。」你見狀漾笑著輕拍他裸露的肩頭說道,「HERO我很期待你等會的表現喔!」

在關上門離去的那剎你貌似聽見了他不小心飆出口的咒罵,噢不過這並不會影響他在你心中美好的愛妻形象的。

倒是他居然會相信你說要把那份契約混在會議文件裡發給大家看的瞎扯,真的是單純到可愛的地步了呢。

那張神聖偉大又意義非凡,等同於是你倆結婚證書的紙早就被你護貝裱框後存放在有520道高科技密碼鎖的保險櫃裡了。

畢竟那上面可是有你趁他喝醉時握著他的小手寫下的簽名跟他那可愛的大姆指印,哪能這麼隨便就給別人看到咧。

而且亞瑟他穿圍裙的樣子真的是超可愛的啊……

你嘴角揚起了無比燦爛的笑意如此想著,伸手打開那扇通往你幸福家庭生活的大門。

 

 

「歡、歡迎你回來,親愛的……」

當眼前的門扉如通往地獄的大門般開啟的瞬間,你硬是擠出了海盜時代放肆掠奪的勇氣如此說道。

「你、你要先吃飯……先洗澡……還是先、先……先……」

你張著嘴試圖將僅存的字句自喉際擠出,無奈卻完全發不出任何的音節。

噢不該死的接下來那兩個明顯用詞錯誤的單字你實在是說不出口啊……

「先什麼呢……?」但眼前這個壞心眼的傢伙顯然沒打算就這麼放過你的偏頭佯裝不解貌問道,「亞瑟你不說清楚的話我聽不懂呢!」

怎麼可能聽不懂啦,你們的語言明明就是共通的啊……

「唔,難得HERO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的,看來還是……」

該死的……

「還、還是你要先吃我啦……!」

先吃我啦……先吃我啦……先吃我啦啦啦……

當你幾近以嘶吼喊出的音節在偌大的室內反覆迴盪之際,你脆弱的理智就這麼被不斷高漲的體溫給蒸發掉了。

居、居然說出來了啊啊啊啊!!!!

殺了我吧殺了我吧……

你惱羞至極的將指節陷入了蜂蜜般金黃地髮絲中胡亂的拉扯,噢不該死的你現在超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啊……

「亞瑟你真的好可愛啊!」倏地一個飛奔上前將你撲抱入了懷中,他像個興奮的孩子般撫著你已然渲染紅暈的頰燦笑道,「真的好想把你吃掉呢……」

「哈……?你這傢伙說什麼傻話啊……!」聞言猛然自思緒中回過神來,你面露驚恐的推開了他覆上的身軀叫道,「接下來是要吃飯啊……!我做飯的時候你給我去洗澡啊……!」

你可是……可是想著終於有機會能再做飯給他吃,才會答應他這個無禮要求的啊……

其實你很清楚他說會在世界會議上公佈契約什麼的只是在嚇唬你,他怎麼可能會將自己離開你之後辛苦打造出來的世界強國形象就這麼毀於一旦呢……

你只是想像以前一樣和他在一起而已。

「說到洗澡的話……」但他聞言卻硬是將有力的胳臂架上了你的肩頭低喃道,「就是體貼的愛妻要幫辛勤工作的丈夫洗去一身疲勞的意思吧……?」

「哈……?」你睜大了寶石般翡綠的圓眸不解的望著他,「那晚餐怎麼辦,我還沒煮好……」

「飛向浴室,浩瀚無垠!」

孩子氣的大喊著貌似是改編自哪個卡通人物的專屬臺詞,他沒給你反對餘地的就這麼強行將你帶離了原地。

所以說……

「說好的煮飯呢啊啊啊啊!!!!」

 

 

「那麼就先從洗頭開始吧!」硬是將那有著老鼠耳朵的卡通造型洗髮精塞入他手中,你漾起了燦爛的笑容如此說道,「好久沒讓亞瑟你幫我洗頭了呢!」

「呃、嗯……對啊……」聞言牽強的揚起了苦澀的笑意,他倒也聽話的斂眸接過你遞上的瓶罐低喃,「真的很久了呢……」

你見狀感到自責的一個揪心,亞瑟……

「嘛,不說這個了……」急忙出聲打斷了逐漸凍結的氣氛,你伸手輕撫著他那柔順的金黃輕笑道,「以後就能天天讓你洗了呢,要洗得像你的頭髮一樣漂亮喔!」

以前你的頭髮都是讓他洗的,以後也必須是。

這就是你趁人之危讓他簽下同居契約最主要的目的,你要他像以前那樣和你一起生活。

「哪裡漂亮了,不是和你一樣的金髮嗎……」他聞言蹙起了好看的雙眉不解的說道,「倒是你還在用兒童洗髮精啊?明明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說……」

「耶?原來亞瑟你也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嗎?」任憑他執起水瓢以溫度適中的水將你淋溼,你俯首讓他手裡的雪白妝點你蜂蜜色的金黃,「我現在可是能撲倒你的大人了呢!」

「還說呢,像個小孩一樣幼稚的是誰啊?」聞言惡作劇的將你的頭髮抓拉出了兩個尖角,他好心情的漾起了笑意說,「還是小時候比較可愛呢……」

「現在也是個很可愛的大人啊。」透過地瓷上那沾染些許潔白的水灘,你清楚的望見了此時活躍於他頰上的溫和笑容,「雖然沒有亞瑟你可愛就是了。」

真的喔,很可愛的呢。

小時候曾聽他說,只有和你在一起時才能感到安心。

那時候還以為他是在安慰不能時常和他見面而哭紅了雙眼的你。

但當和他以對等的身份相處後你才發現,他不再向你露出以往那溫柔的表情。

因為你們已經回不去以前的關係。

你知道的喔,雖然沒有說出口,但亞瑟他一直都在後悔過去。

後悔當時對你付出太多的感情,後悔當時沒有強硬的留下你……

如果已經回不去的話,那就從現在開始吧。

從現在開始,找回你對我的感情。

不是哥哥和弟弟,而是對等的戀人關係。

「你哪裡可愛了,根本只會欺負我吧……」聞言不滿的將你全身淋成了落湯雞,他在望見了你被流進嘴裡的泡沫給嗆得難受之際壞心眼的笑了,「接受不列顛小天使的神聖制裁吧……!」

雖然很想開口告訴他他這麼做也挺幼稚的,不過看在他笑得這麼開心的份上就放過他吧……

反正要處罰他的方法多的是嘛!

「喏,亞瑟,接下來你來幫我洗背吧!」伸手抹去了頰上殘留的雪白後,你逕自轉過身背對著他說道,「要小心對待我背上的傷口吶!」

「哈……?為啥你背上會有傷口……」

他原先遲疑的話語在望見你身後時頓然止住,噢你不用回頭也可以猜到他此時臉上帶著多麼可愛的表情。

「我說阿爾啊……」像似受到不小驚嚇的抖聲呼喊著你的名,你察覺到他那輕顫著的指梢在你的背肌上遊移,「這個……該不會是我抓的吧……?」

「這是親愛的女王陛下對我愛的證明喔。」讓他意識到這個殘酷的事實之後,你好心情的回眸望向了他說,「HERO我可是清楚的知道亞瑟你有多愛我了呢!」

然後你清楚的將他心虛的表情盡收眼底。

「我、我、我可是紳士耶……」但他旋即回過神來的以極細微的聲音反駁你說,「紳士才不會做這麼粗暴的事情,你一定是跟別人打架時受傷的啦……」

「對啊,我幾乎每晚都在跟你『打架』打到天亮呢。」你漾笑著回應了他那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發言說道,「還是亞瑟你想比對一下我肩膀上的齒痕是屬於誰的啊……?」

「我什麼都沒看到啦……」聞言反應即快的將沾滿了泡沫的澡球覆上你的背脊,他像個在湮滅證劇的罪犯般將你塗得潔白,「吶,阿爾……」

「你的肩膀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寬了?」

他突然這麼出聲問著,於是你回眸朝他勾起了爽朗的笑意。

「那是當然的啊。」伸指將他頰上不小心繪染的雪色輕拭了去,你在他那雙美麗的眸中望見自己堅定的神情,「這樣才能夠保護你吶。」

他聞言連忙斂下了眸逃避你的視線,「阿爾,你……」

「亞瑟……」

「你居然長得比我還高大,這樣對嗎!」

你原先欲說出口安慰他的話語硬是被他砸向你的澡球給打斷,噢不你忘了他雖然比你年長卻空有副嬌弱的身體了……

於是你原先期待的溫馨洗澡時光就在他試圖將你掐進浴缸裡謀殺親夫的鬧劇中結束了。

老實說如果可以的話你想就這麼上床就寢了,因為接下來等待著你的可是……

 

 

 

「啦啦啦……」

一邊愉快的哼唱著輕快的音節,你照著印象中的步驟將切塊的馬鈴薯扔進了鍋裡。

為了這一天你可是在家看著食譜練習了好久,雖然做出來的顏色和形狀總是和上面的圖片長得不同,但你有親自試過了味道應該沒問題……

嗯,你看看喔,接下來應該要把紅蘿蔔切塊才行……

「我說,亞瑟啊……」但就在你舉刀欲肢解那橙橘色的物體之際,他突然自身後奪去了你手裡的兇器,「你是打算煮什麼東西啊?」

「哈……?」你對於他打斷了你的料理並提出無聊的問題這點感到不解的挑眉,「看也知道吧?我在做咖哩啊!」

「那你能不能好心點回答我……」硬是將菜刀放到了你手碰觸不及的安全距離,他旋即一個俯身覆上了你的身軀問道,「哪個國家的咖哩會是紫黑色的……?」

「雖、雖然顏色不一樣……」你聞言感到心虛的斂下了眸說,「可是我有試過味道了,絕對沒問題吶……」

「我想也是啦……」但他顯然敬謝不敏的伸手關掉了瓦斯爐的開關,然後想也沒想的就替那鍋暗黑物質闔上了鍋蓋,「吶,難得我們可以住在一起了,可以吃點別的東西嗎……?」

「哈……?我不是已經煮咖哩了嗎……?」你錯愕地抬手抵制著他襲上你脖頸的輕吻問道,「還是你想吃什麼?我可以煮給你……」

「我想吃你。」他聞言探舌舐上了你小巧的耳根邪魅地低喃,那溫熱的吐息惹得你一陣輕顫,「穿著這樣在別人面前扭腰擺臀的,亞瑟你還真過份啊……」

「你在說啥我完全聽不懂啊……」你回眸抖聲望著他說道,上身因他舌尖的挑弄而敏感的弓起,「再說吃我哪能填飽肚子啊……」

「可以的喔……」大手自那敞開的布料無阻的滑入你的胸前,他伸指將你輕顫著的果核扣弄了住,「吶,我現在真的餓到可以把你吃下肚了呢……」

「所以說我不是食……呃嗯……!」當男人微涼的指梢擒住你下身的瞬間,你沒能抑止的低吟自喉際輕溢了出,「阿、阿爾……」

「這件圍裙真的很棒呢……」倏地一個伸手將你的上身按壓在了流理臺的瓷面,他溫潤的脣舌沿著你收直的背脊一路舔吻了下,「你看吶,這裡都裸露出來了喔……」

「不、不要看啦……」察覺他壞心眼的大手將你的雙丘扣扳了開,你感到羞恥的回眸試圖制止他,「要做的話……至少到床上做吧……」

「我忍不到那個時候了吶。」但他卻理所當然的這麼說著,修長的指節順著你微敞的甬徑無阻的滑沒,「因為亞瑟你這樣真的太誘人了……看吶,這裡把我的手指吸進去了呢……」

「我才沒有……哈嗯……!」你聞言欲出聲反駁他那過於露骨的話語,怎料他卻逮著你張口之際將第二根手指盡根沒入,「你這個……呼呃……大、大笨蛋……」

「嗯?你的稱呼錯了喔,亞瑟……」硬是將你扶在瓷臺上支撐身軀的手抓拉起,他執著你相形之下瘦小的手將你的敏感圈握了住,「作為處罰,這裡你自己來吧……」

「什、什麼稱呼啦……」你對於他那惡趣味的提議感到羞赧的頰一個燙紅,無奈卻掙脫不了他大手的包覆,「放手啊……」

「如果你想起來了我就放手吶……」聞言壞心的扣握著你的手逼你套弄自身的溫熱,他另一隻手沒閒著的在你已然被擴撐開的甬徑中抽送了起……

「哈啊……怎、怎麼可能……唔嗯……會想到啦……」你不滿的張口對於他的發言表示抗議,無奈趁勢滑出的甜膩音節卻顯得毫無說服力,「你這個……啊嗯……壞、壞心眼的傢伙……」

要知道你現在根本連站直身體都很困難了,怎麼可能會有時間去思考他說的話是指什麼啊……

「那我就好心點給你個提示吧……」溫潤的舌尖在你敏感的恥縫上輕劃著圈,男人低魅的話話伴著令人難受的吐息自你下身襲上,「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呢……?」

你聞言錯愕的睜大了因情慾而逐漸溼潤的眸,噢不拜託他指的千萬不要是你所想的那個啊……

「你、你該不會是要我……哈啊……」你遲疑的回眸望著他張口喚道,誰知道這個壞心眼的傢伙居然趁機將你的手一個握緊,「該不會是要我……叫你老公吧……?」

拜託請回答「當然不是啊,亞瑟你在想什麼啊?」吧……

「喔……?亞瑟你果然還是有意識到自己現在是人妻嘛……」倏地違背張力地將指節自你緊縮的體內抽離,他因你的問句而漾起了笑意,「當然是要這麼叫我囉……!」

噢不原諒你在過於驚恐的情況下就這麼不爭氣的繳械了,他那副理所當然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

「哈嗯……」男人伸手將你已然癱弱的身軀自瓷臺抱抬了起,旋即抵上下身的溫熱令你雙眉緊蹙,「阿、阿爾……」

「想要我進去嗎……?」壞心眼的將炙熱的肉身在你敏感的恥縫上來回輕蹭著,他那時而抵觸上你的甬徑卻又撤離的迂迴將你惹得難受,「想要的話,就叫我吧……」

「你真的……很壞心耶……」你在他的挑逗下不自覺的輕顫著下身迎回他的律動,無奈他卻堅持在門外按兵不動,「我可不記得有把你教成這樣的大人啊……」

「喔?那你的回答是……?」

「快、快點進來啦……」你感到羞恥的別過了已然渲染暈紅的臉不敢直視他說,「老、老公……」

「遵命,我親愛的老婆大人。」

聞言俯身將慾望沒入你收顫的甬徑中,他擒笑著將你燙紅的耳根含弄了住……

 

 

 

 

(此圖為轉貼圖)

 

 

會死,再這樣下去你真的會死。

同居生活的第一天你就被迫禁食還得從身激烈的肉體勞動,隔天一早還要硬撐著身子起來做司康餅給他吃。

你趁他去上班的這段時間做完家務後就上床補眠,然後等他下班回家後……

這樣真的會死對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郁凰
  • 啊哈哈哈哈哈~
    有好笑到><
    亞瑟人妻嗄www
    為了可以做飯...(居然
    超~有愛的拉啊啊啊~(拖走.....
  • 亞瑟人妻萬歲!! (歡呼)

    狐大 於 2011/07/29 08: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