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當你醒來發現眼前有個身穿雪白天使裙裝,手裡還拿了支貌似是魔法棒的東西燦笑著的傢伙時,最好趕快把你的靈魂之窗給關上,然後在心裡反覆唸誦能夠破除的咒語……

這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這一切都是幻覺,這一切都是幻覺啊啊啊啊……

「喂,不要無視我啊!」

你那擺明了打算眼不見為淨的舉動令他不滿出聲喚道,隨即那本應該是用來施展法術的星頭棒狠勁地重擊上了你脆弱的腦袋瓜,「給我起來,你這個百年笨蛋。」

「痛痛痛……」於是遭受到暴行的你只好睜著惺忪的睡眸,一臉委屈地望向了眼前這奇裝異服的傢伙,「我說……你是亞瑟沒錯吧……?」

這仔細一看才發現,他那白皙的脖頸上居然還繞著一條綁上了鋼絲,能夠在頭上製造出神聖光環的項圈啊!

會叫你百年笨蛋的話,那他應該是亞瑟沒錯啊……

所以說為什麼一覺醒來後會變成這樣啊!

難道是哥哥我昨晚縱慾過度導致的後遺症嗎……

「把你的淫穢思想給我打上馬賽克啊!」似乎覺察到了你腦裡此時浮現的種種兒童不宜劇情,他倏地伸手將你那自認為漂亮的長髮狠擒了起,「看到我這個偉大的不列顛小天使還不快下跪!」

所以說在那之前……

「哪一國的天使會這麼粗暴的啊……?」此時無法恣意動彈的你只好吃痛地望著他抖音問道,「再說哥哥我可沒做什麼召喚天使的儀式啊……」

你仔細想想,昨晚除了親吻他、推倒他,然後再進入他之外你什麼都沒做啊……

噢不難道這就是傳說中召喚出天使的神聖儀式嗎?!

「給我停止思考,你這個馬賽克男。」毫不留情的將手裡的兇器朝你狠勁敲打,他蹙起了一雙好看的眉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你的愕訝,「就是因為你這傢伙全身上下都是馬賽克,所以本天使決定要將你重新改造吶!」

喂喂,馬賽克是什麼啊,哥哥我可是集合所有愛與美於一身的帥氣型男耶……

「再說亞瑟你是哪根筋不對勁了,哥哥我昨晚不是有好好的愛你……噗啊……!」

沒打算讓你把話說完的硬是將那顆粗壯的星星塞進你的嘴裡,他開始自口中低喃出了像是某種咒語的詭異字句……

「明明小時候那麼可愛的……一定是你在成長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對吧……現在就由本神聖的不列顛小天使來拯救你吧……!$%︿&*&(︿%$#……!」

伴隨著他那道八成沒有人聽得懂,甚至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咒語的奇怪語言,你的視線頓時一陣天旋地轉……

 

 

「啊咧……?」

當你再次回過神來時,第一個映入你蔚藍瞳眸的畫面依然是他那讓人很想無視掉的詭異裝扮。

搞什麼啊……剛才你昏過去該不會只是被他用魔法棒給痛毆了吧?

「真是的,嚇死哥哥我了……」你鬆了很大一口氣的伸手拭去了額際被他給嚇出的冷汗,「這不是什麼事都沒發生嗎……」

啊啊,難得的早晨時光就這麼給嚇掉了啊,哥哥我還是乖乖去沖個澡好了。

你這麼想著,拉開了覆體的被褥打算離開床鋪……

奇怪……?

雙腳並沒有如預期般平穩的踩在地榻上,你在失重跌落之際清楚的望見了他脣角勾起的詭魅笑意,下一秒你那自豪的臉蛋就這麼跟硬實的質板做了最親密地接觸。

「噗啊……」狼狽的自喉際溢出了吃痛的低鳴,你不解地起身回望那張謀殺你的大床,卻意外的發現它貌似長高了?!

噢在此之前你要先聲明,你真的是因為腳沒碰到地才摔下來的,絕對不是因為昨晚用腰過度使不上力……

所以說為什麼那張床居然在一夕之間長高了啊!!!!

「不會吧……」你驚恐的伸手揉了揉眼睛想說服自己只是因為撞到頭所以才看到如此幻覺,沒想到當你再次睜開眼時,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一雙稚嫩的小手……

哈……?

這是誰的手啊啊啊啊……!!!!

噢不,冷靜點法蘭西斯,你肯定是被亞瑟那支魔法棒給打到昏頭了,才會把自己那雙充滿哥哥魅力的大手看成了小孩子的手……

小、小孩子的手……?!

你感到大事不妙地低頭望向了自己的雙腳,不看還好,這一看你差點沒當場暈倒,你那雙自豪的長腿到哪裡去了啊!!!!

「那個,亞瑟啊……如果是我說錯了你可以盡力吐嘈我沒關係……哥哥我現在該不會……」

沒讓你將遲疑的問句給說完,他倏地一個上前毫不費力地將你抱抬了起。

瞬間重心被從地面抽離的微妙感覺令你感到驚恐的張大了嘴,下一秒他那活躍著興奮地笑臉在你悠久的歷史上銘烙慘痛的一頁……

「好可愛啊啊啊啊……!!!!」

 

 

 

(此圖為轉貼圖)

 

 

問題一,為什麼現在的飯店客房服務如此周到,能隨時準備好幼孩的衣物及座椅?

問題二,為什麼明明身在這樣一個服務周到的飯店,擺在你眼前的餐點卻是難以下嚥的暗黑食品?

問題三,為什麼你必須穿著連身小洋裝坐在兒童專用座椅裡吃他遞上來的這盤詭異東西?

問題四,為什麼……

你居然能夠理所當然的塞進兒童座椅裡啊啊啊啊!!!!

「來,這是湯匙。」將吩咐飯店換成塑膠製的湯匙放入了你嬌小的掌心,他怕你弄髒衣物而貼心地替你繫上了圍兜兜,「能自己吃嗎?」

「我說……」你望著眼前那盤吃了肯定會變成天使的焦黑物體不敢恭維的抖音喚道,「我只是外表看似小孩而已,內心還是帥氣的法國哥哥啊,給我換道美味的法國料理來啊……」

「說什麼傻話,你現在正在發育,要均衡飲食才行!」但他卻秒殺了你道出口的提議說,「這個可是我用馬鈴薯啊胡蘿蔔啊一堆蔬菜丟下去煮的,吃了保證你長得跟大樹一樣高!」

噢不這吃下去別說是大樹了肯定會直接飛到天國去吶。

再說你對於自己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副豆丁模樣依然是理解不能啊,魔法什麼的應該是他小時候拿來跟你玩的把戲,最近都沒什麼在看他用了啊……

難道是他家的羅琳姐姐跟哈利弟弟激發出了他沉寂已久的魔法能量嗎?!

所以原來他所謂的重新改造就是把你變成豆丁後再調教成人嗎!

「怎麼了,你不會用湯匙嗎……?」見你那隻拿湯匙的手抖顫個不停卻遲遲沒有動作,於是他那相形之下寬厚許多的大手旋即將你包覆了住,「來,我教你……」

你是想教我怎麼變成法蘭西小天使嗎!

你望著他那天使般和藹地笑容在心裡如此驚恐的吶喊著。

「哥哥我現在還不餓吶,這個可以等會再吃嗎……?」於是你邊使勁地閃避著他的湯匙攻勢邊出聲問道,「話說……亞瑟你該不會真打算讓哥哥我一直維持這個樣子吧……?」

現在這個樣子別說是撲倒他了,你連要行動自如都很困難啊……

「當然囉!」你的大英帝國陛下理所當然地漾起了燦爛的笑容說,「我一直都想要有個弟弟呢!」

「所以說……呃……」你聞言原本想用力給他吐嘈回去的,但卻隨即想到了什麼似地頓停下了音節,「要我當你的弟弟也不是不行啦,你不會想永遠這樣吧……?」

噢你差點就脫口說出會讓他傷心的話了啊。

你知道的,他跟向來都自稱作哥哥的你一樣,一直都想要有個弟弟的。

但是他從你這爭去的,傾注一切心力去愛護的美國和加拿大卻都離開了他。

你知道這都是你的錯。

要不是你當初堅持不肯放開他,他也不會因為經濟拮据而必須要向心愛的弟弟們課稅,最後落得被叛離的下場。 

你沒資格再自私地從他身邊奪走任何一個他珍視的東西。

如果此時的他願意將你當作弟弟,不論是基於什麼樣的原因,就算只是將你當作是美國的替代品,你都沒關係。

只是,會有那麼的一點不甘心。

他肯定不知道的,當初他說要離開你的時候,你趁著上司忙於處理軍務時,躲在被窩裡痛哭流涕。

雖然他不肯承認,但你一直將他當作是自己的弟弟。

嘛,雖然幾年後你們變成了像現在這種美好的關係

不過如果能像個弟弟般向他撒嬌,能夠提出成年的你一旦說出來就會被咒殺掉的任性要求……

好像也不錯耶?

 

 

 

 

(此圖為轉貼圖)

 

「真、真的嗎……?」本以為會被拒絕的提議意料之外的得到了爽快的答應,你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他顫喃道,「你真的願意當我的弟弟……?」

他可能忘記了吧,昨天你會和他外宿在這裡,是因為在昨天中午召開的全球經濟會議上,你的提案當眾被美國給否絕了。

好過份啊,明明小時候那麼可愛的……

然後就在你獨自傷神打算默默離開的時候,這傢伙不拘禮節的搭上了你的肩頭。

「怎麼啦,英國?你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呢……!」

噢你有些記不清自己當時回了他什麼,是罵他百年笨蛋?還是要他別多管閒事……

「今天又被美國給欺負了呢,你啊,要是當初乖乖的留在哥哥我的身邊就好啦!」

給我躲開,你這個百年笨蛋,我現在好得很,不管是現在還是百年以後都不用你管我。

你記得自己是這麼回答的,不知為何只有這句話你記的特別清楚。

「真是的,亞瑟你從以前就很不坦率呢……」但他卻無視了你抗拒的話語及旁人的眼光,擅自將你嬌瘦的身軀給攬入了胸懷,「想哭就到我懷裡哭,今天讓哥哥我來安慰你吧……!」

他說著,然後當你一覺醒來時發現自己未著半縷的躺在他身邊。

每次都這樣……

每次當你有想哭的衝動時,他那帶著欠打笑容的臉龐總會擅自闖入你的視線。

雖然你們兩個在檯面上總是不對盤,但他卻一直在你身邊沒有離開。

他堅持的守著你一百年不肯放手,直到現在也從沒放棄過。

真的是個百年笨蛋啊……

為什麼被你狠心的背叛過後,還堅持待在你身邊不肯離去……

為什麼那些你傾盡所有心力去愛護的孩子們,卻選擇捨棄了你?

當初他幫助美國脫離你的統治時,你認為這是報應。

你在美國的身上看見了自己當年背叛他的身影。

唯一不同的是,美國只用八年就擺脫你花了百年才終結的關係。

因為你和他不同,沒有選擇緊握著不肯放手。

所以當他搭著美國的肩頭前來向你招降時,你無力抗拒。

你沒有理由也沒有資格去反對美國的獨立。

你很清楚這點,所以你放手了。

當你簽完那張痛徹心扉的巴黎和約時,第一個出現在你眼前的,是他。

「現在知道當時哥哥我有多痛了吧……?」

那是你直到現在都還忘懷不了的一句話。

是一樣的嗎?

你當時的心……就像我此時一樣的痛不欲生嗎……?

那麼你又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嚐到同樣的傷痛呢……?

「你的身邊,還有我。」

不知是否聽到了你內心的悲鳴,他這麼回答了你。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亞瑟。」

「所以,多依賴哥哥我一點吧。」

他說著,於是你因戰爭而疲累不已的身軀倒入了他寬厚的胸懷。

當初在那個什麼都沒有的荒野上相遇,你的直覺告訴你這個人將會改變你的命運。

所以即使曾用傷害彼此的方式分離,你最後還是落入了他的手裡。

真的一直都在我身邊沒有離開過呢,這個百年笨蛋。

第一個說我個性惡劣的人是你,但第一個能忍受我這麼久的,也是你啊。

但是,如果真的要在一起的話……

這次我一定要當哥哥啊啊啊啊!!!!

你這麼想著,於是偉大又神聖的不列顛小天使降臨了。

 

「要我叫你哥哥也不是不行啦!」那被你困在了兒童專用座椅裡卻還擺出驕傲神情的小豆丁這麼說道,「可是你要對我溫柔一點喔,亞瑟哥哥!」

啪嘰……!

你清楚地聽見了自己理智斷線時的響亮聲音。

怎、怎麼辦……

「超可愛的啊啊啊啊……!!!!」

下一秒你本能反應的朝他飛撲了過去。

 

 

 

亞瑟柯克蘭,又名英國,23歲,175cm 。

海盜出身的多雨國家,粗眉毛特徵象徵他的紳士風度。喜歡紅茶和刺繡。

曾經仗著海盜的身份欺負西班牙,四處擴張殖民地,是個橫行霸道的歐洲暴徒。

雖然常給人冷淡的第一印象,熟悉後卻能發現他有著對朋友毫無保留的一面。

生性毒舌,但心地善良。

 


警告:此人嚴重弟控。

 

 

 

 

 

「嗚嗚……」你滿臉委屈地任憑眼前的男人替你穿上衣物,噢聽說這還是當年你為了炫耀而硬塞給他的仿女式連身長裙,「哥哥我不玩了啦……」

在他那無法掙脫的親自餵食之下你不得已將整盤的暗黑物質全吃下了肚,本想著接下來總該換你提些任性的要求來整他了,沒想到他卻逕自牽起你的小手手將你帶進了浴室……

噢難得你高傲的女王陛下願意替你洗澡擦背,為什麼偏偏是這副丟臉的豆丁型態啊啊啊啊……

於是你只好被迫邊聽他哼著輕快的鄉村民謠邊被全身塗滿水果口味的泡泡,最後還被丟進浴缸裡和小鴨鴨們泡在一起。

太過份了吶,要說弟弟的話只要外表看起來比他小就可以了吧,看是要變成十來歲左右的爽朗青年哥哥我也沒意見啊,為什麼偏偏就變成了小豆丁啊……

不管啦不管啦我要快點長大啦啦啦啦!!!!

「好啦,接下來乖孩子該上床睡覺囉!」很顯然的自動無視了你那不滿的表情,他輕而易舉的地將你嬌小的身軀抱上了柔軟的床鋪說,「我等這一天等很久了呢……!」

噢不原諒你聞言嚇得像隻無助的小動物般抖顫了起,他說等這一天等很久了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

「我說亞瑟哥哥……」於是你急忙以稚嫩的甜美嗓音呼喚著他的名字,「你想要對可愛的弟弟我做什麼呢……?」

「嗯?你說呢……?」但他卻逕自提起了被褥的一角擠近了你的身旁說,「這種情況下當然是要……」

「你、你、你……你不要過來喔……」你被他的舉動嚇得從床上驚彈起,緊揪著胸前的衣物往床板蜷縮了去,「雖、雖然弟弟我長得很可愛……可、可是還沒有到能夠食用的階段喔……!」

噢不你居然在這個時候才想到,雖然他一直以來都是處於被你撲倒的狀態,但是實際上……

他可是全世界公認的,傳說中的情色大使啊啊啊啊!!!!

「哈……?你在說什麼啊……?」他見狀疑惑地偏頭望著你那不知為何而面露驚恐的神情,「什麼食用不食用的,我只是想哄你睡覺而已啊……?」

「啊……?」你聞言錯愕的睜大了洋海般地藍瞳,「哄、哄我睡覺……?」

不是要把我吃掉喔……?

「對啊,你快過來躺好……」伸手將你嬌小的身軀給抱抬了起,他將你安穩的輕放在了枕上低喃,「因為臨時找不到故事書,所以我唱歌給你聽好了……」

「唱歌……?」將他覆上的被褥緊抓在了手裡,你睜著圓亮的眸不解地問道,「你要唱什麼歌……?」

不會又是剛才的那首鄉村民謠吧……

 

 

 

(請點擊播放鍵)

 

 

「Lullaby and good night……In the sky stars are bright……」

但他卻沒有回覆你的問句,而是逕自的輕唱了起。

「Round your head Flowers gay ……Set you slumbers till day……」

這、這首歌不是……

「Lullaby and good night……In the sky stars are bright……」大手在你的小巧上溫柔地輕拍,他撫著你散亂的髮絲輕溢出了悅耳地音節,「Round your head Flowers gay……Set you slumbers till day……」

是了,你知道這首歌,Brahms’Lullaby,布拉姆斯先生的搖籃曲。

「Close your eyes……Now and rest……May these hours Be blessed……」

你闔上了眼簾享受著他給予的聽覺饗宴,噢一想到美國那傢伙曾經每晚都聽他唱著搖籃曲入睡你就好生妒忌啊……

不過現下,他的歌聲,他的一切,都只為了你而存在。

「Bonne nuit cher enfant Dans tes langes blancs……Repose joyeux……En revant des cieux……」

噢親愛的亞瑟,你以我的語言所歌唱的聲音是如此地甜美。

「Good night dear child……In your white sheets……Rest happy……Dreaming of Heaven……Quand le jour reviendra……Tu te reveilleras……Quand le jour reviendra……Tu te reveilleras……」

是的,就把我當作是你最親愛的弟弟吧。

「When day will be back……You'll wake up again……When day will be back……You'll wake up again……」

是的,我會在你的懷裡入睡……

所以當我再次睜開眼時,你必須在我身邊。

「Lullaby and good night……In the sky stars are bright……Round your head Flowers gay……Set you slumbers till day……」

你將臉埋入了他溫暖的頸窩裡,伴隨他柔嫩的嗓音落入甜美的夢境。

 

 

 

(此圖為轉貼圖)

 

當你醒來發現眼前有個身穿雪白天使裙裝,牽著你的小手昏沉睡去的清秀臉龐時,你不禁嘴角上揚。

真的就像天使一樣呢……

你小巧的手指撫上了他微舒的平坦眉心,他隨即輕溢出的如小貓般地嗚吟聲令你好心情的笑了。

本來以為能像灰姑娘一樣過了午夜魔法就會失效的,看來不列顛小天使的力量不僅如此呢。

不過這樣也不錯,你還能夠享受他對待孩子時才會有的溫柔……

嘛,如果能除去用餐那段會更美好真的。

「你啊,真的很不坦率呢……」你盡可能不要吵醒他的輕坐起了身子低喃,「明明就很害怕寂寞的吧……」

你這麼說著,提起了身上的被褥試圖替他覆上……

「呃……?」

原先輕柔的舉動在望見了他因翻身而裸露出了大半的臀部時愣停了住。

我說,亞瑟你該不會……

你鼓起了勇氣朝他那片單薄得不足以蔽體的布料伸出了小手,當那象徵天使的潔白被你揭起時,你感到呼吸急促的輕嚥了口唾液。

「裡面果然什麼都沒穿的嗎!!!!」

瞬間闖入視線的兒童不宜畫面令你的大腦一陣昏厥……

 

 

「啊咧……?」

當你睜開雙眼望見男人那如朝陽般燦爛耀眼的笑容時,你錯愕的睜大了嘴。

「你、你、你……你什麼時候變回來的……?」

你抖顫著音節朝他問道,噢不這怎麼可能,你記得自己給他施的是永久性的魔法啊……

「這個就要問你啦……」大手將你身著的那件雪白裙襬勾勒了起,他隨即漾起了邪魅的笑意,「在小孩子的面前穿成這副樣子,讓人想不快點長大都很難呢……」

你聞言如慘遭雷劈般露出了極為驚恐的表情。

 

 

 

 

 

 

「有哪個乖孩子會為了撲倒天使而長大成人啊啊啊啊!!!!!」

當你被男人壓制在身下而發出抗拒的聲響時,已經是不久之後的事了。

 

 

 

 

 

----

(此圖為轉貼圖)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 (揮手)

這篇是作為法國的生日賀文,祝親愛的法國哥哥生日快樂喔 !! (灑花)

不列顛小天使真是個神聖偉大又美好的東西呢 !! (欸不)

豆丁哥哥超可愛 !! (姆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郁凰
  • 喔喔喔喔喔~XD
    不列顛小天使出動拉嗄嗄www
    豆丁法蘭西好萌~
    瞬間長大的解咒術其實只要燃起X火嘛這= =
  • 向偉大的不列顛小天使致敬! (膜拜)

    豆丁法超可愛的呢!! (花花)

    不過還是現在的法國哥哥最有愛了~

    狐大 於 2011/07/29 08: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