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如果兩個人真心想要在一起,就會想成為他的唯一。

只要能讓他開心,為他做什麼都願意。

 

 

吶,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會是什麼呢?

是末日降臨?全人類滅絕?還是……

此時此刻的六道骸會不假思索的回答你,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是有個曾叫嚷著要咬殺掉他的傢伙,此時真的要「咬殺」他寶貝的小鳳梨了。

「吶,我說恭彌……」當他修長的指節觸上褲頭的那剎,骸沒能忍住的出聲喚住了他,「那個……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抱著千分的驚恐與萬分的遲疑,他問道。

「你……也做了相同的事吧……?」抖顫著的指尖笨拙地將拉鍊扯下,雲雀抬眸迎上了他愕訝的視線說,「你都做得到的事,我也可以……」

「但那是因為我想吃掉……欸不,是因為我想這麼做才做的……」察覺到了他那過於單純的思考模式,於是骸急忙伸手制止了他說,「所以說恭彌你……不用勉強自己做種事啦……」

他可沒忘記上次自己是怎麼對待他的。

以他最重視的並盛為要脅強迫他為自己服務,那對自尊心極高的恭彌來說是多大的恥辱,他不會不清楚。

如果兩個人真心想要在一起,就會想成為他的唯一。

只要能讓他開心,為他做什麼都願意。

他很高興恭彌能對他抱有這樣的想法,可是他不想他因此而屈就自己……

恭彌想要的才是他想要的。

他已經向自己承諾不會再依自己的想法去臆測恭彌的想法,不會再讓自己的任性去傷害恭彌了。

所以雖然很可惜,但果然還是婉拒他吧……

「我是自己想做才做的。」與那發顫地指梢相違,雲雀道出了堅絕的字句說,「所以讓我做吧,骸。」

噢聽到這種話還能夠拒絕他的就不是男人了,骸暗嚥了口唾沫在心裡這麼告訴自己。

居然用那種堅定的語氣說出這般可愛的話,恭彌他可是嚴重犯規了啊……

「我知道了,恭彌……」於是骸放棄勸退地收回了制止他的大手,「你可別勉強自己……」

「你以為自己在跟誰說話,草食動物?」但雲雀聞言卻揚起了一抹勾人心魄的豔絕笑容說,「雖然沒可能做到像你一樣,但是……」

「賭上我的尊嚴,我會做到最好的。」

異色的瞳眸因言而愕訝地圓睜了起。

喔呀,他可都忘了……

絕不可試探凌駕於並盛頂點的不良少年--雲雀恭彌的尊嚴。

「既然恭彌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倏地一個抬手將他相形纖瘦的身軀抱抬了起,骸動作俐落的轉移了兩人原處的空間笑道,「做為上次打鬥的延續,我們來比試吧?」

「比試……?」瞬間被迫背對著跨坐在男人身上的他聞言不解地回眸,「什麼意思?」

不是都說了要幫他做的嗎……

「就是這個意思喔……」逮著與他視線相交之際將他仍殘留著餘韻的花莖擒握了起,骸因他旋即輕溢出的低吟而好心情的笑了,「我們一起,看誰先出來吧……?」

「說什麼傻話……」雲雀因他那過於突兀的提議而緊蹙起了好看的雙眉,「你剛才不是已經讓我出……」

「呃……」

似乎意識到了自己脫口而出的話語有多麼的直率,他那如瓷塑般皙白地頰瞬間繪染了緋色的紅暈。

「唔,這麼說恭彌你是不敢跟我比囉?」見狀將他可人地羞赧盡數納入眼眸,骸刻意輕笑著呢喃挑弄他的話語說,「畢竟恭彌你剛才可愛的在我的嘴裡……」

「我做。」但雲雀卻倏地出聲打斷了他那毫無修飾的情色字句說,「我會讓你後悔的,六道骸。」

他說著,於是男人的嘴角勾起了得逞的笑意。

居然這麼輕易就被我刺激了,你還真可愛呢,恭彌……

沒錯,他是刻意出言刺激他的。

畢竟雖然表面上說得不在乎,但要自尊心高傲如恭彌用那張倔強的小嘴來替男人服務,果然他還是相當勉強自己的吧……

連賭上尊嚴什麼的都說出口了,他肯定是拿出了極大的勇氣呢。

既然如此,那就用這樣的方式吧。 

如果說是比試的話,恭彌自然就會將尊嚴擺上首位,而忽略了自己正在做的是多麼羞恥之事了吧……

這樣就好,他果然還是沒辦法為縱容自身的欲望而去勉強他呢。

那個曾經喪心病狂地傷害他的自己,已經不存在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