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在花瓣凋落之前……

一直……在等著……

那抹幼時熟悉的模糊身影再次逕擅地闖入你的視線中。

又是妳啊……

吶,妳究竟……

算了,也已經無所謂了。

這個世界既黑暗,又讓人透不過氣……

所以我累了,讓我睡一會吧。

優……

這個聲音……

喂,不是說了別來吵我的嗎,阿爾瑪。

優……

別吵,讓我睡。

優……醒醒……

是嗎……我都忘了,你這傢伙不是普通的煩人呢。

優……快醒醒……

別吵了,阿爾瑪。

你已經被我親手殺死了。

所以,你已經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喚我的名字了。

求求你快醒來,優……

不是都說了別吵嗎?你知道我最討厭別人這樣叫我了。

優……阿優……

你不能死啊,優……



「呃……!」

意識猛然從無止盡的呼喚聲中抽離,你失措地睜大了墨色的瞳眸,瞬間直映入眼簾的慘白視野令你理解不能。

這裡……是哪裡……?

你究竟是……

 

「阿優……!」

還沒來得及讓你自紊亂的思緒中理清自己身在此處的因由,一雙強而有力的臂彎就這麼不顧你吃疼地將你狠勁抱擁入懷中……

「拉……比……?」

直烙上視網膜的是他那鮮少顯露的擔憂面容,你不解的揚指觸上了他那滿佈俊頰的愁,卻在下一秒被他溫暖的大手給覆握。

「你沒事吧,阿優……?」將你襲上前那纏繞著繃帶的指節緊扣了起,自他掌心傳遞過來的抖顫令你清楚的感受到了他此時的不安,「傷口還痛著嗎?我去叫醫生來吧……?」

「沒事的,拉比。」你見狀急忙出聲喚住了欲起身離去的他說,不明白為何他會如此過度的惶恐,「這點小傷又不算什麼,你忘了我的身體可是……」

「你的身體可是肉做的啊,阿優……!」幾乎是用吼的方式將話語自嘴裡道出,他隨即上前擁住了你的肩頭說道,「雖然醫生也說你的身體復原的很快沒有大礙,可是你還是會痛的吧……!」

「這點痛跟任務中的比起來……」

「都讓我痛不欲生啊……!」但他卻硬應的打斷了你欲說出口平息他擔憂的話語說,攬著你的雙手因情緒使然而激烈地顫抖,「不管是出任務時還是像今天這樣……眼看著阿優你在我眼前受到傷害我卻無能為力……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的嗎……?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自己的無能為力……知不知道我有多麼的擔心你啊……!」

聞言的那剎你錯愕地睜大了黑亮的細眸,你沒想到他居然
會有說出這種氣話的時候。

印象中的他總是笑得如同朝陽般燦爛,總是不顧你反感的圍繞在你身旁向你傳遞溫暖……

但是這樣的他,現在卻像個受傷的小動物般地緊擁著你,因為害怕失去你而反覆的責怪自己……

你並不想看到這樣的他啊。

一想到讓他露出這種表情的禍首罪魁就是自己,你不禁感到揪心不已。

「抱歉,拉比……」於是你伸手捧起了他埋首於你頸窩中的頰,如同許諾般地將誓言吻烙上了他說,「以後……就算是為了你,我也不會再像這樣任意的傷害自己……」

「因為我不想看到你為我難過的表情。」

你說著,隨即他俯身覆上了你的。






(此圖為轉貼圖)



「嗯……」舌尖順著他微敞的牙關無阻滑入壇裡,你放肆地將他的柔軟纏吮了起,瞬間滿溢膜腔那屬於他的甜美氣息令你醉心不已,「唔……唔嗯……」

「哈嗯……」你那充滿侵掠性的攻勢令他難以招架的輕溢出了喘息,不及吞嚥的些縷銀絲順著他那無瑕的脣線淫靡滑落,「哈唔……拉、拉比……」

豔紅的脣舌追逐著自他高挺的顎滑移了下,你逗弄似地在他敏感的脖頸親吻著,當你壞心眼的輕咬上那微隆起的男性象徵時,他難受的發出了甜膩的低吟……

「發出這麼可愛的聲音可是犯規的喔,阿優……」纖細地指節在他那纏覆著純白的胸前繞轉,你刻意將束起的蝶結扣在了手裡把玩,「吶,可以在這裡把你吃掉嗎……?」

「什……」他聞言那張姣好的頰上剎時繪染上了緋麗的色彩,「你這笨蛋兔子在想些什麼,這裡可是醫院……」

「可是我已經好久沒抱阿優了嘛!」你高噘起了脣瓣以撒嬌的語氣輕蹭著他說,「明明每晚都睡在同一張床上的,隔著這麼近的距離卻不能碰你根本就是酷刑啊!」

「在那之前……你忘了是哪個傢伙說要讓孩子跟我們一起睡的啊?」但他卻選擇完全無視了你那不計形象的裝可愛舉動說,「而且還讓小優睡在你的旁邊,你到底是何居……等等,說到孩子,你人在這裡那孩子們呢?!你不會是把他們丟在路上了吧……!」

「放心啦阿優媽咪,我可是個稱職的爹地耶,就算再怎麼著急也不會丟下我們可愛的孩子不管吶!」你聞言伸指勾勒起他那柔順的墨色笑道,「剛才亞連來探望你時我讓他帶孩子出去買冰淇淋吃了,孩子們看起來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呢!」

阿優看上去很擔心他們的樣子呢,雖然他嘴上總說著不在乎,
但其實還是很擔心他們的吧……

像今天也是,帶著想見爹地的小拉比出門來找你,甚至還為了保護小拉比而受傷……

之前那個老是將犧牲啊救贖啊掛在嘴邊,吐不出什麼溫柔字句的阿優,現在已經是個稱職的好媽咪了呢!

「你說你這傢伙讓那個豆芽菜帶走他們了?!」猛然出聲打斷了你美好的思緒,他拷問似地將你的衣領給狠擒了起,「快說,他把他們帶去哪裡了!」

「等、你冷靜點啦阿優……」剛才腦裡浮現的溫馨畫面頓時被他此時的兇狠給抹去,你面露驚恐的望著他抖音喚道,「讓亞連帶出去有什麼不對嗎……?」

回答你的是那把不知何時已緊握在他手裡的,傳說中斬魔無數的墨色利刃。

「你給我聽好了,笨蛋兔子。」居高臨下的以冰冷地話調俯視著你,他眸中直竄出的殺意令你不敢恭維的神經繃緊,「要是他對我可愛的孩子們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

「我就連你一起斬了!」

他說著,於是你飛也似地拉著他的手衝了出去。









(此圖為轉貼圖)



「小優你真的好可愛呢,就跟你的媽媽一樣吶!」銀白色短髮的你將那綁著雙馬尾的孩子抱坐在了大腿上說。

「媽咪……媽咪漂漂……!」不知是否聽得懂你話裡的意思,長髮的孩子探舌舔舐著手裡的冰淇淋甜筒高興的點頭說道,「小優喜歡媽咪……!」

「哥哥我也是呢!」你聞言漾笑著勾指替他拭去了臉頰上那抹巧克力色的香甜,「這裡沾上冰淇淋了呢……」

望著你那彷若理所當然般將玷染色彩的手指沒入嘴裡的舉動,長髮的孩子不禁睜大了圓亮的黑眸,「哥哥也喜歡吃嗎……?」

將手裡那正逐漸融化滴落的錐狀物朝你遞來,小優以充滿稚氣的嗓音向你問道。

「嗯,只要是小優你喜歡的我都喜歡喔!」自他那滿是黏膩的小手中將甜筒接過,你沒半點遲疑的就探舌覆上了他方才含弄過的地方說,「這個真的很好吃呢!」

雖然有著相同的臉蛋,但小優卻跟冷豔的神田有著截然不同的可愛之處呢……

噢光是聽到他亞連哥哥亞連哥哥的可愛叫聲就讓你的背景開滿小花了啊……!

「喏喏,亞連哥哥……」但正忙著將背景貼上小花壁紙的你沒料到一旁的小拉比見狀居然也興奮的將手裡的草莓甜筒直揮了來,「你也吃吃看人家的嘛……」

「知、知道了,我先把小優的吃完,等下再吃你的吧……!」你嚇得急忙退著身子閃避他那直襲來的草莓攻勢說,「你看吶,不快點吃完可是會融化的呢!」

你差點忘了,這邊的孩子完全和他那個嬉皮笑臉的爸爸一樣,老是破壞你跟神田的好事呢。

在拉比出現之前你一直拿神田的傲嬌當有趣的,沒想到卻半路殺出了個無視神田的感受就隨便把「阿優」掛在嘴邊的輕浮傢伙呢……

既然神田都已經被搶走的話……

「吶,小優喜歡亞連哥哥我嗎?」將手裡的甜筒迅速解決後,你倏地伸手將他那滿是巧克力的小手握弄在了掌中說,「如果喜歡的話,以後長大當哥哥我的新娘好不好啊?」

既然神田都已經被搶走的話,那麼等小優長大後也不遲啊!

就算再怎麼喜歡神田,拉比那傢伙也不可能會對自己的孩子下手的對吧!

「新娘……?」長髮的孩子聞言不解的偏頭望著你,「小優喜歡亞連哥哥……可是新娘是什麼呢……?」

「沒關係的,小優你長大後就知道了吶!」你俯身將臉湊近了他那稚嫩的頰說道,「只要你記得現在跟哥哥我的約定就行囉,來,我們來打勾勾吧!」

「打勾勾……小優喜歡打勾勾……!」望著你那作成拉鉤狀的大手,他不假思索地伸出了自己的小指頭高興的說,「小優要跟亞連哥哥打勾勾……」

「嗯,我們打勾勾約定好,小優你長大後要當哥哥的新娘……」

「唔,人家也想跟亞連哥哥玩打勾勾啦!」

就在你以為自己的哄騙即將成功之際,一隻猝然從旁邊伸來的小指頭搶先一步的勾起了你的手指……

「哇,太好了,小拉比先跟哥哥勾勾手了!」

楓紅色短髮的孩子勾著你的手開心的笑著,顯然他完全沒察覺到你那瞬間慘白的面容……

勾、勾搭錯人了啊啊啊啊!!!!!!

雖然現在看上去是個可愛的孩子,但你可絲毫沒有半點想等他長大後再把他娶
回家的念頭啊!!!!

就算長大了也只會變成像拉比那樣讓人棘手的調皮鬼的啊!!!!

「小拉比壞壞……」沒有察覺到自己從你的魔爪中逃過一劫的小優見狀不滿的嘟起了雙脣說,「小優要跟爹地說你欺負我……」

噢原諒你因為他那可愛的舉動而差點鼻血直流,果然要娶回家的話就要是這麼可愛的孩子才行啊!!!!

「不、不行這樣啦小拉比……」於是你急忙掙脫了橙髮孩子小手的箝制說道,「亞連哥哥我剛才是在跟小優做約定的呢,你這樣不算數喔……」

「不公平不公平啦……!」但他似乎不打算領情的伸手緊抓住了你的衣袖叫嚷著,「哥哥都只跟小優勾勾手,人家也要玩勾勾手嘛……!」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


「嗚啊啊……亞連哥哥欺負人家啦……!」大概是你那明顯抗拒的舉動傷了他幼小的心靈吧,小拉比這孩子居然當場就放聲大哭了起來,「我要跟媽咪說你欺負人家啦……!」

「噢不你等等,跟爹地說就算了,要是被你媽咪知道的話就……」








(此圖為轉貼圖)




「就怎麼樣啊,豆芽菜?」

一抹冰涼的硬物倏地抵上了你的喉際。

「呃……?」你錯愕的將視線朝下望去,此時不偏不倚抹在你脖頸上的不是別的,正是神田那已然進入發動狀態的六幻大爺,「神、神田你別激動……聽、聽我解釋……」

「有什麼好解釋的,啊?」但長髮的他卻絲毫沒打算放過你的將那鋒銳的刀身劃上了你的頰說,「居然敢欺負我們家的孩子,我看你這豆芽菜嫌命太長了是吧?」


「我、我沒有欺負他們啊……」那直襲上肌膚的冰涼令你不敢恭維的抖著音說,「你看吶,我還買冰淇淋給他們吃耶……」

「那剛才想誘拐我們家小優的人又是誰啊?」

銀白色的頭顱倏地被有力的大手給扣扳了住,男人那映入眼簾的不悅神情令你不禁自喉際發出了乾啞的笑音……

「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呢拉比……我剛才只是在跟孩子們玩遊戲嘛……」

糟糕,難道你剛才說的話都被他們給聽到了嗎……?

惹拉比生氣可不是鬧著玩的啊,你可一點都不想吃他的槌子啊……!

「喔,是嗎?那麼謝謝你陪我們家的孩子們玩吶!」但出乎你意料之外,拉比居然相信了你的放開了手說,「小拉比似乎很喜歡你呢,改
天再請你帶他出去玩吧!」

噢不你錯了,顯然他完全沒有相信你啊!!!!

小拉比喜歡你什麼的你一點都不覺得高興啊,你喜歡的是小優啊!!!!

「那就這麼決定啦,謝謝亞連哥哥吶!」完全無視你錯愕表情的逕行上前將小優自你身旁抱離,他壞心眼的牽著那孩子的手向你道別,「永別啦亞連哥哥!」

怎麼居然是永別而不是再見嗎!你還想再見到可愛的小優啊!!!!

「走了。」神田見狀也將刀收回了鞘裡,硬是拎起了小拉比那仍死抓著你衣袖不放的小手說道,「這傢伙才沒那麼好,是男孩子就別哭哭啼啼的!」

喂喂,沒那麼好是什麼意思啊?!







(此圖為轉貼圖)



「哭著哭著就睡著了呢……」探身望著你懷際那昏沉睡去的稚嫩臉龐,橙髮的他面露出了溫和的笑容說道,「果然小拉比最喜歡媽咪了呢……」

「少說蠢話了,你這隻笨蛋兔子。」你聞言不滿的斜睨著他說,「都是因為長得像你個性才會那麼麻煩!」

「嗯?是這樣嗎?我倒覺得小優跟你一樣可愛呢!」但他卻逕自伸手輕撫向了懷際那長髮孩子的睡臉說,「再說阿優你比較疼小拉比不是嗎?」

「哈?你這傢伙犯傻了嗎?還不是因為你都擅自把小優帶出去,我不得已才……」

「可是不管是早上還是剛才,阿優你一看到小拉比哭就會不假思索的衝過去呢……」

「那是當然的吧,有哪個作父母的看到自己的孩子在哭泣還……」

呃……?

瞬間道出口的話語令你自身也錯愕不已,你剛才說了什麼?自己的孩子?

你在想什麼啊神田優,這些傢伙只是跟你們長得很像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會是你們的孩子啊……

「阿優你啊,總是那麼的不坦率呢。」男人見狀伸手將你攬向了頸窩說,「其實你也很喜歡這兩個孩子的吧?所以在聽到亞連把他們帶出來時才會那麼生氣的不是嗎?」

「……隨便你怎麼說去。」你放棄反駁他的將臉埋入了他溫暖的胸口低喃,「只是,那傢伙的聖潔,並沒有對這兩個孩子作出反應……」

橙髮的他聞言驚愕的睜大了眸,「那也就是說……」

「雖然不會是什麼天使,但是至少……」

「這兩個孩子不是惡魔。」

你說著,下一秒他有力的大手就這麼將你連同孩子一同擁入了寬厚的胸懷裡。

「那是當然的啊,這兩個孩子可是我和阿優你愛的結晶呢!」

望著此時活躍於他俊臉上那連朝陽都自嘆弗如的燦爛笑意,你的腦海中頓時浮現了上清晰的字句……

因為這是我和我的伴侶之間,相愛的證明。

這個孩子,連繫著我們的心。

是嗎……這兩個孩子,連繫著我們嗎……

因為他們是我跟你之間的羈絆。

所以即使會受傷,現在我也想盡己所能的去愛。

真狡猾呢……你這傢伙打從一開始就是知道的嗎……








「吶,拉比……」

「嗯?怎麼了,阿優?」

「我們……來當這兩個孩子的父母吧?」

「你在說些什麼啊,阿優……」







「我們不是一直都這麼做的嗎?」


(此圖為轉貼圖)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 (揮揮)
 
這篇是作為拉比的生日賀文,祝親愛的拉比小兔兔生日快樂吶 !! (灑花)
 
我們的羈絆這部長篇的生賀歷經了一年的時間最後總算是圓滿結束了呢,
 
殿主我非常喜歡像這樣的親子設定,也覺得小拉比和小優非常的討人歡心,
 
希望各位讀者大人們能夠喜歡吶 !!
 
 
 
 
(此圖為轉貼圖)
 
 
 
 
 
 
(此圖為轉貼圖)
 
 
 
 
 
驅魔拉神--我們的羈絆 全劇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