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武士之國?呵……

望著眼前這些整齊列隊迎接你船艦到來的日本士兵們,你好心情的嘴角揚起了笑意。

「真有趣呢。」放肆的伸手撫向帶隊者那短潔俐落的墨黑色髮絲,你嘲弄似地揉捏著他那不苟言笑的臉頰笑問,「吶,笑一個吧?」

「歡迎您的到來,英國先生。」但他卻依然扳著面容彎身朝你行禮道,「請容小的帶您至今晚的下榻處。」

「嗯?雖然腔調挺怪的,不過你會說我們的母語啊?」他那將腰彎成直角狀的恭敬舉動令你感到奇特的像在觀察稀有動物般打量著,「從哪裡學來的?」

「神父教的。」對於你那輕佻的舉動沒有表達任何的個人意見,他連頭也沒抬的回應了你的問句說,「英國先生,請容小的為您帶路吧。」

「你很謹守本分呢。」但你卻沒打算就此放過他的以覆上網套的指節扣抬起了他那尖挺的顎說,「吶,你佩掛在腰間的那把就是所謂的武士刀吧?可以借我玩玩嗎?」

「這……」

「你們家首領應該有交待要聽『英國先生』的話吧?」你刻意將臉湊近了他耳邊輕聲低喃著,「『英國先生』現在說要借你的刀來玩喔。」

「……小的知道了。」果真如你所料般恭敬的將腰際的佩刀謹慎地遞交給了你,他那如同被沒收玩具的孩子般地舉動令你臉上的笑意更劇,「請您小心使用。」

真有趣啊,本來只是想逗著他玩的,沒想到他們家的首領真的有交待要對你言聽計從呢。

果然這次的同盟,你有著絕對的優勢呢。

將他奉上的刀接過後,你當著他的面直接就將刀抽出鞘匣,銀亮的刀身在空氣中旋舞出無瑕的月牙……

「英、英國先生……」當你將鋒銳的刀身抹抵上他脖際的瞬間,他那原先肅穆地彷若雕塑的頰隨即渲染上了恐懼的死灰色,「您……」

「這刀真的很棒呢……」他那終於有了變化的頰激起了你玩樂的心情,你刻意將刀緣狠抵上了他的,好似只要你一個失手就會奪掉他的小命,「吶,不知道它用起來如何呢……?」

「這……英國先生……」他因你那惡作劇的話語而不住抖顫起了音節,那如受驚小貓般地神情令你好心情的嘴角大幅上揚,「請您……別開這樣的玩笑……」

「嗯?你的部下們似乎不太懂禮節呢。」你樂極了的看著他那些見狀做出拔刀姿態準備朝你襲來的部下們笑喃道,「這樣好嗎,讓他們傷了『英國先生』的話……」

「放、放肆……!誰准你們擅自行動的!」他聞言隨即出聲喝止了他們的行動說,「傷了這位大人的話,你們擔得起嗎!」

雖然你聽不懂他用在地的語言對他們咆哮了些什麼,但你愛死了他此時因激昂的情緒而漲紅的頰,以及那些部下們臉上明顯的愕訝。

沒錯,這樣就對了。

他們只要乖乖的服從你就對了。

因為這根本不是同盟,而是你向東方擴展領土的行動。

他們必須臣服在你的腳下,就像那些被你殖民的國家一樣。

「很有趣不是嗎,蘭斯多恩侯爵?」將那鋒利的兇器自他脖際撤離,你回頭望著身旁同行的外交大臣笑問道,「我啊,可是他們尊貴的『英國先生』喔。」

「是的,陛下。」名喚蘭斯多恩的他聞言恭敬的回答你說,「這是必然的。」

你笑著將那把收回鞘中的刀遞還給了此時顯得卑抑不已的日本隊長,還不忘獎賞似地輕撫著他那柔順的髮絲,「別帶我去什麼下榻處了,我想到處參觀。」

噢你清楚的望見了他聞言輕顫起的肩頭,「這……小的無法拿主意……」

「就說是『英國先生』命令你的。」但你卻硬是伸手扣抬起了他那不敢直視著你的頰說,「可以嗎,親愛的隊長?」

「是的……」茶褐色的瞳眸因你過於輕蔑的舉動泛上了屈辱的色彩,他在瞬間流露出的些微殺氣並沒能逃過你的眼睛。

武士之國嗎……

真有趣呢。

 

 

 

 

 

-----

 

喜歡像這樣蠻橫的亞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