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請按下播放鍵後再行閱讀本文)







「真是張讓人討厭的臉啊。」

伸手撫向男人那帶有明顯笑意的頰,指梢觸上的俊俏令你感到不悅地出聲喃道。

是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開始吧。

剛進入冰帝學園時,你以新生代表的身分道出了要成為帝王的宣言。

而你首先要君臨的地方,就是當時的冰帝網球部。

你還記得那些學長因為不打算服從你這個小鬼的統治,所以提出了要你打敗全體隊員才能入社的規定。

在那之後連暖身賽都算不上是的,由你單方面欺壓敵手的對決,讓剛歸國的你以為日本的網球界就只有這麼點程度而已呢。

直到這個關西腔傢伙的出現。

他以冷靜的判斷對於你的華麗技法做出了回擊。

那個時候,那個穿著制服和皮鞋就下場與你進行比賽的他,最後以6:4的成績輸給了你。

你很清楚他的實力不僅如此而已。

之前一直活躍於歐洲少年網球的你,第一次遇到能像他這般,讓你如此盡興的傢伙。

所以你才會將他納入了由你統領的網球部,並將他安排在了第二雙打的位置。

本來只是很單純的賞識這個傢伙的才華而已。

但是最後,你卻落入了他的懷抱裡。

「嗯?我可以當作那是一種讚美嗎,小景……?」

聞言漾笑著伸指陷入了你高雅的幽色,他刻意以邪魅的氣音在你耳畔輕聲喃問。

「去死吧,你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笨蛋。」

你毫不留情的朝他這麼說道,不忘賞了記硬實的肘擊試圖脫離他的懷抱。

「唉呀,公主殿下一大早就傲嬌了嗎?」但這傢伙居然面不改色地輕易接下了你的攻擊,還順勢將你傾覆上的身軀擁個入懷。「自我感覺良好到無人能極的,應該是小景你才對吧……?」

噢你聞言差點沒不顧形象的朝他那該死的笑顏直毆過去。

「你說誰自.我.感.覺.良.好啦?啊?」於是你改為使用纖細地指梢將他的臉部肌膚擒扣了起說,「本大爺天資優秀是眾所皆知的事實好嗎?」

你這麼說著,完全不覺得這樣的想法哪裡有錯。

你生來就注定比別人優秀,注定要踩著別人的頭往上走,注定要建立你那君臨萬人的王國……

這對你來說簡直是比呼吸空氣還要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男人卻因你的話語而漾起了好心情的笑意。

「喔?如果小景你真的像自己說的那麼優秀的話……」

「為什麼最後還會落入我的手中呢?」

他燦笑著,於是你瞬間不知該如何反應地一陣語塞。

這種事情……



誰知道啊?






「因為跡部你是個美人,所以跟我交往吧?」

在確認自己被拔擢為冰帝網球的正選之際,男人冷不防地朝你丟出了這麼句話語。

「啊?」

你聞言難得沒有以自豪的笑容給予回應,這傢伙剛才說了些什麼?

「所以說了,我想跟身為冰帝的公主殿下的跡部大人你交往呢。」

某個硬是刺上你耳膜的字句令你感到不悅地瞇眸。

「你說誰是『公主殿下』了?」於是你隨即以充滿傲氣的睥睨神情回敬了他說,「你這笨蛋是高興過頭燒壞腦了嗎?我可是個男的。」

「嗯,我知道的喔。」

但他見狀卻沒有露出絲毫的懼色說,完全沒因你那殺人的視線而萌生任何的退意。

「跡部你是個男的,而且還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呢。」

你不得不承認,當時的那句話至今仍如炙鐵般深烙在你的。

雖然是因為你當時本能反應地朝他投擲了几案上的瓷杯就是了。

「呃……」

出乎你意料之外的,那反射神經相當敏銳的男人居然沒有躲開。

「唉呀,果然國外進口的高級貨就是不一樣,超痛的呢……」

以你聽不出其中涵義的話語如此說道,他頰上的笑容一點也沒少。

但自他額際滑落下的豔麗卻狠刺入了你幽色的瞳眸。

「忍足你……」

於是一時衝動犯下了兇案的你當時想都沒想的就抓起了桌上的紙盒,胡亂地將大把大把的潔白往他的頰上抹去……

「你真的很可愛耶,跡部。」

但相較於你的慌亂,男人卻以聽上去相當高興的笑音如此說道。

「明知道丟出來會砸傷人還要出手,我以為你應該很清楚後果的喔?」

「你……什麼意思?」於是你因他那冷靜得異常的話語而愣停下了舉動,「打算對本大爺提告嗎?」

被稱為天才的他應該很清楚,就算對你提告也起不到任何的效用才對……

「我可沒笨到會跟龐大的跡部集團作對喔。」

不出你所料地,他出聲反駁了你的想法。

那麼,他指的後果到底是指……

「只是希望你能負起應有的責任呢,跡部。」

應有的責任?

是指那個吧……賠償金?他要多少?錢對你來說並不是太大的問題……

「居然把我的臉給弄傷了,要是我以後娶不到老婆該怎麼辦才好啊?」

「哈?」你聞言顧不著形象地愣睜大了錯愕的嘴,「你這傢伙到底是想……」

「所以跡部你要負起責任跟我交往喔。」

你當下才終於反應過來,自己中計了。

故意以輕浮的話語來刺激你,刻意不去閃躲能夠輕易避開的攻擊……

這個男人不過是想藉此抓住你的把柄來要脅你。

但是……

「你以為本大爺會聽你的嗎?」

你隨即恢復了往常那充滿自信的面容迎上了他的視線說。

他以為你是誰?

在看見他流血的瞬間會衝上前替他擦拭,只是你不想他的血弄髒地毯罷了。

娶不到老婆什麼的,你根本就不在乎這個傢伙的死活。

更別說會就這樣順從了他的提議。

「嗯,我也在想你要是就這麼答應的話,肯定會很無趣的呢。」

但他卻依然維持著那令人看了就來氣的笑容如此說道。

「不過還真是可惜啊……難得關東大賽就要到了,第二雙打的選手卻不能出賽呢。」

「你這傢伙,別以為冰帝少了你……」

「喔?如果冰帝少了我也沒關係的話,監督就不會把我排在第二雙打了吧?」

你完全失算了。

的確,監督就是因為相中了他那天才般地判斷能力,才會安排他和跳躍力極佳的岳人組成雙打,想藉此先發制人,得下第一場比賽的勝利來挫減對手的士氣。

他是冰帝裡頭少數能和你追平比分的實力派傢伙。

沒人能替代他的。

而這一點,他和你都相當清楚。

「如何,想清楚了嗎?」

於是他漾著無比燦爛地笑意擒起了你那玷染鮮豔的手問。

「去死吧,笨蛋。」

而你卻是如此回應他的。




所以說為什麼最後你們還是變成了現在的關係?

因為在你和手塚的對決因對手的肩傷而勝利之後,他不發一語擁住了你的失落……?

因為在全國大賽時信守了和越前的承諾,回程路上輕撫著你那狼狽髮絲的大手……?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發現自己並不討厭像他這樣的傢伙?

因為知道在和手塚的那場比賽中,逼迫自己成為罪人的你心裡相當失落,所以他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的坐在你身後,溫柔地擁著你不住發顫的手……

因為知道即使故作笑容,對於自己戰敗而剔頭這點還是相當難受,所以他在回程的路上冷不防地撫上了你的頭,然後漾笑著說公主殿下就算理成平頭,還是會有一堆人搶著追求……

於是你終於發現,你並不討厭他的觸碰。

總是在你最為脆弱的時候朝你伸出手,在你需要陪伴的時候向你傳遞溫柔……

真是個狡猾的傢伙啊。

「你現在的表情真是可愛呢,小景。」

猝然自耳畔襲上的話語硬是將你自思緒中拉了回來,你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想這傢伙的事情想到入神了……

「我認為你會喜歡上我是當然的喔。」

但他卻如此笑語,然後逕自將你的雙手握住了掌際。

「因為我可是冰帝的天才嘛。」





啊啊,果然你只是被這傢伙所蠱惑了。

被他那寬厚的大手,適時的溫柔,以及……

那同你一般地,絕對自信的笑容。






「笨蛋,天才什麼的,本大爺才不會承認呢。」





-----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 (揮揮)
這篇是作為跡部女王和天才侑士的生日賀文,祝這對夫妻檔生日快樂喔 !! (放煙花)





以下是音樂播放的歌詞:
跡部景吾-October

作詞:伊藤綠
作曲:渡辺和紀
編曲:久米康隆
歌:跡部景吾 (諏訪部順一)
專輯:破滅への輪舞曲 (ロンド)
今日もまたこの勝負に 歓びを求めて
(今日也在這場比賽中 尋求歡愉)
勝ち続ける現実は この俺を祝ってる
(現實中的勝利 祝賀著我)
暑い夏が終わり 戦いの後 一時の休み
(炎熱的夏天結束 戰鬥之後 暫時的休息)
誰もが思っても もう新しいgame
(但不管多想停留 全新的比賽已然展開)
始まっているのさ 立ち止まることはない
(一旦開始 就無法停止)
It's the special day.
誰もが一つ 持って生まれた記念日を
(誰都擁有一個 出生的紀念日)
今 胸に刻んで 己の強さ確かめ
(現在 確認刻在自己胸中的 強悍)
明日へと向かうよ
(往明日前進吧)
Birthday song to you
ギリギリの場面だって 焦ることなどなく
(就算在緊張的場面 也不需焦急)
冷静でいる理由を 人は問い掛けるよ
(至於冷靜的理由 就問自己吧)
陽の暮れが早まり 秋の空見る そんな感傷に
(太陽西下如此之早 望著秋日的天空)
浸るような甘さを持った奴となんて
(但卻沒有 和沉浸在 感傷的懦弱傢伙們)
話す気になれない 勝ち負けの世界さ
(講話的力氣 這是只有輸贏的世界)
It's the special day.
誰もが一つ 持って生まれた記念日に
(誰都擁有一個 出生的紀念日)
今 自分を試し
(現在 就試驗自己)
己に勝って行くこと 明日へと繋ぐよ
(為了和明日聯繫 勝過現在的自己吧) 

Birthday song to you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