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只要是屬於你的一切,我絕對不會討厭。」

「所以再向我傾訴更多吧,恭彌……」



已然玷染了銀絲的肉身在他笨拙的吞吐下發出淫糜地聲響。

雲雀蹙起了細長的眉專注於含弄著男人的慾望,滿溢膜腔的腥香氣味斥痛了他的味蕾,但高傲如他卻仍不願退讓的賣力取悅著他。

不能在這時候鬆口,他非常清楚這一點。

男人兩道纖細的指節探索似地朝他的深處緩慢挺進,原先乾澀難行的甬徑因殘留的溼意而逐漸拓展了開,用來抵禦異物的壁肉也因他每一寸的遊移而纏覆了起,肌膚磨擦時傳來的些許痛楚如同灼熱的火種般燃蝕上了他的下腹……

他完全不願去想像,如果在這個時候鬆口的話,自己會發出什麼丟人的聲響。

或許是因為討厭群聚,總是刻意迴避人群的關係吧,除了幹架之外根本不會與他人進行碰觸他……身體非常的敏感。

敏感到僅僅是被他微涼的指梢所輕觸,都能令他不住地抖顫。

他很害怕像這樣的違和感,明明深烙在腦海中的記憶是這個男人曾經對待他的殘忍,明明應該要對此感到厭惡,沒可能再讓他有機會傷害自己的……

但此時他卻意外的發現,自己並不討厭他的觸碰。

原先察覺到他想要接觸自己的舉動時,還本能地感到退縮的。

但是當自己下定決心要正視他,不會再逃避他的時候,那股縈繞在心頭的不安就如同煙霧般地消散了。

因為他在自己心中的定位不同了吧。

他是他的第一個朋友,第一個在他危難時出手搭救,第一個鬆開他的手,第一個自私的想把他佔有,第一個以殘忍的方式解開他武裝自己的枷鎖,第一個對他許下了永不分離的承諾,第一個讓他有長相廝守的衝動……

也是唯一的一個,讓他想要永遠相伴在其左右的男人。

所以對於他此時的觸碰,雲雀所感受到的並不是曾被殘虐過的悸動,而是令他感到相當難受的……

那幾近要被慾望給淹沒的,本能渴望更多的索求。

「唔……」

被男人刻意冷落的下身再次襲上了難熬地刺痛,雲雀緊蹙起了雙眉試圖藉由取悅男人的舉動來轉移自身的生理需求,無奈那不住灼燃而上的快意卻令他沒能忍住地顫抖……

似乎察覺到了他吞吐自己的動作倏地停緩,那被他跨坐在身下的男人嘴角壞心眼的一個上揚,刻意違背吸力地將滑入他體內的指節一個抽拔……

「哈啊……!」

原先含弄著男人的櫻脣因他猝然的舉動而綻放,那自喉際直溢出的甜膩聲響令男人好心情的笑了。

「恭彌你的聲音好可愛呢……」抬眸將他那回過頭來面露屈辱的神情盡收眼底,骸漾起了邪魅的笑容說道。「忍得這麼辛苦的話,直接跟我說一聲就行了啊,我可以幫你的吶……」

絕不。

雲雀以幾近貫穿的兇狠眼神回應著他。

就算已經確認彼此的心意,也有過不只一次肌膚相親……

但要他開口向男人尋求幫忙什麼的,他還是辦不到吶。

生理上的需求只要咬牙苦撐就能熬過了,雲雀是這麼天真的想著的。

「喔呀?恭彌你果然很倔強呢……」聞言壞笑著伸指將他滴落的灼白勾勒了起,骸刻意挑逗似地在他已然腫脹的圓端上繞轉。「如果不打算讓我幫忙的話,那你就只好自己處理一下這個可愛的東西囉……?」

只是被他的手指稍微碰觸一下就不住抖顫,看來恭彌他真的忍得很辛苦呢……

「我兩個……都不會選……」因他那壞心的舉動而難受地緊咬住了脣瓣,雲雀回眸朝他瞇起了細長的鳳眸說。「把你的手……哈呃……拿開來……」

真是的,明明就難受到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吶。

雖然很想試著從他那張倔強的小嘴中說出請求的話語,不過再這樣讓他硬撐下去可不好呢……

如果以為骸會這麼說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喔。

雖然恭彌他那幾近要把自己的脣瓣給咬穿的舉動讓他很是心疼,但難得都和他確認過彼此的心意了,他可不打算讓他中途退縮呢。

他要他將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表露在他眼前,不論是那脫口而出的甜膩喘息,還是他屈於慾望的神情。

「沒關係的,恭彌,這裡只有我而已……」於是骸試著以輕柔的嗓意安撫著他說,「你只要說出你想要我幫忙什麼就行了,不會有其他人聽到的吶……」

「就是因為只有你……」但雲雀聞言卻別過了那因情慾而脹紅不已的頰,「被你聽到的話……會很丟臉的……」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說得出口。

尤其還是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

你是想表達這樣的意思嗎,恭彌……?

「怎麼辦,我真的覺得恭彌你太可愛了啊……」

倏地自脣際低喃出了如此的字句,骸漾起了無比燦爛的笑意。

「明明我們連更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了,你居然還會這麼害羞……」

「給我閉嘴,草食動物。」

不能輕易說出口的想法被男人當有趣的掛在嘴上,於是雲雀一掃臉上的羞赧回予了他殺人的視線說道。

「我才沒有害羞,只是覺得那樣丟臉的話怎麼可能說得出口……」

「那樣就叫作害羞喔,恭彌。」

硬是出聲打斷了他欲反駁的話語,骸因他可愛的言詞而笑喃道。

「我可以理解成,你會這麼害羞的原因是因為你很在乎我嗎?」

「才不是……」但雲雀卻以極細微的聲音反駁了他說。

「不是嗎?」抓著了他那明顯心虛的尾音,骸不打算輕易放過他的追問道。「那是為什麼呢……?」

「如果說出來的話……我就會變得不像我自己了……」

在思忖了片刻之後,雲雀自脣際擠出了如此的字句說。

「明明之前還感到厭惡的推開了你……如果現在才說我需要你的話……你也會覺得我很現實的吧……」

「我不想被你討厭,所以這點小事……我還能忍……」

如果就這麼縱容於情欲而說出會讓自己後悔的話語,如果會因此被男人討厭的話……

那他寧可自己咬牙苦撐過去。

「這不是說出來了嗎,恭彌……?」聞言不禁輕溢出了乾啞的笑意,骸因他的話語而感到相當開心地低喃。「覺得你會很現實什麼的,那是不可能的事喔。」

「因為我喜歡你,所以不管是倔強的你還是坦率的你,我都不會討厭的喔。」

「就算你曾經推開了我也沒關係,我不也曾殘忍的傷害了你嗎?」

「如果對這樣的我你都能原諒的話,面對如此坦然表露出自己想法的你,我又怎麼會討厭呢?」

「所以再向我傾訴更多吧,恭彌……只要是屬於你的一切,我絕對不會討厭。」

「因為我是真的很愛很愛你吶。」





----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 (揮揮)
休稿許久的縛雲終於又回來了呢,聽說今天是傳說中的骸雲日,祝這兩位孩子能夠開心的度過這幸福美好的一天吶 !! (灑花)
註:11/14 為骸雲日,因為這天是離恭彌的生日6個月又9天的日子,也是離鳳梨的生日5個月又5天的日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Z
  • 呃 又回来了吗!【内牛满面
    不知什么时候这篇开始变甜文了啊
    不管怎样照样还是很有爱啊
    頑張ってください!
  • 感謝Z大的鼓勵吶!

    終於又能動手寫縛雲了殿主我也很高興,

    不過接下來要等學校課業告一段落才能順利貼文了呢!

    狐大 於 2011/11/16 22:03 回覆

  • 涼崎洛
  • 於是還是好甜啊!!!
    於是沙發被搶了我去面壁!!!(奔

    這篇感覺比較長喔??
    可愛的結局前的可愛高潮ˇˇˇ
    骸大人趕快上去(嗶---)(??
    狐大辛苦了~~~
  • 噢請直接拿著打屁屁號碼牌到旁邊排隊吧!! (燦爛)

    對啊難得我增了大約一倍的字,結果居然兩個昔日乖寶寶獎章的得主都跑去領打屁屁號碼牌了呢…… (遠望)

    於是我們可以直接快轉到結局就好嗎? (巴飛)

    狐大 於 2011/11/22 16: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