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等著一起高潮吧,六道骸。」







「你的手停下來囉,恭彌。」

男人魅惑地嗓音倏然自身下襲來,令黑髮的他有些被嚇到的一陣輕顫。

「你……不要看我……」硬是將令人難以啟齒的字句喃溢了出,他那張姣好的頰上渲染著豔絕地紅暈。「把頭轉過去……」

「你真可愛呢,恭彌。」但骸聞言卻將脣際大幅勾揚起,一雙異色的瞳眸毫無收斂之意。「如果我不能看的話,就不叫作獎勵了吧……?」

雲雀差點沒因他給予的回應而雙手收緊。

可是不行,他這麼告訴自己。如果此時被他握弄在掌際的只有男人的慾望,他肯定會本能反應地將其狠掐……

但此時那灼燙了他掌心的,不僅是他的熾熱。



我們一起高潮吧,恭彌。

約莫幾分鐘前,他從男人的口中聽聞了如此露骨的提議。

「你剛才……說了些什麼?」

雲雀直覺的反應是自己果然被砸昏頭了,才會產生這種詭異的幻聽。

要不就是他弄錯日文的拼音了,肯定是這樣沒錯的。

「這樣裝傻可是不行的喔,恭彌。」但男人卻隨即自身後覆上了他的,邪魅地語調在他耳畔輕聲低喃。「我的日語可是很標準的呢……」

「所以,作為獎勵,我們一起高潮吧?」

鬱藍色的鳳眸因男人的話語而驀睜了起。

雲雀回首愕訝地迎上了他那帶笑的眼睛,噢不他剛才都說了些什麼來著?

一起?他跟他……一起、高潮……?

「我不懂你的意思。」於是他以十分認真地神情如此問道,「不能換其他的嗎?」

「你懂的,恭彌。」將他那相形嬌瘦的身軀輕易抱抬了起,骸示意他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說著。「來,把你的手給我……」

「要做什麼……?」望著眼前那愜意地躺身在床榻上仰視自己的男人,雲雀遲疑地朝他伸出了手問。「骸,我是真的不懂你想做什……」

「我想做的,就是這個喔。」

將他微顫著的纖柔牽握在了掌際,骸教導似地指引他向下遊移……

「像這樣,把我們的握在一起。」

「呃……」當指梢順著男人的導引來到他所謂「我們的」那剎,雲雀宛若觸電般地收顫了下。「握在……一起?」

「對,就是這個意思。」沒打算讓他逃離的將他包覆了起,骸漾著無比燦爛地笑意。「那麼你可以開始啦,恭彌!」

可以開始做什麼了?!雲雀滿臉驚愕的望著他。

他的意思是要他像現在這樣跨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後在他的注視之下套弄著兩人的那個,最後在他的面前一起達到高潮……嗎?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做得到啊!

「我拒絕。」於是雲雀直截了當地給他這荒誕的提案投出反對票說,「這種事情我不可能……」

「喔呀?所以恭彌你的意思是說,你想要自己來囉?」不知究竟是理解能力出了問題還是將他的想法刻意扭曲,骸漾笑著道出如此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字句。「恭彌你真是過分啊,怎麼可以只顧著自己解放,不顧我的死活了呢?嘛,雖然如果能看到恭彌你高潮時的表情也不錯……」

「等、等等……」雲雀不由得因他那逕自陳述出的詭異思想而感到頭昏腦脹,「你在說些什麼……?」

「我說,如果恭彌你不願意跟我一起的話……」骸倒也很好心的出聲解答了他的疑惑說,「那你可以自己來吶!」

噢要不是此時男人緊擒住了他的手,他沒準會本能反應地砸了眼前這顆熱帶水果。

「如果我都拒絕呢?」望著身下那滿佈著欠打笑容的傢伙,雲雀微瞇起了美麗的細眸。「不能……只讓我幫你做嗎?」

這個問題太可愛了喔,恭彌。

「恭彌你想做的話也不是不行啦……」探出了一隻手輕撫向他那渲繪紅暈的頰,骸刻意將沾染黏稠的指梢觸上了他的脣瓣低喃。「可是你也已經忍不住了吧……?」

「我……唔嗯……」本欲張口道出的話語硬是被男人趁勢滑入的指節給埂在了喉際,那瞬間滿溢膜腔的腥甜氣息令他不禁雙眉蹙緊。「骸……唔……」

「好不好嘛,恭彌……」眼看他的神情由原先的抗拒逐漸趨於沉迷,骸改以輕柔的語氣朝他喃問道。「我們一起吧……?」



現在雲雀已經開始後悔,自己剛才怎會誤把這顆變態鳳梨看作是某種可憐的小動物,而答應了他的請求呢?

怪就怪這傢伙總是有辦法令他無法拒絕,進而妥協吧……

只見他在男人視線的督促下將兩人的肉身握弄在了掌際,那同他一般熾熱地灼燙在他的掌心燃燒不已。

「呃嗯……」下身的敏感藉由雙手的套弄與男人的硬挺反覆磨擦,那生澀且赤裸的痛楚惹得他音節不住顫揚。「骸……」

他在看著。

男人那雙異色的瞳眸毫不收斂地直視著他。

自己此時的舉動與神情是何等失態?雲雀早已無心去做猜想。

他只能被強硬的迫使明白,在男人那灼熱視線的姦淫之下,直襲上腦門的除了難忍的屈辱感,還有著幾近將理智給吞噬殆盡的甜膩快感……

「你的表情好可愛吶,恭彌……」放肆地將他那逐漸泛起迷濛的瞳眸盡納眼底,骸出聲低喃著魅惑的話語。「再給我更多,更多你臣服於慾望的表情吧……將你的一切,都表露在我的眼前……」

「能欣賞你這副表情的,只有我。」

上帝不會知道的。當時那幻化為毒蛇的惡魔,就是這麼引誘夏娃吃下禁果,誘惑人類墮落。

這裡沒有其他人,只有他。

而他的視線,從來沒有離開過。

他在注視著……

應該要對此感到羞恥的。

應該要馬上停止這種行為的。

但他的雙手卻因男人的魅惑而著了魔,在他的注視下將兩人的熾熱反覆套弄……

「骸……」殘缺的理智、鮮明的羞恥與快感的奔馳在腦中激盪交織,那早已失去了控制的雙手猖狂著放肆。「骸……哈嗯……」

在掌心逐漸盛放的花莖流淌著晶瑩的花蜜,伴隨著他的擷取而發出了淫靡的聲音……

「怎麼了,恭彌……?」聽聞了他那不住自喉際輕溢出的甜膩,骸在他的套弄下顯得有些吃力的瞇起了眼睛。「你已經……呃嗯……已經不行了嗎……?」

那渲染著情慾色彩的緋嫩肌膚與那因快感的痛楚而有些溼潤的細眸……向來重視紀律的恭彌此時拋開了理智的枷鎖與羞恥的情感,完全沉迷於生理慾望中的表情實在太過誘人,讓如此近距離觀賞的他差點沒鼻血直流吶……

「哈啊……不、不行了……」難得坦率地將自己內心的想法表露了出,那與痛楚相伴而來的快感令雲雀感到相當無助。「已、已經不行了……骸……」

「想要出來的話,應該說些什麼呢?」但男人此時卻又壞心眼的伸手制止了他的套弄舉動說,「說給我聽吧,恭彌……」

「不、不要……」原先包覆著花株的溫熱硬是被男人的大手給狠心抬移,瞬間受到冷落的花蕊得不到滋潤地大幅抖顫。「骸……住手……」

「嗯?可是剛才說不想做的不是恭彌你嗎……?」望著他那一副難受得快要哭出來的表情,骸雖然感到相當地心疼,卻還是不肯放棄捉弄他的機會。「怎麼現在又要我住手了呢……?」

「我、我才沒有……」即使心裡明白眼前這壞心眼的男人就是非得這麼欺負他,雲雀卻還是選擇以傲嬌的話語來回答。「才沒有……想要做……」

「真的嗎……?那我就不勉強你了吶……」

骸說著,不顧他抗拒的硬是起身將他的雙手高抬了起,就是不肯讓他碰觸幾近崩毀邊緣的那裡。

「骸……」手臂被擒握住的姿勢迫使他的身軀緊貼上了男人的,瞬間相互抵觸到的灼熱令他敏感地一個弓身。「把手……還給我……」

「把手還給你之後,你打算做什麼呢,恭彌……?」

他那緊覆著上身的嬌瘦身軀早已因情慾而高漲了起,逐漸繪染上白皙的紅暈在誘惑著男人將他噬盡。

噢他親愛的恭彌肯定不知道,要他壓抑自己不馬上把他吃掉是多麼艱難的一項任務吶。

「你知道的……」男人相形之下顯得微涼的肌膚將他襯得更為熾熱,那渴求著解放的本能毫無斂怯之意地重擊上他的腦門。「骸……讓我做……」

這可是他最大限度的坦率了。

想要男人放開他的手,好讓他能盡情地撫摸自己什麼的……這種話他是絕對說不出口的。

「你真的忍不住了是嗎,恭彌……?」但這傢伙卻依然故作從容的問著,似乎非得逼他將那些羞人的字句給道出不可。「如果你能說得更清楚一點,我就把手放開吧?」

咬殺。

這是在聞言的瞬間立馬浮現在雲雀腦海中的字句。

他要把這個惡趣味的傢伙給咬殺掉,然後讓他能夠「更清楚」的明白,過分欺負他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放開我,六道骸。」於是雲雀將那雙鬱藍色的細長微瞇了起,好讓自己在如此狼狽的境地下還能張顯出殺意。「否則就地咬殺。」

「恭彌你打算怎麼咬殺我呢……?」可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男人以一副看上去相當好心情的面容朝他笑問道。「你的手可是在我的手裡喔?」

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能如此的傲嬌,只能說他的恭彌真的是太可愛了吶……

那麼,你想要用什麼方式咬殺我呢,恭彌……?

「你在說些什麼呢,草食動物……」但雲雀卻沒打算就此放棄的出聲喃道,將原先跨坐在男人身上的纖細向前抬移。「我會讓你後悔的。」

他說著,在被男人擒握住手臂的情況下將身軀搖晃著抬立,隨即將那弓彎起的大腿朝他的下身頂弄了去……

「等、等等……恭彌……!」

骸見狀以為被逼到極限的他想要狠心摧殘掉自己的小鳳梨,於是本能反應地趕緊鬆開了他的手臂試圖逃離……

但雲雀的膝蓋卻只是輕微地抵觸上了他的敏感。

「這不是放開了嗎?」脣際大幅弓揚起得逞的笑意,雲雀因他頰上那明顯愕訝的表情而有著大好心情。「不想被我咬殺掉的話,你就給我乖乖的躺好,草食動物。」

噢不他的意思是指乖乖的躺好讓他服侍就行了嗎?

「我、我知道了,恭彌……」於是為了保護小鳳梨的生命安全,骸只好放棄調戲他的躺回了榻上。「你請繼續吧……」

雲雀勝利了……雖然看上去應該是這樣才對。

但男人的眸中卻閃過了一絲慧黠的笑意。

他可完全沒有逼迫他喔。

恭彌他是自己想要這麼做,所以才會不惜以小鳳梨來要脅他也要做到底的喔。

居然就這麼輕易地將那些不坦率的想法表露出來……你太大意了喔,恭彌。

因為你那副傲嬌的模樣就是讓人忍不住想去欺負一下嘛。

「繼續……?」

這才終於發現自己落入男人陷阱中的雲雀不禁感到一陣暈眩,他堅持要男人放開他的手是想繼續做些什麼啊?

「想不起來的話,我可以幫你喔。」笑著將他那不知所措的雙手向下抬移,骸再次指引他將兩人已然盛放的花莖擒握了起說。「就這樣放著不管的話可不行呢,你說對吧,恭彌……?」

「你這個……大笨蛋……」

一邊自口中低喃出了如此字句,雲雀最後還是屈服於本能地將雙手緊握了起。

「等著一起高潮吧,六道骸。」









 

-----
 
其實早該要貼文的,可是最近都在忙著工作和學校作業,
 
好不容易終於騰出了時間,因為這篇拖了很久的關係所以在字數方面有所補償,
 
希望各位能看得盡興吶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涼崎
  • 啊啊,居然妥協了嗎www
    不愧是骸大人,能壓制(?)雲仔的只有他了哪!!!(開花
    這種惡趣味難道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並不是
  • 其實最後那句話的回音是「我要把你的小鳳梨咬殺掉」這樣!! (欸不)

    於是我深深覺得十年後的雲雀會想將他再教育是對的!! (輪迴)

    狐大 於 2012/01/01 22: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