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如果真有所謂的咒語的話,大概就是他那蠻橫霸道,卻又無悔奉獻的愛情。

他強行在他的靈魂深處烙上了屬於他的印記。

不為世間萬物所捕獲的孤高浮雲,卻被那捉摸不定的幻霧所迷疑。


 
 

男人伸手撫向了他那被情慾攻陷而不住抖顫著的肌膚,感覺指梢每縷碰觸都能在他的皙白上點繪出緋豔地紅暈。

「你這個樣子真誘人呢,恭彌。」修細的指節宛若絨羽般輕撫過他玷染著灼白的櫻脣,他那瞬間敏感地弓揚身軀的反應令他好心情的笑了。「喜歡嗎……?在自己的手裡,和我一起高潮的感覺……?」

「……爛透了。」甫達高潮的身軀仍殘留著情慾的餘韻,雲雀那眷戀著男人撫觸的頰與話語相左地追逐著他。「吶,你到底給我下了什麼咒,六道骸……?」

這樣是反常的,他很清楚。

但他卻又下意識的探齒輕咬住了男人襲來的柔軟,著迷似地舔舐著他指梢上揚溢的腥香。

那玷染了掌心的溫熱在傾訴著,自己方才和男人一同步入了高潮的瘋狂。

這就跟他無法抗拒那粉色的心型花瓣一樣吧。

即使心裡很清楚那不過是普通的櫻花,他卻還是被迫倒臥在他的腳下。

是的,即使他很清楚這樣的行徑有多麼的淫亂,最後卻還是臣服於本能的放蕩。

只因男人的每句話語都有如不可抗命的魔咒般,蠱惑著他遵從那些荒誕的提案。

或許在眼神與他相會的剎那,他就被他那雙魅惑地眼瞳銘烙上了咒語吧。

「那是愛情的咒語喔。」而骸聞言倒也沒打算否認的輕笑出了聲說,「僅獻給我親愛的恭彌吶。」

如果真有所謂的咒語的話,大概就是他那蠻橫霸道,卻又無悔奉獻的愛情吧。

比起那刻劃在右眸中的六道輪迴,這樣的咒語對你才更有影響力不是嗎,恭彌?

「果然沒錯呢。」俯身像隻調皮的小貓般探舌舔舐著那濺揚在他姣好胸線上的灼然,雲雀面露出了惡作劇的笑容說道。「那麼,你會為後果負責的對吧……?」

他強行在他的靈魂深處烙上了屬於他的印記。

從相遇的那一刻起,異色的瞳眸就已束縛住他的心。

不為世間萬物所捕獲的孤高浮雲,卻被那捉摸不定的幻霧所迷疑。

最後他笑著埋入他的懷裡。

「嗯,會負責的喔。」見狀笑著將他那揚漾著魅惑的頰高捧在掌心,骸溫柔地輕蹭著他脣際的笑意。「引誘恭彌你墮落的人是我,所以我會將你緊擁入懷中……」

「因為你只能屬於我。」

蠻橫霸道,卻又無悔奉獻的愛情……是這個男人特有的溫柔。

那是輪迴六世也忘卻不了的,他對雲雀恭彌的執著。



「呃嗯……!」察覺下身被異物給入侵的瞬間,雲雀驚愕地睜大了細長的眼。「你……做什麼……?」

已然溼潤的秘境對於男人指節無阻地闖入抗拒的收顫著,無奈他那邪淫的攻勢卻硬是突破了他的防線,兩道放肆的修長猖狂地進行掠奪……

「嗯?是恭彌你要我負起責任的不是嗎……?」將他那猝然溢出喉際的狼狽給笑納,骸伸手擁著他不住失力輕顫的身軀低喃。「所以我會負責做到最後的喔……」

「我……唔嗯……又沒有……要你負責這個……哈啊……」男人壞心眼的逮趁他要張口反駁之際朝著他的更深處挺進,那伴隨話語闖出牙關的甜膩令雲雀不禁羞紅了臉。「不、不要這樣……」

「不要怎樣呢……?」但他卻刻意探舌舐上了他那繪染著豔麗色彩的頰,像個好奇心十足的孩子般在他的秘境中進行開發。「感覺得到嗎……?恭彌你的這裡……馬上就把我的兩根手指給吞進去了呢……」

那是當然的吧。

從未被人碰觸過的那裡,被男人留下了鮮明的烙印。

是他曾趁他被酒精迷惑之際哄騙了他,是他曾殘忍地強行侵犯了他……

是他像現在這樣邪魅地攻陷了他。

即使不願承認,但他的身體早已清楚地記住了屬於男人的溫暖。

真是個過分的傢伙啊……

「會這樣……都是你害的吧……」對男人那逗弄的言語投以殺氣的眼神,雲雀勉強撐著他的胸膛坐起了身。「吶……你會負責到底的對吧,六道骸……?」

「嗯,要我負責的話是可以啦……」望著他那試圖將自己的手指抽拔出體內的舉動,骸面露不解地順從了他的說。「不過恭彌你這是打算做什麼呢……?」

那跨坐在他身上的可愛人兒將他已然盛放的花莖擒握在了掌際,骸原先還天真的以為恭彌是打算再賞給他一次獎勵,沒想到他卻將下身抵向了他的萼頂……

「等、等一下,恭彌……!」

這才終於意會過來的他錯愕地睜大了異色的瞳眸,趕忙伸出雙手想要制止他那過於魯莽的舉動……

「哈啊……!」當男人的硬挺如同針椎般刺入體內的那剎,撕裂的痛楚令雲雀沒能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痛……」

「當然會痛的啊……!」見狀慌亂地揚指觸上了他那傷害了恭彌的兇器,瞬間淌落指梢的鮮豔色彩令骸不捨地一個揪心。「恭彌你在想些什麼啊,怎麼會突然……」

「我以為……能直接進去……」面對男人那明顯責備與不解的話語,雲雀回予他被溼意給迷濛的鬱藍眼睛。「你之前……哈啊……不是……都這麼做的嗎……?」

噢六道骸從來沒想過他的雲雀恭彌會可愛到這種地步。

可愛到居然直接用他下面的那張嘴來咬殺他的小鳳梨。

「恭彌你這個傻瓜……你看你都出血了啊……」

聞言面露心疼地拭去他頰上的溼意,骸伸手扣抬起他的櫻瓣試圖自他體內撤離……

「不、不要……呃嗯……不要動……」但雲雀那因吃疼而不住收顫的壁肉卻緊擒住了他的,好似他每縷的抬移都會牽動他的痛覺神經。「會痛……」

「抱歉吶,恭彌……」自他陰空般鬱藍地眸中滴下的雨灑落在他的胸口,他那因而揪結起的面容看得骸好是心痛。「可是不拔出來的話,你會很痛的……」

雖然他很想就這麼在恭彌的溫熱中放肆慾望的奔馳,但他那可憐小動物般的表情實在讓他下不了手吶……

是男人的話就不能在這個時候收手,骸很清楚這點的。

但他更清楚的是,如果這個時候還把自己的慾望擺在第一順位,不顧恭彌的感受佔有他的話……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吶。

「那就……不要顧慮我……哈嗯……」硬是逼迫自己在他憐惜的眼神中坐起身子,男人那隨即直刺入深處的灼熱惹得他不住顫聲。「不要……杵在那裡……」

不要讓他只能感受到痛楚。

他所能給他的,應該還有更多。

「真的可以嗎,恭彌……?」但那總是以欺負他為樂的男人卻在此時面露遲疑的問著,雲雀猜想或許像現在這樣折磨他也是他的樂趣之一吧。「你真的不要緊嗎……?」

啊啊,這傢伙果然是個壞蛋呢。

「要我說得更清楚嗎,六道骸……?」於是他俯身將那被淚水給玷溼的脣瓣覆上了他的柔軟說,「我要你上了我,現在馬上。」

那直竄入膜腔中的低喃太過清楚且晰白。

下一秒骸起身將他撲倒在了床榻上。



「哈啊……骸……」皙白地手臂攀附上了男人過於寬厚的肩膀,那伴隨他的穿刺而直溢出膜腔的音節不再壓抑的蕩漾。「慢、慢一點……呃嗯……」

像個女人般在男人的身下喘息……如果是往常那重視紀律且自尊高傲的他,肯定會對自己此時的淫亂感到嗤鼻吧。

但他並不討厭這樣的自己。

那個曾經失去過太多,於是像隻刺蝟般以銳利的尖刺隱藏自身的懦弱,害怕將幸福握在手中的他……已經沒有必要在這個男人的面前故作堅強了。

只有他才能看穿他的軟弱,將他那用來武裝自己的外皮輕易剝落。

所以他願意成為那個專屬於他的雲雀恭彌。

那個有點倔強,卻又在他壞心眼的引誘下坦率出自己想法的,被他的愛情魔咒所束縛的雲雀恭彌。

「現在才這麼說已經來不及了喔,恭彌……」他那過於甜膩的音節如同裹在糖裡的蜜般縈繞住了思緒,誘惑男人在他的溫暖中眷戀不已。「抱歉吶,我已經停不下來了……」

他很清楚被他引誘的後果。

第一次沒能克制自己慾望的佔有了他後,他面露嫌惡地甩開了他的手。

第二次殘忍地逼迫他臣服於快感的疼痛,他那美麗的眸中泛起了空洞。

而這一次……

「不要道歉,骸……」指梢溫柔地觸上了他頰上那明顯愧疚的面容,雲雀緊擁住了他的臂膀說。「只要像這樣緊緊的抱著我……」

「讓我知道,你不會再離開我。」

第一次,他在酒後亂性醒來的時候,男人並沒有陪伴在左右。

第二次,當他的心被殘忍地撕裂後,男人選擇放開了他的手。

所以,這一次……

「不會的,恭彌……不會的……」將臉深埋入了他那柔順的墨色之中,骸將諾言輕吻上了他小巧的耳朵。「我絕對,不會再放開你的手。」

此時那壓迫在胸口的,是身心都合為一體的悸動。

於是他朝他伸出了手,與他纖細的指節緊密交扣。

「我愛你喔,六道骸……」

那夾雜於喘息與嬌吟之中的話語,清晰地沒入了男人的耳際。

「所以,就這樣把我弄壞掉吧。」


 
 
 
 
 
 
 
 
 
 
----
 
在此先祝大家聖誕快樂 !! (發糖果)
 
這集的恭彌終於誠實表達出自己的想法了,對此明顯被嚇到的鳳梨表情真是可愛吶 !! (輪迴確立)
 
聽說縛雲即將要邁入最後的精采大結局了,大家一定要準時收看喔 !! (欸不可是你沒給貼文時間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涼崎
  • 好甜www
    嘛,雲仔真是意識不清楚到胡亂告白了啊!!!(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怎麼說呢,其實這篇讓我回想到他們的童年篇(笑
    縛雲的設定裡,雲仔從小時候的天真到變成刺蝟再一次和骸的相遇等,
    好像有走了一圈的感覺,兩個人又在一起了ˇ
    骸每次的闖入,都很侵略性,卻又是建立在愛的基礎上...
    不得不說happy ending的感覺很好(笑(去看最後一篇
  • 噢我相信隔天一早醒來他會羞怯到想去撞牆死的吶…… (欸不)

    童年篇的他們將相遇的意外變成了生命中的必然,並在長大後彼此情感糾纏與傷害,

    可喜的是最後他們選擇對彼此坦率,真誠的揭露出內心的想法吶!!


    如果愛上的不是這麼個惡趣味的鳳梨,或許恭彌一輩子都會這麼以尖銳的外表來隱藏自己,

    我們也就沒機會看到他那誘受的表情了吶!! (欸不你不是在感性的嗎!!)

    狐大 於 2012/01/01 22: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