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首先,這是一段無緣放入縛雲裡的劇情。



----



「你很勇敢呢。」上前扯起了他那洋海般蔚藍地髮絲,他自喉際輕溢出了嘲諷的笑音說。

那直迎上他帶笑眼睛的是一雙填斥著殺意的異色瞳眸。

「勇敢……只是偽善的魯莽……」他咬牙說著,不願屈服於男人壓倒性強大的勉強撐起身軀。

這句話……是恭彌曾經對他說過的。

但他卻再也沒機會聽到他的聲音了。

「喔?骸君你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呢。」聽聞了他那有些悲涼的語調,白蘭臉上的笑意更劇了。「是在哀悼你自己的魯莽嗎……?」

「……」

他沒有答話,只是努力地想揚起已然逐漸脫力的手,擊向他臉上那該死的笑容……

「這種動彈不得的感覺……很不錯吧……?」輕而易舉地閃躲過他最後的掙扎,男人嘲弄似地輕撫上了他脣際流淌的鮮紅笑喃。「看著彭哥列的雲之守護者在你身下動彈不得的感覺……也很不錯不是嗎……?」

「住口……!」當那佔據心頭之人的名號被隨意提起的瞬間,骸以不知道打哪生出來的力氣揮開了他的手說。「你根本什麼都不懂……」

不是這樣的。

他跟恭彌之間,才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他當時會那麼做,只是想要將他挽留……

「我不需要懂。」但白蘭卻漾笑著以玷染緋豔的指梢抵住了他的嘴,「反正你現在逃不掉了……」

那伴隨男人愉悅嗓音落下的話語,如同尖銳的笞鞭般狠狠地抽痛他的心。

他也曾對恭彌說過一樣的話。

自己那個時候,也帶著和這個男人一樣的笑容嗎?

「既然如此,就好好享受吧……」

旋即男人那滿是邪魅地語氣伴隨骸身上已然殘破不堪的衣物滑落。

是一樣的。

他跟他說著一樣的話語。

那時候的恭彌,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面對這些話的呢……?

是和自己此時一般的無助與屈辱嗎……?

是不是像他一樣的抗拒與厭惡……?

他……也讓恭彌嚐到了這種討厭的感覺嗎……?

「怎麼了呢?」指節放肆地撫觸上了他白皙無瑕的胸線,男人抬眸迎上了他那逐漸黯淡無光的視線。「都不答話,是絕望了嗎……?」

絕望嗎……?

你也曾想過要絕望嗎……恭彌……?

對這樣傷害你的我感覺到絕望了嗎……?

你的心……是不是被我狠狠地撕碎了呢……?

還是……你根本從來沒有在乎過我呢……?

恭彌……

「你不掙扎的話,我會很無趣的呢。」將他那誘人擷取的核果擒扣在了掌際逗弄,他那不帶任何情緒的面容令男人細眉挑起。「怎麼了?想起你也曾經這樣對雲之守護者嗎……?」

他也曾這樣對恭彌過……

也曾讓恭彌如此的厭惡他過……

明明說了要保護恭彌不讓他受傷害的……

但他卻……

「放開我……」

於是骸不禁自口中喃溢出了同他一般抗拒的字句。

即使他很清楚,這麼說只是徒勞無功。

因為自己當時,也沒有選擇放過他。

「雲之守護者這樣對你說時,你又是怎麼做的呢……?」像是察覺到他內心掙扎地刻意吮吻上了他顫動的敏感,男人每輒的舉動都帶著十足的嘲弄意味……

沒錯,他的確是在嘲弄他。

用他所做過的事情嘲弄著他。

那個時候,當恭彌這樣對他說時……

他並沒有因此而放開他。

而眼前這個男人,一直在用他曾經對恭彌做過的事情來嘲弄他……

恭彌……

那時候的你……心裡是怎麼想的呢……?

是不是想咬殺掉我?是不是憎恨著我?是不是……

拚命的想逃離我……?

他現在終於明白了。

會讓恭彌想離開他的人,不是中途介入的跳馬迪諾,也不是其他人……

而是他自己。

這樣的他,憑什麼要迪諾把恭彌還給他呢……

「為什麼不說話了,嗯?」

「放開我……」即使清楚這樣的話語起不了絲毫的作用,他還是低喃出了音節說。「我……還要去見恭彌……」

就算已經不被原諒了也沒有關係。

他已經不奢求能被諒解了。

他現在只想要再見他一面,然後告訴他……

對不起,恭彌。

我沒有信守我們的諾言。

「是嗎。」白蘭聞言脣際勾揚起了打趣的笑容,「那麼就憑實力離開啊,否則……」

「你也就只有乖乖聽話的份。」



----


之所以會有這段劇情的出現,是因為原先的設定有從骸說要放手讓雲雀離開之後,就接續到十年未來的劇情。

但十年這段時間是相當漫長的。

在這段時間裡,雲雀會不會對一直陪伴在身邊的跳馬產生感情?失去了他之後的骸又是怎麼度過這段虛無的光陰?十年後相遇的他們又該如何化解十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感情……

因為太過複雜所以最後只好捨棄了吶。

於是在幕後花絮裡特別放上了這段無緣的劇情。順帶一提其實我也挺擔心如果真的套用這樣的內容,以我對白小蘭的溺愛程度來看……搞不好寫到最後會變成白骸也說不定吶。
 
 
 
 
 
 
 
 
 
 
 

(此圖為轉貼圖)
 
 
 
 
致縛雲的所有讀者: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縛雲這部作品是我的第一部同人小說,也是我開始從事同人文學創作的契機。

其實原先只想將它作為短篇來書寫的,擬定的文案是在黑曜樂園戰敗的雲雀,開始了被骸當作籠中鳥般以情慾、殘虐和些許的溫柔來飼養的劇情。

但是在這樣的劇情設定之下,我找不到他們之間羈絆的牽引。

是什麼樣的過去讓雲雀變成了現在這般的倔傲?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骸對這麼個嗜咬成性的對手產生不願放棄的情感?是什麼樣的轉機迫使雲雀改變他的想法?是什麼樣的關係讓他們一再傷害對方,卻又眷戀於彼此的溫暖?

在這樣反覆的思索之後,我設定出了兩人小時候就曾相遇,最後卻以殘忍的方式分開的場景。

童年造就的陰影使得恭彌在長大後習慣逃避人群孤立自己,像個刺蝟般札傷所有想接近他的人,只因他不想再承受失去所愛的傷痛。

而被迫與他分離的骸開始了他對黑手黨的報復,卻也因為雲雀抗拒的違心之論深受打擊,近而做出了連自己都後悔不已的殘虐舉動。

越深的愛就越是彼此傷害,越是不易擁有就越是不願放手……

縛雲這部作品就是在兩人的這種矛盾心態下書寫出來的吶。



另外就是本作當中佔據了相當比重的床戲劇情。

如果我說這些內容都是靠自己憑空想像,之前完全沒有接觸過任何與這方面相關情色內容的書籍的話……有人會相信嗎?

相信的人請聽我說,我的內心其實是非常天真無邪善良純潔的吶!!

不相信的人也沒關係,因為我知道這種事情說出來很難服人這樣。

然後其實我想說的是,那字數多得嚇人的床戲部分在這部作品中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劇情轉捩點。

第一次的床戲是在兩人多年相遇後的酒後亂性,雖然是段意外的插曲,卻也意外的拉近了兩人早已疏遠許久的關係。

第二次的床戲是骸被雲雀推開後起的殘虐之心,雖然內容有些許血腥,但他在傷害的同時流露出的真情是關鍵之一。

第三次的床戲是兩人終於願意對彼此表誠心意,雖然鳳梨真的很壞心,但雲雀最後還是向他坦率地說出真心的字句。

第一次的溫柔,第二次的脅迫與第三次的逗弄……

這些代表著兩人不同心境意義的床戲或許字數有些過多,但我相信大家在擦拭鼻血的同時,也能更為明確的感受到我想表達出來的,關於這兩個孩子的內心表現吧。



最後就是每篇開頭的時候,會以粗體字呈現出來的,像是文章概述的字句了。

有時候我會為了閱讀上的流暢而刻意使用押韻的句尾來呈現,但其實比起這些刻意修飾過的文字,我更希望能夠讓讀者感受到的,是隱藏在這些字句之中的,兩位主角的心境表露。



當初說著要把縛雲這部作品連載到「69」這個象徵性數字作為完結的時候,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有把握,能將這麼部充滿愛恨情色與矛盾糾葛的作品持續多久。

因為根據過去幾次不良的記錄及滿坑的葬亡作品來看,一旦失去了讀者的支持與寫作的動力,我就會主動將作品畫下斷點。

所以這次能夠如願將這部作品順利完成,我非常感謝一路陪伴縛雲走來的讀者們。

如果沒有你們在看完這樣拙劣的文章後還願意留下鼓勵的言語,如果沒有你們表示出想要繼續觀看下去的期盼心情……這部作品是不會存活這麼長一段時間的。

連載了這麼久的作品終於要完結著實讓人不捨,但我相信這部作品的結束並不會在我的心中畫下句點,因為它帶給我的是更為珍貴的,能夠不斷回味的,那份由你們的每一則留言所傳遞的溫暖。

最後,向你們致上由衷的感謝之意。







以上,雖然番外篇的內容已經開始規劃,但還是要在此鄭重的宣佈……








家教骸雲--縛雲 全劇終.
 
 
 
感謝所有一路陪伴縛雲的讀者.
 
 
 
 
 
 
 




----
 
背景音樂為嵐所作詞的縛雲主題曲-1.

在此感謝親愛的孩子為縛雲所貢獻的努力。


城堡花園中童年的相遇,
那曾經化名為庫洛的你。
湛藍雙眸不被束縛的氣息,
藍海碎髮遮掩淡淡的笑意。

微風吹過打亂熟悉的風鈴,
莊園深處一抹墨黑色身影。
灰黑鳳眸浮現火光的倒影,
烈火留下消逝不去的痕跡。

And we know it's never simple, never easy.我們都知道這並不簡單,從不簡單
Never a clean break, no one here to save us.永遠無法一刀兩斷,沒有人能拯救我們
You're the only thing I know like the air in my life你是唯一一個我瞭解的人,如同我生命中的空氣

And I said,我說,
若你如雲飄忽不定,
我願為霧,使你迷疑。
若你如霧飄渺虛移,
我願為雲,任你遊憩。



紅蓮交織媚惑邪佞的神韻,
孤傲倔強輕柔顫動的身軀。
黑曜霧隱成癮的血色初櫻,
湧上心頭卻是莫名的安心。

And we know it's never simple, never easy.我們都知道這並不簡單,從不簡單
Never a clean break, no one here to save us.永遠無法一刀兩斷,沒有人能拯救我們
You're the only thing I know like the air in my life你是唯一一個我瞭解的人,如同我生命中的空氣

And I think,我想,
負罪囚禁,無法展翼,
我會為你,毫無遲疑。
原罪輪迴,無法抹去,
我願與你,墮入地獄。



執迷不醒,
你痛苦顫抖的喘息。
似萬把針刺撕裂,
染血的心。

不言而喻,
牽手冰冷的觸意。
是無法捨去默契,
真實自己。


And we know it's never simple, never easy.我們都知道這並不簡單,從不簡單
Never a clean break, no one here to save us.永遠無法一刀兩斷,沒有人能拯救我們

Oh

I believe,我相信,
若你如雲飄忽不定,
我願為霧,使你迷疑。
若你如霧飄渺虛移,
我願為雲,任你遊憩。
沉溺不起你的懷裡,
唯一牽羇,交予後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涼崎
  • 首先還是這句:狐大您辛苦了www
    縛雲真的是很長的一篇作品,雖然是我自己的微薄看法,但我覺得縛雲很成功(笑

    縛雲也是我認識狐大的契機...很多事情就是這樣,一堆的巧合組合成的必然吧!
    最近有點忙,無法第一時間來看文,收到狐大的催促時,其實我也懂得(大概也是自己也有寫一些些的關係),那是對自己創作出來的孩子的驕傲,也是想找人分享這分喜悅和完結的徬徨心情,謝謝狐大(躬身

    其實我追縛雲應該算早的?(偏頭)(當然不能跟您原本的朋友比)這一段很長的時間,其實縛雲一直幫我保有的對骸雲很強烈的喜愛ˇˇˇ雖然中間也一直接觸新的作品,對這兩個孩子的愛也是起起伏伏,但總是在每一篇縛雲的連載中,可以找回對6918濃濃的愛,就像是每次看完都要被狠狠打一槍萌到一樣www

    如果可以有給作者大人一點支持,那我也很開心的w動力什麼的真的很重要,我懂~佩服狐大的毅力耐力等,還有文裡面連貫一氣的劇情真的很棒ˇˇˇ一直都是把狐大當成崇拜對象這樣!!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狐大也得記著哪!完成一樣東西的成就和失落是並行的,願您能好好調適(笑)我會等著您下一次的開筵(燦)請位我留上一位~(自己來搶!)

    啊啊,嵐大曲子很棒ˇˇˇ

    我就等您的番外和新作了!!
    我會繼續搶沙發還有乖寶寶章!!!
  • 一直以來都不離不棄的陪伴縛雲走來,涼大妳也辛苦了吶!!

    我還在想涼大會不會覺得我很煩呢,其實真的是希望能在第一時間將自己心血的結晶呈現出來,感謝涼大的寬宏大量!

    對我來說,不論收看這部作品的時間長短與否,只要能在過程中給我繼續書寫下去的力量,在最後一刻和我一起分享妳們對這部作品的感想,就是最棒的讀者了吶!!

    祟拜什麼的真的不敢當,因為我是個非常孤傲的偏執狂,從來不會去拜讀其他作者的文章藉此累積自己的文涵,所以我不知道這樣封閉的自己寫出來的文章會帶給讀者們什麼樣的感受。唯一的管道只有透過妳們不吝留在文章下面的回應,才能讓我清楚這樣的寫作方式是否算是成功。



    最後真的很感謝涼大的一路陪伴,因為有妳們,縛雲才能順利完結吶!!




    以後還要繼續食用乖寶寶獎章喔!!!!!!

    狐大 於 2012/01/01 23: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