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原先不過是單純的惡作劇。

你只是好奇,他會為此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我正在反省。」

將那俊俏的頰深埋入了掌際,金髮的他沒敢正視你的自指縫竄出聲音。

兩個小時前夕,你們還在彭哥列的會議廳裡談論有關體系改革的問題。

以霧之守護者身份參與的你,和身為同盟家族首領的他被安排並席。

在此之前你只有在義大利耳聞他的名,他是加百羅涅家族的第十代首領,深受當地領民的愛戴與恭迎。

你原先還想著要不要趁勢將三叉戟抹上他的脖頸,好在你對於守護者遊戲感到無趣時轉移陣地……

但他那雙笨拙的手卻早先你一步地,將滾燙的咖啡灑上了你最愛的皮革風衣。

「對、對不起……」察覺到自己那嚴重失態的舉動波及到了你,於是他慌亂地抓起桌案上的紙張覆上你的衣襟。「你沒燙著吧?我這就請羅馬利歐幫你處理……」

「沒關係。」你因他那出乎意料之外的行徑而揚起笑意,噢這傢伙原來比傳聞中的更加有趣。「倒是,你手裡抓著的那個,是等下開會要用到的東西……」

經你這麼一提,他這才發現自己手中的文件資料變得狼狽不已。

「啊啊,完蛋了,要是被里包恩知道的話肯定……」

「看來,我們只好因故缺席。」你見狀漾笑著替他拾起了那落在地榻上的瓷器,當著他不知所措的視線往自己的腕際割劃了去。「吶,你現在是不是該送我就醫?」

你笑語,好心情地望著他那驚愕不已的神情。

隨即他不顧眾人眼光地將你那淌著鮮紅的手牽握了起,和彭哥列那不著邊際的首領道了聲歉後便奪門而去。

原來黑手黨的首領會因為這點小事而不顧大局……這傢伙的思維並不是普通的有趣。

本先被迫參與會議的不耐在這瞬間轉變為大好心情。

於是你任憑他將你領進了自家的轎車裡,逮著他對司機說要載你送醫之際強行打斷他的命令……

「只要帶我到附近的旅店包紮就行,我還得換掉這一身溼衣。」

透過後視鏡你無阻地望見他那聞言泛起的遲疑,那令你脣際勾揚的幅度更劇。

「順便,做些有趣的事情。」



你嚴重懷疑,自己的腦袋是不是出了問題。

你不是沒有聽過關於彭哥列霧守的惡名。

他與整個黑手黨世界為敵,試圖以寄宿於體內的惡魔能力為人類迎來地獄。

雖然最後他淪落昏暗的水牢裡,但那不表示他捨棄了野心。

所以當你得知自己被安排與他並席,你感到莫名的心悸。

為了讓恭彌能在雲守之戰取得勝利,你和他藉由不斷打鬥的方式來增進技藝,因此在進行霧守之戰時並沒有到場參與……

在彭哥列第十代的守護者裡,他唯一和你沒有任何交集。

你知道他在入獄後便收斂了以往的殺戮行徑,也知道他身在此處就是與彭哥列友好的最佳證明……

但你還是對於他的存在感到莫名地戒懼。

那雙手曾玷染眾多黑手黨人的血液。

如今,他就坐在這裡。

為了撫平自己此刻難堪的情緒,你伸手執起了桌案上那盈滿咖啡的瓷器……

當杯中的液體順著滑落的幅度玷染他的上衣,你這才想起羅馬利歐沒有出席這場會議。



「不礙事的。」望著他那試圖以抖顫地指梢替你包紮的笨拙之舉,你不禁自喉際輕喃出了笑音。「我自己來就可以。」

你還以為處理傷口什麼的是黑手黨人的必備能力……

可此時你這被繃帶綁束成球狀的掌心早已凌駕了正常人的等級。

你不免有些懷疑,他究竟是無心還是刻意?

「抱歉吶,我不是很會處理這種東西……」顯然你脣際揚起的笑意令他感到了尷尬的情緒,只見他看上去滿臉歉意的直望著你。「果然還是應該送醫……」

「你……沒有受過這方面的教育?」你不禁因他的話語瞇起異色的眼睛,你還以為憑他的家世這點小事應該不成問題。「沒有人教過你,受了傷該如何處理?」

「是有教過緊急處理什麼的,可是我自己一個總是弄不來……」他聞言看上去相當尷尬地搔弄著那耀眼的蜂蜜,「抱歉吶,因為羅馬利歐他們沒有出席這次會議……」

「這樣好嗎,告訴我這些事情?」不必用計就輕易獲取的情報令你錯愕地睜大了眼睛,「你很清楚的吧,我之所以加入彭哥列的原因?」

表面上是個能幹的首領,但只要部下一不在身邊就會嚴重脫序……

雖然有在彭哥列的笑談間聽聞了些許,不過沒想到本人竟如此爽快地證實這件事情。

沒有部下相陪就毫無用武之地……這樣也能成為知名黑手黨家族的首領?

看來這男人果然具備了某種特殊的能力,才能夠讓那些傢伙服心……

「沒關係的,因為這也不是什麼祕密。」他以有些自嘲的笑容望向了你,「你加入的原因我多少有聽里包恩提起,也曾經對你的意圖感到懷疑,剛才就是因為這樣才會不小心將咖啡濺到了你……」

「放心吧,我不怪你。」你聞言回予他一抹輕淺地笑意,噢原來這就是他如此失態的主因。「畢竟那對你們來說,是不被原諒的事情。」

會被懷疑,甚至畏懼……

那都是理所當然的反應。

你很清楚自己犯下的案行在黑手黨界泛起多大的漣漪,也知道他們是以什麼樣的惡意來評論你……

所以他剛才在面對你時會有如此之舉,你並不感到訝異。

倒是他在那之後的反應令你感到相當有趣。

雖然對你感到畏懼,但他卻在當下毫不猶豫地伸手抓住了你……

就這樣帶著你離席,他難道不怕回去後淪為眾矢之的?

「其實我以前也跟你一樣,認為黑手黨不是什麼好東西。」似乎沒有察覺到你心底暗忖的事情,他逕自地述說起了自己。「更別說會想要繼承家業成為首領。」

「可你現在卻是那與彭哥列齊名的,加百羅涅家族的首領。」

從他口中道出的字句令你感到不可置信,身為首領的他居然說黑手黨不是什麼好東西?

若不是內有隱情,就是他純粹想藉由這樣的言語來哄騙你。

「因為我很清楚什麼是我必須守護的東西。」倏地將銘烙著印記的大手伸向了你,他那毫無虛假的笑意刺進你異色的眼睛。「身為黑手黨的首領,除了要有背負罪惡的決心,更要為了整個家族奉獻自己。」

「如果覺得黑手黨不是什麼好東西,那就由我來引領它朝正確的道路前進。」

就只是這樣而已。

只不過像個不經世事的孩子般地,輕易說出夢想的等級。

但你卻因他的話語而心悸不已。

同樣是在逃避之中下定決心。

當你坦然接受自己這寄宿著惡魔的身體,進而藉由這樣的能力來反噬黑手黨之際……

他卻選擇背負起家族的血腥,企圖藉由這雙手來改變既定的命運。

「我想,你一定也有自己想守護的東西。」

你在聞言的瞬間本能反應地觸上右眸的豔麗。

在輪迴中反覆上演的悲劇告誡你,人類是多麼愚蠢至極。

即便如此,你還是對他們動了感情。

你很清楚當時會開口邀他們一起逃離,並不僅是貪圖被人擁護的虛榮心。

你很清楚雖然嘴上說是為了自己,但會借用那不幸女孩的身體,有一半是出自於同情。

你很清楚你想從彭哥列手中奪走的,是更為重要的東西。

「你擁有惡魔的眼睛。」

「你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成為我們的實驗品。」

那個最後死在你手裡,連名字你都沒去記的男人曾道出這樣的話語。

「除了我們之外,沒有人需要你。」

他看不見那輪迴在你眼底的地獄。

「就算是死,也要和骸大人在一起。」

但他們卻撐著那因你而傷的身體,即使用盡最後的力氣也要追隨你。

「骸大人,您在哪裡……?」

在與外界完全隔離的水牢裡,那女孩的低語如此清晰。

「六道骸,我們需要你。」

那個大叔這麼說著,將一枚殘缺的戒指交給了你。

「你一定也有自己想守護的東西。」

然後那道朝陽般燦爛地笑意耀入你無盡幽邃的眼睛。

真是有趣。

你的脣際不禁勾揚起笑意。

你一直不願意去正視的事情,卻被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傢伙給洞悉。

「吶,做為給你的獎勵……」於是你順勢將他伸來的手使勁拉向自己,趁著他重心不穩之際擁上了他的脖頸。「請收下這個獎品。」



你探舌舔舐著他因愕訝而不住抖顫的脣際,他那瞬間弓揚起的背脊令你好心情地漾起笑意。

「咦……?」明顯被你這過於唐突的舉動給嚇得不清,只見他慌亂地不知該如何反應。「骸、骸你……」

「第一次被男人吻嗎?」將他頰上泛起的緋色豔麗納入眼底,你逮著他毫無防備之際揚指解開他的衣領。「吶,想不想要更刺激……?」

沒有下意識地推開你,反倒是驚愕地無法言語……

他的反應就如同你想像中的有趣。

和記憶中的那些黑手黨人不同,他臉上總是掛著無害的笑意。

你想知道,面對這麼做的自己,他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如果他展露出的是厭惡的鄙夷,甚或是明顯的殺氣,那就表示他之前的言語都是虛情假意。

而如果是其他的表情……

「等、等一下……」似乎這才從你給予的驚嚇中回過神來,他連忙伸手想要阻止你那攻佔著他的纖細。「雖然你說要給我獎品,但我應該沒做什麼值得獎勵的事情……」

「喔呀,你反駁的點還真奇怪呢。」但你卻沒打算就此罷手地俯身湊近,硬是逼迫他那無路可退的身軀倒向床際。「還沒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嗎?可別告訴我你有這麼純情……」

「這不是純不純情的問題吧……」硬是將你襲上的身軀給擋抵,他那明顯有所顧慮的舉動沒能逃過你的眼睛。「所以說我到底做了什麼會讓你……」

「我都說了,是給你的獎品。」索性將他前來阻隔的指節握入掌際,你逗弄似地迎著他的視線舔弄了起。「吶,還是你要猜拳決定誰在上面的問題……?」

「是嗎,原來是這樣啊……」但他卻逕自低喃著如此的話語,另一隻手溫柔地撫上你蔚藍的髮際。「放心吧,我不會把你的事情給說出去。」

「哈……?」這下換你因他的話語而錯愕地睜大了眼睛,「等一下,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事情……?」

他說不會把你的事情給說出去……

什麼意思?他指的是什麼事情?

「就算不這麼做,我也不會把你有想守護之物的事情說出去的。」自顧自地說著你摸不著頭緒的字句,他朝你漾起了爽朗的笑意。「所以,你不必像這樣委屈自己。」

噢你終於懂了他的用意。

他以為你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是因為他不小心洞悉了你的思緒,而你怕他將這個秘密說出去的權宜之計……

他居然在擔心你。

明明都說了是要給他的獎品,他卻還擔心你是在委屈自己。

「我說啊,你能在黑手黨界存活到現在簡直是奇蹟……」

伸手觸上了他那毫無任何虛假的笑意,你不禁自喉際輕溢出了笑音。

「你才要放心,因為我只是單純的想誘惑你。」




原先會想接近,不過是單純的惡作劇。

想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黑手黨首領,想知道他究竟擁有什麼樣的能力,想知道當他被你撲倒時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想知道,為何他能令你如此感興趣。

從來沒有想過,你居然會對一個人類抱有如此特別的情緒。

在這之前,你們完全沒有任何交集。

你因為傳聞而對於他的能力產生質疑,他也因為傳聞而對於你的犯行產生畏懼。

你們的相遇,不過是一段插曲。

但當他毫不猶豫的伸手抓住你之際,你在那反覆上演著悲劇的輪迴之中望見了一絲光明。

如果可以,你不想結束這場鬧劇。















或許對你來說,這只是一場惡作劇。







------

這裡是殿主狐大。

本來這篇是要作為小迪的生日賀文,但因為時間問題最後決定延到今天才發,

在此祝小迪遲來的生日快樂,以及祝各位情人節快樂吶!!


這篇同樣採用了押韻手法來書寫,原先有床戲部分的規劃,

但認為劇情方面點到即可便沒有採納,在此還是希望各位能看得盡興吶!!






以下是音樂播放的歌詞:



王藍茵-惡作劇

作詞:王藍茵 作曲:王藍茵
 
 
我找不到很好的原因 去阻擋這一切的情意
這感覺太奇異 我抱歉不能說明
 
我相信這愛情的定義 奇蹟會發生也不一定
風溫柔的清晰 也許飄來好消息
 
一切新鮮 有點冒險 請告訴我怎麼走到終點
沒有人瞭解 沒有人像我和陌生人的愛戀
 
我想我會開始想念你 可是我剛剛才遇見了你
我懷疑這奇遇只是個惡作劇 ah~
 
我想我已慢慢喜歡你 因為我擁有愛情的勇氣
我任性 投入你給的惡作劇
你給的惡作劇
 
我找不到很好的原因 去阻擋這一切的情意
這感覺太奇異 我抱歉不能說明
 
我相信這愛情的定義 奇蹟會發生也不一定
風溫柔的清晰 也許飄來好消息
 
我才發現 你很耀眼 請讓我再瞧瞧你的雙眼
沒有人瞭解 沒有人像我和陌生人的愛戀
 
我想我會開始想念你 可是我剛剛才遇見了你
我懷疑這奇遇只是個惡作劇 ah~
 
我想我已慢慢喜歡你 因為我擁有愛情的勇氣
我任性 投入你給的惡作劇
你給的惡作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