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你這個……混蛋BOSS……」

當男人灼熱的慾望狠刺入體內的那剎,你沒能忍住痛楚的咒罵出了聲道。

才剛經歷一場混亂,甚至連整棟飯店的高樓層都被他給破壞……

沒想到這傢伙回到新下塌處的第一句話,居然是「垃圾,來做吧」!

所以說他開關到底裝哪啦?!

要不是對手的阿爾柯巴雷諾剛好時間用完,雲雀那傢伙又堅持不讓跳馬幫忙的話,你們可能早就全滅了啊!

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要召開檢討會議的嗎……嘛,雖然他有沒有參加都一樣,而且你們這隊現在能參戰的也只剩下他……

怎麼想都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吧!

「閉嘴。」但他卻倏地將你那為他而留的銀白擒扯了起,硬是逼迫你隨即弓起的身軀容納他的兇器。「垃圾就做好垃圾該做的事。」

「垃圾該做的是什麼事情啊喂!」你聞言不滿地回眸迎上了他的視線吼道,「再說你這傢伙是不會累的……呃?」

男人那直刺上你灰鬱眼瞳的熾炎令你一陣語頓。

這傢伙……在生氣嗎?

因為跳馬那傢伙故易提起他輸給澤田綱吉的糗事來逼他使出全力?

還是雲雀那傢伙不惜毀掉自己的BOSS錶也要與他戰鬥到底的舉動激起了他的好勝心?

這麼說來,剛才這混蛋BOSS本來也想學他把手錶給毀掉的,卻被你們急忙攔阻了下。

要是讓這兩個戰鬥狂繼續任性妄為還得了,估計別說是飯店了整個街道都會被他們給滅掉吧……

所以這個混蛋BOSS是因為這樣而生氣了嗎?

也未免太任性了吧?!

「我說你啊,要是想跟那傢伙做個了結的話……」於是你伸手撫向了他頰上那烙印著不堪過往的傷疤說,「至少等到替瑪蒙解開詛咒後再說吧……?」

之所以會答應瑪蒙的請求,除了是要向那個懦弱的十代後繼復仇,你相信他還有其他理由。

瑪蒙所背負的詛咒與他所背負的命運極為相同。

多年來只能以嬰兒的型態存活的瑪蒙,和注定無法繼承十代首領之位的他……都為了改變這樣的宿命而起身戰鬥。

所以他才會爽快地應允了這次的行動……應該吧。

不過顯然他剛才是完全被雲雀那傢伙給激到了呢。

對那傢伙來說,戰鬥是不需要理由的。

如果有人試圖用規則來限制他的行動,他會毫不猶豫的將那些規則給打破。

嘛,雖然能抱有這樣堅定的信念是不錯,但這可不是場能意氣用事的戰鬥啊。

居然就這樣親手毀了象徵代理人首領的BOSS錶……找他來當代理人的那個阿爾柯巴雷諾也真夠嗆的。

話說回來,跳馬那傢伙作為家庭教師到底都教了他些什麼啊……

「少囉嗦,垃圾。」順勢將你襲去的纖細給擒扣在了掌際,他不顧你抗拒地將你正容納著他的下身側扳了起。「我看那碎渣不順眼很久了。」

他說著,像個孩子般幼稚地拿你洩恨。

「呃啊……」隨即直刺入體內的熱度令你不禁狼狽地低吟了出,噢這傢伙總是不懂得收斂他的力度。「你這個混蛋……該不會……唔呃……從那時候開始就記恨到了現在吧……?」

他這麼一說你才想到,當你們為了爭奪彭哥列的首領繼承權而展開守護者戰鬥時,雲雀那傢伙在擊敗莫斯卡後也有向他出言挑釁。

當時確實是有嚷著猴子山大王什麼的……所以他是從那時起就一直記恨到了現在嗎?

雖說以這混蛋的個性是不會輕易忘記所受到的屈辱啦……

「啊,是啊。」他聞言倒也不打算否認地將你那因吃痛而不住發顫的下顎扣抬了起,「都是你這垃圾帶來的碎渣。」

他以聽上去相當不悅地語氣如此說道,隨即一個張齒狠咬上了你的柔軟。

「哈……哈啊?!」

當那摻雜著些許甜膩的腥香滿溢入膜腔之際,你在他嘴裡發出了錯愕地氣音。

關我什麼事啊?!

誰知道為什麼雲雀那傢伙會闖進你們下榻的飯店,還直線條到非得和他分出個勝負不可啊!

真要怪罪的話也該算在把你們捲進這場戰鬥的瑪蒙身上吧,再說把他引出房間的不就是瑪蒙嗎!

所以說從頭到尾你都只有被他用卡在喉嚨裡的年糕砸頭,還在事後被他拖進房裡做激烈運動的份吧!

「你這個混蛋……」於是你不滿地伸手推開了他的溫暖,一雙鬱藍色的瞳眸毫不畏斂地迎上了他。「別什麼東西都推到我身上來啊,雲雀那傢伙又不歸我管……」

「那種垃圾我還沒放在眼裡。」但他卻出聲打斷了你埋怨的話語,索性就這麼逮著與你視線相接之際一個穿刺。「我說的是那個比垃圾還不如的碎渣。」

所以說那誰啊!

你聞言在心裡朝他吼問道,這傢伙在描述人類的時候就不能用些正常的形容詞嗎?!

話說回來,他說他沒把雲雀那傢伙放在眼裡,也就是說他不是為了他而生氣?

可這樣說不過去啊,今晚現場除了雲雀那戰鬥狂之外應該沒有人膽敢惹怒他才對……

「好,我明白了,我就早點讓桑薩斯使出全力吧。」

「桑薩斯是超級強大的,甚至完全超過了我的想像……雖然是輸給過阿綱!」

某個被你們瓦利亞全體視為禁忌的話語條地浮現在了腦海裡。

而那是出自一名有著燦爛笑容的金髮男性。

不會吧,所以說……

「你說的碎渣原來是指跳馬的嗎?!」

比起那慣性品嚐到的痛楚,你更為驚恐地朝他出聲問道。

你一直以為他是因為你們阻止了他和雲雀的廝殺而生氣,其實是完全沒關係的嗎?!

他會生氣不是因為雲雀行為的挑釁,而是迪諾那句意圖明顯的話語?

所以他才會說什麼「我看那碎渣不順眼很久了」,因為你們可是從中學時代就彼此認識的啊!

「不是跳馬,是碎渣。」你那理所當然般道出口的稱呼似乎牽動到了他神經的某處,只見他那姣好的脣際勾揚起殘虐的弧度。「居然對那碎渣使來喚去的,你這垃圾看來是不想活了啊。」

「哈……?」

原諒你再次因他的話語而錯愕地張大了嘴,這混蛋BOSS到底是想表達些什麼啊?!

說什麼你對跳馬使來喚去的……那是因為你們在中學時代交情還算不錯,而且剛才會叫他把雲雀帶走也是情勢所逼啊……

不對,是說這樣有什麼好生氣的啊,這個混蛋不也總是理所當然般地使喚著你嗎?

「你只要當我的垃圾就行了。」

但他卻是這麼回應你的,用那往常一般地強勢語氣。

可令你更為在意的是,他在那個名詞前所貫上的字句。

不是「垃圾」,而是「我的垃圾」。

啊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我說你啊,就不能用垃圾聽得懂的方式來說話嗎?」於是你漾笑著撫向了他那殘留著記憶傷痛的雙頰說,「放心吧,除了你這個笨蛋混蛋之外,沒有人會對垃圾感興趣的吶。」

你都忘記了,扣除那冰封八年的虛無時光,這傢伙的心智年齡不過就跟雲雀他們一樣。

居然因為專屬於自己的東西被搶走了而生氣……他果然還是個幼稚的小鬼吶。

只要認定是自己應該擁有,他就絕對不會放手。

這就是當年的你會被他所吸引的理由。

你喜歡他那純粹地,沒有一絲雜質的怒火。

所以你才會主動向他伸出了手。

「不是說好了,在這個約定實現之前,都不會離開你的嗎?」

你這麼問著,隨即察覺到他那分叉的眉尾一個抽動。

「少說大話了,垃圾。」

將那再熟悉不過的稱呼烙上了你的,他那殘虐中不經易流露出的溫柔強勢地將你佔有。

「到時候,我會親手燒了你的。」








「所以現在你只管當好我的垃圾。」














----

這篇是作為史庫瓦羅的生賀,祝親愛的垃圾生日快樂吶!! (灑花)

雖然很久沒寫XS的文了,不過一下子就找回了歡樂的感覺喔!!

內容是延續家教的最新連載中,老大和雲雀對上時迪諾為了讓雲雀瞭解老大的危險性而說出了那句禁語,而當雲雀不惜毀了代理人的BOSS錶也要和老大戰鬥到底時,垃圾們急忙衝上去阻止老大做出同樣的舉動並且要迪諾趕快把雲雀帶離現場的劇情。

個人覺得天野原作中的老大變得更可愛了吶!! (姆指)

於是禁殿生產的XS似乎都是歡樂向的,希望各位能看得喜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