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好吃嗎?」

見他笨拙地拿著刀叉將麵食往嘴裡送去後,男人伸手替他輕拭去了玷染脣際的鵝黃問道。

不知道是因為身為東方人的他習慣使用筷子,還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碰觸過人類的餐具了,他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呢……

「好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聽聞了他的問句之後,恭彌面露不解地抬眸問著。「會有什麼樣的表現呢?」

他本身對食物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喜厭之分,只要不是動物死屍之類的東西就行了。

但此時被他送進嘴裡的這個東西……卻在他的味蕾上點綴著奇特的香氣。

「嗯……應該就是覺得很美味,吃完之後還會想要再繼續吃吧……」迪諾聞言很認真地思索著該用什麼樣的字句向他解釋,完全不懂為什麼他總是以疑問作為回答的方式。「也可以說是對這樣的味道不覺得討厭吧。」

雖然還不是很確定,但他多少有些摸懂了恭彌這孩子提問的時機。

他向他提出的問題,多半都和「感覺」有關係。

「是嗎……」

像是要確認般地再次以毫無流暢可言的舉動將麵條送入口中,恭彌看上去相當認真地偏頭品味著。

迪諾說,所謂的好吃就是覺得很美味,吃了之後還會想吃。

而此時的他並不討厭那滿溢在膜腔中的甜膩氣息……

「嗯,好吃。」

於是最後他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他不討厭這個名為「義大利麵」的食物。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與他對席而坐的男人看上去鬆了一大口氣的揚起了笑容,「喜歡的話就多吃點吧?」

那直刺入眸中的燦爛令恭彌不由得分神了片刻。

這個男人為什麼會露出這樣的笑容呢?

他想表達出的情感,是開心嗎?

因為他說他煮的義大利麵好吃?

「對了,恭彌你家在哪裡呢?」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地,迪諾出聲打斷了他的思緒。「為什麼會一個人待在那裡呢?」

這麼說來,他記得剛才恭彌有說過,他「沒有能回去的地方」。

他還說了,這個世界「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會讓一個看上去才十來歲的孩子講出這樣的話呢?

他在那裡多長一段時間了?他的家人呢?沒有人發現他不見了嗎?

他說他「只能待在這裡」,又是什麼意思?

迪諾這才發現,事情遠比他想像的還來得複雜許多。

他一開始只是單純的想讓他有個地方躲雨,然後準備些東西給他充飢罷了。

但從這孩子提出的問句與那些詭異的話語來看,他絕對不是個離家出走的孩子這麼簡單。

「家……是指能夠長期居住的地方嗎?」

但恭彌卻又以問句回答了他。

「嗯,算是吧。」於是迪諾只能試圖壓抑住自己擔憂不已的情緒朝他輕笑道,「恭彌你住在這附近嗎?」

這孩子居然連「家」是什麼都不知道。

他到底……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以前是在醫院。」恭彌聞言像是懂了他意思的偏頭說著,「現在的話就是迪諾找到我的那裡,怎麼了嗎?」

他不是很能明白迪諾為什麼突然問他這樣的問題。

對他來說,醫院就是醫院,暗巷就是暗巷,跟「家」這個名詞完全沒有關聯性。

但如果是單就「長期居住的地方」來看的話,他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有這兩個地點了。

「醫院?」男人對於他的回答明顯愕訝地挑眉,「你的父母在醫院工作嗎?」

他問著,沒有料想居然會得到這樣的答案。

長期居住的地方……恭彌回答他的居然是醫院和暗巷。

如果不是他的父母都受雇於醫院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性了。

應該不會吧……

「醫生說,我是被他們棄養在醫院的。」

但眼前的孩子卻若無其事地將這個他不願去作想的實情說了出口。

「醫生說他會收養我,是因為我對他來說有研究價值。」

他完全不帶有任何情緒起伏的說著,就好像是在描述別人的故事一般。

但他應該比誰都還清楚,這樣殘酷的劇情就發生在自己身上。

既然如此,他為什麼能夠如此平靜地把它說出來?

「研究價值?」聽聞了他那以淡然地語氣所道出的不堪,男人片刻後才終於從詫愕的思緒中回過神來。「他親口這麼跟你說的嗎?」

怎麼會,這樣未免也太……

「嗯。」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話語在他的心湖泛起多大的漣漪,恭彌在將最後一口麵食送進嘴裡後點頭給予了回應。「醫生說如果我想留在醫院的話,就必須聽他……」







 
(此圖為轉貼圖)




「這樣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沒打算讓他將那令人心疼的話語繼續說完,男人倏地一個上前擁住了他。

「怎麼可以對一個孩子說這麼殘忍的話呢……」

將他那過於嬌瘦的身軀緊擁入了懷際,迪諾面露不捨地輕撫著他夜墨般地細柔輕喃。

究竟是什麼樣的父母會將自己的孩子遺棄在醫院裡任人宰割,甚至最後淪落到要在暗巷中與貓狗為伍呢……?

那個對他說出這些話的醫生,到底又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來面對這孩子的?

「迪諾,這是什麼樣的情感呢?」但那被他視為悲劇主角的孩子卻面露不解地伸手觸上了他的頰,「你現在的情緒是什麼呢?」

「真是的……」他那毫無情緒反應的面容與那一如既往的問句令男人不禁蹙起眉頭,「恭彌你是真的不懂才這樣問的嗎?還是覺得問這種問題很好玩?」

迪諾下意識地以言語來表達他的不滿,這孩子究竟都在想些什麼?

當別人正在為他那悲慘的身世打抱不平的時候,他居然還能面無表情的問人現在的情緒是什麼?

這已經無法用「奇怪」兩個字來形容了。

「我想知道。」可大概是完全沒有留意到他話語中的情緒吧,只見恭彌一雙灰鬱色的瞳眸瞬也不瞬地直望著他。「因為我沒有,所以想知道。」

「因為你沒有是什麼意思?」連忙將他話裡的尾巴緊抓了起,迪諾不打算放過這個機會的回敬他那無瑕地目光問。「可以詳細的說給我聽嗎,恭彌?」

「嗯。」

黑髮的孩子聞言倒也沒有拒絕地輕點著頭,或許對他來說,這並非是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吧。

但緊接著沒入耳際的話語卻讓男人感到萬分驚愕地睜大了琥珀色的眼睛。



「原來是這樣……」聽他將那更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給道出口後,男人本能反應地收緊了抱擁著他的手。「所以你才會說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所以你才會想知道我的想法?」

他問道,不敢相信自己都對這個孩子做了些什麼。

如果他早先知道這種事情的話,就不會去追問他言語之後的理由了。

可自己居然如此殘忍地讓他將這些不堪的過往給傾訴出來……

一想到這麼做的自己對恭彌來說或許就跟那些傷害他的人沒什麼不同,沉重地罪惡感就在他的胃部狠勁絞痛。

「嗯。」但那被他給緊擁在懷中的孩子卻完全沒有感受到這些情緒地輕應了聲,「迪諾能告訴我嗎?所謂的人類的情感?」

他不是很清楚,為什麼這個男人擁著他的手傳來了劇烈地顫抖?

而又是為什麼,他的臉上失去了原先那抹令人眩目的燦爛笑容?

「可以的喔,恭彌。」不知是否察覺到了他心裡的疑惑,只見男人牽強地勾揚起了笑意說。「只要是你想知道的,我都會盡我所能告訴你的。」

他說著,慶幸自己能在這樣的夜裡與這樣的一個少年相遇。

如果沒有這場雨,他不會知道原來在自己每天匆忙路過的角落裡,藏著一份等待啟發的感情。

而他並不後悔那注定與他邂逅的人是自己。

他完全無法想像,如果同樣的事情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他能夠像這個孩子一樣面無表情地傾訴出來嗎?

他一直以來,到底都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存活到現在?

因為沒有人類所謂的情感,所以他就感受不到傷痛嗎?

不,肯定會痛的。

只是恭彌他並不明白那種感覺叫作「痛」,不明白自己「痛」的理由,更不明白這種「痛」是意謂著什麼……

所以他才會說這個世界不屬於他,因為對感受不到任何情感的他來說,這個世界是一片的虛無。

路上熙來攘往的,是對他來說有著情感的,所謂正常的人類。

但如果自己沒辦法成為這樣的人類,那他是否還有資格存留於這個世界?

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恭彌。

迪諾在心裡這麼對他低語。

沒有人是不應該存在的。

如果你找不到存在的意義,那就由我來賦予你。

「現在的你,是以什麼樣的心情說這句話的呢?」

不出他所料地,黑髮的孩子聞言朝他出聲問道。

「是關心以及為你感到不捨的心情喔。」而他也沒再多加探究他背後涵義地漾起了笑容,「不管你想知道什麼,都可以直接問我喔。」

「關心及不捨嗎……」

那是對於一個原先互不相識的陌生人,也能夠產生的情感嗎?

醫生從來沒有教過他這種事情。

但是這個名叫迪諾的男人卻……

「迪諾……」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地,恭彌自他的溫暖中抬眸輕喚道。「我可以留在這裡嗎?」

可以的,他這麼告訴自己。

如果是這個人的話,或許可以幫助他找回那些遺失的感情。

恭彌並不明白自己此時的這種想法代表著什麼,但他就是不想離開這裡。

因為這個男人和醫生不同,會認真地回答他所有的問題。

「當然可以啊。」指梢溫柔地輕撫著他那飄散著幽淡皂香的髮絲,男人對於他提出的問句表示歡迎。「你想待多久都沒關係的喔,恭彌。」

本來他就沒打算放任這個孩子繼續迷惘下去的。

他要陪他一起找回那些遺失的東西。

「這個……就是所謂的人類的同情心嗎?」

「不,是想保護你的心情。」







(此圖為轉貼圖)




「睡著了呢……」

抱著滿腔難以平復的思緒沖了個熱水澡後,金髮的他望著眼前那安穩睡去的嬌小人影輕聲低喃。

大概是因為好不容易找到了能夠安身的地方,所以一時之間鬆懈下了所有心防吧。

也難怪他會這樣呢。

在醫院的時候,肯定是一舉一動都被人照看著,連入睡都如坐針氈的吧。

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離開了醫院的他,在那樣的暗巷中肯定也無法好好休息的吶。

所以當躺身在睽違許久的柔軟床鋪上時,他才會馬上就睡著了呢。

纖細地指梢在他那規律起伏著的稚嫩臉龐上輕劃著,男人開始反覆思索該如何幫助這個惹人憐愛的孩子。

情感這種東西,他想他並不是沒有的。

只是他比常人更難去察覺到而已。

當情感來臨的時候,他不知道該如何做出相對的反應。

看來要改善這個問題,就得從最基本的感情開始教起了呢。

沒有記錯的話,人類最原始的七情應該是喜、怒、哀、懼、愛、惡、慾這七種吧?

那麼,該從哪一個開始教起才好呢……

呃……?

「不過,今晚還是先安心的睡吧。」隨即察覺到自己有些操之過急的他連忙輕溢出了笑音說,「你一定很累了吧,恭彌……」

「希望當你再次睜開眼睛的瞬間,能看見截然不同的世界。」


 
 
 
 
 
 
 
 
----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揮揮)

這篇回憶錄是改編自「家教迪雲--喜歡」系列中的03-04篇,

同樣在內容及敘述上有做了大幅的修改,

希望大家能夠重新喜歡上喜歡吶!!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魁儡
  • 超愛迪雲滴~
    狐大大好~~
    話說,迪雲篇很難找呢~
    domo a li a do
    可以來我這逛逛喔
  • 報馬仔
  • 歡♀樂~彩球遊﹍戲♂ -◎ 六合□彩﹌、◎大﹂樂透○、﹉今〇彩﹉539、§時§時﹉彩◇
    免﹉費體□驗試§玩﹉
    網♂址﹍ Ts7777.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