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如果有一天,命運讓我們再次相遇。

你是否還記得當時許諾永遠的約定?

 
 
 
 
 
 
 
 
 
這是你第一次接到諜殺的指令。

所謂的諜殺,就是長期潛伏在目標的身邊,伺機竊取委託人所需的商業機密。

而殺的時機,便是事蹟敗露之際。

由於執行這類的任務必須要熟習與目標企業相關的知識與技能,因此以往都是由智力派的風太來接手。

所以接到主人的召見時,以組織中一流暗殺者聞名於夜晚世界的你感到不解。

但那些疑惑全部都是餘贅,因為對你而言,主人的命令就是一切。

「主人。」

將那扇通往主殿的厚實門扉推開,你與銘印在上頭的蜥蜴圖騰錯身而過,沒有絲縷遲疑地上前單膝跪立。

「歡迎回來,恭彌。」

不需逾矩的抬眸窺視,你也知曉這道自頂上落下的磁性音節是出於何人。

是的,他就是那賦予了你一切的男人,殺手組織「弒」的主人,里包恩。

「過來。」

聽聞了男人那簡潔地命令音符,你未帶絲毫餘贅動作的站起身子,筆直朝著前方的臺階邁開步伐。

而座落在那墨色渲染的夜毯上的,是象徵男人尊貴身分的王位。

你來到了他的跟前,沒敢將視線迎上他的一個屈膝。

「主人。」在男人伸來的寬厚手背輕烙了吻,你恭敬地出聲喚著。

「知道我找你過來的原因嗎?」順勢將指梢陷入了你柔軟的纖細之中,他像似在安撫小動物般地輕蹭著你說。

「諜殺。」幾近沉溺於男人那寬厚大手的溫暖,你輕聲低喃。「請恕失禮,小的以為那是風太所負責……」

「嗯,一直以來都是交給他負責的沒錯。」聽聞了你那明顯疑惑的問句,他脣際勾揚起一抹難解的笑意。「你的暗殺手段是組織裡最俐落,也是道上相當有名的呢。」

「您言過了。」你聞言急忙俯首謙道,「小的能有今日成就,全歸於主人的不吝栽培……」

「嗯?這跟道上傳聞的孤傲浮雲可不同呢。」他見狀揚指將你的頷首扣抬了起,「要是被那些憧憬你的傢伙看見此時像隻小貓般溫馴的你,不知會作何感想呢?」

你很清楚男人這句話裡的意思。

只要接收到任務指令,無論對象是男女老幼,擁有何種家世背景,你都會毫不留情地將他們咬殺殆盡。

執行任務時不帶任何私人感情。

下手俐落乾淨絕不留絲縷痕跡。

纖細的身影在夜幕中飄忽不定。

因此,你被道上冠予了「孤傲浮雲」的美名。

但在這個男人面前,你卻卸下了往日那令人難以接近的冰冷面具。

他對你來說是個相當特別的存在。

「看到獵物就咬殺掉,這對你來說相當容易吧,恭彌?」

不知是否察覺到了你的思緒,男人倏地出聲問道。

「是的,小的絕無二心。」你以堅定地語氣如此回答著。

「嗯,你已經完全具備暗殺者的條件了呢。」修長指節逗弄似地在你的頰上遊移,男人因你的回應而勾起了笑意。「所以呢,我想開發出你在其他方面的能力喔。」

你聞言有些詫愕地抬眸,「其他方面的……能力?」

「沒錯,對於習慣瞬殺掉獵物的你來說,諜殺這種需要長時間潛伏在獵物身邊的任務是你從未接觸過的吧?」

「是的。」你恭敬地答道。

「因此,我希望這次的諜殺任務能由你來接手。」他說著,將一封漆滿墨色的紙袋交予你手中。「這裡面放有五份性質不同的委託書,你從其中挑選一項來執行吧。」

「是。」你見狀如同奉領聖旨般地伸手迎下。

在男人眼神的示意下將封口拆解了開,隨即自其中取出的文件逐一納入你的眼簾。

任務A:對象為曦照糕點集團的迪諾.加百羅涅,任務內容為竊取其商品秘方。

任務B:對象為蝶舞香水公司的白蘭.傑索,任務內容為救出先前潛入其中卻失敗被俘的探員。

任務C:對象為緋焰融資企業的桑薩斯,任務內容為找出其高利放款與暴力討債的證據。

任務D:對象為晴虹玩具公司的澤田綱吉,任務內容為竊取出所有的研究資料。

任務E:對象為幻染藥劑集團的六道骸,任務內容為調查其是否從事非法的人體實驗……

你以看似流暢的速度進行瀏覽,卻將最後幾個字句深烙在了視網膜上。

人體實驗。

「如何,恭彌?你決定好諜殺的對象了嗎?」

「是的。」將其中一份文件抽取出後,你恭敬地俯首說道。「小的心意已決。」



「幻染藥劑集團嗎?這個任務的難度很高喔。」

在望見了你遞交出的任務執行書後,風太以相當嚴肅地語氣提醒你說。

「先不說任務的內容,光集團的負責人六道骸本身就很棘手了呢。」他說著,隨手將桌案上的電腦螢幕轉向了你。「組織的情報網中幾乎搜尋不到有關他的資料,很明顯是被刻意封鎖了。」

你定眸一看,在那透著光源的面板上浮現出了風太在弒的情報網中輸入「六道骸」這個名詞的搜尋結果。

幻染藥劑集團負責人。

就只有這行短潔到完全沒有情報可言的敘述句而已。

「假情報和他曾經使用過的假名資料倒是查到很多,但過濾之後殘留下來的本尊只有這個。」風太以看上去相當凝重地表情說道,顯然這個叫作六道骸的男人果真棘手。「你要換成其他的任務嗎?以第一次的諜殺指令來看,這對你來說太危險了,雲雀。」

弒的情報網支脈與準確度是道上位居龍首的。

負責搜尋情報的部隊都經過能潛入各種場合中獲取情報的專業訓練,可以在短時間內大量地取得所需的任務資料;而負責情報彙整的風太則具有能確實將虛假情報過濾掉的能力,所以最後搜尋到的資料都相當地精準。

但在這樣一個幾近於完美的情報系統上,卻搜尋不到更多有關「六道骸」這個男人的相關資料。

通常會發生這種情況只會有兩種可能。

第一是那人僅為與這邊的世界完全扯不上關係的平凡小卒,完全沒有將其納入情報網的必要。

第二就是,那人有凌駕於這層情報網之上的封鎖能力。

以一個享譽國際的藥劑集團負責人來說,六道骸絕非前者所述的販夫走卒。

也就是說,他擁有能夠躲避組織情報搜索的特殊手法嗎……

「無所謂。」但即使判斷出了這樣的結果,你依然以無懼地眼神回應了他勸退的話語說。「諜殺的目的就是竊取情報。」

「若不成,我會直接將他咬殺掉。」

越是陰翳在迷霧之中的對象,就越值得執行以情資為主的諜殺。

而六道骸這個如霧般難以捉摸的傢伙,作為你第一次的諜殺對象是最合適的了。

機密或性命,你會從這男人身上奪取其一,化作主人讚揚你的功績。

「是嗎……我明白了。」他聞言倒也沒打算執意反對地將放有任務資料的紙袋遞給了你,「首先去跟委託人見個面吧。」
 
 
 
 
 
 
 
 
 
-----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揮揮)
 
作為縛雲的後繼,幻染這部新作終於要開始連載了呢!! (灑花)
 
這部作品走的是和縛雲截然不同的架空風格,
 
採用第二人稱來書寫主要是為了從不同的角度來描述兩位主角的內心情感,
 
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部作品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