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記憶中有著一顆燦爛眩目的太陽。

即使身處在無盡的黑暗,也能感受到那份溫暖。
 
 
這是你第一次接到諜殺的指令。

所謂的諜殺,就是長期潛伏在目標的身邊,伺機竊取委託人所需的商業機密。

而殺的時機,便是事蹟敗露之際。

由於執行這類的任務必須要熟習與目標企業相關的知識與技能,因此以往都是由智力派的風太來接手。

所以接到主人的召見時,以組織中一流暗殺者聞名於夜晚世界的你感到不解。

但那些疑惑全部都是餘贅,因為對你而言,主人的命令就是一切。

「主人。」

將那扇通往主殿的厚實門扉推開,你與銘印在上頭的蜥蜴圖騰錯身而過,沒有絲縷遲疑地上前單膝跪立。

「歡迎回來,恭彌。」

不需逾矩的抬眸窺視,你也知曉這道自頂上落下的磁性音節是出於何人。

是的,他就是那賦予了你一切的男人,殺手組織「弒」的主人,里包恩。

「過來。」

聽聞了男人那簡潔地命令音符,你未帶絲毫餘贅動作的站起身子,筆直朝著前方的臺階邁開步伐。

而座落在那墨色渲染的夜毯上的,是象徵男人尊貴身分的王位。

你來到了他的跟前,沒敢將視線迎上他的一個屈膝。

「主人。」在男人伸來的寬厚手背輕烙了吻,你恭敬地出聲喚著。

「知道我找你過來的原因嗎?」順勢將指梢陷入了你柔軟的纖細之中,他像似在安撫小動物般地輕蹭著你說。

「諜殺。」幾近沉溺於男人那寬厚大手的溫暖,你輕聲低喃。「請恕失禮,小的以為那是風太所負責……」

「嗯,一直以來都是交給他負責的沒錯。」聽聞了你那明顯疑惑的問句,他脣際勾揚起一抹難解的笑意。「你的暗殺手段是組織裡最俐落,也是道上相當有名的呢。」

「您言過了。」你聞言急忙俯首謙道,「小的能有今日成就,全歸於主人的不吝栽培……」

「嗯?這跟道上傳聞的孤傲浮雲可不同呢。」他見狀揚指將你的頷首扣抬了起,「要是被那些憧憬你的傢伙看見此時像隻小貓般溫馴的你,不知會作何感想呢?」

你很清楚男人這句話裡的意思。

只要接收到任務指令,無論對象是男女老幼,擁有何種家世背景,你都會毫不留情地將他們咬殺殆盡。

執行任務時不帶任何私人感情。

下手俐落乾淨絕不留絲縷痕跡。

纖細的身影在夜幕中飄忽不定。

因此,你被道上冠予了「孤傲浮雲」的美名。

但在這個男人面前,你卻卸下了往日那令人難以接近的冰冷面具。

他對你來說是個相當特別的存在。

「看到獵物就咬殺掉,這對你來說相當容易吧,恭彌?」

不知是否察覺到了你的思緒,男人倏地出聲問道。

「是的,小的絕無二心。」你以堅定地語氣如此回答著。

「嗯,你已經完全具備暗殺者的條件了呢。」修長指節逗弄似地在你的頰上遊移,男人因你的回應而勾起了笑意。「所以呢,我想開發出你在其他方面的能力喔。」

你聞言有些詫愕地抬眸,「其他方面的……能力?」

「沒錯,對於習慣瞬殺掉獵物的你來說,諜殺這種需要長時間潛伏在獵物身邊的任務是你從未接觸過的吧?」

「是的。」你恭敬地答道。

「因此,我希望這次的諜殺任務能由你來接手。」他說著,將一封漆滿墨色的紙袋交予你手中。「這裡面放有五份性質不同的委託書,你從其中挑選一項來執行吧。」

「是。」你見狀如同奉領聖旨般地伸手迎下。

在男人眼神的示意下將封口拆解了開,隨即自其中取出的文件逐一納入你的眼簾。

任務A:對象為幻染藥劑集團的六道骸,任務內容為調查其是否從事非法的人體實驗。

任務B:對象為蝶舞香水公司的白蘭.傑索,任務內容為救出先前潛入其中卻失敗被俘的探員。

任務C:對象為緋焰融資企業的桑薩斯,任務內容為找出其高利放款與暴力討債的證據。

任務D:對象為晴虹玩具公司的澤田綱吉,任務內容為竊取出所有的研究資料。

任務E:對象為曦照糕點集團的迪諾.加百羅涅,任務內容為竊取其商品秘方……

你以看似流暢的速度進行瀏覽,卻將最後幾個字句深烙在了視網膜上。

竊取商品秘方的話,作為諜殺來說是最適合不過的吧……

「如何,恭彌?你決定好諜殺的對象了嗎?」

「是的。」將其中一份文件抽取出後,你恭敬地俯首說道。「小的心意已決。」



「是嗎……雲雀你選擇了迪諾先生啊……」

在望見你提交出的任務執行表後,他那倏地斂下了光彩的眸沒能從你的視線中逃過。

「你認識的人?」於是你隨口朝眼前的他出聲問道,雖然他的答案與否對你的決意毫無影響。「負責篩選任務的是你吧?」

「不,這次的任務是主人親自挑選的,我只負責聯絡委託人和提供資訊……」但褐髮的他臉上卻失去平時那抹精明地乾笑著說,「倒是雲雀你……對於這個名字完全沒印象嗎?」

「迪諾.加百羅涅,曦照糕點集團的負責人。」將記憶中有關這個名字唯一的印象給道出口後,你對於他那沒來頭的問句心生疑惑。「我應該記得其他事嗎?」

你問著,不明白他為何會有如此異常的表現。

如果只是他熟識的人,他就不該問你是否留有印象。

但你確實對這個名字產生不出任何多餘的聯想。

雖然你總是本能地在任務完成後將所有的資訊慣性遺忘,卻也不至於完全無法回想。

所以說這個叫作迪諾的草食動物究竟是……

「啊,你想不起來也沒有關係的……」但他卻隨即像想起了什麼似地出聲打斷了你的思緒,顯然沒打算讓你繼續探索下去。「只是以前待過組織的前輩而已。」

「什麼時候的事?」你聞言有些感興趣的瞇眸望向了他問,「在我來之前?」

除了主人和組織之外的事你都不感興趣。

換句話說,只要是有關主人和組織的事,你都會緊咬到底。

「也可以這麼說……不過既然你沒有印象就算了,就當作我沒提過吧!」他看上去不想再深入這個話題的別過了臉,索性將手邊早已準備好的資料整理成疊。「來簽收這次的任務資料吧?」

「他認得我嗎?」可你卻沒打算就此收手的緊盯著他問,「連名字都知道?」

雖然你並不認為自己毫無印象的傢伙會是什麼重要人物,但你不允許這個任務存在著任何不定因素。

如果他認得你的話,你不排斥往自己的臉上抹劃上幾條疤。

為了不辜負主人的期望,什麼事你都做得出來。

「這個我想應該不會吧……」他在思索了片刻後給予你無法堅定的回應,這傢伙今天果然不對勁。「都過這麼多年了,他可能連我都不認得了呢。」

受過組織訓練的人記憶力沒可能差到哪去吧……你對於他的說法感到疑惑。

「嗯。」但你倒也不再追問下去的輕應了聲說,反正他不想說的話你再怎麼問也沒用。「既然待過組織的話,情報很多的吧?」

或許真的就像風太說的那樣,他的記憶早已隨著時光流逝而逐漸淡忘。

也或許他跟你從來都沒有在組織裡遇上,畢竟你相當厭惡在任務之外與他人往來。

「雖然如此,但詳細的身世背景還是有受到保護,只有主人才能調閱的喔。」見你放棄追尋這個問題的答案後,他明顯鬆了一大口氣地說。「資料我都整理好了,以第一次的諜殺任務來說,算是相對容易的呢。」

容易嗎……總覺得這個說法令人莫名地火大。

這次的諜殺指令可是主人親自對你下達,要是太過輕易就完成的話,只會讓他對你感到失望的吧……

但你高傲的自尊卻不允許你開口道出更換任務的想法。

「不過主人會挑選進來就表示它對你有一定的意義存在呢。」清楚地將你聞言後毫無掩飾之意的冰冷面容納入眼中,於是褐髮的他連忙語重心長的說。「否則是不會挑熟人下手的吧?」

的確就像他所說的,主人會特意挑選這幾個性質迥異的任務給你,一定是有他的理由。

而你對他只需要絕對的服從。

「那麼,馬上就替你安排跟委託人見面吧?」見你似乎在心情的調適上逐漸趨於平緩後,風太朝你輕漾起了笑容說。「因為她剛好完成任務回來了呢。」

誰?你聞言不解地睜大了鬱藍色的細眸。






----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揮揮)
曦照系列終於正式開啟連載了呢,雖然開頭的部分和幻染一樣,
但從決定任務的剎那就將恭彌的命運導往了不同的方向吶!
另外曦照系列和同屬迪雲的喜歡系列在風格上有著極大的差別,
還希望各位孩子們能夠喜歡吶!!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