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燒還是沒退啊……」

在望見體溫計上那高居不下的數字後,你面露擔憂地撫向了他那發燙不已的額際說。

從上司輕蔑的語氣中得知他生病的消息那剎,你便藉口以親自嘲諷他為由從家裡狂奔了過來。

本來你還抱有一絲期望,想著或許只是誇大不實的謠言,實際上他只不過是染上點小感冒之類的……

但當他那平日總是道出惡毒字句的嘴裡輕溢出難受的喘息時,你才發現自己犯了多麼大的失誤。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你居然完全沒有察覺到他身體狀況的轉變,甚至還把他生病的消息當作是普通的流言。

「我還以為你過得很好呢,亞瑟……」

你望著他那因痛苦而不住緊蹙的眉心輕聲低喃,將自己的天真與無能一同握入了手掌。

是的,你真的這麼以為。

那個時候,你因為不忍望見他嬌瘦的身軀在這纏繞百年的孽運中殘弱,所以才會逼迫自己鬆開了緊握著他的手。

你以為他在甩開了你的手後,會過得更為愜意更為快活。

你以為當他有了個可以依賴的存在之後,就不再需要你那多餘的溫柔。

你以為那年美國說要離開他的時候,他沒入你懷際的悔恨不過是一時衝動。

你以為他會主動提議與你並席而坐,只是希望偶爾感到力不從心的時候,能夠有人傾聽他的訴求。

你以為你們早就已經習慣過沒有彼此的生活。

「我怎麼會給忘了……你可是哥哥我最寵愛的小少爺啊。」

以前他住在你家裡的時候,你總是寵著他慣著他,害怕會傷害到他的反覆給予他溫柔。

但自從他離開了你以後,你所聽到的,全都是有關於他荒誕蠻橫的舉動。

你並不怪他,因為你很清楚,他這樣的性格全都是被你給寵壞的。

「果然那個時候,不應該讓你走的啊。」

你說著,將所有的罪孽都加諸在了自己愛他的靈魂。

你應該要對他負起所有的責任。

是你在那片遼闊無際的荒野上將他擁入了懷中,是你寵溺著任憑他予取予求,是你讓他習慣了兩個人的被窩……

既然如此,你就不應該輕易的放手。

因為失去了你的溫柔,他根本無法獨自生活。

「哥哥我啊,雖然嘴上說著不在乎,但還是很後悔的喔。」

「為什麼會讓你討厭我,為什麼會讓你離開我什麼的……一直,都很後悔的呢。」

一個人後悔著,哭泣著,卻又要佯裝不在意的漾笑著。

你沒有讓任何人知道,當你笑著目送他離去的時候,你哭了。

你想上前拉住他的手,想央求他留在你身邊不要走……

但最後你卻只是笑著輕撫他的頭,要他從今以後好好生活。

「可你這小傻瓜,連照顧自己都成問題了,卻還嚷著要把美國帶回家呢……」

你還記得,當時他臉上的笑容有多麼地燦爛。

一直以來都被你悉心呵護著的他,第一次有了想要保護的對象。

你雖然很不甘心,卻也替他感到高興。

因為那個時候的你們都天真的以為,原來所謂的幸福也能如此容易。

但你永遠都忘卻不了,那天,那天下著冷冽刺骨的寒雨,打溼了他染血的衣襟。








 
(此圖為轉貼圖)




「英國,我還是要選擇自由。」
你發現自己不認得那個將刺槍指向了他的男人。
他是誰?為何如此地陌生?
「我已經不是個孩子,也不是你的弟弟了。」
但你卻只能親眼見證他的殘忍。
「我是不是很天真呢……法蘭西斯……?」
當他狼狽的身軀伴隨斷線的淚滴跌落你懷裡之際,你聽見了胸口破碎的聲音。
你比誰都清楚他所承受的痛楚。

因為你也曾經為他如此的哭。
「為什麼……我沒辦法像你一樣……笑著說再見呢?」
你沒有回答他的問句,只是緊擁著他不住抖顫著身軀。
「為什麼……這個時候……你會在我身邊呢?」
他這麼問著,於是你不爭氣地哭出了聲。
連上次的份一起,你哭得比他還要大聲。





 
(此圖為轉貼圖)




「自從那次之後,你就變了呢。」

「變得更加的強悍,也變得更加的刁蠻。」

「但唯獨對哥哥我的依賴,卻一點也沒變啊……」

當他卸下往日那玷染殺戮之血的海盜船帆,穿上合身筆挺的優雅西裝時,你還以為他終於拋開了一切過往。

但沒想到他卻主動坐在了你的身旁。

偶爾在開會時打盹靠上你的肩膀,有時因為公務繁忙而疏於照料衣著的時候還會理所當然地要你替他整理頭髮……

雖然他總是倔傲的嚷著,說這是身為禍害的你唯一可取的地方,可你卻覺得這樣的他真的很可愛吶。

「所以再多依賴哥哥我一點也沒關係的喔。」

數不清替他更換了第幾次的溼毛巾後,你連同話語一起輕吻上了他的額際說。

「如果你在我看不見的地方難過的話,哥哥我肯定會比你更難過的吶。」

「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哥哥我沒有你可是活不下去的啊。」

你不能沒有他,所以放開了他。

於是當你知道他要離開你的時候,才會選擇漾起了笑容。

因為如果他看見你哭泣的表情而心裡難受,那你肯定會比他還要痛。

「所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喔,亞瑟。」









(此圖為轉貼圖)
「這個百年笨蛋……」

纖細地指節在他那滿佈倦容的頰上輕盈撫劃,你不住自脣際溢出了低喃。

「只不過是普通的小感冒而已,誰讓你特地過來了啊……」

你說著,語氣中卻耳聞不出絲毫地埋怨。

你還以為,他會第一個趕來,只是想要趁你衰弱的時候嘲笑你一番。

可他卻自顧自地在你的床榻道出了一堆平時沒說出口的話。

他說他一直都很後悔,後悔那個時候讓你離開他。

他說如果你在他看不見的地方難過的話,他肯定會比你更加難過的啊。

「真的,是個百年笨蛋呢……」

你不清楚為何自己的音節如此抖顫,或許是因為生病的關係吧。

「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的啊……」

「我可是清楚到連自己都感到厭煩了啊……」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並不重要。

就像是理所當然般地,每當你感到痛苦與徬徨的時候……

睜開眼第一個望見的,肯定是他。

不管當年的海盜如此兇殘,不論現在的紳士如此刁蠻……

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人,只有他。

「你這傢伙……真的,是個大笨蛋呢。」

即使被你殘忍地甩開了手,即使親眼目睹你被美國傷害時的難過……

每當你需要他的時候,他都會出現在你身後,堆著那該死的燦爛笑容。

「依賴你什麼的……我不是一直都在做的嗎?」








如果我在你看不見的地方難過的話,你肯定會比我更難過的。

而看見你難過的表情的話,我肯定會比你還要痛的。

吶,百年笨蛋……

如果要給這樣的感情下個定義的話,你會如何為之命名呢?







我想,是你的話,肯定會說……





「C'est l'amour.」














----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揮揮)

這篇是作為英國的生日賀文,祝親愛的亞瑟女王生日快樂吶!! (灑花)

寫作的背景是延伸至原作動畫第58話中,法國去探視發燒的英國的劇情,

因為原作是走搞笑路線的,於是我就試著把它寫得比較悲向了吶!!







註:「C'est l'amour.」= 這就是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