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他看重的是你的能力,不是你的身體,更不是你的年齡。

是他賦予了你存活下去的意義。

所以只要你還尚存氣息,你就會對他效命到底。
察覺到房門被人開啟的瞬間,你反應即快地取下了那遮覆住整個面容的書籍,揚起了袖裡的利器準備進行攻擊……

「真是的……至少在組織裡的時候放鬆一下心情吧?」來人見狀一臉無奈地望向了你,似乎完全不能理解你那高度防備的戒心。「你應該知道沒人敢動你的吧?」

「除了主人之外的傢伙都不足為信。」自他心裡捧著的文件中判斷出他此行的來意後,你索性斂眸收回了本欲擊向他的兇器說。「當然也包括你,風太。」

「是是,我們孤傲的浮雲先生。」可他聞言卻不以為意的揚起了笑意,完全沒將你那充滿敵意的話語往心裡放去。「準備給你的書都看完了嗎?我有好消息要告訴你。」

「翻過了。」你隨手將方才用來遮掩睡容的書本疊回了地榻上的高塔說,「什麼消息?」

基本上對你來說,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主人召見你。

「幻染藥劑近日來為了擴大營運效率,所以發出了徵求菁才的訊息。」將手中的資料堆放在你的桌案上後,他抽出了其中一張印有徵才條件的表單說。「我已經幫你寄出履歷,明天就可以去面試了。」

履歷?你聞言不解地瞇起了細長的眼睛。

沒記錯的話,在組織替你們建檔的履歷資料上清楚地記載了所有執行過的任務及評價。

把這樣的資料寄送出去沒問題嗎?

「啊,我指的履歷不是組織裡的那種,而是幫你捏造出來的基本資料。」或許早就料到你會對此產生疑惑,於是他直接給予了你解答說。「雲雀恭彌,男性,20歲,曾任職於並盛中央醫院藥劑部門的主任一職。」

自他口中道出的訊息令你不禁感到玩味的脣際淺揚笑意。

先不說並盛中央醫院什麼的你壓根連聽都沒聽過,你記得主人給你的識別證上頭可是清楚地寫著「Age.15」才對吶。

雖然你從不認為年齡就代表實力,但對身為弒中最年輕一人的你來說,能就此「長大」個5歲或許也不錯。

「醫院那邊的人事資料我都已經竄改好,也派人串好應對了。至於年齡的話已經幫你準備好了偽造的證件,不必擔心。」他說著,隨即將幾張貼有你照片的身分證件交給了你,「不過雲雀你的體型原本就比同齡的人嬌小,要是遇上體檢的話……」

男人本欲道出口的話語硬是被你細眸中流露出的殺意所止息。

沒錯,因為那個「組織」的關係,你的身型和同齡的少年相比確實嬌瘦了些許……

但主人卻說不必在意這點小事情。

他看重的是你的能力,不是你的身體,更不是你的年齡。

是他賦予了你存活下去的意義。

所以只要你還尚存氣息,你就會對他效命到底。

「總之我幫你應徵的是特別助理的職務,如果順利錄取的話,你就能直接待在負責人六道骸的身邊了。」於是風太連忙乾笑著轉移了話題說,「詳細的職務內容和面試的時間我都放在袋裡了,你就利用今晚讀完它吧!」

他是這麼說的,不過……

特別助理到底是什麼?



自那印有白馬紋章的盒中取出最後一塊布朗尼巧克力往嘴裡送去後,隨即滿溢在膜腔中的甜膩令你好心情地漾起笑容。

今天早上剛來到辦公室的時候,你可愛的克羅姆就將這盒向知名糕點集團訂購的甜品放在了文件上頭。

真不愧是你最為寵愛的玩具呢……

「骸大人,您手邊的工作停了。」但正當你打算接著探舌舐去指梢上殘留的粉屑之際,那一直在你身邊沒離開過視線的祕書倏地開口提醒。「這些公文您沒有批准的話,底下的人是無法做事的。」

噢他不說你可都沒留意到,你桌上的這些文件似乎有長高的跡象呢。

不過就是在授權的欄位上壓蓋個章,就算不用你親自來做也是可以的吧……

望著他那正經滿分的稱職祕書表情,你不禁在心裡盤算著讓他和犬交換工作的可能性。

雖然是考慮到他們的個性才這樣安排工作的,不過這樣還真是無趣啊……

「那麼,你來幫我舔掉吧,千種。」於是你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有趣主意般地勾揚起笑意,「要是這黏上公文就不好了吧?」

你很清楚的,此時在你眼前這有些駝背傾向卻一臉嚴肅的眼鏡男,其實相當地討厭麻煩。

但當你開口要求他擔任祕書的重職時,他答應的十分爽快。

他不會拒絕你的任何要求……你在這方面有著絕對的自信。

「的確是如此。」而他果真如你所料般地俯身執起了你那玷染甜膩的手指,「弄乾淨後就請您認真工作吧,骸大人。」

他說著,旋即自你桌案旁的新品架上抽出了一張酒精棉紙替你擦拭了起。

喔呀,這還真是……

「我說的是讓你舔掉的吧,千種?」望著那正悉心替你清理指縫中雜質的僕役,他這輕易打擊你自信的舉動令你不禁嘴角大幅揚起。「怎麼你的舌頭是如此冰涼的嗎?」

「即使如此,我也不能弄髒您的手。」但他聞言卻毫不畏懼地迎上了你的視線說,「剛才碰觸到您的地方,我會全部替您消毒乾淨。」

「那麼這裡呢?」聽聞了他那令人不住發笑的話語,你一個揚手將纖細地指節探入他的嘴裡。「這裡也被我碰觸到了呢。」

你說著,將他的溫潤笑擒在了指縫之間。

他見狀隔著那層透鏡以一雙幽邃地黑眸直望著你,但流露出的卻不是憤怒的神情。

被你扳扣住舌尖的他無法對於你的話語給予回應,只得在你眼神的示意下執起了手中的那抹冰涼往嘴裡放去……

「我玩膩了。」但你卻在他碰觸之際連忙將手指自他的撤離,還不忘逗弄似地將殘留的溼意抹劃上他有些失色的脣際。「說吧,今天要開什麼會議?」

原先是想著要對他做些惡作劇的,但他那一板一眼的個性卻令人提不起勁呢。

你並不討厭他的忠心,但你更喜歡的是些許叛逆。

所以當他拒絕替你舐去指梢上的粉屑時,你才會感到如此有趣。

不只是他而已,在這個集團裡的所有人都將你視作真主般地崇敬。

雖然他們會絕對服從你的命令,卻也讓人覺得無趣。

就不能有個膽敢忤逆你的人來當玩具嗎……

「是,今天下午安排了一場應徵特別助理的面試會議。」見你終於放棄想捉弄他的臨時起意,黑髮的僕役看上去鬆了一口氣地替你擦拭著指梢上的唾液。「因為是將來要服侍在您身邊的人,因此請您務必出席。」

這麼說來,你的確是有說過「想要一個新玩具」之類的任性話語。

但沒想到他居然真的打算幫你弄來個特別助理呢。

「初審的部分我幫您篩選掉了一些不適合的人。」自文件夾中抽出了幾張像是身家檔案的資料後,他將其攤放在你的眼前說。「但其中有份資料需要請您親自審核。」

「喔?」你聞言順著他的視線望向了其中一份文件,那上頭貼著一張黑髮男性的照片。「怎麼了?這傢伙有什麼特……」

「啊咧……?」

隨即直烙上瞳眸的文字訊息令你有些詫愕地睜大了眼。

雲雀恭彌,男性,20歲,曾任職於並盛中央醫院藥劑部門的主任……

開什麼玩笑,照片上這個看上去才十來歲的小鬼居然已經20歲了?還當過什麼藥劑主任?

「你覺得呢,千種?」於是你對此大感興趣地伸手指著那張照片笑道,「這傢伙是天生的娃娃臉還是營養不良呢?」

「在我看來只是單純的謊報年齡吧。」可他卻殘忍地以理性的字眼冷聲回應著你的雀躍,「但我致電向並盛醫那邊確認過了,確實是有這麼一號人物沒錯。」

「所以果然是營養不良囉?」而你倒也直接無視掉他的兀自做出了結論說,「你不覺得很有趣嗎,千種?」

那雙透露出倔傲神情的細長眼睛……或許他就是你期待已久的那種玩具呢。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當然不能放過這個大好時機……

「只希望您別玩得過火了,骸大人。」似乎已絕望地意識到不管自己再說些什麼勸退的話你都不會聽進去,於是他索性作罷了的順從你的任性。「不能排除他是那男人佈局進來的可能性。」

「這樣不是很好嗎?」但你聞言卻笑瞇起了一雙斥染異色的眼睛,「放心吧,我會好好愛惜這個玩具的吶。」

你說著,完全不覺得他口中的那個男人能對你構成任何威脅。

他不過就是個失去利用價值的玩具罷了。





----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揮揮)

這篇總算是盼到鳳梨骸桑出來了呢,

個人覺得小小(?)任性的負責人先生和無奈的小柿子很可愛的說!! (姆指)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