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圖為轉貼圖)


為什麼答應做他的保鑣?

這個問題的答案,你比誰都更想知道。





如果他消失的話,友人帳就是你的了。

這就是你接近他的目的,不是嗎?

那麼為什麼,當他被妖怪給襲擊時,你卻上前護住了他?

「想要友人帳的話,直接把他吃掉後搶過來不就好了?」

紅峰這麼問你時,你說,那是因為人類的一生極為短暫,而見證他的消亡不過是你打發時間的手段。

看著他那明明厭惡妖怪,卻又總是替牠們著想的矛盾舉動時,你總會想「啊,這個人類真有趣啊」。

明明初見面的時候,他就是被妖怪給追著跑的。

明明在那之後,也一無長進的被追逐著友人帳的妖怪給騷擾的。

明明他因為妖怪的關係,而被人類排擠的。

明明他應該要比任何人都還憎惡妖怪才對的。

但是為什麼,他卻能毫不猶豫地向前來求助的妖怪伸出援手?

你不懂這個人類究竟在想些什麼。

他和玲子不同,並不是完全無法見容於人類社會的。

可即使起先並非出於自願,他還是涉足到了這邊的世界。

「想要代替去世的祖母將名字還給他們。」

就憑著如此簡單的信念,他將自己過去的傷痛都深埋在了心裡面。

雖然如此,但偶爾他還是會……

「真是個沒用的人類呢。」

纖細地指梢輕觸上了他淌著薄汗的額際,將他那緊蹙起雙眉的痛苦表情盡納眼底的你不禁低喃出了聲音。

偶爾,他會露出像這樣痛苦的表情。

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你很清楚,那是他不能和任何人道出口的祕密。

即使表面上裝得多麼淡定,但實際上他很容易因為別人的一句話語而勾起難堪的記憶。

人類是相當沒用的一種生物。

就算嘴上說得再怎麼不在意,一旦入睡了就會將真實的自己表露無遺。

「真的很討厭啊。」

不要讓我看到這樣的表情。

對我來說,你不過就是我打發無聊時間的玩具。

所以……

「為什麼不多依賴我一點呢?」

你知道,他從不會主動提起自己的事情。

不想要讓周遭的人擔心,不想因為自己的關係讓他們被牽扯進去……

所以即使被誤解了被傷害了,他都往心裡吞去。

而你,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在夢裡反覆上演那些過去。

你看得比誰都多,他那難過傷心的表情。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說給我聽?

或許我沒辦法給予你回應,或許那是身為妖怪的我永遠也無法理解的事情……

但那總比只能看著你流淚要來得有意義。

如果有妖怪想要傷害你,我會出面替你驅離。

但是如果讓你難受的是你自己,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不再傷心?



「說給我聽吧,夏目。」

「不管是那個被你喚作『爸爸』的人類對你的意義,還是那些你始終無法忘懷的傷人話語……」






「就讓我來保護你。」








----

大家好,我是殿主狐大!! (揮揮)

這篇是作為夏目的生日賀文,祝親愛的夏目生日快樂吶!!

本篇是字數極少的短篇,內容主要是在描述對夏目因惡夢而流淚感到無助的貓咪老師,

雖然是夏目的生賀不過整篇都是斑的心境描寫吶。







註:篇名的「ボディーガード」為「保鑣」之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狐大禁殿

狐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